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阿关的小说[鬼眼灵妻:老公,快到怀里来]完结版阅读

编辑:南风草木香 2019-02-12 07:12:19

主角叫阿关的小说[鬼眼灵妻:老公,快到怀里来]完结版阅读

《鬼眼灵妻:老公,快到怀里来》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鬼眼灵妻:老公,快到怀里来 即可阅读全文

《鬼眼灵妻:老公,快到怀里来》小说简介

坐等更新!坐等更新!坐等更新!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热门小说《鬼眼灵妻:老公,快到怀里来》是细水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阿关,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次小鬼不乐意了,小嘴巴一撅,“哼,你们都不陪我玩,那我要吓死你们!”误入这间酒吧以来,他们都看不见他,从他的身体中穿过。这个时候,他才知道了寂寞的味道。小手剥下脸上的皮,整个眼球快要**了出来。嘴里。主人公叫阿关的小说叫做《鬼眼灵妻:老公,快到怀里来》,本小说的作者是细水创作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投胎是个技术活,重生更是实力派。通灵少女意外重生,摊上了奇葩家庭。爹不疼娘不爱,家中还有混世魔王。一忍再忍,林岑龄怒。搞不死你,也得整死你。好在别的没有,通灵还行,搭上招鬼体质的冷面大少,轻轻松松成了尧大少的贴身保镖。原因是,尧大少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鬼。可偏偏怕鬼还特招鬼,什么灵异事件都爱往他身上撞。半夜的求救电话,好友的怪异举动,提灯的少女从大雾中走来。前仆后继的厉鬼,只为分一口“佳肴”。总之,他能活到现在,还真是不容易!某年某月,尧大少又成功的召来一厉鬼。“林岑龄!快给我滚过来!”林岑龄拖拖拉拉的赶了过来,看着吓坏的尧大少直乐呵。转而,又是某年某月。夜半歌声,疯狂呼唤。尧大少恬不知耻的喊道:“铃铛,我害怕!”林岑龄闻讯匆匆赶来,抱着尧大少的脑袋。“小乖乖,不要怕,你老婆我在。”尧大少努力蹭胸,至于节操,该去哪儿去哪儿。——这是一个通灵少女搭上招鬼体质的大少,一路斩(chou)妖(bu)除(yao)魔(lian),最后收获美满爱情的故事。

《鬼眼灵妻:老公,快到怀里来》 第十七章 当年的错误 免费试读

这次小鬼不乐意了,小嘴巴一撅,“哼,你们都不陪我玩,那我要吓死你们!”误入这间酒吧以来,他们都看不见他,从他的身体中穿过。这个时候,他才知道了寂寞的味道。

小手剥下脸上的皮,整个眼球快要**了出来。嘴里还在埋怨着:“你们都不陪我,你们都不陪我,我只是需要一个朋友,大哥哥,你来陪我吧。我好可怜啊,没有一个朋友了。”

一边说着,一边不停的剥着自己脸上的皮。没过一会儿,小手把脸上剥得血肉模糊。

尧台将脸撇到一边,眉头紧皱。

林岑龄看着这个孩子自虐,也跟着将脸转过一边。刚才多么可爱的一个孩子,好端端的怎么就这么怨气缠身了。

尧台薄唇张合,只吐出一句话:“快去解决。”

“人家还是个孩子,解决什么解决,我自己想办法。”林岑龄嘀咕了一句,拎着小鬼走到转角过去的厕所。

坐在尧台对面的人欲言又止,见尧台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再三思量还是说出了口:“那个,阿台……”

“有什么事情就快点说。”尧台有些不耐烦了。

“这里没有女厕所。”

尧台霍然起身,转身疾步向厕所的方向走去。被两人扔下的男人无奈的笑了笑,自言自语道:“难得尧台还真的能找到一个女人,但愿她可能帮助尧台母子改善一下关系。”

这一边,林岑龄刚一走进厕所,看见几个大男人站在那儿。若无其事的抬起头看看天花板,僵硬的转过身体,正要冲出去,就撞到了一个结实的胸膛。

尧台怀中的小人儿仰起脸,小脸上烫得发红,大眼欲语还休,见者不免心神荡漾,大动恻隐之心。尧台也不例外,看得心中一软,便想要抬手把这个小人儿抱在怀中好好安慰一番。不过还没等到他这么做,林岑龄已经退开他的胸膛。

她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但还是闭上嘴,觉得自己现在太丢人,故作埋头看着地板上的花纹。

此时的林岑龄,还真的想要从地上找出一条裂缝钻进去。

她垂着头,没看见尧台嘴上噙着一抹笑意。他似笑非笑道:“走吧,难不成等着他们出来?”

林岑龄一听,浑身一僵,大步上前走了出去。

那坐在角落的男人见他们两人出来,强忍着心中想要调侃林岑龄的想法,脸上溢出的笑容还是没放过林岑龄。难得见尧台身边还有女人,也不能这么轻易放过啊。故意朝着林岑龄挥挥手,对尧台说道:“有空常来啊,没空的时候可不要忘记我啊~”

看着那男人满脸猥琐的笑容,林岑龄莫名觉得身后发凉。他们这家酒吧,应该不欢迎女人吧?总觉得他口中的没空,似乎不是这么简单的意思。

尧台眉一皱,“我给你的时间不多,没有什么消息给我,就别怪我旧账新账一起算了。”今天林岑龄在这里出的糗,理所应当的记在他身上。

“哎,你这家伙怎么是非不分啊,这可跟我没关系啊。”既是兄弟,那便是相互了解的兄弟。他又怎么没听出来,尧台口中的意思。有句话说女人就像衣服,不过是个女人罢了。身为尧台兄弟的他,至今还没见过尧台“穿过衣服”。

“你的时间不多了,我只要消息。没有消息,你就等着你的惩罚吧。”尧台冷酷的抛下一句,带上林岑龄就出去了。

那角落中的男人听了,一脸唉声叹息,“要是真的这么容易,我也不必至今还没个消息可以告诉你啊。”

他这话,已经坐在车上的尧台是听不见了。

林岑龄小脸还在发烫,她发四,她是个纯洁的姑娘来着,不过一个小小的误会,可能她在这家酒吧就要出名了吧。

“你不能去想那些了。”见林岑龄小脸微红,尧台有些不悦。他恨不得拿着橡皮擦,把林岑龄脑中的那一幕给擦干净。

“我没有。”被戳中的林岑龄下意识的反驳道。

可一出口,林岑龄又后悔了。这不是在赤果果的表示,她记得这些的吗?!

尧台皱眉。

“对了,那个小鬼呢?!好像趁机跑掉了。”林岑龄忽然想起那个小鬼,好像那个时候就趁机跑掉了。

尧台淡然说道:“跑了就跑了,不过是个小鬼罢了,不必这么紧张。”

“那个小鬼,好像很寂寞啊,我就担心他总想着带人下去陪他一起玩啊。”这种小鬼,她见的多了,也就不足为奇了。虽说是小鬼,但对他们手下留情,就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早年她也曾遇见跟他差不过年纪的小鬼,由于长时间的寂寞,没人能看见他,跟他说话,所以产生了极大的怨气,开始肆无忌惮的害人。

现在,她不想再犯当年的错误。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