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常欢欢常璟离的小说[半缘修道半缘君]免费试读

编辑:白衣未央 2019-02-12 23:19:58

主角叫常欢欢常璟离的小说[半缘修道半缘君]免费试读

《半缘修道半缘君》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半缘修道半缘君 即可阅读全文

《半缘修道半缘君》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常欢欢常璟离的小说是《半缘修道半缘君》,是作者欢欢喜喜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脚步一顿,张大富死了?我忙着冲进院子,就看见一个老婆子正坐在地上哭,张大富在她脚边躺着,胸膛毫无起伏,已经断气了。张大富的头发湿漉漉的,脸上也都是水,可身上的衣服却是干的,也没明显外伤。院子里还站着。小说主人公是常欢欢常璟离的小说是《半缘修道半缘君》,是作者欢欢喜喜创作的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为了让我活着,爷爷把我送给家中供奉的常仙……

精彩章节试读:

常璟离从兜里拿出一块布,裹在布娃娃上,然后把香点燃。

我盯着那块布上干涸的血迹,害怕之余脸颊开始发烫,这是被他抽走的床单,上头的血也是我的……

他到底要做什么?我越来越不安。

做完这些,他站到我身后,一只手摁在我的头顶。

凭空刮起呼呼大风,温度陡然降低,我忍不住往四周瞟了眼,黑暗中四面的高楼将我们这栋楼围住,有种让我处在深坑中的错觉。

“魂去!”常璟离突然低喝一声,白瓷瓶应声碎裂,与此同时我手上的布娃娃凉了一瞬。

我吓了一跳,差点把布娃娃扔了。

香的燃烧速度突然加快,转眼就烧完了,常璟离伸手把布娃娃上的床单掀开。

我低头一看,顿时惊慌的啊了一声,手脚并用的从地上起来,把布娃娃塞到常璟离手中。

这布娃娃的表情本来就像是用红色颜料画出来的,看着挺瘆人,可经过刚才那么一折腾,那红色竟更加鲜红,衬着那副似哭非笑的表情,更加诡异。

而且,我突然注意到这布娃娃的表情跟李文浩他们死时的表情有些异曲同工。

“你刚才干了什么?为什么表情更红了?”我仰头质问常璟离。

他淡淡道:“你不用管。”

他说完转身欲走,我直接挡住他,“你说清楚!”

我是害怕他,也想活着,可我不能为了求得他的庇护,就跟着他去害人。

他看了眼角落里经理的尸体,脸色渐冷,凝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为了让你活着,你早就该死了,是我向这些枉死之人借阳寿,你才能活下来。”

我脑袋里嗡的一声,呆呆的看着他,反应过来后下意识的反驳:“不可能……”

他向我逼近,捏着我的下巴,冰冷的气息拂过我的脸颊:“不可能?那你告诉我,你这些年是怎么活下来的?”

我双手攥住他的手腕,咬牙说:“这不是害人的借口。”

他冷笑一声,指着经理的尸体说:“杀他们的不是我,我只是趁机夺了他们未尽的阳寿罢了。”

不是他?那是谁?

“真的?”我怀疑的看着他。

他不耐烦的点点头,嗤笑道:“自己都活不久了,还有闲心管别人。”

说着话,他拽着我的手腕从天台离开。

他腿长走得快,我小跑的跟在他后面,把我之前看见李文浩和经理的事说了,跟他强调:“他们的表情真的不对,而且李文浩的脸上还往外冒黑气,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

他们三个死的不明不白,如果能找到凶手,会不会是件功德?

“你看错了。”常璟离脚步未停,说:“不许再管他们三个的事,第一他们该死,第二你也管不了。”

我心里不服气,可看他神情紧绷,如临大敌一般,就没再说什么。

回到家里,常璟离又把那布娃娃给了我,我犹豫好半天,也没问出关于床单的事情。

他那样粗暴的对我,事后又把床单抽走,只是为了上头的血么?

可……那并不是我的处子之血,跟手上的血有什么区别?

我攥着布娃娃,百思不得其解。

想着二叔没准知道借阳寿的事,我连忙给他打了个电话,说了晚上的事,不过没提床单上血的出处。

二叔惊道:“你真的确定是借阳寿?”

我回道:“常璟离是这么跟我说的。”

二叔沉默半晌,语气沉重:“借阳寿是邪术,需要阴人血做媒介,一人阳寿续三个月寿命,常仙找了三个人,便是为你续了九个月的寿命,不过他用别人的阳寿给你续命,自己也会有生命危险。”

怪不得他曾经说可以保我九个月的平安。

“阴人血?那是我的血,我怎么会是阴人?”我有些急了,问了一连串的问题:“常璟离会不会出事?”

“这我也搞不清楚,你先别急,我去查查你爷爷留下来的书有没有这方面的记载。”二叔说完匆匆挂了电话。

我叹口气,攥着手里的布娃娃,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

常璟离真的会冒着生命危险来帮我?

我正想着,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是个陌生号码。

刚刚接起,就听见打电话的人带着哭腔说:“是欢欢吗?”

声音有些熟悉,不过我有点想不起来到底是谁,“是我。”

“欢欢,我是赵佳美,初中的时候咱俩是同桌。”赵佳美急急地说:“我爸跟我说你现在是出马弟子,咱俩离得又近,所以我就来找你了。”

我跟赵佳美是同村,关系不赖,不过我跟我爸离开村子后就没跟这些同学联系过。

“你怎么了?”我问,心想她难道遇到了啥脏东西?

赵佳美哭的更厉害了,“我好像遇到了那种东西,你能不能帮帮我?”

“答应她。”门突然打开,常璟离站在门口说。

这要是能成功的帮她,也算是个功德,而且常璟离也同意了,明天又是周末,我就答应了赵佳美,问她具体是什么事,我好提前准备。

赵佳美支支吾吾,最后把她的地址给我,“你明天过来看看就知道了。”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暗暗皱眉,看向常璟离,“你认识赵佳美?”

他摇头,淡淡道:“我认识她男人。”

我心中诧异,还想再问,可一想明天也能知道,话到嘴边就变成:“你那晚上在床上那么对我,是……”

我想问他是不是为了我的血,我的血怎么会是阴人血,为什么非要那个地方的血,可我越说越害羞,脸发烫,扭捏着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常璟离想歪了,“为什么用手指?”

他弯腰,伸手摩挲着我的脸,声音淡漠道:“因为你不配与我交欢。”

我身体僵住,不可置信的望着他,心里又羞又恼,一把把他推开,气得不行,不就是一条蛇,我还不乐意跟他交欢呢。

亏我之前知道他冒着危险用邪术为我续命,还有些感动。

常璟离看着我,目光压抑而复杂,“带上镜子和竹筷,明早八点出发。”话落,关门离开。

我生了半天闷气才睡着,早上八点准时出发往赵佳美说的地址去。

赵佳美和我在一个城市,也怨不得她找上我。

她住在老城区的平房,路上我给她打了电话,她早早的就在门口等着。

她看见我跟看见救星一样,死死地抓着我的手,可人却在门口站不往里走。

“佳美,怎么了?”我问她。

《半缘修道半缘君》 第003章 颈后的皮 免费试读

我脚步一顿,张大富死了?

我忙着冲进院子,就看见一个老婆子正坐在地上哭,张大富在她脚边躺着,胸膛毫无起伏,已经断气了。

张大富的头发湿漉漉的,脸上也都是水,可身上的衣服却是干的,也没明显外伤。

院子里还站着几个人,见我进院,一个叼着烟斗的老头说自己是下河村的村长,问我来干啥?

我回道:“我是来找张大富的,有点事想问问他。”说到这里,我小声问:“叔,他是怎么没的?”

村长嫌恶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张大富,说:“栽到地上,让水给闷死的,他人已经没了,你啥事都问不出来了,赶紧回家吧。”

我只好从张大富家出来,正巧拐角处有几个大妈正在说话,我眼珠一转,凑了进去。

常家世代在这里,几乎每个村都有亲戚,我说了爷爷和奶奶的名字,认了一个三姨奶奶,成功的融入了他们的话题,问出了张大富的事。

原来张大富是死性不改,调戏村里小媳妇的时候被人家男人看见了,抡着镰刀追到了村东,一个没站稳摔进了水坑里,人就没了。

三姨奶奶说的绘声绘色,仿佛亲身经历:“他这就是报应,听我侄子说他当时是直挺挺的摔进去的,脸朝下摔进一个小水洼里,这咋能摔死?偏偏他死了,这就是报应。”

“呵,别以为死了这事就能了了,正午你再去张大富家,那东西我定要拿到。”常璟离的声音突然响起。

我吓了一跳,确定别人没听见他的声音,这才松了口气。

谢绝三姨奶奶继续唠嗑的邀请,我出村找了没人的地方坐下,想着熬到正午。

显而易见,张大富的死法很不寻常,而且时间太过凑巧。

会不会是他知道常璟离要来,所以才死了?

“常仙,你到底要跟张大富拿什么东西?”我好奇的问。

手腕上突的一紧,好像缠上个东西,不断的收紧,疼得我直抖。

而且,我能看见手腕上的勒痕,却看不见缠住我的东西。

“我不问了,不问了。”我好想哭,不想回答就直说,直接上手是怎么回事?

手腕上的力道骤然松了。

我再也不敢开口,熬到正午,再次去了张大富家。

张大富的尸体已经装了棺材,帮忙的村民已经各自回家吃饭,只剩下张大富的母亲捧着个碗,坐在台阶上边哭边吃饭。

“跟她说,张大富横死,怨气重,就算是埋了魂魄也无法离开,会生生世世痛苦,你是出马弟子,可以帮她。”

常璟离的声音很轻,像是在我耳边喃喃低语。

我耳根有些发热,咳嗽了声,把他说的话跟张大富的母亲重复了一遍。

涉及到儿子,张大富的母亲哪有不紧张的,忙着让我进了屋,问我:“那该咋办?”

我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说:“我可以将他的怨气化掉,不过你在这里会妨碍我。”

张大富的母亲迟疑半晌,去了院子里。

我关上门,着急的问常璟离:“下面怎么办?”

“用锅底灰把棺材围住。”他说。

我跑到厨房从铁锅下头刮了半碗锅底灰,洒在棺材周边。

再次关上门,转身的时候看见常璟离已经背对着我,站在棺材边上,他右手一翻,手上出现一枚白瓷瓶。

棺材里突然传来刺啦刺啦的声音,像是有人在挠棺材板。

常璟离拿着白瓷瓶,口朝下,摁在张大富的脑门上。

“呃……”

棺材里传来低哑的闷哼,开始左右晃动,周围的锅底灰上出现一道道脚印,脚尖朝外。

我默默退后两步。

“啊!”随着惨叫,屋里凭空吹起一阵风,锅底灰吹得到处都是,棺材里砰砰的响。

等到风停,棺材里也再无响动。

看着常璟离把瓶子塞上木塞子,我上前几步,“你刚才在干什么?”

“拿我要的东西。”他淡淡地说。

“你要的东西该不会是张大富的魂吧?”我也就是试探着问问,没想到常璟离真的承认了。

他收起瓶子,说:“嗯,明日回程,我还要将这东西交予他人。”

“你要把张大富的魂送人?”这话刚说完,我心里咯噔一下,“你要送的人在我上学的地方?”

他居然知道我上学的地方!

常璟离缓缓转身,朝我逼近,借着门缝透进来的光,我看清了他的脸。

他的脸部线条硬朗,薄唇,那双眼睛很好看,形状秀长,眼神含蓄深邃,我记得爷爷说过这是鹤眼。

我咽口唾沫,退到门边,想要开门离开,这门也没上锁,可无论我怎么使劲,我都推不开。

他已经走到我跟前,缓缓弯腰,目光锐利,牢牢地锁住我:“你以为逃出那个小村子就能摆脱我?”

这人表情冷淡,话语里有着一股子阴狠。

我避开他的目光,腿肚子直抽抽,暗骂自己话多,刚才就不应该问的。

他的右手摁在我后脖颈子的疤痕上,表情更加阴森,仿佛野兽亮出了利爪:“你的皮还在我手上,就算是人逃了,魂也得留在我身边。”

听到这话,我腿一软,直接顺着门滑到地上,心跳越来越快。

我突然有种感觉,成为他的出马弟子不是出路,而是彻底中了他的圈套。

他睨着我,嘴角勾起,笑容不达眼底,话语里带着诱哄的意味:“好好留在我身边,我可以让你一直活下去。”

这蛇是打一棒子给一颗枣。

我仰头看着他,牙齿直打颤,眼泪都被吓出来了。

这人之前还挺温和,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邪气。

他搂着我的腰把我从地上带起来,“走吧。”

话落,他的身形已经消失。

我双腿本来就软,他一离开,身体没了着力点再次扑到门上。

原先怎么都打不开的门竟然打开了,我差点摔到地上。

“咋样了?”张大富的母亲上前问。

我清了清嗓子,说:“我已经将他的怨气消了,下午正常出殡即可。”

张大富的母亲看见棺材前的脚印,双眼一红,蹲到棺材前哭去了。

才被那条蛇吓了一顿,我也没心思安慰老人家,赶紧出了村子,一路跑回家。

我得找二叔问问那条蛇说的皮是咋回事,难道当年从我脖子后扯下来的皮,他还留着?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