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唐宇杰[幽冥那点事]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编辑:森花 2019-02-12 07:47:18

主角叫唐宇杰[幽冥那点事]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幽冥那点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幽冥那点事 即可阅读全文

《幽冥那点事》小说简介

《幽冥那点事》作者非常具有想象力!情节吸引人,好看。喜欢的女人是多了点儿,但这么优秀的男人现实中没有,所以也没办法。还是很好看的书!。《幽冥那点事》是冷夜山创作的灵异类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幽冥那点事》精彩节选:蜀大医院。第一住院大楼8FA8号病房,孙超躺在病床上,蜷得好像一只虾米似的。他的眼珠,在眼皮下胡乱的转动着,额头上满是虚汗,似乎正做着噩梦,嘴里迷迷糊糊的喊着不要过来,走开,走开之类的胡话。在病床旁边。甜宠新书《幽冥那点事》是冷夜山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唐宇杰,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品学兼优,为何名落孙山?三年梦魇,究竟所谓何故?本为阳人,为何身兼阴职?九幽冥府,究竟何人掌舵?唐宇杰:“幽冥那点事儿,呵呵……”(合同已发出,每日两更,上推荐三更)

精彩章节试读:

神经病,都被戳穿了还有什么好装的?

要说这世上真有鬼,那全都在人们心里。

所以那些个求神问卜的,也就是求一个心里安慰而已。

刘应求已经走出教学楼,此时就站在张明泉等人所在的教室窗外。

正所谓做戏就要做全套,三大三万块,也不是那么好赚的。

所以刘应求左手拖着从杏黄色挎包里取出的罗盘,右手掐着指节念念有词,“日不拢耸猫儿钻灶孔……人之初性本善,老师教我摸黄鳝……”

他念得含糊,声音又小,张明泉和杨文博都没听清楚,反正感觉很有那么回事的样子。

唐宇杰仍被摁在课桌上,哪怕邓勇的注意力大多放在刘应求身上,他依然挣扎不动,“我说,你以前是干啥的?”

“嗯?嗯,当兵的。”

“该你歪……”

“话说你真是骗子?”

“老子不是!”

“那你也莫怪我,是他们喊我逮你的。”

“……”唐宇杰很没脾气的选择了放弃,同时心里也下定决心,以后必须走魔武双修的路线,不然太特么憋屈了。

这时,刘应求已经走到了池塘边,距离教学楼已经有一段距离了。

只见他把罗盘放在石凳上,又从杏黄色的挎包里抖出一张杏黄色的桌布……呃不对,中间还画着八卦呢。

在接着,他又取出两根红蜡烛,分别放在两边,正中摆上一盏油灯。

在从地上抓了把土堆在跟前,然后抓着铜钱剑继续念咒。

池塘里面,女鬼胡倩露出了半个脑袋,莫名其妙的看着手舞足蹈的刘应求,不明白这货究竟是在闹哪样。

从刘应求来到池塘边,胡倩就已经感觉到了。

一开始看到刘应求身穿道袍,胡倩还有些怕怕的,以为是学校找了高人来抓她。

但仔细一看,这高人是骗子吧?

要不然他怎么都不拿正眼瞧我一下呢?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刘应求突然大喝一声,手掌一推,就见一条火龙窜出,瞬间点燃了桌上的蜡烛。

胡倩吓得心脏都好像跳了一下,但依然没感觉到威胁,就继续远远的看着。

刘应求又一掌推出,把另一根蜡烛也点燃起来,然后用余光往教学楼那边瞄了一眼。

也不知道这白磷点火唬不唬得住高知识分子。

教学楼这边,邓勇就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趴在窗口一惊一乍的感叹:“**神仙,**好凶。”

杨文博洋洋得意,“有真本事吧?之前他给我店里摆了个三才聚宝阵,当天下午就收了件元青花。”

“嗯。”张明泉不予置否,毕竟刘应求这招,电影里面演得太多……“邓勇你在干啥呢?”

邓勇表现得好像个犯错的孩子,“他说他已经放弃了。”

“他说你就信啊?”

同样站在窗口看戏的唐宇杰打了个踉跄,“我都站这看半天了,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们信任?”

邓勇信心十足的握了握拳头,“放心吧表舅,他说放弃的时候眼神特真诚。而且就他这细胳膊小腿的,让他先跑三十九米我都能给他撵回来。”

张明泉扶额无语。

唐宇杰抹了把冷汗,“继续看吧,有真神你们不拜,偏信个骗子。”

杨文博温怒道:“你什么意思?”

“马上你就知道了。”

“装神弄鬼。”杨文博冷哼了声。

张明泉却眉头一皱,事到如今唐宇杰还这种态度,难道……

正想着,就见池塘那边突然刮起一阵阴风,吹灭了点燃了烛火,但插在泥土上的香,还燃着,被风吹得猩红猩红的。

紧接着,绕着石桌舞剑的刘应求突然停了下来,就那么呆呆的站着。

张明泉眉头紧锁,“这怎么回事?”

唐宇杰负手而立,骚包道:“鬼遮眼呗。”

“放屁!”杨文博怒道:“刘天师岂会被鬼魅迷住?”

唐宇杰撇嘴耸了耸肩,表示不跟你个老不死的一般见识。

杨文博正要教唐宇杰做人,却见呆立的刘应求又有了动作。

他褪去了道袍,耸动着腰胯,双手环抱着自己扭来扭去……哪怕看不见女鬼,张明泉和杨文博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靠!居然真的有鬼!

妈个鸡!这家伙也是个骗子!

“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来呀~造作呀,反正有,大把欲望,啊~痒~”

唐宇杰现在得意极了,哼着小调恨不得能上天。原来刘天师是个绣花枕头,哈!这下可好,求我呀?求我呀?

杨文博的脸色,随着刘应求的扭动,而越发难看,阴沉得都快要滴水。

堂堂锦城古玩收藏协会的荣誉会长,居然让人给骗了!

当然,按照古玩这个行当的行规,被骗了就得自认倒霉,全当是交了学费。

因为有捡漏的时候,那就肯定有打眼的时候。

但不管是捡漏还是打眼,那基本上都是烂肚子里的事情,宣扬出去一来有违行规,二来也丢人现眼。

所以现在刘应求的表现,那就是啪啪啪的在当众打脸啊。

毕竟是他极力推荐刘应求过来的,丢人啊,丢人败兴啊。

杨文博脸青白黑的,“明泉兄,这……我……你能不能别唱了!”

“我喜欢,我就唱。”唐宇杰道。

“你……”杨文博气得想吐血。

张明泉拉了杨文博一下,回头过来满脸诚恳的说:“唐大师,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你看这……”

唐宇杰不阴不阳的说:“五百块买朱砂都不够,骗子的出场费都比我高。”

杨文博老脸一红,“我也是受骗者啊?”

“是啊唐大师,我们这不是不知道吗?所谓不知者不罪,你大人有大量。”张明泉伸手一比,“五万!”

“爽快!”

唐宇杰一拍大腿,活动了下脖子,直接从窗口跳了出去。

杨文博嘀咕道:“这年头修行中人都这么市侩的么?”

张明泉摇了摇头,不知该怎么评价。

邓勇很朴实的说道:“修行中人也要吃饭嘛。”

……他说的好有道理。

池塘这边,刘应求已经是第四次放飞自我,此时躺在地上,双腿软得更面条似的,裤裆哪儿虽然一塌糊涂,但帐篷依旧坚挺。

女鬼胡倩贪婪的吸取着精气,见又有人靠近池塘,便收了施展在刘应求身上的魇术,反手丢在唐宇杰身上。

同样是一阵阴风,唐宇杰只觉眼前一花,便看到原本躺在地上的刘应求,此时倒成了犯罪分子,正在追赶着胡倩。

而胡倩跑向唐宇杰时,大声呼救。

刘应求见坏事被人撞破,扭头就跑。

好拙劣的剧本,之前被祸祸的受害人都是种马转世么?

唐宇杰展开双臂,抱住自投罗网的女鬼。

胡倩仰头,呵气若兰的说:“刚才多亏有你,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

正说着,胡倩就感觉主动贴上去的小腹处,有一股让她胆颤的阴森能量,于是她急忙转口道:“唯有下辈子做牛做马……”

“靠。”唐宇杰脸色一黑,“他这幅尊容你都能以身相许,凭什么到我这就做牛做马?”

“你刚才都看见了!你到底是什么人?”胡倩脸色突变,惊慌失措的想要逃走,但她自己投怀送抱,此时又怎么挣扎得开?

“你别动我就告诉……我尼玛!”唐宇杰抱着胡倩,心里还有点爽歪歪,却不想胡倩突然露出死容,吓得他直接爆出粗口。

而胡倩趁机逃脱,扭头就跑。

唐宇杰见状撩开衣摆,从裤兜里掏出一物,对准逃走的胡倩砸了过去,“呔!看法宝!”

咻咻咻~

只见此法宝四四方方,去速飞快,转眼就追上了胡倩,然后从胡倩耳边擦了过去……

Duang~

法宝正中刘应求额头,砸得他嗷的一声昏了过去,然后法宝反弹起来,在黑夜里光芒四射,屏幕上显现出四个大字!

种花移动……

胡倩见状一怔,来不及反应也被手机拍中面门,捂着额头满地打滚。

“哎呀!我的噢破R8。”

唐宇杰一拍大腿冲上前去,没管满地乱滚的胡倩,而是急忙把手机捡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拍去泥土,“完了完了,屏幕稀碎。”

惋惜的把手机揣回去,唐宇杰蹲到胡倩跟前,用手指捅了两下,“没这么痛吧?难道越贵的威力越大?”

胡倩猛然起身,“吼!”

“我尼玛!”唐宇杰吓得甩手就是一拳,把原本掉在脸上的眼珠子给打回了眼眶里面。

胡倩捂着脸又倒了回去,“你到底是什么人?”

“咳咳。”

唐宇杰清了清喉咙,堆起笑容露出完美的八颗牙齿,然后把系在皮带上的腰牌取了下来,双手夹着好像递名片似的递到胡倩跟前。

“死神株式会社,第四三八号业务员唐宇杰竭诚为您服务,请问有什么心愿未了?”

胡倩一脸懵逼,“哈?”

《幽冥那点事》 第15章哪来的狗叫 免费试读

蜀大医院。

第一住院大楼8FA8号病房,孙超躺在病床上,蜷得好像一只虾米似的。

他的眼珠,在眼皮下胡乱的转动着,额头上满是虚汗,似乎正做着噩梦,嘴里迷迷糊糊的喊着不要过来,走开,走开之类的胡话。

在病床旁边,有一个长得很胖的中年妇女。

莎士比亚在《错误的喜剧》中曾这些描写:

要是把她身上的破衣服和全身的脂油烧起来,可以足足烧一个波兰的冬天,要是她活到世界末日,那么她一定要在整个世界烧完以后一星期才烧得完。

中年妇女在帮孙超擦拭着额头的汗水,同时也用吃人的目光,恶狠狠的盯着坐在病床另一边邓勇。

邓勇行得正坐得端,也不怕和人对视,就这么双手环胸,后背挺直的和中年妇女对视着。

空气中虽然没有火花,但火药味浓重的很。

中年妇女两眼一瞪:好不容易才培养出一个名牌大学的大学生,送来蜀大居然受到了什么**,还惊吓过度……这事没完,没完!

邓勇见状眉头一挑:蛮不讲理的老女人,你儿子自己跑校外过夜撞的鬼,凭什么怪到学校头上?刚才把我表舅骂得跟三孙子似的,现在还敢瞪我?信不信我凌空飞起一个剪刀腿,夹爆你的猪头!

中年妇女两眼微眯:哎呀还敢挑衅老娘?就先拿你开刀!

邓勇眉头一皱:进攻的号角已经吹响,来啊!先让你三招,免得说我欺负刁民!

就在眼神冲突即将升级的时候,中年妇女和邓勇的手机同时响起。

虽然不是同一首歌,却有异曲同工之妙。

其中一首是:“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

另外一首是:“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噗~”

病房里,不管病号还是探病的亲友,全都忍俊不住,要么捂着嘴偷笑,要么别开头去肩膀死劲耸动。

中年妇女一副哔了狗的表情,扭头呵斥道:“笑啥子笑!”

邓勇一副被狗哔了的表情,接听电话走出了病房。

病房里众人深知中年妇女撒泼的威力,被吼之后也是敢怒不敢言。

中年妇女见镇住了场子,这才冷哼一声,拿起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接听起来换了个语气道:“妈,你怎么想着跟我打电话?”

“今天我心神不宁的,眼皮跳了一天。刚才跟超超打电话也打不同,你……”

中年妇女侧目,关切的望了眼病床上的儿子,打断道:“这个时间超超肯定在上课嘛,课堂上怎么好接电话?”

“我还是觉得不太对劲,要不你给他打一个?”

“妈~都说他可能在上课了,行了行了,一会我给他发个消息,就说你想他了,让他跟你回电话行了吧?”

“那你记得联系他,还有,那个护身符,千万千万不能离身,洗澡都不可以摘下来。”

“行了知道了,我这还有事,挂了。”

中年妇女挂掉电话,撇嘴道:“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迷信,真是……哎,那个姓邓的接个电话就不见了人,难道想跑?”

……

“哎呀~”苏海靠着椅背,抹着圆滚滚的肚皮剔牙,“大学周边的馆子就是不一样,物美价廉。”

唐宇杰喝了口茶水涮着口,接过服务员的找零道:“物美是物美,价廉可就见仁见智了。”

苏海道:“三个菜不到五十块还贵?”

开玩笑,老子这两年每月的伙食费还不到两百呢。

唐宇杰嘬了嘬牙花子,没去和苏海争辩这个问题,“咱们溜达一圈消消食,然后就去医院看看。”

“好勒。”

在校园里晃悠,唐宇杰看着来往的莘莘学子,有感而发道:“还是大学生活好啊。”

“可不是,年轻,漂亮,青春无敌啊,你试过?”苏海深以为然,贱兮兮的问道。

唐宇杰一愣,“试什么?”

苏海诧异道:“不你说大学生(停顿)活好吗?”

“是啊。进了大学就没家长管束,自由自在。而且没踏入社会,也不用为了柴米油盐酱……”唐宇杰说着一愣,“你个禽兽。”

“不是啊师傅。正所谓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怎么能光怪我呢?”苏海紧追两步。

“差不多了,去医院。”

唐宇杰直接岔开了这个话题,掉头往医院那边走,但心里却有两个声音,正在唇枪舌剑的争执着。

“今朝有酒今朝醉,人不风流枉少年。作为年入百万的你,装什么正人君子?还不让老司机安排一下?”

“别听他胡说,这是不道德的!是生活作风问题!”

“苏海都说了,周瑜打黄盖嘛,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能有什么问题?”

“违反法纪啊!”

“民不举官不究,只要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

唐宇杰心里乱糟糟的,甩了甩脑袋把这两个声音都给抛到了九霄云外,难怪说饱暖思**,有点钱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古人真是诚不欺我。

来到蜀大医院第一住院大楼,唐宇杰和苏海乘电梯到了八楼,找护士小姐问了A区8号病房的位置后,两人径直过去。

站在病房外,唐宇杰一眼就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孙超,不由笑道:“还真是他。”

“是哪一个?”苏海伸长脖子往病房里张望。

“喏,就中间那个病床。”

唐宇杰努嘴示意的同时,中年妇女狐疑的看着他俩,而邓勇发觉中年妇女眼神不对,就下意识回头看了眼。

看到唐宇杰,邓勇立马就站了起来,“唐大师你来了!”

“别喊……”

唐宇杰本想悄悄看一眼,确定情况后就给张明泉打电话的,但邓勇喊得太快,以至于暗示都没来得及。

这不,中年妇女闻言也跟着站了起来,一副防贼的表情,“什么唐大师苦大师,毛都没长齐就出来招摇撞骗?”

邓勇怒道:“你……”

唐宇杰制止道:“我姓唐名大师行不行?这位大姐,你现在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请你冷静……”

中年妇女不依不饶,“那个是你大姐?”

唐宇杰再忍,“那……阿姨?”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中年妇女没得发作的契机,便弯酸道:“切,看我不好糊弄就姓唐名大师了是吧?没想到堂堂蜀大,为了糊弄过去居然找来了神棍。哼哼,找也不知道找个装得像一点的。”

苏海装模作样的寻找着什么,“咦,哪来的狗叫?”

中年妇女勃然大怒,“死野仔你讲咩呀!”

苏海走南闯北各地方言都会些,闻言也是暴跳如雷,上前一步指着中年妇女的鼻子骂道:“叼你老母……”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