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诡墓之门]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唐龙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樱桃青衣 2019-02-12 23:05:57

[诡墓之门]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唐龙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诡墓之门》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诡墓之门 即可阅读全文

《诡墓之门》小说简介

我喜欢这类的,甜而不腻。。主角叫唐龙的小说是《诡墓之门》,它的作者是火狼创作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艺展中心位于市中心,省内最大古玩中心,光是听这名声就足够让人振奋。不过我对这什么古董之类东西不感兴趣,但投其所好,好兄弟有钱,喜欢玩些古董。还送我手信,不来的,那就是脑子进水。这几天正是艺展中心一年一。完结小说《诡墓之门》是火狼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唐龙,书中主要讲述了:因命犯太岁,老父亲从寺庙里求得一开光后的紫青玉压身,却意外带来恶梦缠身而来。本因为只是一时之梦,却因为紫青玉现身而被倒斗者盯上救人,出手救人之后,才得知紫青玉藏着我唐家龙门诡墓之谜。受命于紫青玉,无奈之下,走上一条倒斗之路~~~~

精彩章节试读:

杨彪这番动容之说倒也合情合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虽不是圣人,但若是有能力救下一条命,又岂能坐视不理?

可反过来再想,我何德何能出手救他儿子。他口中的紫青玉又是什么情况,与我又有何干。老父亲把玉佩给我的时候,并没告诉我有什么特别之处,更无名字。只让我随身戴着,切不可弄丢,如今这情况,我也是爱莫能助。

于是也跟着抱拳道,“杨老板过于抬举,我今天不过是陪毛少爷来拿东西而已,并非你口中的能人。且这玉佩不过是我老父亲迷?信送给我镇太岁罢了,不是杨老板口中的紫青玉,你真找错人了。况且今日有雷爷在,你应该找雷爷出手才是。”

“唐龙兄弟言重了!”雷爷即刻伸手示意,“我雷某人虽说有能力出手相救,但因退出江湖多年,下斗之事已是过去,且那七星斗非我所能,没有紫青玉,谁也不成。而我对江湖英豪许下的诺言,又岂能轻易打破,而唐龙兄弟年纪轻轻就能接受紫青玉,必受高人指点。唐龙兄弟切不可推塘,那可是一条命啊!”

此话大有推卸责任之意,他口中的江湖不过是下斗而已,而杨彪自己不敢出手,可想那七星斗是何等凶险。也正因如此,雷爷这等有名气在外之人就更不好出手,万一办不成这事,岂不是晚节不保?

可要说紫青玉是救命符,我倒是好奇。老父亲不过是怕我今天犯太岁才求了这块开过光的玉,可联系最近三个月以来的恶梦,莫非这情况真如他们所说,这就是紫青玉?

可紫青玉又是什么东西,有何来头?

见我沉思,杨彪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着急的喊道,“唐龙兄弟大仁大义,莫记杨某半路劫车之仇。我杨彪非歹徒之类,出此下策实乃情非得已,还望翟兄能替我说句公道话,救我小儿一命,今日之事,杨某必当铭记于心!”

“快起来说话!”我连忙扶起杨彪道,“杨老板言重了,不是我不救人,只是大家都知道我是普通人。你说的七星斗又危险,我若是跟你去,必是自身难保,又何德何能救你儿子?”

“不不不,只要唐龙兄弟答应出手,此事一定能完成,紫青玉正是七星斗的克星,我且同你一同出发,在一旁协助出手。不出半日,必能破阵救人!”

杨彪这话掷地有声,貌似真有这么回事?我可以不信他,但旁边的雷爷和翟老板不会讹我。如果这块玉真是他们口中所说的紫青玉,这事就更大,老父亲到底从哪里搞来了的这东西?

“兄弟,别怪好兄弟我不提醒你,这事呀,你自己看着办,反正恶梦缠身,你是不是也得弄清楚?”毛云冲贼贼的说道。

这小子可不是在吓人,想起那场恶梦,到现在还是倒抽冷气。既然杨彪如此信任我,我倒是想看看这七星斗到底如何,更想知道紫青玉又是怎么回事。

当即,我便看向雷爷道,“既然杨老板如此恳求,若是不答应,那是不给雷爷和翟老板面子。但也请二位能在现场做见证,能否救下杨老板儿子我不敢肯定,尽力而为而无憾,望二位能认同我的想法。”

“哈哈,唐龙兄弟大可放手去做,杨老板自会教你如何出手。当然,事成之后,杨老板也不会亏待于你,那七星斗中的宝贝,也算是你们的酬劳,自己把握住就行。”雷爷接着又大笑道,“既然大家都已同意,此事算是皆大欢喜,我雷某就在这里恭祝二位出师大捷!”

旁边的翟老板也跟着微微点头,算是对我们行动的肯定。

说干就干,杨彪早已准备好,带上工具,带着我们二人便往上了车。

这一路上没来得及欣赏路过的风景,而是听着杨彪对七星斗的介绍,算是对七星斗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直到下午三点多,杨彪才带着我们来到盗洞前。

一圆形口子将近一米左右的口子,像口陷阱存在,上面还用树枝遮盖着。

“这是杨万弄得盗洞,口子倒是隐蔽,山脚靠后,左右无路而行,不易被察觉。但杨万出手欠考虑,年轻气盛,不知天高地厚才糟了这么一劫。”杨彪很是不爽。

好兄弟这会儿倒是没有害怕,反而很兴奋的喊道,“杨老板,事已至此,你再抱怨他也没用。你就赶紧带我们进去救人,我可是第一次下斗,很想看看下面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里面还有很多宝贝,咱们可说好了,不能少了我的。”

杨彪点了点头,带上装备随即跳了下去,我跟着他的脚步往下跳去,好兄弟紧随其后。

顺着盗洞猫腰而行,直行绕过一圈后来到一大门口前。两座石狮子威严立于门口,中间的墓门有被打开过的痕迹,但此时已关上,没看到任何动静。

杨彪上前摸了摸,也不知怎么下的手,只听到一阵摩擦声传来,石门竟缓缓上升。当时那情况惊得我一身冷汗,有种做梦的感觉。我这是在古墓里,这是在盗墓吗?

墓门打开,一道暗光传来,杨彪跟着回头说道,“里面就是七星斗,是明朝大臣之墓,此斗已被后人发现并找到开启墓门机关。但因为墓室内机关重重,再加上阵法诡异,进入的几乎没能出来过。这次能否救人,还看唐龙兄弟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我有点懵,不知如何作答。我这真是在古墓里?

杨彪没再开口,而是拿出一八卦镜看了看,随即往里面走了进去。

我还没出手,好兄弟已经跟了上去,猫腰而去,极似一盗墓贼。

后背突感一阵阴凉,我头也不回赶紧跟了上去。

入室,只见一巨大的墓室,足足半个足球场那么大。离谱的是墓室中的那股寒冷像是被某种寒冰之类的冲出来,不断袭击着进来的人。

突然,墓室中间的那座石台给我一种不好的冲击,空气中带着的那股味道直击而来。而石台中央,竟然是七条大铁链从不同方向插过,中间竟真站了过人,还背靠着一石碑。

“杨万!”杨彪连忙大喊了声,本想冲过去,可能瞬间想到什么,抬出的脚步随即停下,回头说道,“那就是我儿子杨万,已经被困阵法中,还望唐龙兄弟看清画面出手相救。”

我当时就没敢让自己慌张,墓室里并不只是这一石台,石台两侧还有不同样貌的石人,更有七盏油灯在里,外围有七座铜像看守,横向交叉,大有莲花样式。

七盏油灯,七座铜像,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七星斗?

《诡墓之门》 第二章 半路被抢 免费试读

艺展中心位于市中心,省内最大古玩中心,光是听这名声就足够让人振奋。不过我对这什么古董之类东西不感兴趣,但投其所好,好兄弟有钱,喜欢玩些古董。还送我手信,不来的,那就是脑子进水。

这几天正是艺展中心一年一度的展览会,各地方的高人都会摆出自己的好东西来卖个好价钱,好兄弟这次来就是带着他老子的意思来取那尊玉观音。上等的和田玉,精工打造,都是出自高人之手,这价钱肯定不是我敢想的。

好兄弟带着我在里面逛了一圈,形形**的古董玩意还真让我大开了眼界。虽说不懂这玩意,可看过之后还不得不承认这里面的学问够大。

随后好兄弟接了个电话就带着我来到二楼的一家门店前。只见门店前摆着一大磁葫芦,高过我头顶的那种,上面还是用手工画的山水画,那手笔看上去绝对是拍手叫好。再看招牌,‘悦来斋’,这玩得就是艺术,连名字都不简单。

“毛少爷,哈哈,总算是见到你来了。”里面一个穿唐装的人走出来笑道,“恭候多时,毛老板那边说你已赶到,我可是一大早就候着,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

好兄弟跟着大笑道,“让翟老板久等了,这艺展中心地大物博,带我好兄弟到处看看,顺便给他找找手信。不过很可惜,没找到。”

翟老板这才看向我,眉头顿时紧皱,却在瞬间恢复原样,连忙笑着说道,“既然是毛少爷的铁哥们,手信这事好说。进店选,看中哪件我送给这位小兄弟。”

“这怎么可以,不用,不用!”我连忙伸手道。

“客气什么,翟老板可是做大生意的,一串手信价值几何,我爸在他这买的这尊玉观音价值几十万。送我哥们一串手信又怎么了,翟老板还差那个钱吗?”

“毛少爷说得是,来来,里面请,小兄弟不用客气!”翟老板很是客气的伸手示意。

毛云冲这小子倒是会做生意,借花献佛这事也就只有他做得出。不过那玉观音也确实值钱,几十万就用来买那么个玩意,估计也只有毛家这种土豪才会做。

还没等我坐下,一个穿着旗袍的性感女人走了上来,很是礼貌的弯腰说道,“帅哥,你请跟我这边看,喜欢那一款尽管挑。”

我差点就没被她给撩晕,这一身旗袍穿着,前?凸后?翘就算了,还特么是凹凸?有致。我刚开口,毛云冲一手将我撩开,一幅色?眯?眯的看着那女人说道,“好美丽的女子,不知能不能请你吃个晚饭呀,顺便帮我一起送玉观音回家?”

臭小子,死性不改,这时候还不忘撩妹,我没理他,都习惯了这德性。

我随便拿了一串戴上后,便看了玉观音。对照图片观察后便算是同意下来,付了订金,剩下一半就等翟老板把东西送过去再付。就在我们准备离开时,翟老板拉过我抱拳道,“有件事想问问小兄弟,不知能否如实相告?”

翟老板的话让我有点蒙,还以为他是冲着手信而来,随即拿出钱包准备给钱。翟老板连连打住道,“不不不,这手信当然是送给小兄弟的,算是咱们的见面礼。我想问问小兄弟脖子上那玉佩从何而来,能否借我一看。”

此刻,一股寒流瞬间从脑子里闪过,翟老板好歹也是个大老板来着,从见第一面开始就注意到了我的玉佩。现在又找我索要玉佩看,以他的身份,莫非玉佩真有奇特之处?

毛云冲见翟老板有意看我的玉佩,表情跟着严肃起来,似也知道翟老板有些能力,便连忙说道,“龙哥,翟老板可是玉器行家,在这行也算是大有名气,他帮你掌掌眼,说不定还能卖个好价钱。”

我没多想,取下玉佩递了过去。

翟老板双手接过玉佩,双手一摸,脸色顿时大变。

我清楚的注意到翟老板的变化中是对玉佩的一种肯定,如果父亲说的都是实话,玉佩应该是花了钱才拿到。而要说开光这事,翟老板同样可以做到,用不着对我的玉佩有想法,有钱自然就能做到。

“怎样,翟老板对这玉佩怎么看!”毛云冲冷静的问道。

翟老板跟着点头道,“玉佩开过光,能祛邪避灾,价值上嘛,可能与玉观音差不多。只可惜有些瑕疵,否则价格更可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你祖传的,小兄弟最近可能有点麻烦才会戴着,不过也没大事,过了这段就好。”

“这玉佩真有这个能力?”毛云冲惊讶的喊道,“那你有办法改变玉佩的瑕疵,让价格更高些?”

“毛少爷太高看我了,我只是一生意人,而且这玉已经成形,除非是打造这块玉的人现身,否则真难改。”

翟老板说着便将玉佩还给了我,我笑了笑回答道,“谢谢翟老板看得起,其实这也没什么,戴着好玩而已。那没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

随即离开了悦来斋,好兄弟对我的表现很不满,但拿我没办法,只能这么的结束。

但我却隐隐感觉这趟古玩之行有点怪异,说不出是不是玉佩带来的感觉。

来到,毛云冲说什么也带我去几家好玩的地方走走,往市中心这么一转,也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一车,不长眼的直接怼了上来。毛云冲当时就火了,这明显是碰瓷来的那种。就好兄弟这样的脾气,下车便跟那人冲了起来,没想对方也是个暴脾气,竟埋伏十几个人,冲上来也不问我们是什么来头,托着我们往小巷子里而去。

双拳难敌四腿,本以为会打我们一顿,没想到对方不是冲着人来,更不是为了钱。摁倒我后,直接抢了玉佩就跑,随即散开,反应过来后已经不见了踪影。

“不好,他们不是碰瓷,玉佩被抢,我们被人盯上,对方是冲着玉佩而来。”我冷静的喊道。

“我们被人盯上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