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叶久遥陆择言的小说[诡案实录]免费试读

编辑:衍夏成歌 2019-02-12 10:34:01

主角叫叶久遥陆择言的小说[诡案实录]免费试读

《诡案实录》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诡案实录 即可阅读全文

《诡案实录》小说简介

文笔很好,情节跌荡起伏扣人心弦,很期待下文。。主角是叶久遥陆择言的小说是《诡案实录》,是作者老薛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宋祁杀了黎平?如果按照叶久遥的发现来推论,那么就会得到这个结论。可那也……太怪异了。“但是现场并没有发现任何作案工具。”郑成国郑重地说出了之前的调查结果,同时提出了异议:“所以我们认为,有人‘打扫’过。主人公叫叶久遥陆择言的小说叫《诡案实录》,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老薛最新写的一本悬疑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桩离奇的杀人案,让神秘女生叶久遥来到C城,参与案件的侦破。人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然而最残酷的往事和现实,却依然藏在黑暗中……

精彩章节试读:

宋祁杀了黎平?

如果按照叶久遥的发现来推论,那么就会得到这个结论。

可那也……太怪异了。

“但是现场并没有发现任何作案工具。”郑成国郑重地说出了之前的调查结果,同时提出了异议:“所以我们认为,有人‘打扫’过现场。”

没有找到作案工具,那么只能是凶手把它带走了。

“所以,如果宋祁真的杀了黎平,那么他就是带着凶器离开别墅,继而又返回来,再被其他人杀死?”

这更说不通了。

如果不能对比凶器上的指纹,就不能完全肯定是宋祁杀人的事实。

叶久遥的新发现,反倒把案子的分析引向了更加扑朔迷离的境地。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叶久遥没再说话,只是死死盯着那七张尸体的照片。看习惯之后,这些惨烈画面带来的生理不适感已经没有那么强烈了。

她觉得自己似乎隐隐约约捕捉到了什么,但是又很模糊。

会议室再次陷入了死寂中。

陆择言看了一眼叶久遥,发现她正紧紧咬着下唇,双手交叠,因为用力,指关节都在泛白。

叶久遥没有发觉陆择言正在观察自己,她现在只觉得自己的眼睛好像被笼上了一张网,阻挡她“看”到事情的真相。

“暂停一下。”

陆择言屈起食指敲了敲桌子,打破了这让人窒息的安静。

“调整调查方向。”

“丁媛,把七个被害人的信息继续完善,越详细越好;郑队,你和小张再去查查,宋祁和黎平之间有没有什么恩怨。”

叶久遥看了陆择言一眼,眼里透出几分意外。

陆择言如此安排,意思是支持她的看法?

“谢谢。”

这句道谢的声音很小,几乎没人听到。但陆择言捕捉到了。

即使如此,他也只是挑了挑眉,并没有说什么。

“我需要做什么?”

道完谢叶久遥才反应过来——陆择言居然没有给她安排任务。

“你今天刚到就把你拉过来,东西什么的都还没收拾吧。”丁媛可没忘,叶久遥是拖着行李箱进的会议室。

案子再紧张,也得给小姑娘喘口气的时间。

“我没关系。”叶久遥低声回答。

她其实更关心案子。

更何况,她喜欢安静。在这个空荡荡的会议室里坐上一天,对她而言是一种充满安全感的体验。

“啊对了,头儿,人家久遥第一次过来,你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

张前已经出了门,又探了个脑袋进来,冲着陆择言坏笑:“这次你可赖不掉了!三天前刚刚发的工资!”

“你又没有女朋友要养,难道还没钱吃饭?”

陆择言这句话毫无疑问戳中了张前的心伤,气得他大喊:“头儿你过分了啊,哪有你这样揭人短的!”

“先把案子解决了再说。快走,别让郑队等你。”

陆择言开口赶人,却不料丁媛恰到好处地补了一刀:“就是啊,小姑娘刚来就这么折腾,你这个东道主总不至于一毛不拔吧?”

“就是,小气鬼!”有丁媛的支持,张前底气顿时足了。

陆择言:“你再多嘴,这辈子都别想脱单。”

这句诅咒显然很有效,张前气哼哼地跑了。

旁人见到这番场景或许会捧腹大笑,但叶久遥依然没什么表情,仿佛这一切都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明明非常年轻的一张脸,却平静得像一潭死水。

稳重是好事,可太过稳重,反而也让人觉得有些怪异。

叶久遥觉得似乎有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抬头才发现,是陆择言在看自己。

“……有事么?”

她一直不太擅长和人打交道,这几年,这个毛病变得更加严重,甚至已经到了影响日常生活的地步。

畏惧人群,不愿说话,只有在面对家人和老师的时候才会好一些。

这次来C城参与案件调查,对她而言也是个不小的挑战。

尤其是陆择言。即使静下心来观察他,也无法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

这个男人,很会隐藏。

“没什么。”陆择言盯着叶久遥的眼睛,似乎想看出什么端倪。

但很快他又移开了视线,淡淡道:“晚上七点大门口集合,去吃饭。”

“……哦,好。”

说完,她又把头低了下去。

陆择言站了片刻,才迈步走了出去。

时间飞快地过去了。

晚上七点,叶久遥把手头的资料整理归类完毕,准时出现在大门口。

陆择言没开警车,而是开了一辆跑车过来。叶久遥在汽车方面一窍不通,但凭感觉,这辆车应该很贵。

叶久遥并不了解陆慎行和陆择言的家庭,但她隐隐约约能察觉,陆家的家底应该很大。

在外面奔波了一天,张前看起来有些疲惫,说起话来却颇有精神,甚至到达目的地之后,还在吐槽陆择言:“头儿你也太坑了,你就请久遥吃大排档啊?!”

叶久遥没说话,她有点晕车,更不想说话了。

陆择言翻了个白眼:“之前在外面吃八块钱盒饭的时候,我也没见你吃不下去。怎么现在就挑了?”

张前反驳:“那是情况所迫!现在不一样,既然你请客,我就得有点追求啊!”

“如果你的追求都用在这上面,那我无话可说。”

陆择言说完,就过去点菜了。

张前再次败下阵来,却依然不服气,嚷嚷着要去维护“点菜权”。

其实大排档的味道很不错,做得也很干净。

张前完全是口嫌体正直的典范,吃得最欢。

几人一边吃一边聊天,偶尔还会讨论几句案情,气氛十分融洽。

叶久遥没怎么动筷子,“那件事”之后,她的身体就一直不是很好。现在疲劳加晕车,不免没了食欲。

“不想吃?”

叶久遥愣了愣,发现是陆择言在问她。

“……还好。”她并不嫌弃,只是实在有心无力。

陆择言表情未变,似乎还想说什么,谁知却有人用胳膊肘碰了碰叶久遥,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是张前。

他可能一不小心喝得有点多,脸很红,说话不利索的同时,却更大胆了:“久遥啊,我跟你讲,我们头儿啊就是那个脾气!你可千万担待着点!”

他这句话音量有点大。陆择言皱了皱眉,不客气道:“老老实实吃你的。”

“嗝,我就不!”

喝酒壮胆,张前居然还怼了回去。

叶久遥一脸茫然,张前喝酒喝上头,大着舌头继续道:“不过吧,我们头儿也确实厉害!他……特别特别聪明!”

“聪明到什么程度呢……就是说啊,要是我们头儿去犯罪,我们几个加在一起,可能一辈子也抓不住他!”

《诡案实录》 第四章 最聪明的人 免费试读

宋祁杀了黎平?

如果按照叶久遥的发现来推论,那么就会得到这个结论。

可那也……太怪异了。

“但是现场并没有发现任何作案工具。”郑成国郑重地说出了之前的调查结果,同时提出了异议:“所以我们认为,有人‘打扫’过现场。”

没有找到作案工具,那么只能是凶手把它带走了。

“所以,如果宋祁真的杀了黎平,那么他就是带着凶器离开别墅,继而又返回来,再被其他人杀死?”

这更说不通了。

如果不能对比凶器上的指纹,就不能完全肯定是宋祁杀人的事实。

叶久遥的新发现,反倒把案子的分析引向了更加扑朔迷离的境地。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叶久遥没再说话,只是死死盯着那七张尸体的照片。看习惯之后,这些惨烈画面带来的生理不适感已经没有那么强烈了。

她觉得自己似乎隐隐约约捕捉到了什么,但是又很模糊。

会议室再次陷入了死寂中。

陆择言看了一眼叶久遥,发现她正紧紧咬着下唇,双手交叠,因为用力,指关节都在泛白。

叶久遥没有发觉陆择言正在观察自己,她现在只觉得自己的眼睛好像被笼上了一张网,阻挡她“看”到事情的真相。

“暂停一下。”

陆择言屈起食指敲了敲桌子,打破了这让人窒息的安静。

“调整调查方向。”

“丁媛,把七个被害人的信息继续完善,越详细越好;郑队,你和小张再去查查,宋祁和黎平之间有没有什么恩怨。”

叶久遥看了陆择言一眼,眼里透出几分意外。

陆择言如此安排,意思是支持她的看法?

“谢谢。”

这句道谢的声音很小,几乎没人听到。但陆择言捕捉到了。

即使如此,他也只是挑了挑眉,并没有说什么。

“我需要做什么?”

道完谢叶久遥才反应过来——陆择言居然没有给她安排任务。

“你今天刚到就把你拉过来,东西什么的都还没收拾吧。”丁媛可没忘,叶久遥是拖着行李箱进的会议室。

案子再紧张,也得给小姑娘喘口气的时间。

“我没关系。”叶久遥低声回答。

她其实更关心案子。

更何况,她喜欢安静。在这个空荡荡的会议室里坐上一天,对她而言是一种充满安全感的体验。

“啊对了,头儿,人家久遥第一次过来,你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

张前已经出了门,又探了个脑袋进来,冲着陆择言坏笑:“这次你可赖不掉了!三天前刚刚发的工资!”

“你又没有女朋友要养,难道还没钱吃饭?”

陆择言这句话毫无疑问戳中了张前的心伤,气得他大喊:“头儿你过分了啊,哪有你这样揭人短的!”

“先把案子解决了再说。快走,别让郑队等你。”

陆择言开口赶人,却不料丁媛恰到好处地补了一刀:“就是啊,小姑娘刚来就这么折腾,你这个东道主总不至于一毛不拔吧?”

“就是,小气鬼!”有丁媛的支持,张前底气顿时足了。

陆择言:“你再多嘴,这辈子都别想脱单。”

这句诅咒显然很有效,张前气哼哼地跑了。

旁人见到这番场景或许会捧腹大笑,但叶久遥依然没什么表情,仿佛这一切都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明明非常年轻的一张脸,却平静得像一潭死水。

稳重是好事,可太过稳重,反而也让人觉得有些怪异。

叶久遥觉得似乎有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抬头才发现,是陆择言在看自己。

“……有事么?”

她一直不太擅长和人打交道,这几年,这个毛病变得更加严重,甚至已经到了影响日常生活的地步。

畏惧人群,不愿说话,只有在面对家人和老师的时候才会好一些。

这次来C城参与案件调查,对她而言也是个不小的挑战。

尤其是陆择言。即使静下心来观察他,也无法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

这个男人,很会隐藏。

“没什么。”陆择言盯着叶久遥的眼睛,似乎想看出什么端倪。

但很快他又移开了视线,淡淡道:“晚上七点大门口集合,去吃饭。”

“……哦,好。”

说完,她又把头低了下去。

陆择言站了片刻,才迈步走了出去。

时间飞快地过去了。

晚上七点,叶久遥把手头的资料整理归类完毕,准时出现在大门口。

陆择言没开警车,而是开了一辆跑车过来。叶久遥在汽车方面一窍不通,但凭感觉,这辆车应该很贵。

叶久遥并不了解陆慎行和陆择言的家庭,但她隐隐约约能察觉,陆家的家底应该很大。

在外面奔波了一天,张前看起来有些疲惫,说起话来却颇有精神,甚至到达目的地之后,还在吐槽陆择言:“头儿你也太坑了,你就请久遥吃大排档啊?!”

叶久遥没说话,她有点晕车,更不想说话了。

陆择言翻了个白眼:“之前在外面吃八块钱盒饭的时候,我也没见你吃不下去。怎么现在就挑了?”

张前反驳:“那是情况所迫!现在不一样,既然你请客,我就得有点追求啊!”

“如果你的追求都用在这上面,那我无话可说。”

陆择言说完,就过去点菜了。

张前再次败下阵来,却依然不服气,嚷嚷着要去维护“点菜权”。

其实大排档的味道很不错,做得也很干净。

张前完全是口嫌体正直的典范,吃得最欢。

几人一边吃一边聊天,偶尔还会讨论几句案情,气氛十分融洽。

叶久遥没怎么动筷子,“那件事”之后,她的身体就一直不是很好。现在疲劳加晕车,不免没了食欲。

“不想吃?”

叶久遥愣了愣,发现是陆择言在问她。

“……还好。”她并不嫌弃,只是实在有心无力。

陆择言表情未变,似乎还想说什么,谁知却有人用胳膊肘碰了碰叶久遥,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是张前。

他可能一不小心喝得有点多,脸很红,说话不利索的同时,却更大胆了:“久遥啊,我跟你讲,我们头儿啊就是那个脾气!你可千万担待着点!”

他这句话音量有点大。陆择言皱了皱眉,不客气道:“老老实实吃你的。”

“嗝,我就不!”

喝酒壮胆,张前居然还怼了回去。

叶久遥一脸茫然,张前喝酒喝上头,大着舌头继续道:“不过吧,我们头儿也确实厉害!他……特别特别聪明!”

“聪明到什么程度呢……就是说啊,要是我们头儿去犯罪,我们几个加在一起,可能一辈子也抓不住他!”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