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杨伊情魏天淇[替身娇妻:总裁乖乖躺好]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编辑:蝉鸣半夏 2019-02-12 22:48:17

主角叫杨伊情魏天淇[替身娇妻:总裁乖乖躺好]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替身娇妻:总裁乖乖躺好》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替身娇妻:总裁乖乖躺好 即可阅读全文

《替身娇妻:总裁乖乖躺好》小说简介

这本书太棒了!鼓励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小说主人公是杨伊情魏天淇的书名叫《替身娇妻:总裁乖乖躺好》,是作者左左倾心创作的一本恐怖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杨曼雪出了医院的大门之后,一大帮的记者纷纷开着车从不同的地方驶向了医院门口,他们手里拿着话筒,拿着摄像机,好大的阵势。“哎,你们是干嘛的啊。”医院的保安齐齐站在门口,也难以抵挡得住这么多的记者要进来。。主角叫杨伊情魏天淇的小说是《替身娇妻:总裁乖乖躺好》,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左左创作的恐怖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为救同父异母的妹妹,她减重四十斤,没想到最后得知一切是阴谋诡计,与此同时也被挖去心脏成了救活妹妹的牺牲品……手术台上,她以为自己将会死去,但是没想到凭借一颗含恨的‘心’,她居然以妹妹的身份复活。虐渣男

精彩章节试读:

杨曼雪去了一趟洗手间又回来之后,一切都仿若刚才的模样,魏天淇依然低着头仔细阅读病历,想来是昨天夜里忽然下了雨,杨曼雪不小心着了凉。

打开办公室的门的时候,杨曼雪止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感冒了?”魏天淇似乎是因为杨曼雪的喷嚏声才知道她进来了的,他抬起头,皱了皱眉头。

“这可不行,要照顾好自己。”魏天淇接着对杨曼雪说道,语气里尽是担心与着急,连一分掩饰都没有,甚至还有故意让杨曼雪看出的意思。

“魏医生这是在关心我?”杨曼雪嘴角微微上扬,眼神透了些狡黠,虽是如此,看在魏天淇的眼里却是可爱。

果然好看的女孩子,做什么动作露出什么神色也都异常撩人。魏天淇眼睛偷偷扫过杨曼雪的身子,不着声色咽了咽口水。

“我是你的主治医师,杨小姐的身体健康我自然有资格关心。”魏天淇索性将手中的病历放下,身子往后倾了倾,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偶有对视,气氛还算是轻松。

“难怪我的心跳靠近魏医生就会加速。”杨曼雪一边说着,一边双手撑着桌子站了起来,她将身子一点一点靠近魏天淇,“你听听看。”杨曼雪说话的呼吸声几乎可以拍打在他的脸上。

你还记得这是谁的心脏吗?杨曼雪心里想着,时隔一年,她的心脏,可还记得魏天淇呢。

魏天淇此时身体已经有了反应,杨曼雪今日主动的令他都觉得有些害怕。

他现在精虫上脑,满脑子想的都是都是如何将杨曼雪骗到床上,又怎么听得出杨曼雪话里的深意。

见到魏天淇直到现在还在努力装作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杨曼雪不禁心里冷哼。

“好啦,跟魏医生开个玩笑。”杨曼雪重新回到了座位上面坐着,不以为意看着魏天淇被欲望憋红了脸的样子。

“话归这么说,你还是要注意身体,降温还穿裙子,不着凉才怪。”魏天淇缓了好一会儿,才稍微舒服了一些,他站起身,转身去给杨曼雪接水。

可是我这一身裙子,是精心为见你而准备的呢。杨曼雪一动不动盯着魏天淇的背影,那句话她没有说出口。

早知道魏天淇这样容易就会上钩,她就不至于还要专门打扮一番,这天气,还真是说变就变。

“喝口热水,暖暖身子。”魏天淇将水杯递到杨曼雪的面前,看起来温和又儒雅,如若不是早就见识过他是什么样的人,还真是容易被他这副衣冠禽兽的模样迷惑。

杨曼雪的视线从那杯水转到魏天淇的脸上,眉毛一挑,魏天淇手抖的几乎快要将水给撒了出来。

还真是禁受不住诱惑。

“魏医生也生病了吗,脸这么红。”杨曼雪没有立马接过魏天淇手中的水杯,双眼一动不动的看着魏天淇。

他本来就已经有了浴火,杨曼雪说出的话又这般令人遐想,如若早就擅长如何包装自己,魏天淇恐怕早就把持不住。

“没有吧。”魏天淇为了使自己的心思不被杨曼雪发觉,连忙就脸偏向了另一边。

“魏医生恐怕也需要喝口水冷静一下,别我着凉,你中暑了。”杨曼雪站起身,一边接过魏天淇手中的水杯,一边绕过他走到了饮水机面前。

见到杨曼雪抬起头喝了一口水,魏天淇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得意。

过不了十分钟,杨曼雪便会贴在自己身上无论如何也不下来。

杨曼雪将另一杯接满了的水的水杯递给了魏天淇,他看了一眼另一杯,已然只有一半的水,心里放心了不少。

魏天淇没有丝毫的怀疑,接过水就一饮而尽。因为太过自信,他甚至错过了杨曼雪方才露出的戏谑神色,就这样看着魏天淇,看着他走进了自己设的圈套里面。

“魏医生舒服一些了吗?”杨曼雪看着魏天淇问道。

“谢谢杨小姐关心,舒服多了。”反正再过不了几分钟,杨曼雪就会成为自己的身下物,魏天淇索性也没有再继续强装成温文儒雅的端庄模样,对杨曼雪说话多了几分明显的戏谑。

“那可以开始我们今天的检查了吗?”杨曼雪继续问道。她也想看看,魏天淇亲手为自己下的药,作用究竟有多大。

还有多久呢。杨曼雪的手指轻轻在手机屏幕上点了一下,一条信息早已经编辑好的信息瞬间发了出去。

“当然可以。”魏天淇嘴角微微上扬。

今天的检查,一定会十分的有趣。魏天淇心想。

“我们要去十三楼。”魏天淇一边拿起桌子上的关于杨曼雪的病情资料,一边对她说道。

“好的呢。”杨曼雪深不可测的对着魏天淇笑了笑,转身先往房间门口走去。

看着杨曼雪的背影,魏天淇已经有些遐想翩翩,这般上等的尤物,可比蔡雅文那个年过半百的老女人上起舒服多了。

“魏医生在想什么?”杨曼雪打开门,见到魏天淇迟迟站在原地,没有跟上来,忍不住喊了他一声。

这就是他药效还没有发作的样子吗?杨曼雪越发好奇待会儿会发生多么有趣的事情了。

“没有,马上。”魏天淇立马从臆想当中反应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刚才才喝过半杯水,怎么现在又开始口干舌燥了起来。

他没有想那么多,杨曼雪还在等着自己,如果在半路中他给杨曼雪下的药起了作用,魏天淇也不想给自己多加麻烦。

两个人上了电梯。杨曼雪按了十三楼的键之后,胳膊肘偷偷又按了一遍负二楼的键。

不知道是不是电梯的空间太过狭窄,空气不容易流通,刚才魏天淇还只是觉得口渴,现在甚至开始全身滚烫起来,仿佛有火在烧自己的身体。

“魏医生怎么了?”杨曼雪歪着头看向魏天淇,一脸的惊讶和疑惑,像是完全不知道魏天淇忽然的反常。

“没有,有点热而已。”魏天淇强装镇定,不想让杨曼雪发觉。

“魏医生。”说完,杨曼雪的身子有意无意往魏天淇靠近了一些。

“杨小姐。”即使药效已经开始慢慢发作,魏天淇仍旧为了保持自己良好的形象而坚持着,他的身子每蹭过杨曼雪一点,就变的异常灼热。

“魏医生,我想要。”杨曼雪身子更加靠近魏天淇,他本来就站在角落,虽然杨曼雪的整个人都快要倒在魏天淇的身上,在监控里,却看不出来。

杨曼雪做足了准备,魏天淇螳螂捕蝉,却没有想到,她看透了所有,魏天淇给自己下药的那杯水,全被他自己给喝了,而自己,仰头假装喝水时却压根没有吞进肚里。

他还以为自己和从前一样愚笨吗?又或者是觉得自己的亲妹妹会和他曾经伤害过的杨伊情一样,被他玩弄于指尖?

真是好笑。

杨曼雪的这句话,直接彻底激发了魏天淇所有的欲望,如果不是现在还在电梯里,四面有监控,他不想落得一个强奸病人的名号,杨曼雪早已经在自己的身下娇喘。

只是,为什么今天的电梯上的这么慢,感觉过了许久,还没有到十三楼。魏天淇只是心里埋怨,就是这该死的电梯,让他忍了这么久,怀疑倒是没有。

“叮。”忽然,指示音响起,电梯门缓缓打开。

魏天淇现在脑子乱哄哄的,双腿已经开始发软,走路都在打颤。杨曼雪扶着魏天淇,他这才可以顺利出了电梯。

魏天淇出来之后发现,这里根本不是十三楼。这里,分明是医院的太平间。

他瞪大了眼睛,身体的不适让他不得不将太平间联想在了一起,连连往后退了两步,差点没有直接摔倒在地上。

杨曼雪眼睛微微眯了眯,魏天淇是想到了被他亲手杀害的杨伊情了吗。

她看着魏天淇这么恐慌的模样,觉得痛快极了。

“我们在这里玩好不好。”杨曼雪朝魏天淇走了几步,嘴唇凑到他的耳边,温热的吐气声惹得魏天淇心里痒痒的,只想立马将杨曼雪快些撕碎。

“好不好嘛。”杨曼雪嘴角勾了勾。而她的鱼,也要上钩了呢。

“好……好!”魏天淇连连答应道。外面设的有监控,他即便再失去了理智,心里也还惦记着自己的名声。

杨曼雪的手从魏天淇的肩膀一直往下抚摸,直到他的腰间,从口袋中掏出一把钥匙。

在医院里,担任要职的医师都会有一把太平间的钥匙,以方便处理随时会发生的意外。

魏天淇年纪轻轻坐到了心脏科主治医师的位置,自然也有一把。

从他的手里拿到钥匙,刚好可以撇清自己的嫌疑,到时候魏天淇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杨曼雪打开太平间的门,一阵寒意便铺天盖地的往自己的方向扑来,杨曼雪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她的身体,是不是也曾在这里躺过好几个晚上。杨曼雪想到了从前的自己,不自觉有些难过。

“小雪。”魏天淇完完全全失去了理智,直接从后面抱住了杨曼雪,两个人一起被推着进了太平间里面。

“小雪。”魏天淇紧紧搂住杨曼雪的腰不松手,他身体已经热到发烫,太平间的温度恰好让他觉得格外的舒服。

看来药效已经完全发作。

杨曼雪用尽了力气才将魏天淇的手从她的腰间拿开,一个转身,便离开了房间。

门被杨曼雪关上,她手里掂了掂那把钥匙,随手丢到了垃圾桶里。

《替身娇妻:总裁乖乖躺好》 第九章 身败名裂 免费试读

杨曼雪出了医院的大门之后,一大帮的记者纷纷开着车从不同的地方驶向了医院门口,他们手里拿着话筒,拿着摄像机,好大的阵势。

“哎,你们是干嘛的啊。”医院的保安齐齐站在门口,也难以抵挡得住这么多的记者要进来。

杨曼雪打开车窗最后看了一眼,嘴角微微上扬,随后将窗户重新关上,招呼司机离开了医院。

“你们再这样我就喊警察了哈!”保安皱着眉头,他哪里见过这么多的人一起要进医院,看样子,他们又不会轻易离开,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里是医院,这么多的记者过来,一定会闹出很大的阵仗,若是惊扰了病人才难办。好几个保安守在那里,就是不让他们进去。

站在外面看到这一幕的小护士连忙去给院长打电话,叫他快点来处理这件事情,保安终究也没有抵挡得住,一瞬间,十几个记者直直往一个方向奔去。

像是早就计划好了一样,他们直接去了医院的负二楼,几个小护士怕他们闹出什么事情,在院长没有来之前,只有紧紧跟在这些人的后面。

好在他们早就有了目的地,除了方才在门口与医院的保安人员有些争执,其余也没有惊扰到谁。

记者们没有太平间的钥匙,只好站在外面一直等着。

方才他们接到编辑的通知,说是仁和医院的太平间有一个大新闻,叫他们马上放下手上所有的事情赶过来,待到了之后,才发现还有别的报社的同行。

看到领导对这次的新闻很是上心,他们也不敢耽搁。

“各位忽然来我们医院是……?”院长忽然接到电话,也惊慌的不行,医院如果出什么事情,他也脱不了干系,听到消息,恨不得直接飞过来看看究竟是怎么了。

他被保安带着来到了太平间,一下电梯就看到面前站了十几个拿着话筒和摄像机的记者,一时间也很是惊讶。

“你先把门打开。”记者们也早就等的有些不耐烦,他们怕错过好的新闻,更怕回去被领导指着鼻子骂。

“你们忽然这样……”院长自然不愿意说把门打开就打开,这里面是太平间,是存放死尸的地方,让这么多的人进去岂不是对病人及家属的不尊重。

“快点。要不然会死人。”人群之中,不知是谁说了一句,立马引起了整个人群的躁动。

编辑说仁和医院的太平间有医生强奸尸体,如若这是真事,那医生不是还在太平间里,这可是有关性命的事情,任何人都耽误不得。

“对啊,快点开门。”

“里边的还是你们医院的医生呢。”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逼着院长快点开门。

“好,马上。”院长被逼的没有办法,听到他们这样说,心里也十分忐忑。

别的事先不说,如果自己的医院真的出了人命,他就不光是被撤职这么简单了。

院长说完,三步并两步往前走去,众人自然给他避开了一条道,这下子连在现场的护士和保安都十分好奇,大家屏气以待,只等院长将门打开,看看里面究竟出了什么新闻了。

“天啊!”门被打开,所有人看到眼前的一幕,皆是瞪大了眼睛,在场的女性纷纷转过了头,久久不敢再去看。

院长则是站在原地,气的连步子都挪不动,一张脸被憋的通红,他竟然没有想到,自己医院的医生,会做出这种羞耻的事情。

而这个医生,却是自己最看中的魏天淇。

魏天淇被杨曼雪使计反锁在了太平间之后,身体的炽热大大抵过了太平间的冷,他满身的欲望无法得到释放,越来越难受,只得拖掉衣服,尽可能让自己好受一些。

当记者打开门的时候,魏天淇正全身赤裸躺在地上。

待人们反应过来后,记者们开始抬着摄像机使劲拍摄,恨不得拍到绝佳的照片,这样劲爆的新闻,明早一定会登上所有报纸的头条。

魏天淇见到有记者来,连滚带爬去捡自己扔在地上的衣物,他嘴里不停念着不要,头紧紧低着,此时的魏天淇,落魄的像一条狗。

“你们别拍了。”魏天淇赶紧穿好了衣服,他已然被吓的早就没了欲望,魏天淇最为看中的,就是自己辛辛苦苦在外人面前塑造的完美形象。

就这样功亏一篑吗。魏天淇哪里甘心。

“请问您就是仁和医院有名的心脏科专家魏天淇吗?”记者开始一拥而上,一瞬间的功夫,魏天淇就被人紧紧的包围在了里面,无法逃脱。

“我不是!不是!”魏天淇使劲往外面挤了好几下,都无济于事,心急之下已经开始口不择言,他气急败坏朝着周围的人大吼。

“你们让我出去!再不出去我就打110告你们人身攻击了!”魏天淇说着就从自己的身上到处摸手机。

“请问你为什么会全身赤裸在医院的太平间?”

“希望魏医生给我们一个解释。”

“魏医生是否有特殊癖好?可不可以向我们透露。”

所有人七嘴八舌,哪里将魏天淇的威胁听进了耳朵里面,魏天淇此时气急败坏说出的话对于他们来说一点威胁也没有。

他们难得采集到这么劲爆的新闻,根本不会舍得轻易放过,是否可以得到编辑的认可或许就在此一举。

“我没有,我没有,你们别问了。”魏天淇拼命摆手,一面觉得羞耻无比,只想钻进洞里,一面急的快要哭出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明明是给杨曼雪下的药,怎么失去理智的是自己?杨曼雪又去了哪里。

药效一过,魏天淇的大脑开始飞速运转,方才究竟发生了什么,魏天淇只觉得迷茫至极。

“好了!这里是医院重地!你们再怎样,也要尊重一下死者!”出了这个事情,院长虽然也生魏天淇的气,可是他影响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整个医院的名声,见到这些记者不依不饶,院长只得出面阻拦。

记者们见到照片也拍到了,魏天淇一直在为自己辩解,再问也问不出来什么重要的信息。况且院长说的也对,死者为大,他们一哄而散,离开了太平间。

“院长。”魏天淇喊了院长一声,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解释这件事情,总不能告诉院长,他其实是为了引诱杨曼雪上床,最后莫名其妙被下药吧。

院长现在却是见都不想见到魏天淇,他没有答应,转身也跟在记者的后面,离开了这里。

在场的小护士和保安人员都没有想到,一直以来温文尔雅的魏医生竟然会是这样一个人,看着魏天淇的眼神里毫不掩饰带着嫌弃和厌恶。

这下子自己的名声保不住,连医院也没有办法待下去了吧。魏天淇现在才真的是有苦说不出了。

“你们相信我。我是被陷害的,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在这里。”魏天淇伸手想要去拉转身要离开的护士,平日里她们可都对自己仰慕至极,魏天淇实在受不了她们对自己这么天差地别的态度。

几个小护士没有说话,只是看到魏天淇朝自己走来,像是见到多么可怕的东西,连忙小跑着离开了负二楼。

魏天淇站在太平间的门口,手紧紧攥成了拳头。

他现在甚至没有脸离开这里,这么多的记者来到医院,恐怕现在医院里所有的同事都听说了这件事情,过不了多久,甚至全市都会知道。

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魏天淇努力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情。

他分明看着杨曼雪喝下了那杯兑了迷药的水,如若杨曼雪没有喝,又怎么会主动投怀送抱,对自己说出那种话来。

况且,杨曼雪也没有理由去这样陷害自己。他们之间,除了主治医师与病人的关系,压根没有以外的联系。

魏天淇想不通,蹲在地上,头紧紧低在膝盖里。

难道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都要功亏一篑吗。

而此时,杨曼雪刚刚从百货商场里出来,手里提着Dolce&Gabbana的购物袋。

她说要给谭景修买衬衫,即便压根没有打算这么做,样子总要做好,这是给杨绍军和蔡雅文看的。

为的是魏天淇出了这个事情,他们也不会怀疑到自己的头上。

怎么能怀疑她呢。杨曼雪嘲讽的笑了笑,杨曼雪可是他们最宝贝的女儿呢。

况且杨绍军的命运,可就绑在自己身上的,如若自己这里耽误了一点,让谭景修这条大鱼跑了,到时候杨绍军哭都找不到地哭。

这么一来,自己还要感谢谭景修,莫名其妙成了她的挡箭牌。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