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夜君白齐悦[夜夜笙歌:冥夫欺上身]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编辑:久夏青 2019-02-12 19:47:40

主角叫夜君白齐悦[夜夜笙歌:冥夫欺上身]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夜夜笙歌:冥夫欺上身》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夜夜笙歌:冥夫欺上身 即可阅读全文

《夜夜笙歌:冥夫欺上身》小说简介

刚开始看《夜夜笙歌:冥夫欺上身》,或许是书看多了审美疲劳,感觉这本书不咋的好,许多故事情节不够自然,禁不起推敲。新书推荐,《夜夜笙歌:冥夫欺上身》由一叶子所编写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夜君白齐悦,内容主要讲述:我不假思索的转过头瞪着他,怒气冲冲道:“你妹才有问题!”夜君白的脸色一下就阴沉的能滴出水来,我也真是急昏了,竟然用这种语气对他说话,他必定很生气,可看见我冰雪漂亮的妹妹身上竟然有那么多伤痕,我真是急的。主人公叫夜君白齐悦的书名叫《夜夜笙歌:冥夫欺上身》,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叶子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暑假找了份兼职,就此被猛鬼缠身,那鬼长的英俊无匹,还屡屡救我于水火之中,就是那方面太强悍,总是索求无度……我说人鬼殊途,我们不能在一起,可他却说永远不会放开我,当我陪他历经磨难寻回残缺的魂魄,才知他惊

精彩章节试读:

“谢谢你。”我感激的对那男人道了谢,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他扬扬手上我的背包,还有一张学生卡,说:“你的东西。”

我惊异的睁大了眼,他居然进了那宅子,还把我东西给拿出来了,那他肯定也看见了院子里的死尸山,可他居然面色不改,真不合常理。

他刚刚帮了我,我本里对他挺有好感的,但现在只剩下戒备,我从他手里接过背包和学生卡,伸手拦了辆出租车要走。

刚打开车门,却见里面坐了个刘海遮脸的白衣女人。

这司机真是的,车里有人怎么还停下让我坐……算了,拼车就拼车吧,赶紧把那男人甩了。

我坐上车,砰的把门关上,叫司机:“快开车。”

司机开动车子,问我:“妹子要去哪儿?”

我看看旁边垂着头的白衣女人,问她是去哪儿,寻思如果我们是一条路就可以分摊车费省几块钱。

可我问了半天,她依旧垂着头不说话,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我只好跟司机报了我家的地址。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我家巷子口,我下车,走上前问司机多少钱。

司机指指计价表,说:“二十八。”

我怒了:“大哥你不能这么黑吧,你可是拉着两个人呢,算上她你至少得给我减掉三分之一才合理吧?”

“妹子你长得挺漂亮的怎么眼神不好啊,我只拉着你哪儿还有其他人,你砍价也找个合理的借口吧?”司机没好气的说。

真是睁眼说瞎话!

“她不是人吗?”我指着后座上的白衣女人,却见,那一直垂着头的女人慢慢抬起了头,额前的长刘海无风自动,看清她的脸,我顿时浑身毛骨悚然。

那女人,真的不是人!

她的眼睛被挖掉了,只剩下血糊糊的眼洞,脸上也好像被什么东西啃过,皮肉残破甚至可以看见骨头,被咬掉了一半的鼻子上有黄褐色的蛆在鼻洞里钻来钻去……

“啊!鬼,鬼啊!”我害怕的要死,拔腿想跑,可我的两条腿却像是钉在了地上一样提都提不起来。

白衣女鬼璨璨的笑着,像一条虫子一样从车窗里扭了出来,头发缠上了我的脖子,脑袋靠到了我面前,咧着黑色的嘴唇露着白森森的牙齿说:“运气真好,居然遇上了鬼饲者,喝了你的血,我就可以复生了。”

鬼饲者,我突然想起夜君白也说过这个词,疑惑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怎么这些鬼盯我都跟妖怪盯唐僧肉似的,以前也没出现这情况啊。

脚不能动,我只能张牙舞爪的挣扎并大叫救命。

司机看不见鬼,见我这样以为我是个神经病,骂了一句晦气就开车走了。

我家在偏僻的城边,而且这片儿的房子都老旧面临拆迁改造已经很少有人住,那司机一走,我只能对着空气喊救命了。

缠在我脖子上的头发收回,女鬼偏头,张着漆黑恶臭的嘴往我脖子上咬下去。

剧痛,然后,是被吸食的感觉,好像身体里的精气神一点点被抽走,渐渐的,我头有些晕乎,应该是失血过多了,我不甘的看着回家的巷子,只要往里走一百多米,就是我的家,就能看到我瞎爹了,可是现在,我大概是没机会了……

突然,女鬼惨叫一声,嘴巴放开了我的脖子,然后像是被人拎着脑袋一样直直的竖了起来。

我抬头看,却见夜君白像是天神一样威武的站在半空中,一只大掌扣着女鬼的天灵盖,厉喝:“我的人你也敢动,真是活腻了!”

说完,不顾那女鬼连声哀求,手掌扣进女鬼脑子里,女鬼惊天动地的惨叫了一声,身体裂成碎片,碎片又变成了飞灰,很快消失不见了。

夜君白落地,看了眼我的伤口,拧眉责备道:“叫你待在那儿等我你怎么跑出来了,外面有多少恶鬼盯着你想吸你的血知道吗?百个你都不够他们吃的!”

我心情很复杂的看着夜军白,除了强我那点,他似乎对我挺不错的,把我从鬼宅里救出来,又从女鬼口下救了我的命。

“那儿的局还没解开,你是怎么跑出来的?”夜君白又问我。

没解?我惊异,怎么会没解呢,我明明一下就开了门啊!

我糊涂了,想难道是我突然人品爆发?

转念想问夜君白为什么我会突然成了那些恶鬼眼里的唐僧肉,却见我瞎爹端着个盆子从巷子里快步走了出来。

“爸!”

我喊了一声,他却置若罔闻,端着盆飞快的走过来,灰白浑浊的眼睛好像能看见夜君白,抬起盆子,把里面的东西准确无误的朝夜君白泼了过来。

那盆里装的,竟然是猩红的血!

夜君白闪躲,瞎爹一把拉住我的手进了巷子。

血一半泼在了地上,一半洒在了夜君白身上,他身上散出些黑气,脸色一时有些难看,气急败坏的冲上来掐住了我瞎爹的脖子,怒斥:“找死,竟敢用黑狗血泼我!”

黑狗血?

我想起了我爹养在后院的十几条黑狗,脑子里突然闪过什么东西?但一闪即逝,没能抓住。

瞎爹被他掐的喘不了气,脸都憋成了猪肝色,满脸惊惧却嘶声叫我:“月儿快走。”

我心酸的眼泪都出来了,厉喝:“夜君白你快放开我爸。”

他狠狠瞪着我,不松手,我上去拉也拉不开,急的直接张嘴狠狠咬住他的手。

奇异的,我一咬上去,他原本丰润如生人的皮肤竟然像是被吸走了生气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枯萎干瘪。

夜君白脸色微变,抽回了手,有些诧异又生气的对我斥道:“真是不知所谓!”

我把瞎爹拉到我身后护着,厉声道:“你要再敢动我爸,我咬死你。”

刚刚那一咬我算是明白了,原来我张张嘴就能对付夜君白,本来还以为他是多厉害的一个鬼,原来也不过是个纸老虎……嗳,如果夜君白我都能对付,那其它鬼更是不在话下,以后再有鬼想害我,我就张嘴咬它,分分钟搞定!

没想,很快我就知道,我这想法真是太天真了!

《夜夜笙歌:冥夫欺上身》 第十二章 昆仑玉 免费试读

我不假思索的转过头瞪着他,怒气冲冲道:“你妹才有问题!”

夜君白的脸色一下就阴沉的能滴出水来,我也真是急昏了,竟然用这种语气对他说话,他必定很生气,可看见我冰雪漂亮的妹妹身上竟然有那么多伤痕,我真是急的没办法理智了。

眼看齐欢已经跑出了家门口那条巷道,我用力想甩开夜君白,但他的手跟粘在我了胳膊上似的,怎么甩都甩不开。

“你给我放开!”我急得大喊。

夜君白的脸色更难看了,简直像是暴雨将来时的天空。

深邃如寒潭的眼睛死死盯着我,削薄性感的嘴唇开合道:“看来我是对你太温和了啊,竟敢对我用这种语气说话,简直是找死……”

“啊……”

我低头在他手臂上狠狠咬了他一口,他的手臂瞬间呈现木乃伊状态,痛的收回,我拔腿就跑,使出吃奶的劲儿拼命的跑,终于追上了齐欢。

可是,她已经跨上了停在路边的一辆摩托车。

那摩托车上还有个青年,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穿着黑色背心和破洞牛仔裤,叫上蹬着双夸张的大皮靴,露着的手臂和脖子上刺满了青色的刺青,耳朵上戳满了耳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齐欢!”

眼看我妹伸手抱住了那混混的腰,我赶紧跑过去拉她:“齐欢你给我下来,你怎么跟着这种人在一起,你快下来跟我回家!”

记忆中我妹虽然有些叛逆,但一向乖巧懂事,现在居然跟这种小混混在一起!

“放开!”

齐欢冷冷的看着我,道。

她前面那个刺青男也回头瞪着我,我看见,他嘴唇居然染成了黑色的简直跟个鬼一昂,下嘴唇上居然还穿了个耳环!

“不放,你给我下来。”

我紧紧拽着她不撒手。

齐欢皱着眉头厌恶的瞪了我一眼,转头对那刺青男道:“开车,不用搭理她。”

刺青男轻蔑的瞟了我一眼,转动油门,轰鸣声中,摩托车箭一样的飚了出去,我被带了一下,向前一个踉跄重重的扑到在地上。

“嘶……”手肘和膝盖着地,火辣辣的疼。

眼睛控制不住的湿润了,模糊的视线里,齐欢坐的那摩托车越来越远,逐渐缩小的只剩下一个黑点,最终消失不见。

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我跟齐欢会变成这样?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小时候在一起的时间里,我一直都宠着她,她想要的我都让给她,我爸妈离婚的时候,我妈本来想要我,她说她舍不得妈妈,我就找我妈说我要跟我爸爸不跟她,我妈于是带着她走了……我从来没有伤害过她呀!

心里万般委屈,我就这么坐在地上流起了眼泪。

“真是自讨苦吃!”

一声嘲讽在我耳边响起。

我抬头瞪着来人,火药味儿十足的说:“管你什么事!”

是,我是自讨苦吃,她不让我管我还偏要管,不是自找的是什么?

照理说夜君白应该会发火,可他只是抱着手站在一旁看我流泪。

我越流泪就越觉得自己委屈,干脆就放声大哭起来。

我刚哭了两声,就被一条胳膊大力拉了起来,“起来!”

同时还有一只手搂住了我的腰硬把我搂的靠在他广阔又冰冷的胸膛上。

“干什么?”我哭腔问他。

他低沉有些沙哑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你哭的太丑了,我看不下去,这样就不用看了!”

闻言,我的眼泪一下就憋回去了,抬头怒瞪着他,道:“我又没叫你看,还嫌我丑,给我放开!”

夜君白眼睛明亮的看着我,突然勾了下唇,露出一个能颠倒众生的微笑,放开我,道:“走吧,回家。”

说着,他当先往回走。

我跟在他后面,看着他伟岸挺拔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股莫名其妙的暖意。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停住,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来一块青色的方形玉佩,塞进我手里。

“这是什么?”我疑惑的问。

“昆仑玉,里面有一句伏魔咒,带着它能起到威慑作用,寻常鬼怪不敢靠近你。”夜君白娓娓说着。

我一听乐了:“这么厉害!”有了它我就可以出门了,也不用担心不能去实习工作,基本可以过回之前正常的生活了。

“谢谢你夜君白。”

我高兴的得意忘形,给了夜君白一个拥抱。

夜君白勾唇一笑,道:“别光用嘴谢啊,晚上乖乖的,多让我汲取些灵力……”

我的高兴一下就没了,笑容僵在脸上,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感情他给我这东西就是想让我乖乖给他充电!

我不知道,夜君白为了做出这镇鬼的玉符,可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可以,但你得适可而止,否则一次就把我吸成干尸,我可绝对不会放过你。”反正都得屈服于他淫威之下,我还是好好的跟他打商量吧。

夜君白微微一笑,道:“何须你说,我自有分寸。”

听他这么说,我放心了,话说我还真担心他什么时候会狂性大发把我一次给吸干了,那我可真是悲了个催的。

“对了,你早上出去找魂魄找到了没有?”

夜君白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没好气道:“哪那么容易?我这是找魂魄,比在沙里淘金子还难,魂魄打散之后会四处飘荡,我在那宅子里被困多年,魂魄不知飘荡到多远的地方了,而且……”

“而且什么?”我追问。

夜君白的神色有些沉重,道:“而且,不知道它们能不能坚持到我找到它们的时候,游魂散魄,容易湮灭……”

我心里“咯噔”一下,更是哇凉哇凉的,听他这意思,要是不抓紧的找到魂魄,万一他哪个魂哪个魄坚持不住挂了,那他就永远都集不齐魂魄了,那可怎么办是好?

他集不齐魂魄,我恐怕要一辈子背着那该死的鬼使者身份,一辈子跟他同床共枕当他的充电器,我的人生啊!

又听夜君白说:“不过你也别担心,我必定能集齐魂魄,赔你一个封印。”

夜君白脸上写满坚毅二字,剑眉星目,眼神坚定璀璨,英俊的不可一世,我的心忍不住漏跳了一拍!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