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鬼影遮天,重塑阴阳]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林子衿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南风入弦 2019-02-12 10:06:20

[鬼影遮天,重塑阴阳]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林子衿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鬼影遮天,重塑阴阳》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鬼影遮天,重塑阴阳 即可阅读全文

《鬼影遮天,重塑阴阳》小说简介

必须给满分,《鬼影遮天,重塑阴阳》这种风格的书很少能看到,有名著风格与现在的风格,两者混一起的效果不错,简洁易懂,又不失韵味。情节编的也很有趣,新套路,最好天天更新10章。《鬼影遮天,重塑阴阳》是傲小五所编写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林子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四川西南部有个叫朗东的山村,村子边缘处有一条名叫十字沟的水沟。说来也非常奇怪,这水沟无源,却常年水量充足,从未干枯,且沟水清澈见底,看起来比人们喝的水都要干净。据村子老人传,这十字沟是当年解放军剿匪,。主角叫林子衿的书名叫《鬼影遮天,重塑阴阳》,是作者傲小五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鬼道一术,与阴阳相通,百家术法皆为所用。林子衿天生短命命格,自小易惹鬼缠身,辛得高人所救,成为鬼道传人。学成归来,收厉鬼,灭邪祟。与美人相伴,纵横校园都市,横跨阴阳两界,只为逆天改命!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七章

自从修学鬼道术以后,林子衿的体力视力都要好于常人,教学楼和女生寝室虽然相隔好几十米,但他还是能够清楚的看到,那女生印堂处有黑雾环绕,而且她的脚后跟微微抬起,是没有落地的,这显然是被鬼物给控制住的迹象。

而这个女生没有马上跳下楼,应该还有一定的求生意志在,正本能的和鬼物做着斗争。

林子衿很快跑到女生寝室楼下,这时候宿管大妈也在楼底下扬着头往上面看,寝室大门是开着的,此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以最快的速度冲了上去。

林子衿箭步路飞,上楼丝毫没有停顿,速度不仅没有减慢,反而越来越快,他必须抓紧时间,可能停下喘口气的功夫,那女生就丧生鬼手了。

天台大门也是开着的,林子衿一上去,就感受到一股阴气,但这阴气远远没有之前遇到的那个红衣厉鬼强烈,但足够害死一个普通人了。

刚上到天台,林子衿便看见了那个女生,只见她身体已经晃动得更加剧烈,脚尖踮得越来越高,就像一只失控的风筝,随时都有可能栽下去。

下一秒,女生身上的黑雾变得浓郁了些,她眼睛最后一点清明都失去了,整个人顺着楼外倒去,顿时教学楼那边都传来了一阵尖叫声。

林子衿飞奔而去,右手一把揽住女生的腰,左手不知何时已经捻住了一张黄符,在同一时刻贴在女生的后脑勺上。

林子衿的身体也是跟着女生往下倒的,在最危险的时刻,林子衿腰际以一种极不可思议的角度扭动了一下,带着女生硬生生的回到了天台护栏的里边。

因为黄符的关系,女生身体里的黑雾扩散了出来,一阵低沉沙哑的惨叫声在林子衿耳边响起,一个模糊不清的影子显现出来,林子衿正想咬破手指,教训一下这个鬼物,却不想对方又毫无征兆的消失了。

林子衿皱起眉头,心想这东西有鬼的所有气息,但却没有鬼的形态,这事有古怪啊。

现在没时间细想这件事,林子衿看了看怀中的女生,发现她并没有昏迷过去,还睁大着眼睛,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掉,全身上下都在剧烈的颤抖,一只手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紧紧抓着林子衿的衣袖。

看来她很清楚自己遭遇了什么,在经历死亡的时候意识也是很清楚,也就是说这也不是单纯的鬼上身。林子衿抬起头环顾着四周,看起来很普通平常,此事和这地儿的风水也没有太大的关系。

反应比林子衿半拍的学校保安也赶了上来,他们把女生扶起,见她这样,便准备将她送去医务室。

女生恢复了一点,能够直接走路了,但还是无法开口说话,只好在临走时用充满感激的眼神看了林子衿一眼,林子衿微笑着点了点头。

他又在天台上逛了一圈,确定没有问题后也跟着下了楼。

林子衿很清楚,这件事没那么简单,那似鬼非鬼的东西自己都把不准,这次是被赶跑了,但如果不处理干净,那个女生还是会有生命危险,而且极有可能那脏东西针对的不是一个人。

叶云修在教林子衿鬼道术之前,就严肃的告诉过林子衿,学会本事后,见他人遇到什么事一定要出手相助,而且要送佛送到西,把事情彻底处理好,这可以积累阴德,也是改命的一种手段。

所以林子衿决定一定要把这件事搞清楚,除了自己师父的教诲,还有一种钻研的劲在里边,不弄清楚,他心里憋得难受。

来到一楼的时候,杨老师正好走进寝室,他一见到林子衿就对他竖起了大拇指:“好样的!”

他应该是看到了刚才林子衿救那女生的场面。

杨老师叫杨舟牧,刚当老师两年,才二十六岁,在林子衿他们班任课历史,因为他比学生也大不了多少,所以讲起课比那些四十来岁的老师生动有趣,而且他不会去区分好学生和差学生,都一视同仁,是让林子衿唯一感到亲切的老师,而他也有点胖,面相祥和,天生让人觉得亲近。

在前几天郊游时,杨舟牧很有责任心,算是帮了林子衿很大的忙,而且事后对自己的关切也是发自肺腑的,所以林子衿对他也非常客气。

林子衿客气了两句,说那是应该的,然后问杨舟牧为什么会在这里?

杨舟牧叹了口气,说道:“今天没课的时候我要在寝室值班,这不我刚好在男生寝室那边晃了一趟,一过来就出了这事儿,还好你赶来了,要是真出了人命,我就麻烦大了。”

林子衿这才想起,在七中低于五年教龄同时又没有当班主任的老师是需要值各种班的,像在寝室值班,就是带着学生会的学生检查检查设备,查查寝什么的。

这真是天助我也,林子衿如是想到,他正纠结如何去查看那女生住的寝室呢。

那女生出事的时候正是上课期间,绝大部分学生都在教室上课,而女生是在寝室天台,也就是说她是待在寝室里的,天台没什么问题,那毛病多半就出在寝室里。

林子衿问杨舟牧那个女生住在那件寝室。

杨舟牧见他问这事的时候表情严肃,眉头紧锁。林子衿这个表情他在之前就见过,是在把那个红衣女鬼从彭欣身体里弄出来的时候。他顿时反应了过来,把林子衿拉到了一边,低声问道:“是不是有那方面的问题?”

林子衿道:“是啊,麻烦杨老师帮我查查。”

杨舟牧跟打了鸡血似的,一脸兴奋,立马拿起执勤表翻开起来。

不时,他在执勤表里翻到了一张请假条,然后对应着执勤表上的名字对比了一下,才对林子衿招了招手,让他过来。

林子衿来到他身边,他才小声说道:“我们学校请假制度非常严格,生病请假需要班主任、宿管、医务处的证明,很麻烦,所以很少有学生请假,而今天只有一个学生请假,生病后在寝室里休息,叫李静,住403室,应该就是她了。”

林子衿点了点头:“那杨老师能带我上去看看吗?”

杨舟牧看了看外边,见大多数人都跟着李静去了医务室,便往楼梯上走去:“可以,跟我来。”

《鬼影遮天,重塑阴阳》 第一章 十字沟 免费试读

四川西南部有个叫朗东的山村,村子边缘处有一条名叫十字沟的水沟。

说来也非常奇怪,这水沟无源,却常年水量充足,从未干枯,且沟水清澈见底,看起来比人们喝的水都要干净。

据村子老人传,这十字沟是当年解放军剿匪,中了悍匪的诡计,一连队的人都死在了这儿,几十具尸体摆成了一个十字形,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这么一条沟,那里边的水是有怨气的尸体化成的,凡是靠近的人都会被拉去当替死鬼。

这个传说虽然恐怖渗人,但这个足有千户人家的大村几十年来一直相安无事,再加上一辈的老人相继去世,也就没人在乎这事了。

直到一个炎热的夏天,一群青勾子小娃在村长孙子张轩的带领下,准备去十字沟洗个澡,凉快凉快。

其实这地儿小娃们都来过好几次了,这沟里的水就算是盛夏也都凉快得很,村子里可不会有空调之类的东西,这实乃小孩们的避暑良地。

不过这次多了一个孩子,他名叫林子衿,长得很瘦弱,脸色有些暗黄,但那一双眸子大而明亮,黑白分明,顾盼生辉。

这林子衿父亲是镇上的语文老师,从小就教他传统国学,便养了一身安静性子,平时基本上就老老实实待在家里看书,但毕竟不过是十来岁的小孩,也架不住张轩等人的怂恿,便趁着父母下地干活的功夫,准备“放纵”一回。

来到十字沟,一众孩子脱得精光,像饺子下水一样,一阵噼里啪啦。

唯独林子衿没有动,他有些呆滞的看着这条水沟,随后揉了揉眼睛,他似乎看见水沟底下躺着一个人,但看起来模模糊糊的,揉过眼睛后,那人又不在了。

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了,自从林子衿记事以来,经常看到这样的人影,他有告诉过家人,去看医生,医生说是眼睛疲劳引起的,不碍事,后来林子衿也习以为常了。

但这次他心里有些莫名的不安,总感觉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张轩见林子衿迟迟未动,便光着身子上来劝林子衿脱衣服,林子衿见几个小伙伴都在打水杖玩了,心里直痒痒,便脱了衣服跳了下去。

一碰到十字沟里的水,林子衿就打了个哆嗦,这水不能称之为凉快,而是冰冷了,而且貌似就自己有这种感觉,其他人都玩得不亦乐乎。

林子衿受不了,想回到岸上,这时候一个人影从身边的水底下飘过。

这次他看得真切,那人影是仰着面飘过去的,人脸都烂掉了,有好几块溃烂的烂洞,能够看到森森白骨,其中一颗眼珠子连着一根筋,漂在水面上,可能是被水泡着的缘故,已经发白发胀。

林子衿脑子嗡的一声,连连大叫,连滚带爬的往岸上去。

等爬上岸,他想回头去叫伙伴们都上来,却看见那人径自朝一个外号叫狗子的小孩漂去,竟是伸手抓住了狗子的小腿。

狗子顿时一个趔趄,斜倒在水里,拼命扑腾起来,这一慌乱,连着喝了好几口水。

见其他人还在发楞,林子衿赶紧大吼了一声,让他们救人。

其他人手忙脚乱的去扶狗子,但狗子身子变得像石头一样沉,硬是弄不起来。

林子衿扯着脖子大吼了几声救命,然后再次跳进了沟里,虽然他也害怕的不得了,但林爸教育过他,做人要仗义,不能见死不救。

林子衿抓住了狗子的一条胳膊,使出吃奶的劲把他往上扯,但狗子还是埋在水中一动不动,那个人影漂浮在旁边,手还捏着狗子的腿!

似乎发觉林子衿能够看见自己,拿东西竟咧嘴对林子衿笑了笑。

林子衿头皮发麻,几乎是本能的,他咬破自己的舌尖,喷了一口带血的口水出去。

那鬼东西全身猛地一颤,松开了狗子的腿,狗子立马站了起来,翻着白眼一阵干呕。

林子衿招呼了一声,一众人扶着狗子往岸上去。

就在此时,足足有五个死得惨不忍住的鬼东西漂在了水中,且速度飞快,转眼就抓住了所有小孩的小腿,包括林子衿也不意外,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就栽进了水,冰冷的水往耳朵口鼻里灌,脑袋嗡嗡直响,他本来身子骨就羸弱,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还好在附近干活的大人们听见了林子衿的呼救声,赶来后把一群孩子都救了起来,除了林子衿昏迷外,其他人都还能自己走路,就是趔趔趄趄,恍恍惚惚的。

一回去,所有小孩无一例外的都发起了高烧,家长们惊恐的发现他们腿上都有手指印,救人的大人也说当时就像有什么东西在和他们抢孩子一样。

去了医院,孩子们的烧没有退下来,而且还有更加严重的迹象,家长们意识到这事非同寻长,刚好隔壁村来了个先生,那村子里的人都传得神乎其神,便准备去请那个先生。

去请人的是林爸,他虽然是个老师,但受老一辈人影响一直都相信这些东西的。他讲话有礼貌,人也有学识,请来先生的几率要大些。

那位先生年级不大,比林爸大一些,也不过四十来岁,他叫叶云修,长得浓眉大眼,腰脊笔直,一脸正气,穿着一件老式长袍,颇有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一听完林爸的讲述,叶云修二话没说,就跟着林爸去了朗东村。

到地方后,他先看了几眼孩子,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做了几碗符水,喂孩子们喝下。

说来也神奇,这符水喝下不出一个时辰,几个小孩的高烧就退了,两个时辰后就可以下地,生龙活虎起来。

几家家长对叶云修千恩万谢,但叶云修非但没有放松的神色,还紧锁起了眉头,他一直盯着一户人家看,那正是林子衿家。

……

林子衿的母亲眼泪跟断线珍珠一样,正哗啦啦的往下掉。

尤其是看着别人家孩子都能下床了之后,林子衿喝了符水之后没有任何好转,而且更加的严重了。

整个秀气的小脸都变黑了,身子不断的颤抖,嘴里不断嘟囔着什么,后来这嘟囔越来越大声,只听他说的是:“去死吧,都去死吧!”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