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陈阳的小说[木偶鬼妻]免费试读

编辑:森屿麋鹿 2019-02-12 09:34:02

主角叫陈阳的小说[木偶鬼妻]免费试读

《木偶鬼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木偶鬼妻 即可阅读全文

《木偶鬼妻》小说简介

《木偶鬼妻》本书剧情紧凑,人物刻画细腻,好书啊,值得一读!(不行了,我快吐了。)我只是想让更多的人眼瞎,不用谢。小说主人公是陈阳的小说叫做《木偶鬼妻》,它的作者是梦境之声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爷爷手里拿出了一个打火机,然后将黄纸点燃了,黄纸烧完了之后,爷爷似乎很高兴,咧开嘴笑了起来。而我不知道为何,看到爷爷的笑脸,心底里出现了一丝寒意,让我止不住的哆嗦了起来。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都太突然了。《木偶鬼妻》是一本悬疑灵异小说,作者是梦境之声,主人公叫陈阳,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红嫁衣,捆红线,红棺材,在流血,改命数,娶阴妻,怨怨相望何时了。………………奇怪的木偶,我居然跟它拜堂了,可是它为什么在渗着血。自从我跟木偶拜了堂之后,我就遇上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事情,爷爷也离世了,我原

精彩章节试读:

"小阳,你来的正好,刚好我们要开饭。"二姑兴奋的说道。

在我的二姑他们挽留之下,我在二姑家吃了晚饭,饭桌上一共有三个人,我二姑,二姑父,还有大军表哥。

二姑父看到我,很是高兴,乐呵呵的说道:"小阳,快过来,就等你了。"

说句实话,二姑家对我真的是非常不错,这么多年了,也都一直在关照着我,一直是把我当作亲生儿子一样对待,我也非常的感激他们

吃完饭后,我姑到水缸里忙乎了一会,捞出了一条大鱼,用草绳从鱼鳃穿过,让我把鱼带回去。

将鱼挂在了二八杠的车头上,我就踩着车回去了。

"小阳,天色已经晚了,慢一些,多看路。"二姑对着我的背影喊道。

"知道了"

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今天晚上月色很亮,基本上不用电筒就能看得清路。

很快我又来到了路口的水库,我发现了一个人影,低着头,正在水库旁边的路上晃荡,借着微弱的月光,我分辨得出这是我的小学同学李大安。

他在这里干嘛!他现在浑身湿漉漉的,脸色惨白,看这个样子,好像是刚从水里上来了样。

我抓了一把刹车,停在了李大安面前,"大安,这么晚了不回家,你在这里干嘛!"

李大安抬起头来,直勾勾的看着我,开口说道:"你~你能看到我?"

我笑骂道:"大安,你这么大一个活人在这里,我又不是瞎的,怎么可能看不见你。"

大安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就缓缓离开了。

疑惑的看了一眼这个李大安,他今天怎么这么奇怪,我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但是我也没有多想,不管他了,还是先回家再说吧说吧!

我又重新踩着那老掉牙的二八杠,往大路方向骑去了。

良久过后,我有些疑惑,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就久了,我还没有骑车去到大路。

我向周围看了一眼,我却发现我还在刚才和大安相遇的地方,这怎么回事,我刚才明明骑了这么久,怎么还在原地。

这种诡异的情况让我感觉有些慌了,我连忙用力踩了脚踏,车子快速的向前方驶去,但是一晃眼,我又回到了原地。

这种诡异的情况,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也慌乱了起来,我索性跳下单车,走路推着二八杠向前方走去,但是接下来的情况让我惊骇不已。

我明明感觉到我向前踏去了,但是一晃眼,我发现我还是停留在原地,我感觉到头皮阵阵发麻,就像万千只蚂蚁在我头上爬一样。

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发抖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向给二姑父求救。

我拿出了手机,但是令人惊悚不已的一幕出现了,我明明看着我手里拿的是手机,但是突然拿着手机的手感觉到了一阵滑腻的感觉,我发现我的手机在瞬间就变成了一条蛇,正在向我咬过来。

"啊!"

我惊叫了一声,连忙把手一甩,把蛇扔了出去。

我把手中的蛇扔出去后,那条蛇就向着旁边的菜园爬去了。

这时候我的心跳加快,扑通扑通的跳着,让我呼吸都有些困难了,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边不断的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我继续向前面走去,这一次走的很慢,每走一步,我都会停下来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在我缓慢的走动之下,我终于不再是停留在原地了,我清晰的感觉到了我每一步都是向前走去的。

这让我松了一口气,只要我能慢慢的走动,我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老表,你在干嘛呢!"

一我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过去,发现是大军表哥,大军表哥拿着一个手电筒,还拿着几个鱼篓,看样子是要去抓鱼去了。

看到表哥的瞬间,我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没有那么恐惧了。

但是当我看到了我脚下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后遍体生寒,就如堕入冰窖一般。

我现在正在水库的边上,只要我再向前一步,我就要掉入水库里了。

刚才我明明是向大路方向去的,怎么现在却在往水库里走去的,我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脚下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我用颤抖的语气跟表哥说了刚才的事,表哥看到我这副模样,也相信了我的话。

表哥也害怕的说道:"阳子,你刚才可能是遇到了鬼打墙了。"

"表哥,要不然你陪我回去吧!我现在一个人回家,有些害怕。"我对表哥说道。

表哥想了一会,就答应了我,毕竟两个人,胆气也足一些,现在让表哥自己回家,他估计也怕的要死。

这是候我才发现,我的自行车倒在了前边的小路边上,表哥把鱼篓一扔,扔到地上,然后就来到了小路边上,把那破旧的二八杠立了起来。

我的手机也被我扔到了地上,躺在道路的中间。

连忙上前捡起了手机,然后就跟我表哥一起回了我的家中,爷爷现在也不知道去哪了,已经外出了两天了,所以现在家里面就只有我跟表哥二人。

这个晚上我就跟表哥一起睡了过去,第二天起来之后,我们老表两就准备杀了那条大鱼,吃了饭再回去。

这是表哥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表哥接了个电话后,脸色大变,,"你说什么,大安弟他死了,他是怎么死的。"

表哥挂了电话之后,脸上凝重,开口说"老表,我不能陪你吃午饭了,大安他淹死了,我要回去帮忙了。"

"他怎么了,昨天晚上我还在水库边上碰到他呢?"我不可置信的说道。

大军表哥惊异的看了我一眼,"你说什么,昨天你遇到了大安了。"

"是啊!当世我还问他话呢?他还不咸不淡的走了,根本没有搭理我。"

表哥脸上露出惊惧的表情,幽幽的说道,"我本家叔叔说他起码已经被淹死了好几天了。"

《木偶鬼妻》 02 死人岭 免费试读

我爷爷手里拿出了一个打火机,然后将黄纸点燃了,黄纸烧完了之后,爷爷似乎很高兴,咧开嘴笑了起来。

而我不知道为何,看到爷爷的笑脸,心底里出现了一丝寒意,让我止不住的哆嗦了起来。

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都太突然了,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有许多疑问,想要问一下爷爷,但是爷爷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不停的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这下陈老头你总算安心了吧!给你这孙儿找了这么漂亮的媳妇。"那个专门看守城隍庙的老者笑着对爷爷说道。

我听到了这个老人的话后,心中一惊,漂亮的媳妇?怎么没有看到,我心中早已是惊惧万分,并且现在只感到到脑瓜子疼,一头雾水的。

"是啊!这样子我走了之后,也算是可以安心一些了。"

爷爷笑着说道。

看得出来,爷爷今天晚上很高兴,笑意连连的,要知道,爷爷平时很少笑的,天天都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我也不知道多久了,第一次看到爷爷这么开心。

我终究还是忍不住,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是又被爷爷打断了我的话,语重心长的说:"小阳,今天的事情你就莫要再问了,以后你就知晓了,如今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听到爷爷这么说,只好作罢,爷爷一把将地上的那只木偶拿了起来,然后放到了他的布袋中,对那个驼背老人拱了一下手,"今日多谢了,来日我还请韦老多多关照我孙儿。"

那个叫韦老的人驼背老人似乎很是生气,挥了挥手,没好气的说,"走吧走吧!没事少来烦我。"

爷爷就带着我出了城隍庙,朝着我家中方向一直走去了。

我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怎么感觉好像后面一直跟着一个人一样,虽然我什么东西也没有看到,但是我确实是感觉到了后面有人。

这个种感觉让我十分害怕,连忙加快脚步,跟上了爷爷,但是这种感觉如影随形一直笼罩着我,既是是爷爷宽大的后背,也没有给我多少安全感。

我现在的牙齿都止不住的打颤,为了消除恐惧感,我开口向爷爷问道:"爷爷,我怎么感觉后面好像有人跟着我们一样。"

爷爷没有回头,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不要多问,跟我回家。"

说完了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话了,我也强忍着恐惧,跟在爷爷身后向家中走去。

这种恐惧感一直延续到了我进了家门之后,那种后背一直被人跟的感觉才消失了。

我发现我现在浑身都是冷汗,我苦笑了起来,真不是我胆小,而是那种感觉实在是太令人害怕了。

现在已经差不多是凌晨一点了,爷爷在橱柜拿了一些面条,下锅煮了起来,我见到爷爷在煮面,以为是爷爷肚子饿了,所以煮面吃。

没想到爷爷拿了三个碗出来,把这些面条装了起来,然后拿一个篮子把这三个装着面条的碗装了起来,我疑惑的看着爷爷,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爷爷拿过来一把香,两根蜡烛,然后把这些东西全部递给我,开口对我说:"小阳,你把这些东西拿到你父母的坟前,祭奠一下他们。"

现在已经过了凌晨了,我看了一眼外面漆黑的夜色,不可置信的说:"现在?要不然明天再去吧!"

"不行,现在就去?"爷爷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我想起来了刚才那令人无比害怕的感觉,说什么也不敢自己再出门去了,况且还是死人岭那个地方,我连忙摇摇头。

没有想到爷爷从门角那里抽出了一条扁担,瞪着眼睛说:"你到底去不去!"

在爷爷的威逼之下,我只能拿起装着面条的篮子,跟一些香烛纸钱,出门去了。

我父母的坟墓在死人岭,距离家中有不少距离,起码要走上半个多小时,才能走到死人岭。

我想起来了刚才那种后面有人跟着的感觉,心中早已是惊惧万分,总觉得四周好像有什么鬼东西在直勾勾的看着我似的。

我拿着一个发出微暗光线的手电筒,四处照了一下,发现什么都没有,松了一口气,然后快步向死人岭方向走去。

真不知道爷爷这么晚了,让我去祭奠我父母是什么意思,就不能是明天去吗?偏偏要是在现在。

这时,突然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嘚…嘚…嘚~得~

就好像是有人在跟着我走一样,顿时我心跳加速,浑身寒毛卓竖,我马上停了下来,那诡异的声音也停下来了,我敢肯定我刚才没有听错,确实是有人走路的声音。

我全身冷汗淋漓,缓缓回头看去,生怕一回头,就发现一个面目峥嵘的鬼物。

还好,身后什么都没有,没有面目峥嵘的厉鬼,我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继续向死人岭方向走去。

嘚嘚嘚~,嘚嘚嘚……

又听到了这个令人恐惧的声音,我感觉浑身寒毛都快要炸了,猛地一下又回头看去,却还是什么都没有看见。

我怪叫了一声,连忙向死人岭方向跑去,捂着耳朵,不想让自己听到那诡异的声音,但是那声音好像透过我的耳膜,从我的灵魂深处响起一样,不管怎么捂住耳朵,我都能清晰的听到后面传来的脚步声。

我不知道从哪本书上见过一句话,人恐惧到了极致,就会变得斯歇底里起来,作出一下平时无法让人理解的事来。

此时的我正如那句话所说的一样,我不知道从哪里涌出一股胆气,连忙回头对身后空无一人的道路上破口大骂了起来,各种污言秽语,都一股脑的骂了出来。

直直大骂了差不多十来分钟,我才慢慢的平静下来,我狠狠的向地上吐了一口吐沫,恶狠狠的骂到:"你要是再跟着我,劳资把你的坟给掘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