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有邪气]免费试读 主角叫杜从云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深拥孤独 2019-02-12 09:41:28

[有邪气]免费试读 主角叫杜从云的小说免费试读

《有邪气》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有邪气 即可阅读全文

《有邪气》小说简介

你一定这样用力地爱过一个人,你对他言听计从,你对他千依百顺,你的卑微在尘埃里开出了花,又枯萎。。主角是杜从云的书名叫《有邪气》,本小说的作者是焦耳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停也不停。外面看其里还是刘二壮,但里头已经换了一个芯子。“你跑什么,难道我还会害你不成?”他的声音古怪的响起来。我跑的那么远,他的声音其妙地在耳朵里响起来。别听,赶紧跑,我心里默默道。这声音仿佛能勾。主人公叫杜从云的小说叫做《有邪气》,是作者焦耳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家堂屋摆着三口棺材,不是给死人,而是让活人睡觉的……

精彩章节试读:

背后传来一阵笑。

这笑声渗人,就跟老屋子里听老鼠磨牙齿,让人无端端生出一股恶寒。

我立马回头,啥动静也没有。

难道是我的幻听?

我把镜子和蜡烛收了,就沿着路往回走。

到了村长家,爷爷坐在门槛儿上等我。

看到我拿着鞋子,他指着门口一个陶罐。我就把鞋子丢进去,爷爷叫我拿着盖子遮住。低头的时候,后脑勺被爷爷拿鸡毛掸子抽了下。

“爷爷,你打我干吗?”

爷爷明显松了口气,骂道:“年轻人不知道天高地厚,这鞋里有邪气,能拿回来吗?你这一走回来,脏东西也跟着来了。”

我急忙扭头去看。

啥也没有啊。

“没事,我就簸箕扣着呢。”

爷爷摇头,说:“送鞋的不是野鬼,簸箕镇不住他。”

爷爷把我拽进去。

村长女人和三个娃吓得浑身发抖,他们这会儿都换上了白色衣服,腰里系着一圈麻绳,这是死者的打扮。除此外,他们头顶顶着一个白蜡烛,手里都拿着一个纸人。女人哆嗦问:“他爷,真的没事吗?”

“放心好了,教我给你说的去做。”

“他爷,我一家子的命都在你手上了,你可一定要稳妥啊。”

我心里不爽了,这是你家惹出来的破事,我和爷爷是好心帮你,听你这意思,要是你们死了,合着还得纠缠上我家?

爷爷摆摆手。

“生死面前谁能不紧张,这是人之常情,没有争执的必要。”

他对女人说:“我早告诉你门,张先生的钱不好拿。我也只能帮你这一次,他要是不依不饶,我也不能跟着你们一辈子。”

女人吓得大叫:“那可咋办啊?”

“没办法,那个张先生的底细我都不清楚。帮完你这次,我也要带着孙子逃命去了,你们自求多福吧。”

我想了下,就明白了,爷爷这是套女人的话呢?

几个娃呜呜地哭着,女人就叫道:“我家那个杀千刀的,自个儿死了不算,还要祸害咱们几个,真是白死了,呜呜。”

我们不理她。

女人哭得没意思了,然后才开始絮叨,就把她知道的事情说出来了。

六天前,村长去县里要春天耕田下苗的肥料钱。偶然听说有个港台来的大商人,出大价钱要买棺材。村长这厮别的本事没有,但是好钻营,也不知道怎么就凑到了跟前,说我们村有他要的棺材。

我心里想着,村长十有八九是胡说的,就是撞运气。如果有,他能捞一笔,如果没有,白跑的也不是他。

女人说话有些颠倒,但我也听出了一个梗概。

姓张的富商来了我们这儿,转悠了好几家,然后看中了我家的阴阳棺。

结果爷爷不卖,张先生虽然恼羞着离开,但是并没有放弃。他先是把糖果丢在我家,引我吃了,准备拿这个要挟爷爷。

这个局被破了,这厮就想出了更歹毒的招数。

他买了一堆东西送来我家,趁机就把害人的符纸送来了。丢鞋也是他的主意,只要鞋落地,我和爷爷必死无疑。虽说杀人犯法,但一听说能拿到一万块,村长脑子里哪儿还有法律的观念。

“这么重要的事情,就给你来办?他人呢?”

“走了,他接了个电话,就急匆匆离开了。”

什么事,比阴阳棺还来得重要?

这个女人就不知道了,听她的描述,张先生走的很急,只是给了村长一个地址,让他把棺材弄到手,就赶紧送过去。

我冷然道:“我问你,点屋子是谁的主意?”

女人不敢看我,嘟囔道:“都是姓张的,对,都是他说的。”

哼,王大顺这个狗东西,真是一肚子坏水。这么就死了,真是太便宜他了。

爷爷眉头一直紧紧拧着,仔细想着事情。直到女人没话说了,才叫道:“他爷,你可要说话算数啊。”

“这屋子不能待了,你带着你娃,回你娘家去,再找个男人嫁了也好,养着他们也好,记着,一定要给他们改个姓。还有,你从姓张的那儿得到的钱,一分都不能留,明白吗?”

女人明显有些舍不得,嘀咕道:“没了男人,连钱都不能留?”

“留财不留命,你自己挑吧。”

哒哒,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深更半夜,有人上门?

我和爷爷对视一眼,就去门口挡着。

有个刺耳的声音叫道:“这是王村长家?”

是那个老头,他又来了,但是头上肿起来一个大包,模样看起来很滑稽。我看着他,他也看到了我,顿时露出了阴恶的神色。

“原来你是这家子的人,你骗我?”这厮一跳三尺高。

我别过头,不理会他。

爷爷站在门口,一声大喝:“做什么来地?这是活人的屋子,不是你该来的。你一只手进来,我就砍断你的手。一只脚进来,我就剁了你的脚。”

我看的目瞪口呆。

这,这可是脏东西啊。爷爷居然这么骂他,就不怕老头发了火,冲进来伤人吗?

谁知道老头一个畏缩,眼神就有些闪烁。他也不敢看着爷爷,低声道:“有人叫我来送东西,拿东西。”

“送啥?拿啥?”

“送一个鞋,拿一家子的命。”

我心里恶寒。

“哦,好吧。我跟这家子也不熟,随便你了。”爷爷就坐到一个椅子上,眼睛一闭,很快就开始打呼噜。

这是咋回事?不管了?

老头怨毒地盯着我,却不敢发作,只能叫:“把鞋子还给我。”

这跟我想的不一样啊,张先生派了鬼来,不就是要害死村长一家吗?怎么他这么婆妈?我从桌底下踢出一个小鞋,说:“我看你辛苦,就给你拿进来了。”

老头明显一愣。

刚才我出去的功夫,爷爷把村长家两条大黑狗放了血。鞋子在罐子里泡过,已经把上头的邪气给破了。

“好,那就好。”

老头要往里头走。

我爷爷做的椅子挡在门口,他翘着腿,老头就没法子进来了。

他不敢打扰爷爷,就只好冲着屋里头叫道:“王翠花,王大宝,王二宝,王小宝,时候到了,拿了张先生的钱,我来要账了。”

砰砰砰。

被他叫到了名字,女人和几个孩子立刻闭着眼,仰天摔倒了。

我急忙跑过去,一摸,他们全都断了气。

这么轻易就死了?

我浑身发抖,说死就死,生命在鬼物面前,显得太脆弱了,“你,你把他们给害死了。”老头发出桀桀的笑声,他看着我,拿手掌在咽喉上划了下,要害我的意思不言而喻。

“出来吧。”

几个黑影从尸体上出来,看起来呆呆的,被老头一声招呼,就跟着他走出了门。

老头心满意足,冲我叫道:“小子,你能看到鬼魂,那可不是好事。”

“知道为啥吗?”他露出个阴森森的鬼脸,尖锐道,“只有阳气虚弱,快要死的人才能见到,你离死不远啦。”

爷爷突然睁开眼,说:“事情办完了,怎么还不走?”

老头嗖地一下,就没了影子。

“爷爷?”我刚叫了声,他冲我摆摆手,去门外看了下,骂道:“猪油腌心的狗东西,敢跟我耍花样。”他把自己的鞋脱下来,往外一丢。

哎呦,一声惨叫。

老头不知道从哪儿跌出来,一瘸一拐地跑了。

“下次见着,我就把你打得魂飞魄散。”

我去把爷爷的鞋子捡回来,他让我把门关着,然后走到四个人跟前。这几个人都断了气,还能有用?爷爷示意我别说话,他掰开几个人的指头,把纸人拿了出来。

哧,放在蜡烛上点了。

一道绿火窜起来老高。

女人啊的一声,最先缓过劲儿,她的脸变红了,然后呼吸出现了。三个小孩气息弱了点,等了会儿才醒过来。

有了这一遭,女人对爷爷更加信服。

到了天亮,她就按照爷爷说地,找了村长几个本家的侄子,把王大顺的后事料理了。然后一点东西没要,就领着孩子离开了村子。

她走前,给了一个地址我们。

县城的南山宾馆。

没了王大顺领头,村里没人跟我们为难。加上房子被点了,爷爷说是带我去投奔亲戚,就离开了村子。

我回头望了几眼,老屋烧光了,我们从此就是无家的人了。村里没人挽留我们,倒像是送瘟神一样,巴不得我们赶紧走。

“走啦,这里不是咱们的家。”爷爷叹息。

在村口等到了公交车,下午才到了县城里头。我们打听到南山宾馆的位置,急忙赶过去,却被保安给拦了下来。,

“喂,这里不是你们能来的地方,滚远点。”

这地方东西很贵,普通人根本消费不起。保安看我们穿的不好,一副不屑的样子,连门都不肯让我们进。

爷爷陪了笑脸,就问:“大兄弟,昨天有没有一辆拖拉机带着棺材进来?”

“谁是你大兄弟?”保安翻了个白眼,大吼道,“快走,讨饭到其他地方去,要不然我就打电话到派出所去抓你们了。”

有几道视线朝这儿看过来,我的脸红通通的,被人当成要饭的真难堪。

爷爷历练比我足,叹了口气,就说:“听说这儿有个张先生要买棺材,我们是来找他的。你要是耽误了事,你自己倒霉。”

“真的?”保安眼珠子一瞪,“在这儿等着。”

过了会儿,他就跑出来,告诉我们一个消息。

姓张的不在。

爷爷又问了几句。

保安就说:“张先生去了乡下,好几天没回来了。你们要是找他,就在那边等着,不许进去乱跑。”

《有邪气》 第12章 找帮手 免费试读

我停也不停。

外面看其里还是刘二壮,但里头已经换了一个芯子。

“你跑什么,难道我还会害你不成?”他的声音古怪的响起来。我跑的那么远,他的声音其妙地在耳朵里响起来。

别听,赶紧跑,我心里默默道。

这声音仿佛能勾魂。

我一个不留神,竟然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地倒着走。

虽然在跑,但反而里的越来越近。

鬼物怕修道人,就像是老鼠怕猫。但这厮居然敢戏弄我们两个,怕是成了精,已经变成了能吞猫的老鼠。

我大叫道:“张先生,拿出你的手段来。”

刘二壮眼睛眯起来,就盯着张先生。比起我,自然是张先生更加的有威胁。我这边压力顿时减轻不少,总算没有倒着跑了。

张先生怒喝:“小子,你敢害我?”

刘二壮嘿嘿一笑,已经朝他扑去。

“修道人的血肉,对我可是大补。”

张先生急忙从怀里拿出一个铜铃,上头雕琢着古怪的花纹,喝了声:“弟子请祖师,千斤铜链,万斤铁索,先锁尸头,再锁尸脚,急急如律令。”

铜铃一晃,声音幽幽。

连我都觉得脑子生痛。

刘二壮首当其冲,嘴里发出大叫。他的口鼻里都冒出血来,这家伙已经死了好些天,喷出来的血也跟普通人大不相同。

身体扑簌两下,一下子摔在地上。

“呸,一把烂骨头,还想威胁我,今天我就把你点了,要你魂飞魄散。”

我心里一跳。

张先生的法术这么厉害?枉费我还指着他能拖延会儿,一下子就被搞定了。桀桀,桀桀,凄厉的笑声响起来。

刘二壮爬起来,眼睛嘴巴里往外冒黑气,隐隐变成一个狰狞面孔。

“真是厉害。”

他嗷嗷一叫,黑气跟利箭一样冲出去。

砰,黑气撞到张先生,就不断溃散。饶是如此,张先生自个儿也是喷了一口血,脸色更白,叫道:“你别乱来,惹恼了我,咱们同归于尽。”

“嘿嘿,这里可是我的地盘。”

竹林里头风声大作,鬼声恸哭。我们进来时,这里只是冷寂罢了,现在完全变了样。这厮张牙舞爪地大叫着,咔擦,咔嚓,一处处的坟头裂开,冒出了黑烟。

一个个惨白的手掌扒出来。

我看的眼皮直跳。

“我的兄弟们,可还在?”

这厮还是个头领?

“在,在。”

越来越多的尸骨出现了。

难怪叫乱葬岗,这里的死人太多了。好多竹子虽然在摇晃,发出沙沙的声音。但我发现,竹子下头早就空了,只剩下一个架子。

没了根的竹子,还能镇住这些尸骨吗?

坟头动了,竹子成片地倒下去。

张先生神色悲愤,他嘴里叫道:“我是修道人,你不能害我啊。”估计也知道这些尸骨不会听他的,他摇着铜铃,嘴里念念有词。我顾不得往后看,就这么跌跌撞撞地跑着。不管他们谁赢了,我都落不到好。

进来时,我就把路径强记了下来,这会儿冷风嗖嗖,吹得我浑身发寒。

一般跑动起来,只会越跑越热,但是我的身子却越来越冷。

我心里惶恐。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感觉有十几分钟,但还是没有走出这片竹林。到处都是坟头,竹子很阴,发出飒飒的声音,让人听了心里瘆得慌。

渐渐地,我就觉得不对了。

进来时,有这么久吗?

我放慢了脚步。

要是能有个人,给我指下路就好了。

心里这么想,就看到前头出现了两团黑影。有人?就看他们趴在一个坟头上,头碰着头,也不知道在干啥?我刚要打招呼,就把话憋了回去。

刚才的死尸就是从坟里爬出来地,这两个是人吗?

我蹲在坟头后。

一个白影子,一个是红影子。

那个白影子说:“这个死人都烂了。”

“是啊,烂掉了,肉就不好吃了。”

“不,还有脑子啊。”

“对,对,咱们把他的脑子劈开,看看里头是不是有脑浆?”红影子拿起一个黑糊糊的东西,往下砸了几下。

然后就传来了古怪的乒乓声,仿佛真的在给人开瓢。白影子抬起头,脸色如纸,嘴巴大的裂开到了耳朵下,沾满了红通通的鲜血。

我使劲儿吞咽着唾沫,心里砰砰直跳。

幸亏没有打招呼,要是被发现了,说不定这两个东西就要把我给吃了。他们挖开一个坟,然后又去挖下一个,离我这边越来越近。

怎么办?我正焦急的时候,阴冷的声音陡然响了起来。

“嘿嘿,我看到你了。”

我一个哆嗦,差点跳起来。

这么快就追来了?

回头去看,后面空荡荡地,只有飒飒作响的竹林。有个声音跟鬼一样响了起来,就在我的耳朵旁边呢喃道:“小子,乖乖回来,否则我要你好看。”

是附在刘二壮尸体上的脏东西。

他来了?躲在哪儿窥探我?

我额头冒冷汗。

要是这会儿逃跑,肯定就会被两个影子给发现。我头上冒汗,不知道怎么抉择。

那两个影子也听到了叫声,就站了起来,红影子的脸更加恐怖,像是被人一刀劈开,然后拿粗麻线胡乱疯起来的破口袋。

“谁在说话?把睡着的兄弟吵醒怎么办?”

“就是,就是,别吵了。”

我屏住呼吸,生怕他的那些“兄弟”从坟里爬出来。

“小子,你出来,我不害你。”

他不理那两个?

渐渐地,我就觉得不对。张先生说话时,明显牛头不对马嘴,像是在自说自话。白影子发出冷笑,说:“这是百里传音的法术,你要是说话,就会被他找到了。”

原来没有被发现,我心里稍微放松了点,更加蹲着一动也不动。

“人呢,怎么不说话?你躲起来了?以为我找不到你吗,呵呵,真是一个傻小子。啪嗒,刘二壮摇摇晃晃地出来了。

他的模样更凄惨,手臂也被撕掉了,露出了白森森的骨茬儿。

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差点跳起来就跑。

啪。

白影子捡起一块石头,突然丢出去。刘二壮被打了个正着,啪叽跌了个跟头。等他爬起来,眼珠子也掉了一个。

这厮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当然不会觉得痛。

他在地上摸了摸,没有找到,就放弃了。

“你们是什么?”他嘶哑地叫道。

“嘿,这是一个刚死的人。”

红影子怪声叫道:“我们把他抓了,做成肉干晾着留阴天吃。”白影子没说话。

刘二壮两个眼珠子都瞎了,鼻子嗅嗅,登时发出冷笑,道:“我以为什么东西呢?原来是两个野鬼,主意打到我头上,简直是活腻歪了。我问你们,刚才是不是有一个小子过去了。”

两个影子不说话。

“不说?”

刘二壮大叫着:“快说,不然就把你们撕成碎片。”

他有发出那种刺耳的声音,不断钻进耳朵里。红影子跟我一样抱着头,显然很痛苦。只有那个白影子怡然不惧,发出一声长啸,就把怪声给压了下去。

“可恶,该死。”

这厮大叫,就要冲过来。那个红影子胆子有点小,就往后跑。白影子一把抓住他,冷然说:“你才该死,敢跟我动手,镇当我这些兄弟是死的?”

他竖起指头,嘴里快速说了一句话。

啪,我面前的坟头陡然裂开,伸出一只惨白的手,然后身体慢慢爬出来。转眼间,竹林里就多出十来具尸体,身体摇摇晃晃的,嘴里发出大吼。

我看的头皮发炸。

刚才刘二壮也只不过是喊出了五六个帮手,这家伙更加生猛。

刘二壮一个哆嗦,脸都绿了。

“大仙,大仙,我就是路过的,无意冒犯,请你千万高抬贵手。”这厮变脸比翻书还快,快速地往后跑。

呸,这厮真是一个见风使舵的,也就欺负欺负我。碰到更加厉害的,竟然如此不堪。

他跑了,我也该跑了。我轻轻退后,竟然不发出一点生意,然后慢慢地转身,顿时眼珠子瞪得大大的,呼吸都差点停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