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林冉凌峰[鬼夫降临劫个婚]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编辑:追赶山边的风 2019-02-12 23:47:28

主角叫林冉凌峰[鬼夫降临劫个婚]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鬼夫降临劫个婚》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鬼夫降临劫个婚 即可阅读全文

《鬼夫降临劫个婚》小说简介

《鬼夫降临劫个婚》写的很不错,不管那些黑作者如何说,小说吗,本来就是如此,黑坐着的全都是看作者写的好,自己整不出来,嫉妒心太强。小说主人公是林冉凌峰的小说叫做《鬼夫降临劫个婚》,本小说的作者是棉花糖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因为大三的课程并不紧,我在老家又陪爷爷住了两天,才收拾东西,打算回燕城继续生活下去。在老家住了几天,我也想开了不少,正所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与其每天担惊受怕,不如尽情地去享受生活所来带的美好。回。小说主人公是林冉凌峰的小说是《鬼夫降临劫个婚》,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棉花糖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林冉一位表演系大三女学生,本是冥府鬼王之妻,因数百年前冥府的一场浩劫,误入轮回。八字全阴,因一时贪财,被叫去顶替某知名女性演一场冥婚的戏码,因此被戏中的鬼夫纠缠上,在经历了一系列惊险恐怖的事件之后,慢

精彩章节试读:

“小苹果,小苹果。”我低声地呼唤着,想让她出来给我壮壮胆。

可是叫了半天都没有反应,我不禁有些惊讶,难道是这个小鬼睡着了?还是她也觉得有危险自己先跑了?

果然小鬼就是不可靠,亏我还对她那么好。

不过现在也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谈笑声越来越清晰,我甚至听出了其中的女声似乎就是王佳佳的。

可这三更半夜的,她跑到林子里干什么?难不成是来密会情人?

雾气越发的浓厚了,在好奇和担心的双重驱使下,我朝着声音的方向走了过去。

果然,在不远处一小片斜坡空地上,王佳佳正和某个男人并排坐着,男人背对着我,我只能隐隐看到他的侧脸,不过从轮廓上看,长的应该还不错。

两人的姿势看上去有些暧昧,应该是男女朋友关系。

看来是我多虑了,我摇了摇头,自嘲着最近真是越来越疑神疑鬼,说不定是王佳佳刚在张菲菲那里受了气,找自己男朋友聊天谈心来着。

这么想着,我也不好意思留在原地继续偷窥他们,思索着待会儿回去该如何找个理由搪塞张菲菲。

只是刚要转身,余光瞄到那个男人的时候,整个人顿时愣在了原地,那个男人的身上不知什么时候身上开始慢慢冒出了一股黑气,并且有越来越浓的趋势。

然而,王佳佳就像是没有察觉一般,依旧对着他有说有笑,这样的场景怎么看都是不正常的。

我的脑袋突然一阵晕眩,就在那一刹那,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副画面,王佳佳浑身是血,身体支离破碎就像是被野兽啃咬过一般地躺在了地上,她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嘴角却挂着一丝诡异的笑。

画面恐怖血腥至极,我一下子回过了神,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再看王佳佳时她还好好地坐在那里,只是那团黑气几乎已经将她包围,只剩下了一个脑袋还露在外面。

强烈的第六感告诉我,再这样下去,王佳佳肯能会有危险。

“小王!”我也来不及思考刚才那个画面是怎么回事,因为与王佳佳尚且存在一段距离,情急之下我只能大声地叫了她一声,希望她能发现不对劲,赶紧跑开。

然而,我的声音并没有引起王佳佳的注意,她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依旧看着她身边的男人,那眼神就像是在看自己的爱人一般,含情脉脉。

不对劲,那个男人一定有问题!

此时,男人也发现了我,他伸手摸了摸王佳佳的脸,像是在跟她说什么,然后起身,朝着我慢慢的走过了来。

这次,我终于看清了他的容貌,只是那一瞬间,我整颗心差点停止了跳动,紧接着胃里一阵翻腾,若不是恐惧大过恶心,我几乎当场就能吐出来。

他的左半边脸是正常人的模样,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帅哥,可右半边却早已腐烂不堪,右眼珠子垂挂在眼眶外,脸上的肉已经脱落的差不多了,露出了森森的白骨,眼眶中甚至可以看得到有几只肥大的蛆在蠕动着。

这,这根本就不是人,是只鬼!

男鬼看我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了什么美味的猎物,他朝着我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今晚的运气还真是好,你看起来要比她美味多了。”

他扯着半边仅存的嘴唇,嘿嘿地笑了起来,右边的脸随着他的笑,不断有腐肉在往下掉。

“啊!”我再也忍不住,尖叫了一声,想要跑,刚一转身,就被脚下的枯枝烂叶给绊倒,脚踝处传来了一阵钝痛。

遭了,真是越到危急时刻就越容易出问题,我想要爬起来,但左脚却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只能用手撑着身体,一步一步往后挪去。

男鬼已经走到我跟前,他俯下身子,那张恐怖的脸近在咫尺。

男鬼伸出他那只剩下骨架的右手,轻轻地抚过我的脸颊,刺痛从脸上传来,我想应该是他那尖利的指尖把我的脸划破了。

我已经被吓得几乎动弹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伸出腥红的舌头往我脸上舔去。

死尸身上特有的腐臭味扑鼻而来,呛得我差点吐了出来。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的血简直是人间美味。这么好喝的血,心脏也一定很好吃。”男鬼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露出森森的牙齿。

说着,他那只只剩骨架的手朝着我的心脏的位置抓了过来。

我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拿手护在胸前。

“有谁来救救我,只要能把这个鬼给消灭掉,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我在心里哀嚎着,却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这荒郊野外的,就算真的还有其他人在,看到现在这种情况跑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会来救我。

“呵呵,娘子,说话要算数哦。”就在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熟悉的笑声。

一睁眼,就发现凌峰不知什么时候竟站在了那个男鬼的身后。

而他的身边,还跟着小苹果。

男鬼也发现了凌峰的存在,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那仅剩的半边脸露出了一丝惊恐的神色,“你,你?!”

“哼,本王的娘子你也敢碰,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凌峰的脸色变得阴寒,他大手一挥,紧接着就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

我甚至没有看清是怎么回事,男鬼就变成了一堆粉末。这时,一阵风吹来,在吹散地上白灰的同时,也吹散了弥漫在林间的雾气。

“妈妈。”雾气散去,小苹果跑了过来,扑到我怀里。

此时,我浑身的力气就像是被抽走了一般,刚才的那一幕太过凶险,身上似乎还留有那个男鬼腐臭的味道。

“哇......”我再也忍不住,勉强撑起身体,蹲在树边大吐特吐了起来,直到只能吐出酸水。

眼泪鼻涕流了一脸,我也顾不得形象是否还在,只觉得心里无尽地委屈。

自从那次冥婚之后,我的生活就处处充满了惊险,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我才二十岁,为什么要让我遭遇这么可怕的事情。

我哭得稀里哗啦的,像是要把这些日子以来遭受的委屈与痛苦一并的发泄出来。

“娘子。对不起,让你受惊了。”凌峰突然从背后抱住了我,他的声音不再吊儿郎当,而是透着一丝的心疼与温柔。

《鬼夫降临劫个婚》 第三章 丢失的手机 免费试读

因为大三的课程并不紧,我在老家又陪爷爷住了两天,才收拾东西,打算回燕城继续生活下去。

在老家住了几天,我也想开了不少,正所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与其每天担惊受怕,不如尽情地去享受生活所来带的美好。

回到北城的时候,正值傍晚的下班高峰期,站台上人满为患,这个时候不论是想要打的,或者挤上公交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好在我并不赶时间,便稍稍与人群拉开了一小段的距离。

“我的手机呢?”突然,人群中一个年纪与我差不多大的女生惊呼了一声,引来了其他人的侧目。

女生开始翻找起自己的包包,甚至将包里的东西都倒到了地上,也没有发现她的手机。

女生彻底慌了,她拉住了身边的一个年轻人,焦急地问道:“请问,你有没有看到我的手机?白色的,手机背面贴了一张大头贴。”

“没有!”那个年轻人厌恶地甩开了她的手,不耐烦地瞪了她一眼。

女生不死心地又一个一个地问了站在她周围的人,然而,大家都摇头表示没看到,甚至有几个脾气暴躁的直接开骂。

“姑娘,你是不是把手机忘在了哪里没有带出来?”一个年纪较大的中年女人略带同情地问道。

女生摇了摇头,“没有,我刚才在路上还在看,我记得明明放进包里了,怎么办,那部手机对我很重要的,上面有我与父母唯一的照片,如果手机丢了,我就再也见不到我的父母了,如果有谁拿了我的手机,求求你,把手机还给我好不好,我可以给你钱。”

她蹲到了地上,已经泣不成声。

我心疼地看着她,深能体会到她的感受,我很清楚对父母的想念是一种什么样的煎熬。

女孩还在不停地无助地哭泣着,周围的人群慢慢散了去,我有些看不下去了,正想上前安慰她的时候,突然一个刚才也在围观的打扮得像个小太妹一样的女生引起了我的注意。

因为刚才围观的人很多,我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现在人群疏散,我一下子就看到,她的胸前,正挂着一个看起来四五岁大的小女孩。

说是挂,是因为小太妹的两手正插在口袋里并没有碰到身上的小女孩。

这样的场景看起来有些诡异,可小太妹却好像察觉不到重量,身体甚至随着耳机里的音乐轻轻摇摆着,而周围的人也像是看不到一般。

我以为是傍晚的时候,光线昏暗,才导致的自己眼花,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向那个小太妹,她身上的那个小女孩突然转过头,朝着我的方向看了过来。

那样的眼神是我从未见过的怨毒阴冷,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小女孩该有的眼神,我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视线却无法从她身上移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就好像只有我能看到那个小女孩一样?

“我说这位阿姨,你到底看够了没有,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这样一直盯着别人看是很不礼貌的一件事吗?”小太妹不耐烦地吐掉了口中的口香糖,语气很不友好地朝着我走来。

被一个跟我差不多大年纪的人叫阿姨,那一瞬间,我有种想冲上去让她睁开眼睛好好看清楚的冲动。

只不过,此时,我更在意的是她胸前的那个小女孩。

下意识的,就伸手想去摸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然而,我的手却确确实实地穿过了那名小女孩,直接碰到了小太妹的肚子。

或许是察觉到我的触碰,小女孩突然转过头来,对着我龇牙咧嘴,我被吓的一下子定在了原地,手脚慢慢冰凉起来。

我又见鬼了?!

小太妹一幅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着我,一边骂着,一边向后退了两步,“你他妈是不是有病,乱摸什么!有病就赶快去医院,别在这里吓人!”

“哎呦,痛死我了。”她突然一个趔趄,脚下不知道绊到了什么,整个人摔倒在地,坐在地上哀嚎了起来,背包里的东西也散落了一地。

其中还有一部白色的手机。

而刚才还在哭泣的那个女生,一见到那部手机,立刻跑了过来,将手机捡起,激动地指着还坐在地上的小太妹,“是你,是你偷了我的手机!”

“啧啧,没想到年纪看起来不大,手脚竟然不干净。”

“就是,看她的穿着打扮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女孩。”

还在等车的群众见事情有了转机,又都纷纷围观了过来,并开始指责起小太妹,完全忘了刚才自己态度的冷漠,甚至有人建议报警。

一听报警,小太妹似乎开始慌了,她抬起头,狠狠地瞪着我,就像是要把这一切归咎到我身上。

“都是你这个老女人,看我抓烂你的脸。”她气急败坏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伸手就要往我脸上抓去。

她的指甲很尖,我下意识地伸手挡一下,尖锐的疼痛从手臂传来,手臂立刻被抓出了一条血痕。

好在有几个比较热心的大叔及时拉住了她,才没有让她继续疯狂下去。

我惊魂未定地看着发疯了一般的小太妹,突然发现原本挂在她身上的那个小鬼不知什么时候,竟转移到了我的身上,正趴在我的手臂上贪婪地舔着被抓出血的手臂。

我被吓得连忙用力地甩了甩手臂,想借此将那个小鬼给甩开。

可那小鬼就像是长在了我身上一般,怎么甩都甩不掉。

或许是见我举止怪异,围观群众又纷纷把视线转移到了我身上,但是此刻我也顾不得那些异样的眼神了,心里只想着如何才能摆脱那只小鬼。

“妈妈,不要再丢下宝宝了好不好。”小鬼抱着我的手臂,抬起头,可怜兮兮地看着我,眼神也没有初见时的阴冷。

我却有些被她的话搞懵了,刚才那个小太妹叫我阿姨我还以可以当她只是没有礼貌的表现,可这会儿突然又有个小鬼来喊我妈妈,我再也淡定不了了。

都说鬼婴是被父母抛弃致死,或者是因为堕胎不能重新轮回,所聚集起来的怨念,因为太过渴望父母的爱,所以即使死后也会阴魂不散,跟在父母的身边。

可我以前别说怀孕了,甚至连男生的手都没有牵过,根本就不可能有孩子的,更别提对方还是个鬼孩子。

这件事怎么想都让人觉得心底发毛。

就在我正焦头烂额地想尽办法想把身上的这个小鬼赶走的时候,那个小太妹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甩开了拉住的她的人,双眼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看起来就像是被恶魔附身了一般。

就在一瞬间,她冲到了我的身边,用力将我往马路中间推了出去,力气大的惊人。

马路上的汽车一辆接着一辆川流不息,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我根本没有时间反应,整个身体就往马路飞了出去。

“妈妈!”

“啊!”

“天呐,杀人了!”

一时间,小鬼的喊声和围观群众的惊呼声在我耳边响起。

不远处一辆轿车正朝着我的方向快速驶来,我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整个世界似乎只剩下了自己的心跳声,难道那个所谓的全阴命已经开始奏效,我的生命就到此结束了吗?

“小心!”就在我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手臂突然被人往后拽了一下,身体因为惯性被顺势带回了站台上。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那辆轿车从我眼前疾驰而过。

我看着远去的轿车,双腿发软,整个人无力地靠在了公交亭的广告栏上。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