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夏天胡冬梅[午夜饲灵指南]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如山中清风 2019-02-12 09:48:14

主角叫夏天胡冬梅[午夜饲灵指南]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午夜饲灵指南》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午夜饲灵指南 即可阅读全文

《午夜饲灵指南》小说简介

《午夜饲灵指南》本书人物形象描写细腻,情节生动,章节衔接紧凑,内容丰富,写的不错,给予好评,继续努力出更多新书。。主角是夏天胡冬梅的小说叫《午夜饲灵指南》,本小说的作者是人间琐事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黄机灵晃晃荡荡走到我的面前:“够不够,还需要点什么吗?”我真想说:你们俩把他们三个这算是给祸害了,你俩能不能露出个原形给他们看看呢?但是这话我没说,我知道,要是让他们露出这么丑的样子,无论是黄机灵还是。甜宠新书《午夜饲灵指南》由人间琐事所编写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夏天胡冬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你见到过火烛灵吗?你见到过脐带绕颈怨魂吗?你见到过脱皮游魂吗?你见到过……我就见过,不说了,我得给它们送餐去了。

精彩章节试读:

我大喝一声:“住手……刀。”那个大夫明显的有点蒙了,我哪还管那个,一脚兜着肚子就把那大夫给踹了出去,谁让满屋子人就他拎着刀呢。

这一脚把大夫给一直踹到了墙角,我听见一屋子女生的尖叫,那几个护士的口罩都明显的鼓了起来。

我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对不起,对不起啊,我没事了,不用开刀,真不用开刀。”

一屋子都像见了鬼一样的看着我,墙角那大夫也就在那半卧着,都没想着站起来。我心里真觉得挺对不住人家的,那手术刀把大夫的大腿都给划破了,淌了一地的血,那大夫竟然都没有感觉。

我一条腿跪在床上,伸着双臂,仿佛是个武林高手一样。这时候有人弱弱的问了一句:“他的麻醉没有效果吗?”

我这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这么惊异的看我,在他们看来,无论我有没有事情,就算让他们给大卸了八块,也应该老老实实的承受的。

“这些个怎么整?能吃吗?”就在这个时候,我眼前突然冒出了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把我吓的用力往后一退,后背砰的一声撞到了墙上。

“你干啥啊,一惊一乍的,吓我一跳。问你呢,这些能吃吗?”那个尖耳朵毛脸的继续跟我说话,我能确定是它说的,因为我看着它的嘴一张一合的,张合之间,寒光间或一闪,我一点也不怀疑这个东西能吃人。

“不是,你是谁啊?可不敢吃人啊,吃人是犯法的。”话说出来,我都感觉我自己说的没什么说服力。

那东西把脑袋一摇:“我叫胡冬雪,就算你的报马了,帮你适应系统的。别担心,我们仙家是灵体,只有你能看见我听见我,他们看不见的,真不能吃啊?”

“真不能吃,他们看不见你,听不见你说话,那我呢?”我挺在意我自己的表现的,估计我现在在这些大夫护士的眼睛里,已经无限接近一个怪物了。

“他们能看见你,听见你啊,在他们眼里你就在那自言自语呢。”果然啊,祸不单行就对了。我已经像个怪物了,这回没事自言自语,还是个神经病的怪物。

“咱们先走吧,你先别说话,咱们回去再说。”我看到在手术室的角落里,那里有我的衣服。由于要手术,我现在已经被扒光了,身上就披一块带窟窿的无纺布。反正也这样了,我跳下床大模大样的过去穿上了我的衣服。这期间,抬腿伸手,春光暴露无遗。

然后我就在一屋子惊讶的目光中,从五楼手术室的窗口跳了出去。胡冬雪跟我说的,让我闭眼跳,肯定没事。我也算经历的够多的了,从送餐那晚上开始,这些事搁谁身上都容易精神错乱。所以我跳楼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过胡冬雪真的没骗我,我真没事。

估计现在也快到中午了,大太阳明晃晃的,我打了一个车先往我们那间小公司去。

“大哥,今天几号啊?”我实在不知道我昏迷了多少时间,也不知道回头怎么跟我那些哥们说,怎么跟我爸妈解释。

开车的大哥呵呵一乐:“连日子都过蒙了,今天十五号。”

还成,那送餐就是昨天晚上的事,整个事情还没太出圈,可以把握。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脖子有点痒痒,那个毛茸茸的脸又出现在脸旁:“这个也不能吃吗?”

我靠,这是个吃货啊,可也不能总想着吃人啊?

“不行,是人都不能吃。哎,你擦一擦啊,口水淌我一肩膀了。”我也有点火大,训了胡冬雪一通。我就坐在副驾驶,我能明显的感觉到那司机大哥身上抖了一下,然后用眼角瞟了我一下。然后踩离合,三挡变四挡,一脚油门,出租车行云流水一般连续超了好几辆车。

我估计司机大哥让我几句神叨的话给吓着了,打算赶紧把我给送到地方。

城市也不大,没用多久就到了我们那间小公司。其实就是一个小门市房,摆上几张办公桌椅,安了几台电脑,扯了跟网线。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我一进门就接受了暴风雨一样的热烈欢迎。

“我靠,大哥,你这送餐送哪去了?我们差点报警了你知道不?咋滴,单身少妇点的餐啊?”说话这人是梁子,别看是学财会的,整个就是道貌岸然,衣冠禽兽,整天说话都离不了食色性也。

郝宁瘦的跟个大螳螂一样,扎撒的两只大长胳膊:“不会梁子猜对了吧,来,让哥抱抱,看看你轻了没有。”

柳琴毕竟有重量级的压制,两只手一划拉,就把梁子郝宁给扒拉到一边了:“赶紧给咱爸咱妈回个电话吧,老两口都打好几个了,说你失联了。”看来别管多粗犷的女生,也都有她细腻的一面。不过,柳琴这一身的肉,有点太腻了。

我赶紧先给我爸妈回个电话,幸好现在我夜不归宿也属于工作需要了,老两口不难糊弄。打完电话就开始面对这三个人的审讯,他们是打算坐实了我因私废公,因为小少妇而把工作弃之不顾。

说实话,我也真是不想干了,昨晚那事经历一次就够了。当时还不算太害怕,这时候想起来我自己的表现,还真够虎的。

就在我打算说大家分行李散伙,你回花果山,我回高老庄的话的时候,那毛茸茸的脸又出现我的面前:“白老说了,这个活你必须接着干,只有干这个,你才能把那些东西都找着。”

我靠,这回我是真蹦起来了。干啥啊,昨天晚上我差点死了有木有?还干?咋滴,不弄死我你们都不甘心啊。

“我说你们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好不好,昨晚多危险多吓人你们知道吗?我差点就回不来了,咋滴,当你们代言人的都得弄死是怎么滴?”

我真急了,这一嗓子,直接就把他们三个吓了一跳“我靠,夏天,你这是咋了?昨晚出啥事了?”梁子是最憋不住话的,他问,郝宁和柳琴也都眼巴巴的看着我,等我的答案。

我一挥手:“我没跟你们说话。”

柳琴到底是个女孩:“夏天,你别吓唬人,你没跟我们说话,你跟谁说话呢?”

我有点想哭,大哥大姐们,我的事不是不能说,问题是,我说出来,但凡脑子比核桃大,智商超过五的人,谁信啊?

胡冬雪鸟都没鸟我:“让你干你就得干,要不你试试,我们仙家祸祸人的招可有的是。再说了,你有啥怕的?昨晚那是我不在,现在有我了,你还怕啥?”

我靠,有句话我真不想说,就你一个吃货,见着人就淌哈喇子,我……我要这铁棒有何用啊?

不过我还真不敢试,这帮子说好听了叫仙家,说难听了就是一帮披毛挂角,湿生卵化的畜生。真要是它们打算弄我,我还真没辙。报警也没用啊,有没有龙组什么的啊?

我感觉我就像让人家给逼良为那啥了,不,还不如人家呢。起码人家没有生命危险,我这简直就是在自己作死。

我咬了一咬牙,看向了柳琴:“琴儿,昨晚还有单吗?我这没回来,估计都耽误了吧?”

柳琴呵呵一笑,明显的看出了双下巴:“没事,昨晚单还真不少,都送了,我还送了四单呢。”

真他妈同人不同命啊,人家送单就啥事没用,咋我送单就碰到这么另类的烧烤盛宴呢?

这估计就是我的命了,我认了。不认估计也是不行,我瞟了一眼胡冬雪,那家伙正盯着柳琴淌口水呢。

我说了一声上楼去歇一会,我们这门市举架有五米多,一般的都自己打了一个小二楼。其实我主要是想问问胡冬雪,毕竟它肩负着我安全的问题。另外,它看柳琴那哈喇子淌的都快赶上小瀑布了,别瞅冷子它真把柳琴给吃了,我们真得报警了。再说,我也没法跟人家柳琴父母交代啊?

二楼就毕竟矮一点了,也就两米高的空间。楼上除了摆着两张床,再就有点厨房用具,这里也兼着做饭炒菜。我一屁股坐在床上,四下没看着胡冬雪:“你出来,我要问你点话。”

胡冬雪一张大毛脸就在楼梯口那,还往下恋恋不舍的瞅呢。

“别看了,那都是我好朋友,更不能吃了。咱俩唠唠,一会晚上给你弄点好吃的。”什么话都没有吃的管用,胡冬雪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我说那个冬雪啊,你咋不能变个人呢?你看你这说话都挺溜的。”我决定由浅入深,先唠唠家常,再奔主题。

胡冬雪比较鄙视的看了我一眼,好像是说这么常识性的知识都不知道。

“俺们只要修炼,把喉头横骨练化了就能说话啊。但是想变人,那得多年的道行,还要跟人学,还要顶人头拜月,那才行,我还没到哪一步呢。”

我靠,不是吧,这是给我派了一个半瓶醋?

“真的,我晚上再去,不会有啥危险吧?”感觉胡冬雪不太靠谱,我决定还是先说实质性问题吧。

“怕啥,一般的小把戏还不够我塞牙缝的呢。有厉害的也不怕,我能吹哨子码人啊。”

听到这,我的脸上总算露出了一点的笑容,虽然估计自己的悲催命运这算开始了,但感觉安心不少。可谁知道,计划总是没有变化快的。

《午夜饲灵指南》 第十四章 第二个任务 免费试读

黄机灵晃晃荡荡走到我的面前:“够不够,还需要点什么吗?”

我真想说:你们俩把他们三个这算是给祸害了,你俩能不能露出个原形给他们看看呢?但是这话我没说,我知道,要是让他们露出这么丑的样子,无论是黄机灵还是胡冬梅,都得跟我拼命。

“黄哥,我就寻思让你俩露出点不可思议的手段就行了,可谁知道你们弄出这么大的阵仗?好家伙,声光舞美,你们当是搞春晚呢?”我真有点不乐意,本来打算把那仨人的相思病顺便给治好了,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更严重了。

不过效果还是有的,俗话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郝宁梁子再看到胡冬梅明显的有点畏畏缩缩的了,他们知道,就刚才那一手,人在不借助道具的情况下根本就发挥不出来。

不过柳琴眼睛里的小星星更加的多了起来,看的黄机灵倒是有点躲躲闪闪的。该,自作孽不可活。不过这也从另一个方面验证了,女人要是爱一个人,绝对是不顾一切的,不过黄机灵他也不是人啊。

胡冬梅身影算是把柳琴的目光给隔开了:“先别说那些了,我们的身份大家也知道了,相信也不会有人传出去。抛去你们和夏天的同学情谊不说,我们也是有一些手段的。”说着她用手一指,门口那花篮砰的一声炸的稀碎。

这算不算给劳动人民惹麻烦啊?人家清洁工一天够累的了,你还要给人家加负担?

胡冬梅显然没有考虑到这一点,一屁股就坐在梁子给她让开的椅子上了:“来吧,看看城郊那五个人的事情该怎么办?”

怎么办?我的意思是不办。这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也同情那五个人,可这有人民警察呢。我要是伸手,那还不落一身的麻烦啊?起码现场估计我现在就进不去,他们要是再要个证物什么的,我是夜探殡仪馆啊还是夜探专政机构啊?

还没等我把意见说出来呢,黄机灵瞅着我就乐:“对了,夏天,你那任务奖励还没领呢吧?”

可不是吗,黄机灵要是不说,我都给忘了。咱们也是才使用系统,根本就没那习惯啊。我心里默念,打开系统。

脑海那张淡绿的大屏幕又展开了,上面写着:恭喜代言人,自己悟通往生神咒,S级完成饲灵任务,系统奖励初级练气术一本,额外奖励理气丹一枚。新任务发布:调查城郊五人血案,缉拿真凶,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任务时间:十五天以内。任务失败:五雷轰顶。

我幽怨的看着黄机灵:“你们事先商量好的吧?”

黄机灵笑的跟刚偷了鸡一样:“我们可没时间商量,但我估计到了,要不能让你牵扯到这事里来吗?牵扯进来了,能不给你一个任务?”

我真想一屁股坐地上开始撒泼打滚,想了想,我还是坐椅子上了:“我不管,这事我干不了。公检法我家也没人,我现在自己一身的骚,还能管别人尿没尿裤子?另外你们仙家这是非要往死里整我啊?上个任务失败是天雷击顶,这回是五雷轰顶,这是怕一个雷劈不死我是怎么滴?”

黄机灵又露出那欠揍的笑脸:“你不干那就是任务失败,估计你现在的小体格经不起五个雷,不过你怎么不这么想呢,任务你要是完成了,那失败惩罚无论是什么,不也等于没有。”

说到这黄机灵顿了顿:“至于案子,有我和冬梅,你怕啥?这个世界上还有能拦着我们的东西吗?”

也是这个理,我弱弱的问了一句:“那银行的金库怎么样?能拦住你吗?”

“当然拦不住。”黄机灵坏坏的一笑:“你确定要我帮你这个忙?”

我急忙摇头,算了吧,这可是大事,按着仙家一向不靠谱的规律来看,要是抢了银行金库,他们都能把我给供出去。

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谁拿手机放起了《痒》。我听着歌里唱着:来啊,放纵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我狠狠的瞪了一眼摆弄手机的郝宁,郝宁一脸无辜。然后我就看着胡冬梅手里赫然的拿着一个iphoneX,还冲着我摇了一摇:“好听不?”

郝宁看了一眼胡冬梅,咬咬牙:“夏天,我觉得你应该干。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我觉得是一件大事,一件好事。来吧,歌里唱的多好。青春就这么几年,不放纵一下,怎么对得起自己。将来你老了,你怎么对你的儿孙说你的过去。”

我真想一拳头把郝宁给搥出去,你想讨好胡冬梅也犯不着把我给交代了吧?你知道我要干什么去吗?你知道我这要是没成功有什么后果吗?脑袋都可能没有了。

郝宁可能也是看着我的眼睛都要冒火了,缩了缩脖子躲一边不吭声了。我又扫视了一眼梁子和柳琴,他们的意见对我很重要,毕竟多坚固的城堡都是从内部攻破的。梁子显然没有郝宁心大,在一边没有出声。柳琴就没顾得上我,一直拿眼睛刷刷黄机灵。

一看到黄机灵,我的气一下子就泄了:“黄哥,咱们也处这么长时间了,你能不能给我交一个实底?无论干什么,能不能保护的了我?”

黄机灵一改往常的痞相:“放心夏天,我在你就在,我不在你也在。”

虽然我心里还是不托底,但黄机灵严肃的样子,倒是给了我几分安慰。干吧,不干那就是死定了。我发现从第一件事到现在,又有哪件事情是我能自己把握的了。基本上都是身不由己,这就算是人在江湖了吗?

看着我这么消沉,梁子郝宁柳琴终于良心发现了。纷纷过来安慰我,还说晚上要请我吃大餐。我哪有什么心情吃大餐啊,倒是胡冬梅跃跃欲试。

果然晚上没架住胡冬梅的撺掇,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了出去。到了地方我才知道他们嘴里的大餐是什么,大排档,撸串。

压不住我这小暴脾气,要不是这家的烤腰子确实很好吃,我真想掀桌子走人了。

烧烤排档是一大趟的,我们来这家大概能在中间的位置,名字叫胖子烧烤。也不知道烧烤怎么这么适合胖子,就我见到过叫胖子的烧烤店就不下十几家了。

吹着晚风,守着街边,眼看着那边的车水马龙,嘴里撸着串,手里拿着酒,其实这大排档也真是挺惬意的。

今天晚上送餐这事估计也吹了,我们这买卖干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要是能好了才怪呢。另外现在这生意的情况都已经不在我考虑的范围内了,十五天的任务才是我燃眉之急。要不五雷轰顶谁试试?连火化都省了。

我嘴里撸着串,心里忧国忧民,不知道那些大人物是不是也跟我一样,吃个饭都不知道消停。

那边胡冬梅又开始张罗喝酒了,这个狐狸精见到酒就像是有仇一样。半升的大扎杯,她一口一个不知道干了多少。现在弄的郝宁和梁子酒劲上涌,早忘了对胡冬梅的害怕,一个劲的溜须拍马,起哄架秧子。

我也跟着灌了不少的酒,实在灌不下去了,就端着酒把胳膊架在铁栏杆上,往大街上看。

正看着呢,我突然发现一辆四吨的江淮从远处一路蛇行。这车是满载,也就是现在抓的严,要是早些年,就这车他敢拉十吨的货。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得有七十岁左右的老太太,牵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正从马路的另一面往我们这边过马路。我去,老太太走路颤颤巍巍,小女孩走路蹦蹦跳跳,两个人就好像没有发现那辆远处疾驰而来的货车。估计再有个十几秒钟那就是人间惨剧啊,千钧一发都不足形容眼前的危险。

我急得转身大叫:“黄哥——”

耳朵里就听见黄机灵一声大吼:“走——”

然后我身上就是一紧,我发现我似乎腾云驾雾一般的飞了起来。确切的说,不算飞,而是跃,是飞腾。我看着自己就这么保持着坐着的姿势,伸手一搭铁栏杆人就飘了出去。在空中我的身体舒展开来,伸脚在路边的护栏上一点,我人如同一只大鸟一般,向那老人女孩疾飞过去。

时间肯定是不赶趟了,我还在空中就已经计算了出来。

果然,我身体一沉,落在了那老太太和小女孩的身边。可这个时候,那四吨满载的轻卡已经到了我们的面前。不用司机加油,现在就那辆车的自重造成的惯性,就足以把我们三个人给轰杀至渣。

此时我已经没有了害怕什么的想法,事实也没给我想象的时间。我就听着仿佛在我灵魂深处发出了一声怒吼,那声音震的我骨节嘎巴嘎巴脆响,脑袋里一阵的恍惚。

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我的两只手已经推在了车前脸上,整个时间好像变得特别的慢,一切都好像视频切了慢放一样。

我两只手慢慢的陷进轻卡前脸足有一寸多深,然后那车前风挡慢慢炸裂。轮胎在这突然的制动下缓缓冒出了黑烟,车尾部明显的向上弹了一下,才又跌落在地上。

可是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轻卡里面的那个司机,他突然微笑了一下。他确实笑了,而且还没有像其他的慢动作的那样笑,而是非常正常的微笑。他笑了一下,就突然两只眼睛一翻,昏死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我身上一轻,我又回来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