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冥夫有礼了]最新章节 主角叫常玥尤百里的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柚花离海 2019-02-12 22:26:11

[冥夫有礼了]最新章节 主角叫常玥尤百里的小说最新章节

《冥夫有礼了》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冥夫有礼了 即可阅读全文

《冥夫有礼了》小说简介

虽然《冥夫有礼了》是有点无敌流,但是写的很有意思,也很好笑,经常能看到一些段子和套路什么的。主角虽然贱贱的,但是很有是非观。挺不错的一本书,不要被评论区里的某些人误导。总有不喜欢的人。。小说主人公是吴洋的书名叫《冥夫有礼》,它的作者是夜上青楼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和柳艳分开后,时间一晃就是两天。接下来的两天,陶有文和陈刚给我打了不下于30个电话,每次打来都是说希望我将尸体还回去。陈刚说话还是商量的口气,而陶有文都快疯了,因为柳艳私底下打电话偷偷和我说,这几天两。甜宠新书《冥夫有礼了》由柒小年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常玥尤百里,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场意外我成了一名哭丧女。上哭天地,下哭亡灵。然而,没想到却从棺材里面里面哭出来了一个面如冠玉的鬼良人……

精彩章节试读:

周围的人被这纸人吓得直接全都跑光了。

院子里面只剩下了我和跪在地上的葛老头,他此刻肉已经掉落了差不多了。

见到纸人动了。

这才颤巍巍的抬起头,不可置信道:“怎么可能?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纸人压根没有搭理他,径直的走到了我的跟前,牵起了我的手腕,将那个手镯原原本本的套上了我的手腕。

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回头不屑的看着葛老道。

“我的东西也敢觊觎?你算个什么东西?”

葛老头神色苍白的盯着纸人半晌。

而我也不是不想跑,是我整个身体都僵硬了,像是被定住了一样,根本动弹不得。

“你是那个厉鬼?光天化日,竟然敢出现,老夫定要收了你!”葛老头挣扎着要起来,从怀里慌忙的摸出一张黄符。

那符我倒是很眼熟,可不就是昨晚上棺材上镇棺的那个符吗?后来被血给染红了。

然而葛老头手已经只剩下白骨,根本就捡不起那张黄符。

附身在纸人身上的男鬼啧啧两声,然后毫不留情的用脚碾了碾他的手背。

痛的葛老头连连吸气,直呼不敢了不敢了。

“学些阴邪的法术,还敢来本座面前叫嚣?半人半尸的玩意,就你这样还能对付得了我?”

葛老头知道今天在劫难逃,便将求助的视线看向了我。

“小丫头,救救我,我要是死了,这个厉鬼第二个害死的就是你!只要你救了我,我发誓一定会帮你摆脱厉鬼!”

“我呸,你救我就是为了骗我的生辰八字,还好我乱给了一个,你跟张大明他们都是一伙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一脸愤恨的看着葛老头,心想这个老头可真会演戏的,我都被他给骗了。

“生辰八字,难道是……你给了我错误的生辰八字,才坏了我的大事的,死丫头,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你陪葬!”

我本来还想救葛老头,结果他却直接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狰狞的举着一双白骨森森的手朝着我扑了过来,我一惊,吓得侧身一躲,却发现自己能动了。

正想高兴,结果却看到葛老头一双怨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既然是你坏了我的好事,那么我就用你的血肉给我陪葬!”

他的手爬上了我的脖子,死死的掐住,我根本就扳不开他的手,只要稍微动一下,他身上的烂肉就一块一块的往下掉。

脖子上的手越收越紧,我差点不能呼吸,面前的男鬼站在一旁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救救我……”

“我说过,求我,我就救你。”

“求求你了,救我!”此刻眼看葛老头再用点力气,我就死定了,只能厚着脸皮跟面前这个男鬼求救,毕竟看起来他暂时并不想要杀我的样子。

男鬼果然听到我的求救之后,哼了哼,一挥手就绕到了葛老头的身后,伸手直接将他给抓了出去,丢在了地上。

同时他回头看着我说道。

“把你的手上的手镯,放在他的额头上。”

我不敢反驳他,只能贴着手腕放在了葛老头的额头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那一瞬间,本来还在挣扎的葛老头突然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迅速干焉下去,相反手上的那个金镯子却越来越有光泽。

葛老头最后一秒用那双白骨手死死的掐着我的手腕,吐出一句‘我不会放过你的!’

整个人就直接在我面前变成了一滩腐臭的肉泥。

“我杀人了!”我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喃喃自语。

男鬼走到了我的跟前,看着我手上的镯子,满意的点了点头,伸手捏着我的下巴。

“你现在可是个杀人犯了。”

我害怕的看着自己手腕上的金镯子,张大明的老婆和葛老头都是拿了这镯子才变成这样的,这个镯子到底是什么邪物?

葛老头想要杀我,但我也不能因此杀他,杀人可是要坐牢的!我该怎么办?

见我惊慌失措,男鬼却十分的开心。

他勾着唇低声道:“既然你已经成了杀人犯,反正都是死,那不如现在我就成全你,下来做我的鬼新娘吧?”

“不要,我会去自首的,我什么都没有做,他自己就死了,是你害死他的,你才是杀人犯,跟我无关!”

“呵呵,杀人犯?你看看这地上的葛老头,他那一点像人?他早就死了半个月了,用了邪法故意吊着自己一口气留在原来的身体上,此刻这口气被我打散了,他的尸体便开始快速的腐烂了!”

男鬼不慌不忙的解释道。

难道真的是这样?难怪从昨晚开始我就闻到了一股恶臭,像什么东西腐烂一样,早上还看到他的脸上长了斑,原来那根本不是老人斑而是尸斑!

“我凭什么相信你?”我咬着牙死死的盯着他。

“不相信我,你又能相信谁呢?玥玥,我们现在可是绑在一条线上的蚂蚱。”

他看着我诡异的笑着,苍白的纸脸像是有魔力一样,只是微微看了一眼,心底就冒出无数的寒意。

《冥夫有礼》 第十八章 第一笔生意 免费试读

和柳艳分开后,时间一晃就是两天。

接下来的两天,陶有文和陈刚给我打了不下于30个电话,每次打来都是说希望我将尸体还回去。

陈刚说话还是商量的口气,而陶有文都快疯了,因为柳艳私底下打电话偷偷和我说,这几天两人天天做恶梦,梦的里面是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就站在二楼的窗台外,不停的看着他俩。

昨天柳艳又给我打电话,说,她养的猫死了,而且半夜上厕所的时候,说,屋里面有人走路的声音。

我说那湿尸的怨灵恐怕已经准备下手,她需要尽快的行动,尽快的拿到龙凤帖才行。

柳艳说,她也尝试了不少次,但是陈刚对于这龙凤帖看的非常的重,根本就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她甚至尝试问了几次,但是不敢问的太紧,害怕被陈刚看出端倪。

我说,这样也对,但是要快些,不然,恐怕就算拿到龙凤帖都晚了。

柳艳说,她知道,今天她会再试一次。

我点点头,旋即将电话挂掉。

猫叔在一边为我磨好了药,旋即涂在我的伤口上。

“好点了没有?”猫叔问道。

我点点头,说好一些了。

这两天,柳艳他们被湿尸的怨灵缠的不可开交,我又何尝不是被那干尸的怨灵缠的焦头烂额,让我想不到的是这干尸的怨灵会这么猛,猫叔给我的三张辟邪符都没有用,昨晚上出门尿尿,还是**尸的怨灵在胸前抓了五道血淋淋的口子。

要不是猫叔及时出现,恐怕小命就已经交代了。

“这事看样子拖不了了,最多再拖一天,这怨灵恐怕就能要了你的命!”

猫叔说道。

我点点头,我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

但是现在我能有什么好办法,就是指望着柳艳能尽快的将龙凤帖从陈刚的手中偷出来。

这一等又是一天,柳艳一点消息都没有,我心中都快绝望了。

眼看着天又要黑了,不知道过了今夜,我还有没有希望睁开眼,心中难免有些悲伤。

柳艳看样子是指望不上了,妈的,都快三天了竟然也没有从陈刚手中将龙凤帖偷出来,还指望她这一时半会儿就能成功不成!

叹了口气,然而当我刚这样想,电话就响了起来。

我拿起电话一看,柳艳。

我眼睛顿时就是一亮,急忙接通电话。电话一接通,就听到柳艳急促的说道:“喂,吴洋道长嘛,你在哪,龙凤帖我偷出来了。”

我一听,直接从凳子上蹦了起来,尼玛,终于偷出来了。

“你在什么地方?”

我激动的问道。

柳艳说,他在镇子北面的一处山脚下,我一听,靠,怎么跑到那里去了。

但是我也没有多问,旋即赶紧就是骑着猫叔的破三轮电动车,顺便将箱子也带着,朝着那处山脚下行去。

刚到山脚下,三轮车还没有停下里,就看到从旁边的巨石后面跑出来一个人影。我一看,正是柳艳。

“龙凤帖呢?”我问道。

只见柳艳扯开纹胸,将龙凤帖从里面拿出来。

我日,这一刻让我一愣,她扯开纹胸的那一刻,我甚至看到了她胸口的葡萄。

“拿去。”柳艳说道。

我点点头,旋即将龙凤帖接了过来,打开一看确实是我的龙凤帖我才舒了一口气。

找到龙凤帖,柳艳也挺开心,转而又有些埋怨,说道:“这东西倒是让我好找,前几次翻了他的包,甚至去了他家几次都没有找到这龙凤帖,结果让我想不到竟然一直被他放在身上贴身保管!”

“贴身保管,那你怎么拿到?”

我倒是有些疑惑,问了一句。

不过刚说出来,顿时我就是一愣。看着柳艳今天打扮的这么**,而且身上的衣服还有些皱褶,我大致想到了一种可能。

“这个你拿着。”

我忙岔开话题,将装着柳艳儿子的尸骨的箱子从三轮车后面取出来,递给了柳艳,老实说,这尸体现在已经没用,交给陈刚也是一样。

“行了,我先回去了!”龙凤帖已经拿到,我倒是没有必要在待在这里。

柳艳点点头,临走的时候说道:“龙凤帖已经交给你,那以后那东西应该不会再缠着我们了吧?”

我顿了下,无奈的点点头。

现在,唯一盼望的就是那怨灵下手能轻一点,或许还有活着的希望。

而这一切,当然已经不是我要担心的事情了。

三轮车一路扬长而去,走到吴家口的时候,我停了下来,旋即将龙凤贴给烧了,这件事如今算是和我没有关系,也算告一段落。

回到猫叔家,我将这件事和猫叔说了一下,猫叔拍了拍我的肩膀,也是舒了口气。

接着猫叔告诉我,最好在他家多住几天,我知道猫叔的意思,是害怕临死之前,陈刚、陶有文他们会找我的麻烦。

我点点头,也是同意下来。

而在我回来没多久,陈刚便打来电话,问,龙凤帖是不是被我拿来了。

我给了肯定的回答,而且说帖子已经烧了。

听完,电话那端彻底沉默,没过多久便自动挂断了。

陈刚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所以,也不必再解释什么。

第二天,柳艳打来电话,电话里柳艳哭成了泪人,说我为什么骗她,因为昨天晚上,她家的狗突然发了疯一样,在她大腿上整整咬掉一块肉,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是能够看到一些浑身是血的女子站在她的床边。

陆陆续续,陶有文也打电话,央求我帮帮忙,还说愿意给我100万补偿,但是猫叔提醒我,最好将手机关机。

猫叔知道我这个人心善,害怕我一冲动就答应下来便再次破坏禁忌,就像先前的李家一样,阴婚师的禁忌,阴婚过程中主家人惹出事,千万不要再理会,防止惹祸上身。

当然,这条禁忌如今我已经牢牢的记住。

所以,我听从猫叔的话,将手机关机。

所谓两耳不闻窗外事,就这样在猫叔这里过了接近一个星期,身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也就是这一天猫叔告诉我一条消息。

这条消息是关于陶有文他们的,三人的命运各有悲惨,陶有文家中上吊自杀,柳艳车祸重度瘫痪,而陈刚,去了县城,诡异的从30楼跳了下来,摔成了肉泥。

我听了之后,也是唏嘘不已,这基本上是可以猜到的结局。

仔细回想起来,这件事从一开始怪就怪在陶有文听信陈刚的话,将事情做的太绝,而陈刚,不该怂恿陶有文偷了我的龙凤帖,直接将我逼上死路,而柳艳,虽然不是什么好女人,但是还是有些愧疚,毕竟我欺骗了她。

但是话说回来,龙凤帖本来就是我的,我骗她只不过是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倒也是合情合理。

这件事过去后,我便搬回去了,师父留给我的三桩阴婚,如今已经全配完了,虽然三个中有两个都出了事,但是毕竟让我长了见识,对我以后配阴婚的道路上起到不小的帮助。

而接下来的日子,生活清闲很多,以前找师父配阴婚都是奔着师父的名气来的,现在师父去了,自然很少再有人来。

既然没有生意,平日里除了研究研究师父留下来的书籍,其他时间就找猫叔喝酒,和他的关系渐渐近了很多。

这样的生活过了三个月,三个月后,我才终于迎来人生中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客户。

这个女子姓徐,叫徐珊,她是托人打电话找到我的,后来约我在县城一家咖啡厅见面。

见面的第一眼,就是让我眼前一亮,这女子挺漂亮,大约三十五六岁的样子,带着一副黑墨镜,虽然这个年龄,但是一眼可以看出很丰满,腿也笔直,穿着黑**,倒是我喜欢的的类型。

不过人家一看就是白富美,哪里会喜欢我这样的**丝!

徐珊坐下来,先是朝我笑了笑,旋即大腿一翘,我甚至都能看到里面穿着的粉色内内。

我靠,这主家人还是挺开放的,我心中暗道。

“不知道徐小姐想要为谁配阴婚?”我眼睛从徐小姐大腿移开,旋即问道。

徐小姐微微一笑,淡淡的吐出三个字,说道:“我老公!”

听到这三个字,倒是让我猛地一愣。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