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高飞老严晓雪[绝密诡案]最新章节完结版

编辑:聚橙为海 2019-02-12 18:47:56

主角叫高飞老严晓雪[绝密诡案]最新章节完结版

《绝密诡案》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绝密诡案 即可阅读全文

《绝密诡案》小说简介

《绝密诡案》情节扣人心眩,故事情节连惯,打斗招式精彩,令读者身临其境,虽然有些啰嗦,但不失体,这是一本长篇都市玄幻故事小说,不是诗篇不用精短!写得非常成功的一本书!。《绝密诡案》是作者幻海半仙写的一本悬疑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绝密诡案》精彩节选:第六章惊魂夜对于今天发生的几次不愉快,在路上,方叔一直和我道歉着。这其实也怪老严,临时换了我过来,也没提前和警员交代,留给大家缓冲时间实在太少了。又一个受害者出现了,大家心里肯定都不好受,方叔让我别介。主角是高飞老严晓雪的小说是《绝密诡案》,本小说的作者是幻海半仙写的一本悬疑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近段时间,G省黑金市接连发生了几起女人被害案,死者全都身穿红衣,死状悲惨。 机缘巧合之下,我介入了这起案子,然而,案情远非想象的那么简单…… “红衣女案”“人体自燃“”猫脸老太”……每一起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七章案情深入

“妹子....能不能稍微松开点....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林晓雪终于缓过神来,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高飞,你小心点,刚才一个红色的影子,好像钻了进去。”

原来,不久前,她正睡得迷糊的时候,隐约听见了一阵女人的啜泣。

声音持续不断,弄得她有些烦了,睁眼一看,就瞅见一个人影,刷的一下钻进了浴室里。

女人的啜泣声?一种不好的感觉,涌上了心头。结合之前在我屋里发现的怪事,卫生间里的人影,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

林晓雪虽然松开了勒着我的手臂,可她的右手却下意识死拽着我。

我清楚,她也是出于恐惧的本能反应,所以顺势牵着她的手,同时猫着脚步,缓步走向了厕所那里。

眼睛虽然已经逐渐适应了黑暗,可却丝毫不敢大意。

厕所的大门处在半掩的状态,时不时的左右晃动着,待我接近之后,借着月光,能够清楚的看见,有个人影,倒映在地板上。这里面,果然有人!

会是谁藏在这个卫生间里面,杀人凶手吗?亦或是其他怀揣着恶意的人。

我缓步靠了过去,没想到林晓雪那丫头,竟然先我一步,冲了上去。

遭了,若是卫生间里真的藏着什么人,以她的小身板,估计要出事。

连忙跟了过去,几乎在瞬间按下了墙壁上的开关。

白炽灯闪动了几下,就瞬间点亮,霎时间,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啊,王丽!”林晓雪呆在了大门旁,脸上露出了无比惊恐的表情。

王丽?她的尸体不是刚从警局消失不见了吗,怎么会出现在了这里。

我几步上前,赶紧跟了过去。

只见一个白皙的人影,硬生生立在狭小的卫生间里,身上披着那件诡异的红衣。

那不是王丽,而是一个人体模特!

模特的头颅,被人为的切去,断口十分平整,而它的背部,也出现了那种类似王丽的疮口。

模特两处破损的地方,都被淋上了一层红色的液体,弄不清是鲜血,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加上它身上披着的红衣,在那种高度紧张的情况下,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王丽的尸体。

模特空洞的眼神,直锁着我与身后的林晓雪,它的身上,正披着一件红色的衣物,如果我没有记错,这件红衣,应该就是不久前,在警局消失的那一件。

红衣就这样披在这样一个人体模特的身上,给人一种无法言喻的古怪。

很快将红衣收好,等着之后送去警局鉴定,倘若这件红衣真的王丽死前披着的那一件,就足够说明,不久之前,那个从警局盗走尸体和红衣的人,来过这里!

这个人,肯定与这起黑金案,有着莫大的关联。

对方费劲心机,把红衣从警局里面带走,又在林晓雪的屋子里,弄出来这一串事情,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只是单纯的想吓吓她?

“怎么办,要联系方叔吗?”

“明天再说吧,现在把他们叫来,估计也查不到什么东西。”

夜里剩下的时间,林晓雪说什么也不敢在自己的房间里睡了。

这晚上的,再办入住手续也实在太麻烦了,我也只好发扬风格,把房间的软床让给她了。而自己,则是来到了她的屋子里,希望能找出凶手的一些蛛丝马迹。

要把这么大一个人体模特,加上红衣,送进浴室里,还不引起林晓雪的注意,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仔细检查过了,她房间的门锁,是从里面锁上的,没有任何人为破坏的痕迹。之后调取的监控录像,也表明了在此之前的那段时间里,酒店的长廊里面,也没有任何异象。

人体模特少说也得有个50斤左右,与那件红衣,就像凭空出现在这里一样,对方究竟是用了什么办法,做到这一切的。

女人哭声,人体模特,加上那件失而复得的红衣,一切的一切,似乎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了。

点了根烟,望着浴室里那尊人体模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起黑金案,进行到了现在,似乎并不像我之前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一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完美犯罪”。但凡刑侦案件,就算再怎么欲盖弥彰,作案者总会留下些无法消除的痕迹,而这些痕迹,往往会成为每起案件的突破口。

根据犯罪心理学分析,犯人作案后,与警方发生的接触肯定是越少越好的。然而,此案的凶手却完全不惧这一点,从介入黑金案到现在,那家伙似乎总在若有若无的挑衅着我,从楼道中的身影,再到酒店里的怪事,很遗憾,每一次,我都落得个惨败。

我深吸了一口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在警校期间,也曾遇到过十分棘手的案件,可都还是挺了过来,只要对方是个人,就必定会留下痕迹。

凶手在每次杀人之后,都会割去死者身上的一切东西,并且用鲜血,留下一组数字。

那是象征的死亡的分数,每杀死一个人,分子都会增长一,而其中的分母九,则代表了他一共要杀死的总人数。

现今,已经有四个无辜的女性遇害,而最近出现的一组分数,则是在王丽的死亡现场,发现的519。

可我从方叔嘴里得知,警方如今掌握的线索,少之又少,加上黑金市流动人口众多,排查难度巨大,警局人手也实在有限,就算明知道凶手还会继续作案,也根本没有预防的办法。

不能再这样被动下去了!望着天边逐渐出现的鱼肚白,我摸出了裤兜里的手机,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

而这个人,正是黑金案前负责人,季颜!

事到如今,只能从他的嘴里,问询出一些消息了。

在我印象里,季队一直保持着规律的作息,这个时间点,以他的习惯,早已经开始晨练了。

**响了一阵,才总算有人接听,电话的另一头,很快传来了一阵沙哑的嗓音。

“哦,高飞啊,有什么事吗?我正在打理新种的鸢尾花。”

季队说起话来,不像是当初那么掷地有声了。而且,他根本就不是一个喜欢摆弄园艺的人,难不成,许久不见季颜转性了。

寒暄了几句,很快就说明了所为何事,当我说出现在正参与侦破黑金案时,明显能够感觉到,电话那头沉寂了。

隔了一分钟,听筒那另一头,才重新传来了动静

“也对,你这样的人,不来这种案子里掺一脚,反倒有些奇怪。奇案配奇人,真他娘的绝配!”

嗯,还能开得起玩笑,证明季颜的状态还算不错。

“这次的案子,你老哥可是调查组最初的负责人,竟然会在半中间换人,着实让小弟我吃了一惊。说实话,若此起案子还是和老哥你联手,也不至于这么久了,一点进展都没有。”

季颜听罢,先是苦笑了几声:“哎,高飞老弟,你才刚接手这起案件,有些事,还没明白。局里那些人,也只是想保命而已。这起黑金案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之前已经有两个警员,因为深入调查而丢了性命,而且死因极其诡异。真不是老哥我不想查,而是,不敢查啊。你也知道,三年前我就离婚了,要是有个什么好歹,我那八岁的女儿可如何是好。”

我吸了口烟,和电话那头一起,陷入久久的沉寂之中。

难怪在案发现场时,警员表现出来的状态,是消极加上那种植入骨髓的恐惧,原来,在此之前,已经有两个警员,因为要调查案件,而丢了性命。

这样看来,昨晚方叔和我说的那些看似莫名其妙的话,以及酒店里接二连三发生怪事,倒也可以解释的通了。

《绝密诡案》 第六章 惊魂夜 免费试读

第六章惊魂夜

对于今天发生的几次不愉快,在路上,方叔一直和我道歉着。

这其实也怪老严,临时换了我过来,也没提前和警员交代,留给大家缓冲时间实在太少了。

又一个受害者出现了,大家心里肯定都不好受,方叔让我别介意,等过两天,关系或许就不会那么僵了。

我掏出根香烟,递给方叔,趁着点火的功夫,和他说出了想见季颜的想法。

不料,季颜二字刚说出口,方叔拿烟的右手明显哆嗦了一下,刚点好的香烟顷刻跌落至地上,翻转了两下,熄火了。

“你...认识季队?”

“嗯!实话说吧,就算你不安排,我也会自己找他的。大学时我来黑金市办过案子,当时一起合作的就是季队!”

方叔瞪大了眼睛盯着我,估计没想我和季颜是旧相识了。

他将香烟重新点燃,重重的吸了一口,满脸尽是疲容:“高飞同志,既然严老师推荐你来这里,协助调查这起案子,就足够说明,你在刑侦方面,的确有着过人之处。

可是,这起黑金案,或许已经超出了常规逻辑的思考范围。你有没有想过,这一系列案件,或许根本没有凶手?这世界上有很多悬案,不都是那么无疾而终了吗?”

没有凶手?怎么可能,如果这样,那些无辜的女人是怎么丧命的。我不能明白他究竟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然而,方叔年迈的眼神中,却充满了摇摆与迟疑,究竟是什么东西,能让一个经历了大风大浪的老警员,变成了这幅样子。

“我敢肯定,黑金案一定是活人犯下的,而且,他还会继续杀人。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在凶手下次动手前,把他抓住!我们的职责,不正是如此吗?相信我,一定会把凶手抓住!”

若是让凶手这样肆意妄为下去,且不说无法给那些死去的女人一个交代,关键是我未婚妻的下落,还得靠老严去找。

这要是案子没破,我肯定也不好意思再追问老严我未婚妻的下落了。

半晌,方叔吐出了最后一口眼圈,终于妥协了,答应抽空联系季颜,看看能不能见上一面。

和他道谢之后,便转身走向了公寓里,临别前,方叔又突然把我给叫住了,神经兮兮的说了一席话

“高飞,实话给你说吧,这起黑金案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很多介入案件的人,都遭遇到了一些可怕的事情,具体的我也.....总之,注意安全吧。”

注意安全?还有,他口中可怕的事情是指什么?然而,这些还没来得及问出口,方叔却已经开车离开了。

忙碌了一整天,累得不行,回到了宾馆之后,稍加洗漱,就准备休息了。令我诧异的是,林晓雪也是暂时住在这间宾馆里面,而她的房间恰好就被安排在了我隔壁。

这丫头估计也没想到我住在这里,穿着短裤背心就这么呆在我房间里聊了好久,言语中全是关于黑金案的猜想,弄得我睡意全无了。

林晓雪告诉我,虽说王丽的尸体不见了,可当时现场取证的照片还是保留了不少。其中不乏王丽背部的特写,那个可怖的咬痕,倒是让她十分在意。

人类因为下颚结构的缘故,咬合力有限,就算力道再怎么大,也很难咬成那种程度,换句话来说,凶手是如何造成那种程度的撕咬伤,极其关键。

所以她决定从这个咬痕出发,进行调查,若是运气好,说不定能锁定犯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

看得出,林晓雪是警局中为数不多的,全身心参与调查的人,她是真的想要抓住凶手的,或许,同样身为女人的她,能和那些可怜的死者感同身受。

她虽然外表冷艳,可内心却是善良单纯的,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女法医鼎力协助,原本心里的阴霾,也一扫而空。

又聊了几句,便敦促她早些回去休息了,不然,就凭那双大长腿以及吊带背心,真怕自己大晚上把持不住。

夜晚的黑金市,倒显得十分宁静,我蜷缩在被窝里,想着白天经历的种种,一慕慕诡谲的画面,幻灯片一般在我眼前重现着。

密闭的空间,无头女尸,红衣女人,消失的尸体.....

长期的监狱生活,让我对身下的软床倒有些不适应了。闭上眼睛,控制呼吸,尽力使得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待我将要睡着之时,一声尖锐的电话**,却又突然响起。

妈的,这大晚上谁会打电话来房间,莫非这宾馆里还有什么客房服务之类的?

昏沉中,下意识拉起话筒,放到耳边,询问对方是谁。

“啊!”突然一阵女人的惨叫,从电话里面传出,划破宁静的深夜。

出于黑金案的关系,我下意识觉得出事了,或许某个人可怜的女人在行将遭到凶手的魔爪时,将电话打到了这里。

连忙开口,询问另一头是什么情况。

寂静,死一般的安静,话筒里面,却只能听见我自己的呼吸声。

“咯咯...咯咯...高飞”一种诡异的怪笑声,从电话的另一头不断传来,像是个女人的狞笑声。

那种宛若鬼魅的怪笑声,持续不断,一直朝着我脑窝里钻着,越到了后面,听着越瘆人。

“试试看,能不能抓到我?桀桀!”

冷汗不断从后脖颈冒出,是哪个无聊之人的恶作剧吗?我索性直接挂了电话,不再理会。

然而,就在我压下听筒的瞬间,却发现话机的屏幕,竟然是没有任何显示。

下意识觉得不对劲,俯下身子细看,才发现壁柜后的电话线早就因为老化而折断的,突兀的电线头,暴露在空气中,某些部分已经有了氧化的趋势。

换句话来说,这台电话机,压根不可能工作的!那么刚才,那通电话是怎么打进来的?

使劲打了自己一巴掌,确保是处在清醒状态下的,疼痛感让我有些冷静下来。

强忍着心中的恐惧,将话机听筒重新拿起,放置到耳边。这一次,听筒里面毫无动静,证明了这个话机确实是没法通话的。

怎么回事,这个屋子里除了我之外,肯定没有第二个人存在,刚才那种恐怖的女人笑声,究竟是从哪里传出的?

百思不得其解之时,又一阵女人的尖叫声,突然响了起来。这次,听得格外清楚,声音不是来自屋内,而是从隔壁房间传来的。

遭了,是林晓雪!她不会出事了吧?

来不及多想了,我直接跑向了窗户,因为这间宾馆里隔壁房屋的阳台都是相通的,而且没有铁栏保护,我害怕她遭到不测,索性直接从窗户翻了过去。

两扇窗户之间,间隔的缝隙并不太大,突兀出的两架空调,正好作为落脚点,顺势一鼓作气,翻越了过去。

好在林晓雪夜里没有锁窗户的习惯,不然大晚上的被锁在这种高楼外边,不被吓死,也得被冻死。

利落的钻进隔壁窗户中,很快就闪身进了屋内。房间里光线暗的厉害,勉强能借着月色,看清周围的情况。

前方的床铺上,正蜷缩着正一个娇小的身影,披着长发,躲在棉被里瑟瑟发抖。摸了过去,发现这个人,正是林晓雪。

“晓雪,怎么了?”

隔了五秒钟,才反应到是我,猛地一下扑了过来,紧紧抱住我:“厕所....厕所里有东西。”

她被吓坏了,面无血色,浑身冰冷,嘴唇不住的颤抖着。林晓雪可是法医,长年和尸体打的交道,究竟是什么样恐怖的东西,能把她吓成这个样子。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