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陈瓜[扎纸匠]最新章节完结版

编辑:柠檬乖乖 2019-02-12 10:47:39

主角叫陈瓜[扎纸匠]最新章节完结版

《扎纸匠》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扎纸匠 即可阅读全文

《扎纸匠》小说简介

《扎纸匠》这本书相对我以前看的书来说,作者明显用心很多,上下剧情衔接合理,伏笔很多,不是那些记流水账的小说可比,而且感情很丰富,就是希望作者加油更新章节。主角叫陈瓜的书名叫《扎纸匠》,是作者蓝莓创作的悬疑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脑洞顿时大开,盯着手上的血,心想该不会是女人的月事吧?可这是女尸啊,尸体怎么可能还会像正常女子一样来月事!转念再想,这女尸屁股和胸都柔软如常,本就透着蹊跷,兴许来月事这情况还真有可能。只不过,这太膈。小说主人公是陈瓜的书名叫《扎纸匠》,它的作者是蓝莓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爷爷是个有名的扎纸匠,扎纸匠是捞阴门的行当,没想到这里面竟然有这么多诡秘莫测的道道……

精彩章节试读:

我跟爷爷一起来到了铁树屯,爷爷轻车熟路,领着我没多会儿就来到了那个张木匠的家门口。

张木匠这人,我其实稍微有点印象,记得之前爷爷刚开扎纸店时,他还跟爷爷合作过,把棺材摆在我们店里卖来着,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何,爷爷就跟他断了合作关系。

来到张木匠家门口,爷爷冲着里面喊了一声:“张兄,我陈守德前来拜访。”

爷爷刚喊完话,猛然间从门口里飞出来一个什么东西,差点砸爷爷头上。

我低头一看,竟然是只破鞋。

我顿时皱眉,这张木匠也太无礼了,可爷爷却面带笑意。

再喊一声:“还有我孙子,陈瓜!”

顿时,又是一只破鞋扔出来。

我刚要质问,爷爷却拉了我一把,示意我不要开口,紧接着,门内就传出冷冰冰的声音:“进来吧。”

爷爷这才拉着我进门。

推门而入,我看到一个身材高瘦,皮肤黝黑,年纪跟爷爷相仿的老者,他此时光着膀子,面前是些木板和打棺材的工具,再瞧院子的西墙角,摆着五口漆黑的棺材。

我一看到那些棺材,莫名的就感觉这里面瘆得慌。

爷爷进门后就拱手笑道:“张兄,别来无恙啊?”

张木匠却冷瞥了爷爷一眼:“找我何事?”

爷爷笑道:“打听个人。”

“谁?”张木匠只冷冷一个字。

爷爷忙笑着说:“是一个女人。张兄,你料事如神,不出茅庐也能知天下事,想必我们进门的时候,你其实就晓得我说的是哪个女人了吧?”

张木匠听爷爷这话,眉头微皱,却并未搭话,而是将目光落在了我身上。

他不苟言笑,冷冰冰的,刚才对我和爷爷丢破鞋更是无礼,可这会儿看我的目光却出奇的柔和。

盯着我瞅了瞅,他这才又扭头转移话题,对爷爷问道:“这就是陈瓜?”

爷爷嘿嘿一笑,忙说:“正是我的孙儿陈瓜,张兄,我记得陈瓜小时候你还抱过他呢。”

张木匠哼了声:“别跟我套近乎。”

爷爷赶紧解释:“这关系着陈瓜的命呐。”

爷爷这么一说,张木匠微微一怔,看着我,像是斟酌。

斟酌片刻后,他才开口道:“我今天本来不愿理你,但看在陈瓜的面子上我可以帮忙。”说到这里,他稍作停顿,才继续说:“那女人生前身份我不晓得,可我知道她墓穴在何处。”

爷爷一听,眼眸顿时霍亮,急忙说:“还请张兄指点。”

张木匠说:“荆山脚下凤凰泉,泉水原本清冽甜口,如今月圆盈满,月缺干枯,我所料若是不错,那荆山就是此女埋葬之所,你去荆山寻找,应该能找到她的墓穴所在。”

爷爷听后,却皱了眉,问道:“张兄啊,你这话说的简单,可那女人身份不确定,你怎么就断定她的墓穴就在荆山上啊?再说了,荆山那么大,附近村子不少人死后都埋葬在那里,想找那个女人的墓穴,谈何容易?”

张木匠顿时哼了声:“信我不信由你。再说,能否找到墓穴也不关我事。”

爷爷急忙摆手说:“哎呀,张兄,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我觉得就凭我这点微末道行,找那女人墓穴绝非简单,您在这方面算是行家了,还请张兄不计前嫌,出手帮助啊。”

张木匠瞪了爷爷一眼,冷笑一声,只说了句“得寸进尺”,转身就要进屋。

爷爷一瞧张木匠要走人,顿时急了,竟推了我一把,将我朝着张木匠怀里推去。

我正听他们对话,发着愣呢,一个没站稳,扑通一声跪在了张木匠面前。

我这一跪,张木匠身躯登时扭转回来,僵硬的立在那里,而且,他看我的眼神里,竟然还带着点惊惶!

爷爷却赶紧对着我叱声说道:“瓜娃,那女鬼缠着你,眼下只有张木匠才能救你命,赶紧磕头啊。”

我回过神来,明白爷爷意思,但是心里却有些不情愿。

主要这张木匠不苟言笑,脾气古怪,又冷又硬的,还有些自以为是,我有些反感。

爷爷见我不磕头,又狠狠瞪我,我怕他生气,只好磕头。

而我这一躬身,头还没点地呢,没想到张木匠大手一提就把我给提起来了,急忙对我说:“使不得,使不得,我受不起。”

爷爷一下跑过来,踹了我的屁股一脚:“再跪下!”

我被爷爷踢了屁股,下意识的又跪下去,可张木匠这次抓住我胳膊,也不知道他使了什么手段,只感觉他那坚硬黝黑的像是铁爪的手,倏地动了下。

顿时,一股电流就从我胳膊传遍了我全身,然后我双腿就不能打弯了。

“好了陈守德,别再逼他,这个忙我帮了。但是陈瓜给我磕头,我真受不起。我现在就动身,带你们去荆山。”张木匠皱眉瞅了眼爷爷说道。

爷爷立刻高兴了,一把将我拉回来,赶紧给张木匠道谢说:“好的,多谢张兄,我跟陈瓜在外面等候。”

说完这话,爷爷就拉着我赶紧出了张木匠家的院子。

从张木匠家院子出来,我就盯着爷爷,心里有些委屈说:“爷爷,这个张木匠算个啥,你让我给他下跪,我看他没啥本事,又冷又硬,脾气还臭,他就是下雪天茅坑里的石头,我给他下跪,这辈子都膈应的慌。”

爷爷却眯着眼笑了笑,对着我说:“瓜娃,这张木匠可不是一般人,他要肯出手,那女人坟墓肯定能找到,说不准啊,你那半条魂也能找回来呢。”

“可是他刚才还用破鞋丢我们,这也太气人了吧!能耐大,也不能这么欺负人滴!”我撇了撇嘴。

爷爷又笑着说:“说你呆瓜,你还真是,丢鞋是啥意思晓得不?丢鞋丢鞋,谐音是丢邪,昨天你闯了祸,那女人三番五次缠你,我又跟你去黑坡沟喊魂,那么多的脏东西,我们俩就算是昨晚平安脱困,但身上难免沾染点邪气,刚才张木匠用破鞋丢我们,是祛除我们身上的邪气呢。”

我一听,恍然大悟,难道是我误会这个张木匠了?可是这人脾气古怪,也没个笑脸,我是真不喜欢。

我哦了一声,说:“如果是这样,那他还算是懂点本事咯。”

爷爷笑而不语。

不多会儿,张木匠就从他家出来了,只是这一次出来,他身上的打扮让我有些意外,因为他换上了一件看上去像是那些道士才穿的道袍。

而且,他这道袍,跟电视里演的那些又有些区别,尤其是道袍领口两边,分别用白线绣了两个“元”字。

我当时是不明白这元字含义,后来才知晓背后惊天秘密,当然,这些是后话,暂且不说。

张木匠出来后,也不开口,就在前面带路,我和爷爷跟在后面。

爷爷高兴,老是想跟张木匠搭话,但是张木匠对爷爷爱答不理的,我有时候拽爷爷袖子,让他别去热脸贴人家冷屁股,爷爷听了,狠狠瞪我。

来到荆山半山腰,路过凤凰泉这边,张木匠瞅了我爷爷一眼,说:“陈守德,你还记得之前的一件怪事不?”

爷爷一愣,想了想,竟然扭头看了我一眼。

然后对张木匠赔笑说:“我当然记得,当年陈瓜刚出生,一点奶水都不喝,最后都快要饿死了,我才找了你寻的法子,是你说陈瓜跟这凤凰泉有缘,让他喝这凤凰泉里的水就能把不喝奶水的毛病治好,后来果然凑效,呵呵,时间一晃这么多年,你不提,我都差点忘记了。”

张木匠点了点头,很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

我却有些懵,这啥时候的事情啊,我咋不知道。

我疑惑的瞅爷爷,爷爷说:“你瞅啥,这都十五年前的事情了,我们大人不提,你自然不知道。”

好吧,我撇了撇嘴。

张木匠这时却忽然对我说:“陈瓜,喝口水。”

他这话一出,我愣了下,爷爷也愣了,因为现在这凤凰泉里根本就没水啊,我对着他问:“这泉里没水,你让我咋喝啊?”

张木匠却神秘一笑:“别人喝,没水,你喝就有水。”说着,朝我招了招手。

我疑惑,心说这张木匠脾气古怪,不会是个神经病吧,可人家是爷爷好不容易请来帮着找墓穴的,他说话,我也得照办,只好走过去蹲在那里,盯着干枯的凤凰泉。

我正尴尬呢,没想到张木匠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张那种烧给死人的黄表纸,三叠两叠,竟然叠了个纸船一样的东西,递给我说:“舀水试试。”

我扭头看爷爷,爷爷现在也不知道张木匠搞什么名堂,可我还是接过来那个纸船按照他说的做了。

说来真奇怪。

我是睁眼看着这泉的,凤凰泉是枯泉,屁点水没有,里面寸草不生,可我一舀,那纸船里面竟然真的明晃晃的有水!

爷爷这时候猛地倒抽了口冷气。

张木匠却笑了,嘱咐我喝下去,我虽然心里直打鼓,感觉邪门,最终还是喝了。

没想到,水入口,苦涩难当,苦的我鼻子都酸酸的,眼泪忍不住往下淌。

而就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为啥,原本是晴朗的天气,忽然之间阴沉下来,这速度,就好像是有什么人,一下子用快黑布把天给蒙上了是的。

我一扭头,爷爷和张木匠全都看不见了!

我顿时有些紧张,急忙喊:“爷爷,爷爷。”

可爷爷没回应。

倒是有一道幽怨的女声在我耳边乍然响起:

“你来了,你终于来了。”

《扎纸匠》 第八章 怀疑 免费试读

我脑洞顿时大开,盯着手上的血,心想该不会是女人的月事吧?

可这是女尸啊,尸体怎么可能还会像正常女子一样来月事!

转念再想,这女尸屁股和胸都柔软如常,本就透着蹊跷,兴许来月事这情况还真有可能。

只不过,这太膈应人了,又是尸体又是月经的,我感觉头皮都一阵阵发炸,不敢再瞎琢磨,赶紧继续下山。

可是走着走着,我隐约就感觉有只手在我双腿之间摸索,这又把我一顿好吓,这女尸要干嘛,想生孩子想疯了,想强迫我咋地?

我不管那么多,张木匠嘱咐了,尸体若有动作,只管行走,返回他家再说。

讲真,我几乎是处于崩溃状态背着尸体下山的。

本以为下山会好点,可刚到山下,情况又有了变故。

这女尸在我后背上本来不是很沉,顶多百十来斤,可一下山,我就背不动了。

不是说我坚持不住,是她体重陡然就攀升了,这种体重的前后差距很明显,我保证,绝对不是错觉。

女尸离奇变沉,我其实也明白,这女人肯定是对我有怨气不愿意走了。

我急忙就对她说:“姐姐啊,你的冥婴被人害死,不是我陈瓜的错啊,我当初是帮着你将冥婴糊上的,现在我背你下山,也是迫不得已,你要答应以后不缠着我了,那我再把你背上山,让你入土为安,中不?”

而我这话说完,女尸却更沉了!

我又惊又累,真是够够的了,身上还出了冷汗,最后,我只好躬着腰一步一步挪,就怕她掉下来。

可我走了几百米后,真撑不住了,停下喘口气,下意识的想着往背上托她一下吧,可没想到,她身子竟一出溜,直接掉在了地上!

我心里当即咯噔一下,老天爷,这还了得!

我本来其实没劲了,却吓得一把就将她从地上扛起来了,然后,我拼了死命,一路开始狂奔。

等跑到张木匠家门口,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口干舌燥,心脏狂跳,后背上还压着具女尸,真是比死还难受。

好在我来到门口没多久,张木匠就赶回来了。

但张木匠是自己赶回来的,爷爷他们没一起。

我暂时也顾不上问爷爷怎么没来,等到张木匠开门,我直接冲进去,张木匠见我累的不轻,赶紧冲进屋里拿出来一块裹尸布铺在地上让我放下。

我二话不说,将尸体放下,冲到他家墙东头的水龙头那里就一通灌,等我喝饱了,张木匠对我笑了笑,问我喝凉水这么急,不怕肚子疼啊,我瞪了他一眼,说肚子疼也比着渴死累死强。

他摇头轻笑,可转而,他的脸色就变了,急忙盯着女士瞅了眼后,问我:“陈瓜,我提醒你的那三条,你都做到了吗?”

他一说,我顿时难堪起来,刚才女尸掉地上来着,这可是犯了禁忌,但禁忌这种东西,万万瞒不得,我只好说了实话。

张木匠一听,赶紧招呼我一声,让我跟他抬棺材。我知道自己错了,虽然还没缓过劲来,可还是跟他去抬棺材。

他就是棺材匠,院子里西墙角摆着几口,按理说找一口棺材把女尸装起来烧了就成,可他竟然带着我进了他的偏房,我走进偏房一看,顿时倒抽了口气,没想到这偏房空间不小,里面密密麻麻的摆满了棺材,有大的,有小的,有黑的,还有漆红色的。

张木匠指着一口上面布满了墨斗线的古怪漆红色棺材说:“陈瓜,跟我把这抬出去。”我不敢犹豫,赶紧跟他把棺材抬到了院子里。

然后,他又指使我把女尸放进了棺材里,等到他将棺盖盖好后,他竟然找来了一大堆的红线,照着棺材上方那些古怪的墨斗线依次缠绕。

我盯着他看,他动作奇快无比,又似轻车熟路,看的我都有些发愣,可是,他一扭头,忽然对着我咋呼了一声:“还愣着干嘛,墙头上有镰刀,去门口外的桃树上砍几根粗的桃木来。”

他这口气,完全是命令,我本来对他有些偏见,不愿意理他,可这会被他厉声一喝,我竟然哆嗦了一下,赶紧照办了。等到我将桃木砍回来,他急忙开始用镰刀削了足足七七四十九根桃木钉,然后,也不废话,依次将桃木钉钉在了棺盖上,前后左右,全封的死死的。

等做完这些,我才看到他像是松了口气,面色也缓和了些。

我自知失误,心里有些愧疚,低头对着他说:“都是我不好,让女尸脚沾地了,可是女尸下山后,真的变得太沉了,我撑不住。”没想到,我这话说完,他却对着我笑了笑,走过来大手拍了拍我后脑勺说了声没事。

然后,他对着我说:“陈瓜,你晓得我刚才为什么这么紧张不?”

我说是因为我犯了禁忌,他呵呵一笑,说你犯了背尸时的禁忌不假,但究其原因,是因为女尸是沾不得地气的。

女尸已经入土过一次,本来就绝了生气,没魂没魄,一旦沾上地气,吸纳地精,就会变成僵尸,僵尸分很多种,他现在不晓得这女尸接下来会变成何等厉害僵尸,所以才如此紧张,做好万全之策。

我听后,恍然大悟。而后,张木匠去屋里找来了四根蜡烛,棺材两头各点两根,说让我看着,千万不能让蜡烛灭了,我虽然不懂是啥意思,但还是照办。

接下来,我就盯着蜡烛,生怕再生事端,张木匠去屋里不知道忙活什么了,差不多十分钟后走出来,盯着蜡烛仔细看了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递给我一个板凳,让我坐下。

我问他:“蜡烛没灭,应该没啥事,我们什么时候烧了这棺材?还有,我想回家。”

我这话一说,他顿时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然后对我说烧棺材暂时急不得,但是我不能回家,我忙问为什么,他忽然敲了一下我脑袋,说:傻孩子,我跟你说了,你爷爷有问题,你现在回家,对你不利。

他又背着爷爷说坏话,这话我不愿意听,当即就撇了撇嘴,可是,他忽然笑起来,对着我说:“陈瓜,我知道你对我有偏见,怨我在背后说你爷爷的不是,可你爷爷真的有问题,你想想,在凤凰泉那边的时候,那道女声提醒你什么来着?”

他不说,我都快忘记了,当初在凤凰泉那里,我是听到了女人对我说话的,而那女人提醒我,让我切记,谁的话都不要听,让我不要相信任何人。

我盯着张木匠看,警惕起来,问道:“你不是说那是幻觉吗?既然是我的幻觉,你又怎么会知道有个女人提醒我?”

张木匠神秘一笑,说:“陈瓜,这点你不要多问,只要记住提醒你的那句话就行,你身边的人,谁的话都不要相信,包括你爷爷。”

我皱眉:“谁的话都不信?那你的话我也不能信咯?”

张木匠呵呵笑起来,说:“我的话你也可以不信,但是,让我给你证明你爷爷有问题,其实我还是有些证据的。”

我哼了声,问:“啥证据,说来听听。”

张木匠点头,道:“第一,那会儿在凤凰泉旁,我让你爷爷去拿招魂幡,他一去不回,直到晚上才出现,可后来我让他去找挖坟工具,他却用了不到十分钟时间!这时间上的出入,岂不太大了点?第二,你爷爷跟那几个人挖掘女尸坟墓时,动作奇怪,精准无比,这绝非一个扎纸匠人可以做到的!我当初故意让他们以为棺下有棺,就是想再看准点他们挖掘的耐力和动作。第三,刚才你背着女尸回来,我试探你爷爷,告诉他你在我这里不会有事,让他带着帮忙的人先行回去,而他竟然很痛快的就答应了,我想,你爷爷要是真的关心你,断然不会让你独自一人留在这里吧。”

说完这三条,他神秘一笑。

我愣在那里,仔细琢磨起来,讲真,他这三条证据,安放在爷爷身上,的确都有想不通的地方,可是,爷爷即便真如张木匠说的那样有问题,还能有什么问题呢?他是我亲爷爷,总不至于会害我吧?

张木匠见我不说话,问道:“陈瓜,我分析的不错吧?”

我点头:“你说的的确有道理,可我爷爷或许也有着其他的原因,正好凑巧了呢?你的第一个证据是时间上的差距,或许爷爷去拿招魂幡的时候,遇到什么事耽搁了。你的第二个证据,或许爷爷找的帮手,平时就是做挖坟工作的呢?你的第三个证据,或许爷爷是对你足够放心呢?”

虽然我知道他说的有道理,可我还是强词夺理了下。

张木匠听后,笑了笑,说:“你这瓜娃子,嘴皮子倒是利索的很。不过,你这叫强词夺理。”

我低头不语,心里却有些难受起来。难到说,张木匠对爷爷的怀疑,是正确的吗?可我实在不明白,爷爷能有啥目的。

而且,我现在感觉心里十分不安,主要好多疑惑我现在都没弄清楚。

一方面,张木匠说我和爷爷找他的时候,就被跟踪和监视了,监视我们的人是谁?

此外,瞎婆婆要是没抽走我的魂,那么,伪装瞎婆婆的人是谁,什么来路?为啥抽我的魂?

还有一点就是,棺材里面的女尸虽然被钉住了,但女鬼却逃走了,这对我是一种威胁,而且,我现在分不清楚在凤凰泉那里提醒我的女人,是不是这个女鬼!

一时间,我感觉脑子里有太多疑惑。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