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13路死亡公交]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田志勇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蝉音弥夏 2019-02-12 09:27:12

[13路死亡公交]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田志勇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13路死亡公交》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13路死亡公交 即可阅读全文

《13路死亡公交》小说简介

《13路死亡公交》巧妙的辩言,跌宕起伏的情节,一环扣一环。警人的名言一波接一波,动人的诗词一首接一首,超神的形象一种接一种。方运不是无敌的他有弱点,但是人族因为有了他无敌了。这就是英雄。。主人公叫田志勇的书名叫《13路死亡公交》,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地狱书生所编写的灵异悬疑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这一晚上,我们都在停尸楼里找尸体,但翻遍了所有的角落,始终都没有找到。陈老头非常愤怒,不让我们走,甚至提出报警。墨镜男冷笑道:报警?报警有用吗?你不怕丢了饭碗?你老陈好歹是在这做事的,这里什么情况你不。甜宠新书《13路死亡公交》由地狱书生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田志勇,内容主要讲述:遭到封杀的湖北13路公交车灵异事件,你想知道吗?大约在九几年的时候,具体时间忘了,在湖北皇牯岭车站,开往终点站八卦嘴的13路公交车,发生了一件极其诡异的事件。13路公交车离奇失踪,隔天找到的时候,车上

精彩章节试读:

小女孩不见了!

我明明记得,她就跟在我后面,怎么会突然不见了?

看错了?

我摇了摇头,开始往出租屋的方向走。

可这越走,我就越感到不对劲。

现在已经快凌晨1点了,周围静悄悄的,半个人影都没有,我的脚步声踩在地上特别刺耳——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走了一会儿,这哒哒哒哒声,就变得不整齐了,好像中间,夹杂着另一个人的脚步声。

我突然停下,那脚步声也停下,我走动,它也跟着走动。

“谁?”

我大声喝道,迅速扭过头。

依旧什么都没有。

……

……

我忽然想到,曾经看过的一个泰国恐怖电影——里面说如果想看到脏东西,可以把双腿张开,弯下腰,从两腿之间往后看,就会看到另一个世界的“通道”。

据说,这是因为人类是从母亲双腿之间出来的,所以双腿之间阴气最重,往下看的时候,脏东西会误认为你是准备出生的婴儿,正邀请它来投胎……

这个想法一出现,仿佛洪水冲破了闸门,一发不可收拾。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我张开了双腿,慢慢往下腰,往后面看去……

身后约两米处,一双红色的儿童凉鞋,赫然醒目!

我瞪大了眼睛,身体因为恐惧,剧烈颤栗起来,全身血液仿佛倒流。

我直起身,迅速回过了头。

不见了!

那双红色的儿童鞋不见了!

呼——!

一阵冷风刮过,我打了个寒颤,后背凉飕飕的。

“小伙子,你要大难临头了!”

脑海中,想起了那老头在车上对我说的话。

我开始奔跑,没命地奔跑。

一口气跑到了出租屋,用钥匙颤颤巍巍地开了门,然后冲进屋里,靠在门上呼呼喘着气。

冷汗,浸湿了全身,就像被雨水淋过一样。

那个小女孩,难道真的是……?

我不敢再想,立刻去洗手间,打开水龙头洗澡。

这一次……我说什么都不敢再看镜子了!

……

洗完澡,我不敢关灯,就缩在被子里,在惶恐不安中迷迷糊糊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到那个小女孩在后面一直追我。

她手里捧着皮球,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在后面追逐着我。

“哥哥,哥哥你来陪我玩好吗?”

她把皮球扔给了我,我接到手上一看,这皮球血淋淋的,已变成了一颗死人头。

我吓得把皮球扔了出去,然后就醒来了。

第二天我头特别疼,就像有针扎在太阳穴上一样,精神也十分差,昏沉沉地,下床走几步差点摔倒。

手机这时候响了起来,是班导打来的。

他的语气亦如第一次见到我一样,充满了恶意。

“田志勇,你一个新生胆子不小啊?连军训都不参加,是不想要学分了吗?”

我连忙跟班导解释,身体有些不舒服,能不能请假?

班导冷笑,说你别装了,我当了十几年的班导,什么样的学生没见过?一句话,想要学分就来参加军训,不然你自己看着办!

说完,她挂断了电话。

我握着手机,嘴里泛着苦笑。

看来这军训,无论如何都得去了。

我洗了把脸,惊讶地发现,镜中的自己眼窝深陷,面容憔悴,就像老了十几岁一样。

怎么会这样?

我皱了皱眉,难道是最近工作压力太大吗?

也许吧。

我深吸一口气,穿好鞋袜,打开门,脚还没来得及往外面跨出,就硬生生地停在了半空中——

心跳,陡然加速。

门外的廊道上,一双红色的儿童鞋,正安安静静地摆放着……

《13路死亡公交》 第15章 火葬场诡事 免费试读

这一晚上,我们都在停尸楼里找尸体,但翻遍了所有的角落,始终都没有找到。陈老头非常愤怒,不让我们走,甚至提出报警。

墨镜男冷笑道:报警?报警有用吗?你不怕丢了饭碗?你老陈好歹是在这做事的,这里什么情况你不懂?丢尸体这种怪事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你非在这闹什么幺蛾子?

陈老头很不高兴,说你说得轻巧,今晚是我值班,到时候上头怪罪下来怎么办?

见他语气缓和了,墨镜男笑了笑,说:没事,这小女娃反正是无主认领的尸体,丢就丢了,只要咱们三个不说出去,上头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那如果上头铁了心要管呢?”陈老头哼道。

“那也没事,外面有监控摄像头……小伙子从进来到现在都没离开过大门一步,追究起来也没有证据啊?”墨镜男信誓旦旦地说道。

陈老头叹了口气,说真是被我们害惨了。

离开停尸楼后,我问墨镜男,这里经常发生怪事吗?

“废话,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儿?阴间与阳间的交界口,闹鬼实在正常不过。”墨镜男对我说,“我告诉你,那陈老头是故意刁难你呢。”

我这就没听明白了,问他什么意思?

墨镜跟我解说,说凡事在火葬场干了超过几十年的人,什么诡异的事情没见过?不就是丢了具尸体吗?大惊小怪的,对于他们这张“内行人”,来说,完全有10种办法可以推脱掉。

“那他为什么一定要紧咬着我不放?”我苦笑道。

“还能为啥?自然是为钱呗。”墨镜没好气道,“这老王八蛋,也不看看你是谁带来的?居然讹起你来了?要我说这事儿,不排除是老陈自己把尸体藏起来,然后故意敲诈你。”

我惊讶道:不……不是吧?

“在火葬场,没有不可能的事。”墨镜男冷笑道。

我犹豫了一下,问道:大叔,你说这尸体……有没有可能是自己跑了?

墨镜男打了个寒颤,看了眼四周黑压压的环境,做了个嘘声的手势:咱们出去再说。

走出火葬场后,我发现墨镜男明显松了口气,额头上还有冷汗。

我笑着打趣,说你在火葬场干了这么久,居然还怕鬼?

“你以为火葬场做事的都是铁打的?”墨镜男哼道,“这地方的危险程度可不比战场,一个不小心就丢了性命。”

我心想有没有这么夸张?

墨镜男说:你刚才问我啥来着?

“我问你这尸体,有没有可能是自己跑了?”我说。

墨镜男看了我一眼,说:有,当然有,而且可能性极大……首先这个火葬场脏东西本来就多,其次你不是说过,你坐13路末班车的时候,看到了那个小姑娘吗?你想啊,别人都看不到,你却能看到,这不就证明那小女孩是鬼吗?

我想了想,点点头,又摇头,说不对呀,那小女孩可不止我一人能看到。

“哦?还有谁看到她了?”墨镜男很吃惊。

“那个经常坐13路末班车的老头,还有一个戴着耳机的青年,他们都看到了。”我说。

墨镜那的脸色刷的一下变了,颤颤兢兢地说道:那只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我忙问。

“他们也是鬼。”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