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漂亮女鬼找上门]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薛姐夏五味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懒风荡秋千 2019-02-12 19:40:50

[漂亮女鬼找上门]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薛姐夏五味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漂亮女鬼找上门》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漂亮女鬼找上门 即可阅读全文

《漂亮女鬼找上门》小说简介

《漂亮女鬼找上门》好看,作者的风格独特,后期文笔与剧情都很好,当然前期也不错,各位书友可以看一下。。新书推荐,《漂亮女鬼找上门》是不谷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薛姐夏五味,书中主要讲述了:第6章:人中已无应香囊捏上去软绵绵的,加上是丝绸缝制的,手感很好。而且,这玩意儿闻起来很香,确实也是寺庙里的那种味道。“香囊是要钱的,你给我八万八就是了。”我正把香囊放在鼻尖下面闻,薛姐居然对着我来了。《漂亮女鬼找上门》是不谷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薛姐夏五味,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大学毕业后,找了好几个月都没找到像样的工作,爷爷把草药摊子交给了我,说是我们夏家祖上传下来的产业,能赚大钱。 我被爷爷坑了,他说能赚大钱,可两个多月我都没做成一单生意。 那天晚上,隔壁那位平日没什么往

精彩章节试读:

第8章:五林守村

我问薛姐刚才去那屋里有没有发现什么,她闪烁其词地搪塞了过去。我说看到了一栋像古代青楼一样的小木屋,还看到了陈凡和一个穿旗袍的女人。

没等我说完,薛姐便打断了我的话,说我肯定是看花了眼。还说今晚这八门村不对,不适宜久留。

薛姐拉着我出了村。

从甄道长跟我说的那番话来看,要想出这八门村应该是很难的,可薛姐根本没费什么力气,便拉着我出了村。

我得回老家去找一下爷爷,问问爸妈和八门村的事。

次日一大早,我便乘班车回了五林村。

夏家的老宅和祖坟,都是在五林村的。五林村之所以叫这么个名字,据我爷爷说,是因为有五片林子守着。

五片林子守着,这话听着,我总觉得不靠谱。

不过,有一点确实是挺奇怪的,凡是外村的人,在走进村附近的那五片林子的时候,都很容易迷路。只有本村的人,才能把他们带出来。

有句老话叫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五林村的村民靠着这五片林子,很自然就打起了林子的主意。

有过驴行经历的人有可能遇到过,那就是在走到某一个地方之后,GPS、指南针之类的玩意儿会突然失灵,让你失去方向,怎么走都走不出来。但在遇到当地人之后,让他带着你走,很容易就能走出来。不过那种带路,你或主动或被动,都是得给些钱的。

最开始带人出来的时候,村民们确实是好心帮忙,没想过要钱。但是,有些外来的朋友,觉得村民们帮忙带了路,为表心意,会主动表示那么一些。

人心都是贪的,最开始是别人给就接着,不给就算了。

谁都知道,带路赚钱远比干农活养家要轻松,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村民开始不给钱就不带路了,甚至还有人,故意把别人带去那人迹罕至的地方,不给钱就不把你带出来。

爷爷说,正是因为村民们的贪得无厌,胡作非为,才败坏了五林村的风水。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原本人丁兴旺的五林村,开始慢慢衰败了。

我们夏家那药铺,本是在村里的。村子败了,爷爷才把它搬到了火葬场那里。

干我们这行,因为治的是那种病,极容易沾惹因果,所以凡是风水被败掉了的地方,都尽量别去。爷爷在把药店交给我的时候,叫我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来找他,有一层意思,就是叫我别随便回五林村。

至于爷爷,他已经把药店交给了我,算是衣钵已传。所以这个禁忌,对他并没有多大的影响。人老了都会思乡,五林村毕竟是生养爷爷的地方,就算是再破败,他也想在这里终老。

我回了夏家的老宅,院门是虚掩着的。我推开一看,发现院子里很干净,像是刚被打扫过。堂屋的大门是半开着的,我径直走了进去,喊了好几声爷爷,却没人答应。

最后,我在那张八仙桌上看到了一张纸条,是爷爷写的。

他说我已经成年了,自己惹的祸自己了,他已经传了衣钵给我,要再出手,便违背了祖宗的规矩,是要丢性命的。此外,他还说我什么时候离开五林村,他就什么时候回家,要我想他无家可归,可以在这里死等。

最后,爷爷说家里来了条狗,每晚都瞎叫,吵得他睡不好,让我带回药店里去。若是不想养,可以直接宰了吃狗肉。

“汪汪!”

真有狗在叫,我顺着叫声往风车底下看去,那里站着一只凶巴巴的,个头只有我脚掌那么大的汪星人。

虽然这中华田园犬的肉是可以吃,但这小家伙,最多只有一个月大。这么小,怎么吃啊?就算要吃,也得养肥了之后啊!

我伸手过去抱它,那小家伙还不给面子,居然汪汪地要咬我。桌上有些爷爷没吃完的腊排骨,我拿了一块,给那小家伙递了过去。

刚才还要咬我的小家伙,一看到这个,赶紧就跑了过来,咬住腊排骨就开始啃。

吃了我的腊排骨,那就是我的狗了,现在想要抱它,它也不躲了。

这狗是我用一根腊排骨哄到手的,于是就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小馋馋。在取完这名字之后,我才想起薛姐叫薛小婵,我叫这小狗小馋馋,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打死我?

本来是想回来问爷爷八门村是怎么回事的,结果他躲了,还甩了只狗给我。这小东西,虽然没有泰迪、哈士奇什么的金贵,倒也挺可爱的。再则,药店那地方,养金贵的狗还不一定养得住。这种土狗,在哪儿都是好养活的。

我抱着小馋馋离开了五林村,刚一走出村口,这小家伙就尿了。尿之前它也不叫一声,直接就尿在了我手上,气得我打了它**两下。

我打它的时候都没用力,小馋馋却在那里呜呜地瞎嚎,就好像我欺负了它似的。

小狗在手,就等于有了个小朋友。有这小家伙闹腾,坐车倒也不那么无聊。在天快黑的时候,我赶回了市里,随便找了个馆子,点了两个菜。

小馋馋这小家伙,还挑食,我喂它肉不吃,非要啃骨头。害得我多点了份糖醋排骨,全给它了,我一块没吃上。

回到药店,我找来了旧棉絮,在药柜后面给小馋馋弄了一个狗窝。它刚钻进去,薛姐便来了。

“你这一整天都不见人影,跑哪儿去了啊?”薛姐问我。

“弄狗去了。”我鬼扯了一句。

“弄狗?你弄来干吗?”薛姐笑呵呵地问。

“这药店就我一个人守着,不在的时候,得养条狗看着啊!像你这样的不速之客大半夜跑我店里来,我好放狗咬啊!”我跟薛姐开起了玩笑。

“那你倒是放狗咬我啊!”薛姐笑呵呵地说。

“小馋馋。”我喊了一声。

“你叫我什么?不许瞎叫,外人听到多不好?”薛姐的脸刷的羞红了一些,看来她以为我是在喊她。

“汪汪!”

吃了我的糖醋排骨,小馋馋还是很听话的。这不,我一叫它就跑出来了。

“自作多情,谁叫你啊?我叫的是它。”我指了指小馋馋,说。

“你居然叫它小婵婵?你肯定是故意的,看我不打死你!”薛姐一直都有女汉子的范儿,顺手就拿起了墙边的扫把,对着我招呼了起来。

“这个小馋馋,不是薛小婵的婵,是馋嘴的馋,是因为它馋嘴,我才取的这么一个名。”我一边躲,一边解释。

“汪汪!”小馋馋对着我叫了两声,就好像我是冤枉了它,它根本就不馋嘴似的。

“你看看,小馋馋都说你是在骗人!”薛姐用扫把头狠狠地在我**上打了两下,然后把小馋馋给抱了起来,说真可爱,她要了。

“放开那条狗!”虽然我喊得很大声,但还是没能阻止薛姐。她说把小馋馋借给她玩一晚上,明天早上再还给我。然后,她真的就抱着小馋馋回她店里去了。

小馋馋这个没良心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薛姐的怀里太舒服了,不仅不反抗,甚至连吭都不吭一声。

薛姐把小馋馋抱走了也好,因为这一晚,注定是不会太平的。这不,薛姐前脚刚走,一辆红色的SLK停在了马路边上。

车门开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便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她还是穿着黑色连衣裙,还是那么漂亮。走路的样子,透着一股子优雅,不是薛姐女强人般的风风火火。

没错,她就是陈慕慕,为陈凡来的。

《漂亮女鬼找上门》 第6章:人中已无应 免费试读

第6章:人中已无应

香囊捏上去软绵绵的,加上是丝绸缝制的,手感很好。而且,这玩意儿闻起来很香,确实也是寺庙里的那种味道。

“香囊是要钱的,你给我八万八就是了。”我正把香囊放在鼻尖下面闻,薛姐居然对着我来了这么一句。

“八万八?这么贵?你家开黑店的啊?”我无语了。

“你要嫌贵,可以把香囊还我。不过,刚才你用手捏了这香囊,还闻过,算是玷污了它。我在拿回来之后,必须重新去庙里让得道高僧开一次光。因此,你至少得把香火钱赔给我。我给你算个优惠价,拿七万八就是了。”黑!薛姐做生意,还真不是一般的黑。

“我还不如就给八万八呢!”我假装在兜里摸了摸,说:“可我身上没有现金,钱都在卡里呢!要不明天我取了再给你?”

“我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不就是想,今晚我带你来八门村,要咱们活着回去了,还把事办成了,就算给我钱也不亏。要没办成,你小子就要赖姐姐的账,是吧?”女强人除了骨子里的那股子小霸气之外,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精明,什么事都瞒不过她。

薛姐用那带着小愠怒的眼神瞪着我,说:“明天给也行,但事要是办成了,明天你得给我28万。要不然,我就去告诉你爷爷,说你那什么了我,还害得我怀了你的孩子。”

我谁都不怕,就怕爷爷。薛姐这娘们,就好像是吃透了我一样,老是用爷爷来威胁我。

薛姐带着我进了八门村,在跨过界碑的那一刹那,我感受到了一股子刺骨的阴冷。薛姐把食指竖在了嘴前,意思是让我不要出声。

八门村里的这些房子,除了破烂一些,荒废一些,看上去跟别的村子也差不多。

前面那间土墙房子的房檐下面,放着一个穿着寿衣的稻草人。有人用涂料在稻草人的脑袋上画了一张惨白惨白的脸,大晚上的看着,很是吓人。薛姐也注意到了那稻草人,她小声的说了句不对,然后把我带到了另一间屋子的墙边,让我在那里等着,说她得去看看情况。

薛姐走到那稻草人边上看了一眼,然后嘎吱一声推开了房门,走进了那屋子。

那边来了一个人,我定睛一看,发现不是别人,正是陈凡。

大晚上的,陈凡一个人跑到这八门村来干什么?

他走路的动作看上去有些僵硬,给我的感觉,好像还有那么一些木讷。

陈凡和白老太爷都是在这八门村中的招,陈凡虽然跟我已经没多大的关系了,但白老太爷那边,钱我是收了,但病还没除。

我悄悄跟在陈凡**后面去看看,说不定能发现些什么,或许可以找到白老太爷的病因。

这么一想,我也就顾不上薛姐的叮嘱了。没有再像刚才那样,老老实实地待在原地,而是远远地跟在了陈凡身后。

前面出现了一栋明清风格的小木楼,那楼的大门口挂着两串红灯笼,里面昏黄昏黄的。

在大门口,站着一个穿深蓝色旗袍,腿很长,还很白,捎首弄姿,妆画得特别浓的女人。

陈凡一走过去,那女人便很主动地上前来挽住了他的胳膊,还在他脸上嘬了一口。

从小木楼的架势,还有那旗袍女的样子来看,这地方看上去很像是个烟花之地。

这年头,烟花之地自然也是有的,但大都是在会所、桑拿、KTV之类的地方。像这种样子,搞得跟古代青楼似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加之,这玩意儿又是在八门村,我难免就会觉得,其中肯定有古怪。

这小木楼很小,估计只有几间屋子。除了刚才那旗袍女之外,我没发现别的人。因此,我大着胆子走了过去。

站在门口往里面张望了一下,屋里的墙壁上有个小烛台,上面点着一支红蜡烛。此外,就是一些桌椅板凳之类的东西,除了全都擦得很干净,并没什么特别的。

房间的最右边有一架木梯子,是通往楼上的。陈凡和那旗袍女应该是上楼去了,十分好奇的我,决定悄悄跟上去看看。

怕鞋底踩在木梯上会发出响声,从而打草惊蛇。在进门之前,我从小药箱里拿了两块纱布出来,绑在了鞋上。如此,走路的时候声音再怎么都会小一些。

我轻手轻脚地上了楼,整个过程中,几乎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就连喘气的时候,我都是收着的。

那间屋子里有动静,有女人喘息的声音从里面传出。这声音很销魂,听得我都有些不能自已了。

这种中式老房子,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窗户都是纸糊的。我用手指头在嘴里沾了一些口水,在那纸窗户上轻轻一戳,便戳了个洞出来。

我把眼睛凑了过去,往屋里一看。里面有一张木制老床,床上的被子有些凌乱,还躺着一个面如死色的男人,正是跟着那旗袍女上楼的陈凡。

旗袍女呢?她应该和陈凡一样在这屋里啊?

看陈凡这脸色,我要不赶紧出手,马上就该不行了。

救人如救火。

从道义上来说,陈家总共给了我十二万,但我已经救过他一次,算是扯平了。

我跟他们家已经没有任何的瓜葛了,也没有出手救他的义务。但是,陈凡毕竟是个人。我这个不算是医生的医生,再怎么也得有点医德啊!不能见死不救,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一条人命没有了啊!

我推开了房门,快步走了过去,试着掐了一下陈凡的人中,但他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人中穴是调和阴阳之重要穴位,用我这指法,在这地方一掐,只要不是死人,再怎么都该有些反应的。但是,我连着掐了好几下,陈凡的身体,都没有给我任何的回应。

人中已无应,十宣断生机。

所谓十指连心,那真不是老祖中随便说说的。十宣穴就在人十根手指头的尖端,若那里也没有反应,便证明人的心脏已经彻底不能跳动了,当真就无力回天了。

我拿出了小药瓶,这里面装的是龙脑香、天南星什么的碾磨成的粉末,具有醒脑之效。

脑不醒,心难苏。

我即将施用的药,跟西医的强心针有些类似。要用了陈凡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基本就可以宣布他已经死亡了。

我轻轻地倒了一些药粉在陈凡两只鼻孔边上,然后用嘴一吹,那药粉便钻进了他的鼻孔。

由右而左,拇起小终。

我拿起了陈凡的右手,紧紧捏住了其拇指的指尖,银针横刺而入,血现针出。能流血出来,至少还有一线生机。我赶紧按照顺序,在陈凡右手食指的指尖处刺了一针。

十指刺完,针针见血。我再掐陈凡人中,他的手指头,微微地动了一下。

我号了号陈凡的脉搏,十分微弱,忽急忽缓。

脉藏鬼气,若不除去,他最多还能活两个时辰。

命脉命脉,入骨髓就已经让扁鹊无可奈何了,入了命脉,那可是比骨髓更严重啊!就算是我爷爷,在遇到这种情况之后,为了稳妥起见,都不可能接。

但我不一样,我脑子里没那么多的规矩,也没那么多的担忧。我就只认一条,救不救得活,要试了才知道。救活了,那可是命;救不活,那也是命。不管救没救活,我都算是竭尽全力了,至少能落个心安。

鬼气入脉,用西医来类比,那至少是进ICU了。咱们由人在救命的时候,那也是需要讲环境的。这鬼地方,阴森森的,绝对不适合。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