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都市渡鬼人]最新章节 主角叫楚风李东宁思思的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冷情绪 2019-02-12 10:40:15

[都市渡鬼人]最新章节 主角叫楚风李东宁思思的小说最新章节

《都市渡鬼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都市渡鬼人 即可阅读全文

《都市渡鬼人》小说简介

感作者就是一位看了很多年小说的书虫突然想写书,带入以前看过的小说情节,可惜写书不是这么简单,文笔跟不上,书面表达能行不足,逻辑不清。。主人公叫楚风李东宁思思的小说叫做《都市渡鬼人》,它的作者是一曲东风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父亲的葬礼由二叔一手操办,而我,一直到父亲下葬之后的半个月,才从悲痛中走出来!半个月的时间,让我接受父亲突然离去的事实,有些不现实,但我却没办法改变,因为我还有母亲,如果我一直沉浸在悲痛中,母亲也会难。小说主人公是楚风李东宁思思的小说叫《都市渡鬼人》,本小说的作者是一曲东风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块神秘玉佩,卷入八百年鬼脉纷争。少年楚风,继承秘传茅山道术,成为一名都市渡鬼人。毛骨悚然的灵异事件,神秘莫测的凶杀大案,通天彻地的传承秘术,黑白两道的生死激战,看少年楚风如何披荆斩棘,纵横都市,道法

精彩章节试读:

父亲的葬礼由二叔一手操办,而我,一直到父亲下葬之后的半个月,才从悲痛中走出来!

半个月的时间,让我接受父亲突然离去的事实,有些不现实,但我却没办法改变,因为我还有母亲,如果我一直沉浸在悲痛中,母亲也会难过的,所以,为了母亲,我也要强颜欢笑,毕竟,我已经是这个家的顶梁柱了!

就在父亲下葬的半个月之后,夜里,二叔来到了我家。

正厅里,我和二叔相对而坐,母亲为我们分别沏了一碗茶水之后,便一言不发的坐到了我的身后,若有所思的沉默了起来。

“小风,已经过去半个月了,你也该去楚氏古玩店看看了!”二叔抿了一口茶,神色有些异样的对我说道。

我并没有多想,只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道:“现在已经是晚上了,不如明天天亮了再去吧!”

“那可不行,楚氏古玩店白天可以关门歇业,但晚上子时一定要开门营业,寅时可关门歇业,这是祖上传下来的规矩!”二叔异常正色的对我说道,“最近我恰巧有时间,便先指导你几天,免得你这新手弄出什么乱子,坏了我楚家名声!”

“大半夜的开门营业?”我大吃一惊的望着二叔,隐隐的,我心头涌上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走吧,小子,你二叔我今天就带你开开眼,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楚氏古玩店!”二叔言罢,不由分说的将我从椅子上拉了起来,同母亲道了个别之后,二叔便连拉带拽的把我拖出了院子。

我满心疑惑的跟着二叔走在空无一人的漆黑小巷中,幽幽的月光洒落银辉,将我和二叔的身影拉的老长,一阵阵冷风袭来,我不由的紧了紧外衣,本就忐忑的心,此时竟然产生了一丝恐惧,恍惚间,我似乎猜到了什么……

与二叔走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时间,终于,我来到了我们楚家祖传的楚氏古玩店门前了。

楚氏古玩店的位置并不在村里的正街上,而是建在了村子的最东边,一处偏僻的小巷尾端,若不是有心而来,恐怕一般人还真找不到这里。

而我今年虽然已经十九岁了,但楚氏古玩店,我却是第一次来!

两扇发黑的木板门古朴而简单,狭窄的门口上方,悬挂着一块写着“楚氏古玩店”的黑色牌匾,这牌匾已经旧到了极点,有些地方甚至已经有黑皮开始脱落了。

这就是祖传下来的店铺?看样子和经营不善的破产店铺没有什么区别!

我内心中的疑惑,又增加了几分。

二叔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但他却并没有点破,反而从怀中掏出了钥匙,将门锁打开,随后便自顾自的退门走了进去,“小子,进来吧!”

我跟着二叔的脚步,走进了楚氏古玩店,好奇的打量起了四周……

古玩店内的面积很小,也就有三十几个平方米左右,四周尽是红黑色的檀木古董架,架上摆满了各色的古玩古董。

古玩店的中央,一张八仙桌稳稳的摆在哪里,八仙桌上并没有计算器,放大镜,镊子和手套等古玩店常用的工具,反倒是摆放了厚厚的一沓黄纸和赤红色的朱砂等物。

而八仙桌之后,乃是一张靠背雕龙的宽大太师椅,太师椅之后的香案上,供奉着三尊镀了一层淡金的金像,这三尊金像我认得,乃是道门的三清祖师爷!

“走!去后面看看!”二叔笑着指了指香案边的那扇门,随后便推了开,将我引入了后厅。

这后厅的面积要比前厅小很多,最多只有十平米,不过,整个后厅都充斥着一种奇异的药香,后厅的布置也很简单,只有一尊雕刻着繁琐图案的鼎炉,鼎炉上布满了铜锈,一看便是年代久远的古器。

“二叔,我怎么感觉这古玩店,有些奇怪?”我一边揉着鼻子,一边不解的问向二叔。

“奇怪?”二叔一下子乐了,一边笑着,一边把我带出了后厅,大大咧咧的坐在了那张脊背雕龙的太师椅上,“说说,哪里奇怪?”

“疑点有五个!”我站在了二叔身后,冷静的分析道:“第一,古玩店的位置,我说的并不是它的位置太偏僻,而是它的所在地,像我们村这种贫穷落后的地方,哪来的古玩可以倒卖?店铺开在这里,基本几年甚至十几年都不会有一单生意!”

“第二,桌案上的黄纸和朱砂,这可不是古玩店常用的东西,比如说二叔的古玩店,主桌上摆放的可不是这些,这让我怀疑,这里到底是不是古玩店!”

“第三,我身后供奉的三清祖师爷,古玩店供奉道家的祖师爷,不奇怪吗?”

“第四,后厅的鼎炉,那鼎炉下尽是灰烬,说明这鼎炉经常使用,并不是准备倒卖的古玩,古玩店用鼎炉,不合常理,况且后厅尽是异香,很明显,这鼎炉是炼药用的,古玩店炼药,这更加的离谱!”

“第五,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我们店里摆放的古玩,应该都是一些赝品,并无真品,毕竟我在二叔你的古玩店里住了三年,佟掌柜闲暇的时候也教了我一些鉴别古玩的手段,像鉴别我们店里的这些古玩的眼力,我还是有的!”

我缓缓的道出了我所能想到的五个疑点,并且全部说给了二叔听,二叔听罢,竟然朝着我竖起了大拇指!

“小子,难怪你学习好,原来你的脑子这么灵活,这点的确像我们楚家人,还有你的冷静和沉稳,完全继承了你老子的风格!”二叔哈哈大笑了起来,旋即,话风一转,二叔突然阴笑道:“你说的没错,楚氏古玩店,的确不是倒卖古玩的地方,这里做的生意,是死人生意!”

望着二叔那种阴谋得逞的笑容,我没来由的打了个激灵……做死人生意……貌似,我全明白了!

为什么父亲在临死前听到我继承古玩店之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还有当时母亲和二叔那一脸惊讶的模样,貌似,阴阳先生和继承古玩店,其实根本就是同一件事,让我成为阴阳先生,只是父亲的障眼法而已!

而二叔接下来的话,则是证实了我的想法!

“小子,你现在应该将整件事猜的差不多了吧?”二叔用力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你老子表面上看起来,是十里八乡的阴阳先生,其实,你老子的真正身份是楚家渡鬼一脉第十九代传人,而你,便是第二十代传人!”

注:子时,晚上十一点至凌辰一点,寅时,凌辰三点至五点。

《都市渡鬼人》 第七章 楚氏古玩店(下) 免费试读

父亲的葬礼由二叔一手操办,而我,一直到父亲下葬之后的半个月,才从悲痛中走出来!

半个月的时间,让我接受父亲突然离去的事实,有些不现实,但我却没办法改变,因为我还有母亲,如果我一直沉浸在悲痛中,母亲也会难过的,所以,为了母亲,我也要强颜欢笑,毕竟,我已经是这个家的顶梁柱了!

就在父亲下葬的半个月之后,夜里,二叔来到了我家。

正厅里,我和二叔相对而坐,母亲为我们分别沏了一碗茶水之后,便一言不发的坐到了我的身后,若有所思的沉默了起来。

“小风,已经过去半个月了,你也该去楚氏古玩店看看了!”二叔抿了一口茶,神色有些异样的对我说道。

我并没有多想,只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道:“现在已经是晚上了,不如明天天亮了再去吧!”

“那可不行,楚氏古玩店白天可以关门歇业,但晚上子时一定要开门营业,寅时可关门歇业,这是祖上传下来的规矩!”二叔异常正色的对我说道,“最近我恰巧有时间,便先指导你几天,免得你这新手弄出什么乱子,坏了我楚家名声!”

“大半夜的开门营业?”我大吃一惊的望着二叔,隐隐的,我心头涌上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走吧,小子,你二叔我今天就带你开开眼,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楚氏古玩店!”二叔言罢,不由分说的将我从椅子上拉了起来,同母亲道了个别之后,二叔便连拉带拽的把我拖出了院子。

我满心疑惑的跟着二叔走在空无一人的漆黑小巷中,幽幽的月光洒落银辉,将我和二叔的身影拉的老长,一阵阵冷风袭来,我不由的紧了紧外衣,本就忐忑的心,此时竟然产生了一丝恐惧,恍惚间,我似乎猜到了什么……

与二叔走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时间,终于,我来到了我们楚家祖传的楚氏古玩店门前了。

楚氏古玩店的位置并不在村里的正街上,而是建在了村子的最东边,一处偏僻的小巷尾端,若不是有心而来,恐怕一般人还真找不到这里。

而我今年虽然已经十九岁了,但楚氏古玩店,我却是第一次来!

两扇发黑的木板门古朴而简单,狭窄的门口上方,悬挂着一块写着“楚氏古玩店”的黑色牌匾,这牌匾已经旧到了极点,有些地方甚至已经有黑皮开始脱落了。

这就是祖传下来的店铺?看样子和经营不善的破产店铺没有什么区别!

我内心中的疑惑,又增加了几分。

二叔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但他却并没有点破,反而从怀中掏出了钥匙,将门锁打开,随后便自顾自的退门走了进去,“小子,进来吧!”

我跟着二叔的脚步,走进了楚氏古玩店,好奇的打量起了四周……

古玩店内的面积很小,也就有三十几个平方米左右,四周尽是红黑色的檀木古董架,架上摆满了各色的古玩古董。

古玩店的中央,一张八仙桌稳稳的摆在哪里,八仙桌上并没有计算器,放大镜,镊子和手套等古玩店常用的工具,反倒是摆放了厚厚的一沓黄纸和赤红色的朱砂等物。

而八仙桌之后,乃是一张靠背雕龙的宽大太师椅,太师椅之后的香案上,供奉着三尊镀了一层淡金的金像,这三尊金像我认得,乃是道门的三清祖师爷!

“走!去后面看看!”二叔笑着指了指香案边的那扇门,随后便推了开,将我引入了后厅。

这后厅的面积要比前厅小很多,最多只有十平米,不过,整个后厅都充斥着一种奇异的药香,后厅的布置也很简单,只有一尊雕刻着繁琐图案的鼎炉,鼎炉上布满了铜锈,一看便是年代久远的古器。

“二叔,我怎么感觉这古玩店,有些奇怪?”我一边揉着鼻子,一边不解的问向二叔。

“奇怪?”二叔一下子乐了,一边笑着,一边把我带出了后厅,大大咧咧的坐在了那张脊背雕龙的太师椅上,“说说,哪里奇怪?”

“疑点有五个!”我站在了二叔身后,冷静的分析道:“第一,古玩店的位置,我说的并不是它的位置太偏僻,而是它的所在地,像我们村这种贫穷落后的地方,哪来的古玩可以倒卖?店铺开在这里,基本几年甚至十几年都不会有一单生意!”

“第二,桌案上的黄纸和朱砂,这可不是古玩店常用的东西,比如说二叔的古玩店,主桌上摆放的可不是这些,这让我怀疑,这里到底是不是古玩店!”

“第三,我身后供奉的三清祖师爷,古玩店供奉道家的祖师爷,不奇怪吗?”

“第四,后厅的鼎炉,那鼎炉下尽是灰烬,说明这鼎炉经常使用,并不是准备倒卖的古玩,古玩店用鼎炉,不合常理,况且后厅尽是异香,很明显,这鼎炉是炼药用的,古玩店炼药,这更加的离谱!”

“第五,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我们店里摆放的古玩,应该都是一些赝品,并无真品,毕竟我在二叔你的古玩店里住了三年,佟掌柜闲暇的时候也教了我一些鉴别古玩的手段,像鉴别我们店里的这些古玩的眼力,我还是有的!”

我缓缓的道出了我所能想到的五个疑点,并且全部说给了二叔听,二叔听罢,竟然朝着我竖起了大拇指!

“小子,难怪你学习好,原来你的脑子这么灵活,这点的确像我们楚家人,还有你的冷静和沉稳,完全继承了你老子的风格!”二叔哈哈大笑了起来,旋即,话风一转,二叔突然阴笑道:“你说的没错,楚氏古玩店,的确不是倒卖古玩的地方,这里做的生意,是死人生意!”

望着二叔那种阴谋得逞的笑容,我没来由的打了个激灵……做死人生意……貌似,我全明白了!

为什么父亲在临死前听到我继承古玩店之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还有当时母亲和二叔那一脸惊讶的模样,貌似,阴阳先生和继承古玩店,其实根本就是同一件事,让我成为阴阳先生,只是父亲的障眼法而已!

而二叔接下来的话,则是证实了我的想法!

“小子,你现在应该将整件事猜的差不多了吧?”二叔用力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你老子表面上看起来,是十里八乡的阴阳先生,其实,你老子的真正身份是楚家渡鬼一脉第十九代传人,而你,便是第二十代传人!”

注:子时,晚上十一点至凌辰一点,寅时,凌辰三点至五点。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