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叶久遥陆择言的小说[诡案实录]最新章节

编辑:微笑听雨 2019-02-12 22:20:12

主角叫叶久遥陆择言的小说[诡案实录]最新章节

《诡案实录》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诡案实录 即可阅读全文

《诡案实录》小说简介

《诡案实录》文笔细腻,引用大量诗词,但都恰到好处,没有故意卖弄的感觉,作者有意在书中抒发对现实生活的感想,是网络小说中难得的会让人沉思的佳作。情节跌宕起伏,不是那种一昧升级越阶打天下的爽文,但却更真实更引人入胜。在书中有学到很多优秀观点,读者的书评大多也都有趣有思想,强烈推荐。甜宠新书《诡案实录》是老薛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叶久遥陆择言,书中主要讲述了:这个说法让几人齐齐一震。凶手不是同一个人……?叶久遥并没有就此停下,她还在继续分析:“假设凶手是同一个人,那么他有两种可能的做法,第一就是先挨个将人杀死,再集中拖到别墅里。”“不可能,别墅就是第一案发。完结小说《诡案实录》是老薛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叶久遥陆择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桩离奇的杀人案,让神秘女生叶久遥来到C城,参与案件的侦破。人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然而最残酷的往事和现实,却依然藏在黑暗中……

精彩章节试读:

这句话一出,空气仿佛瞬间凝固了。

陆择言定定地看着叶久遥,两人对视了很久,陆择言才慢慢地说:

“你让开,我看看。”

不是否定句。

陆择言不知从哪里找来一副手套,戴在了手上。他已经去过很多个案子的现场,见过比这更惨烈的尸体,如今已经完全没有任何不适感。

虽然验尸的工作一向由法医来完成,但有些东西其实并不需要很专业的知识,就可以发现。

因为它就明晃晃地摆在眼皮子底下。然而如果从来不往那个方向想,就可能永远都不会明白信息背后的真相。

叶久遥没说话,见陆择言走过来,便让出空间,同时伸手指了指。

沈倩倩涂得花花绿绿的指甲被扯劈了几处,起初他们以为那是在反抗凶手的时候留下的——然而,在徐婧的脖子后面,却残留着几个泛白指甲印。

“宋祁是被一刀割喉的,如果对方在他没有防备,或者失去反抗能力的情况下动手……”

“但宋祁身上没有约束伤,血液里也没有酒精或者安眠药之类的成分。”

“可是也未必是这样。比如说我现在走到你背后突然给你一刀,你觉得你会有反抗的机会么?”叶久遥一脸认真。

陆择言:“……”

不知为何,他居然觉得背后一凉。

叶久遥没察觉陆择言的不自然,继续分析:“而且你刚刚说,苏小荣是死于失血过多造成的休克。如果是他杀,凶手为什么不直接解决她,反倒让她不断失血而死?

“你再看赵诚身上的伤,深深浅浅,非常杂乱,所以我觉得……他们会不会是在互相厮打的过程中,才留下了这些伤?”

其实,叶久遥的思维也有些混乱。毕竟,尸体上残留的证据太少,否则警方早就发现端倪,也轮不到她来这里分析。

更何况,她的猜测也非常离奇。

这些不会说话的尸体,似乎正在讲述一个荒诞离奇的故事——他们被带到一个偏僻无人的地方,在某个不明原因的驱使下,开始屠杀和被屠杀。

“所以你才说,这些人在自相残杀??”

陆择言接上了叶久遥的话。

如果沿着这个方向去思考,那么就会发现一个惊人的巧合——这里每个被害人身上的伤痕,似乎都残留着属于其他被害人的痕迹。

他望了一眼苏小荣的尸体,这个女人的双眼大睁,眼里满是不甘和绝望。

明明好不容易杀死了其他人,为什么我还是不能活下来?

陆择言一皱眉,扭过头去,强迫自己忽视这个莫名其妙的想法。但越想忽视就越深刻,到最后他竟然也开始往这个方向猜测。

甚至于,他还可以理出一个先后顺序,和死亡顺序是吻合的。

假如叶久遥的发现有道理,甚至是完全正确的,那么这些人为什么要这么做?七个素不相识的人,集中在一起就是为了自相残杀?

难道他们一直以来追踪的凶手,都只是个虚构的人物么?

不,没有动机,没有证据,这太荒谬了。

陆择言觉得自己的太阳穴在突突地跳,他伸出手,自虐般地死命按下去——现如今,他仿佛被带进了一个诡异的漩涡,处处都透着匪夷所思,却又莫名其妙说得通。

两个人在阴冷的停尸间里,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这只是个假设。”叶久遥慢慢地说。说实话,就连她自己都有些怀疑这个发现。

“也许还有别的解释……”

叶久遥话说到一半,就被陆择言打断了:“不,你的说法,有道理。”

“但是没有证据,现在不能下任何定论。”陆择言盯着叶久遥的眼睛,将“证据”两个字咬得很重:“你的发现很有用,但这些并不足以证明这个推测。”

多年来的办案经验,让陆择言对“证据”极为看重。

任何看似合理的推测在铁证面前都会被瞬间推翻,更何况如今他们两个都只是在“凭空想象”。

叶久遥没有说话,她苍白的脸上依然没有浮现出能够表达内心的表情,只有捏紧衣角的手指昭示着她内心的纠结。

“你还有什么问题么?”

陆择言仔细收拾好了尸体被察看过的痕迹,仿佛今晚根本没有人来过这里。等他做完这一切之后,才发现叶久遥始终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似乎在踌躇什么。

“有话就说,用不着紧张。”

陆择言直觉叶久遥可能不会就此放弃,果然听到她吸了口气,轻声说:“我想去现场看看……”

陆择言:“……”

他沉默着看了一眼手表上面显示的时间。

很好,已经一点五十四分了。如果这个时间过去,今晚是别想睡觉了。但是不去的话……陆择言瞥了叶久遥一眼,一阵头痛。

自从她来了,这个案子就好像带上了魔力,蛊惑他一路往下调查,连口气都没得喘。

“算了,走吧。”

凌晨两点,一辆汽车悄无声息驶出警局,直奔案发现场而去。

《诡案实录》 第三章 他是左撇子 免费试读

这个说法让几人齐齐一震。

凶手不是同一个人……?

叶久遥并没有就此停下,她还在继续分析:“假设凶手是同一个人,那么他有两种可能的做法,第一就是先挨个将人杀死,再集中拖到别墅里。”

“不可能,别墅就是第一案发现场。”陆择言立刻反驳道。

“即使下雪天可能掩埋痕迹……?”叶久遥反问。

“前两个被害人的死亡时间在这场大雪之前,而别墅外并没有任何拖动痕迹。”

“那么,进入第二个假设。”

陆择言的语气带着几分迫人的意味,但叶久遥没有慌乱,依然平静地说:“第二个假设就是这些人到达别墅的时候还是活着的,凶手挨个将他们杀死。”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为什么不反抗呢?”

“这几个人都是成年人,也没什么疾病。除非凶手限制了他们的行动。”

叶久遥说完,突然看向张前的方向:“请问,被害人身上有被捆绑之类的痕迹么?”

张前正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人针锋相对,猛然被叶久遥发问,吓得一下绷直了身体,飞快地回答:“没有。”

“尸检没有检测到麻醉成分,被害人身上也没有约束伤。”

叶久遥点了点头。

现在的事实,基本上站在她这一边。

“所以,综上所述,我认为假设不成立。”

叶久遥说完,又直勾勾地盯着陆择言。

“你说得没错。”陆择言突然笑了笑,随即话锋一转,淡淡道:“可是就算这样,也并不能说明什么——凶手也许是两个人,三个人,甚至是一个团伙。”

“但现在依然无法找到凶手的动机,尸体虽然破坏严重,但内脏器官是完好无损的,也排除了买卖人体器官的可能。”

“凶手的数量,和凶手的动机,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转来转去,又绕回了原点。

“你还有什么发现么?”

虽然叶久遥的发现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但陆择言对她突然起了兴趣。

“这丫头的眼睛,亮得很!”

陆择言想起当初陆慎行对叶久遥的评价,现在,他很想弄明白这句话的意义。

在他说话期间,叶久遥始终紧紧盯着白板上的照片,似乎根本没在听他说话。

然而他话音未落,叶久遥猛然站了起来。

其他几人的目光不自觉地追随着她,只见这个女孩走到白板前,盯着其中一张照片看个不停。

“……那个,遥遥,你在看什么?”

叶久遥维持同一个姿势五分钟之后,丁媛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

“这个人,”叶久遥看了一眼照片旁边的标注,“是叫宋祁对吧?”

宋祁,平面模特,因为顶着一张好看的脸,所以到处招蜂引蝶,最多的时候居然同时和五个女人保持关系。

比起其他人,他死得算干净了——一刀割喉,虽然鲜血洒了满身,但却是七具尸体中最完整的。

“是啊,他怎么了?”丁媛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他的左手,只有中指的指甲剪掉了。”

当时拍摄照片的办案人员应该也没想过去额外关注尸体的手,加上鲜血的掩盖,导致这个微小的细节刚刚才被发现。

叶久遥偏于苍白的脸色难得有些发红,而一旁的丁媛听了这句话,也露出几分尴尬。

大家都是成年人,自然懂这意味着什么。

郑成国呵呵笑了笑,张前被自己口水呛到,咳得面红耳赤。

至于陆择言则是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却依然一言不发。

“所以这代表什么?”丁媛之后,郑成国也忍不住发问了:“对于宋祁来说,这一点也并算不稀奇啊。”

的确,一个在女人堆里吃香的男人,这简直是学前班级别。

“但不是右手,是左手。”

叶久遥的语气突然变了,她的目光落到另一张照片上。

黎平,大二的学生。

也许是爱好打架的缘故,他很高也很结实。和宋祁不同,所有尸体中,他是最惨烈的一具,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甚至脸上都被利器划得面目全非。

当众人的关注点集中落在黎平的尸体上时,陆择言的瞳孔骤然一缩。

……等一下。

他终于明白了叶久遥的关注点。

宋祁是左撇子。

而黎平虽然死状凄惨,但这七个人的尸检结果,陆择言记得很清楚——黎平身上真正的致命伤,其实只有一处。

这一处致命伤,是左撇子才能造成的。

这个发现当初也一度混淆了调查,让众人认为凶手其实是个左撇子。

但后来其他人的致命伤又各不相同,以致于大家推翻了这个结论——黎平的致命伤应该只是个巧合。左右开弓虽然难,却也不是做不到。

毕竟,陆择言自己就算一个。

然而现在,叶久遥的发现,却把案情的调查引向了一个截然不同的方向。

“你该不会是想说……”

在一片寂静中,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的张前瞪大了眼睛,战战兢兢地说出了众人的想法:“其实是宋祁杀了黎平?”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