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周奇奇的小说[阴婚妖娆]免费试读

编辑:森屿麋鹿 2019-03-15 13:12:13

主角叫周奇奇的小说[阴婚妖娆]免费试读

《阴婚妖娆》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阴婚妖娆 即可阅读全文

《阴婚妖娆》小说简介

好饭不怕晚!好书不怕等!。主角是周奇奇的小说是《阴婚妖娆》,本小说的作者是小确幸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伏在妖孽鬼物怀中的身子不由得一阵发抖,却没心思理会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盯着妖孽鬼物,眼睛很想在他身上射出几个窟窿。“你的意思是你也不知道我姐姐在什么地方?”我的语气已经带了几分恼意,心里发狠的骂道,该。主人公叫周奇奇的小说是《阴婚妖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确幸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扫“福”发生车祸,还稀里糊涂被强上。好吧,我周奇奇自认倒霉!然而,事情远没有想象这么简单,这个叫夜忧的妖孽男鬼,竟然每晚与我缠绵,“吾乃夫人扫出来的敬业夫,就应该夜夜敬业……”

《阴婚妖娆》 第九章 莫名其妙的婚礼 免费试读

伏在妖孽鬼物怀中的身子不由得一阵发抖,却没心思理会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盯着妖孽鬼物,眼睛很想在他身上射出几个窟窿。

“你的意思是你也不知道我姐姐在什么地方?”

我的语气已经带了几分恼意,心里发狠的骂道,该死的妖孽,既然你都找不到我姐姐,为什么跑过来耽搁我时间!

妖孽鬼物斜靠在轿子一边,淡然的伸手撑着美得不像话的脸,笑意涟涟的对我点了点头。

笑笑笑,笑你妹啊!

既然妖孽鬼物也找不到我姐姐,我还不如自己想办法。想到这里,我就要挣扎开他的禁锢,谁知道他反倒是收的更紧了。

“夫人,这是要下轿?”妖孽鬼物皱了皱好看的眉,突然变了的脸色表明他要发作了。

我可顾不了这么多,看也不看他,直接顶嘴道,“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你开闪开,我要去找我姐姐。”

“不行!”

他的身子突然坐直,一双眼睛如同古井一般,没有丝毫波澜。

莫名的我觉得这样的他才更加的恐怖,但我比他发作得还要快,插着腰,怒吼道,“死妖孽,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也许是我这一吼威力太大,他竟然被我吼得愣了愣。沉寂阴沉的表情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最开始那种带着笑意的神情,煞介其事的道:“为夫,不过是要给夫人一个婚礼。还有,为夫名为夜忧,你可唤为夫敬业夫君,亦或者夜忧。”

鬼才叫你夫君!

我翻了个白眼,也不好惹恼了面前这只鬼。只好软下语气说道,“夜、忧,我担心我姐姐,婚礼的事情可否拖到后面?”

谁知道这丫滴竟然摇了摇头,再一次将我揽在了怀里。夜忧身上的冰寒一下子传递到我身上,我忍住不适,刚想要跟他商量。

只见他修长素白的手轻轻一扬,轿帘被掀起,我便被他带着一起飞了出去。

寒风在我的脸上刮着,有些发疼。我将脸撇过去,落到地下时,才发现我的面前竟然有一座古宅。

这处古宅像极了古代达官显贵的大宅子,我看得回不过神来。

“到了。”夜忧的声音突然传来,我回头一看,雪地里,那一台大红花轿竟然消失不见,就连那些纸人也消失无踪了。

这一次我倒是很轻易地从夜忧的怀里走了出来,盯着夜忧那张看不透的脸,我心里有些发寒,“这不是大梨树村,你把我带到这个地方到底干什么?”

“为夫刚才已经表示得很清楚了,当然是要与你成婚啊。”

夜忧说着,广袖一挥,我面前的古宅,一下子张灯结彩,门口的灯笼上挂着大大的喜字。只是看到这些,我却是高兴不起来,那所谓的张灯结彩,全部是往惨淡的白色方向发展。

尤其是门口那两排白灯笼,看得我寒毛直竖。

这个夜忧可以再变态一点吗?结个婚竟然弄得满院子的白……

“我姐姐……”

“不急,既然已经到了,我们还是先成亲吧!”说完之后,便指了指门口,似笑非笑的盯着我,“这是为夫特意为夫人准备的,夫人可还满意?”

满意你妹!我现在只想回家,只想找我姐姐!

事实证明,我的反抗是无效的。垂放在一边的手,突然被一块冰凉附上,夜忧牵着我的手,脸上带着正经的表情,“看夫人的样子,应该是极其满意的。那我们便先进去,免得错过了时辰。”

我有些无语,心里的那个小人的白眼都已经翻到额头上了。面对着那只妖孽鬼物,我又不敢有太明显的忤逆。刚刚在轿子上,就因为我那句无心的话,让夜忧身上的邪气浓重了好几分。

虽然那邪气来得快也散的快,却还是在我的心里留下了很大的阴影。

跟着夜忧一步步的往那大宅子门口走去,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应景,我脸上的表情也麻木起来。心里狠狠地道,这一次若是我能出去,我一定要想办法摆脱这只可恶的鬼。

进了古宅的大堂,夜忧便说他有点小事,去去就来。

我木讷的立在大堂内,外面飘着雪,天空却挂这一轮亮白的圆月,看起来无比的凄冷。尽管如此,我却觉得大堂里更冷。

眼珠子乱转着,看着大堂内的布置,瞬间觉得外面的布置多么的人道。夜忧明明说了这是成婚的大堂,却布置得像个灵堂。

阴冷的风时不时的往堂屋里灌,冷得我牙齿打颤。我缩了缩身体,尽量不去看大堂里飘飞着的白帷条,堂屋正中央,对着我的那口大棺材那里面似乎有一双眼睛一般,我总能感觉到里面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

该死的夜忧,怎么还不出来。

我在心底咒骂着,虽然夜忧也是只鬼。好歹我还认识,心里不至于太恐惧。没想到的是,我没有在心里唤来夜忧,倒是将另外一只鬼给唤了来。

喜堂,哦不,应该叫做灵堂,这里面突然刮起了一阵阴风,堂屋正中央那两根白色的蜡烛被阴风吹的左摇右摆,这架势真真是将我的心也揪着跟蜡烛的光一起跳动。

终于,在我神经绷到极点的时候,一道青灰色的影子慢慢地由透明变得凝实起来。我瞪大眼睛,竟然是一个长了一脸褶子的老太太。

尼玛,鬼啊!

我吞了吞口水,吓得连连后退。夜忧说过如今的我成了邪物中的唐僧肉,哪怕是一只小小的孤魂野鬼都想要喝一口我的血,吃一口我的肉。

没想到这只长的有些恶心得老太婆鬼,会突然出现在夜忧的地盘上。

想到我在夜忧的喜堂上,便要魂归地狱,我的心情那叫一个不可描述。

那个老太婆鬼蹒跚的朝我靠近,或许是看我太害怕了,竟然朝着我拜了拜,“老身拜见新夫人。”

新夫人?他一共还有几个夫人?

我盯着那个老太婆鬼看了好一阵子,才发现她的身上似乎也挂这一个绣了喜字的白布。还没容我问话,老太婆鬼接着道,“老爷想给夫人一个正式的成亲仪式,这才让老身来主持。”

“那、他呢?”我胆战心惊的扫了一眼所谓的喜堂,只希望这夜忧不要在闹出什么幺蛾子。

“老爷马上就来……”

老太婆鬼阴森森的说着,话音刚落,堂屋里一阵更大的阴风刮过,紧接着,那口棺材里,突然坐起来一个人。不,应该是一只鬼。这只鬼,便是那个我从墓碑上扫出来的敬业夫。

我抽动着嘴角,盯着那苍白着一张脸,直勾勾盯着我,冲着我咧了咧嘴角的夜忧。

这就是他所谓的正式的成亲仪式。

夜忧从棺材里出来之后,便让那个老太婆鬼当媒婆,一番跪拜之后,老太婆鬼消失无踪了,而夜忧,却站在我的面前,狭长的丹凤眼,紧紧地锁住我的眼睛,“夫人,如今我已给了你真正的婚礼,你便是为夫我的人了。”

我无语,并不想跟他争辩。做了几个深呼吸,平静了内心之后,皮笑肉不笑的对着夜忧道,“夫君,如今这礼数都做完了,是不是该放我回去了?”

看夜忧朝着我邪魅的一笑,我便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果然,这只不讲信用的鬼,不知什么时候,伸手一扯,我身体一个不稳,便滚落到了他的怀里。

“夫人,长夜漫漫。你我新婚夫妻,可不能辜负了这苦短的良宵。”

良宵你妹夫的!我要去找我姐!

心里的小人正愤怒的狂揍着夜忧这厮,面上却带着讨好,“按你说的,我们两个已经结婚了,我姐便是你姐。你是不是应该帮我找找我姐?”

谁知道这厮,竟然长臂一伸,一手揽住我的腰,一手伸出食指,轻轻地按在我的唇上,我被眼前这只男鬼弄得迷糊起来。

他一身鲜红欲滴血的喜袍,让他那张俊美无比的脸多了几分妖艳与神秘。

毕竟我也是个有原则的人,看到他这张脸,我只是呆楞了片刻,回过神来,即刻表明我的意思。

结果这厮当作没听到,抱着我就跳进了面前的那口棺材。看着这只无赖的鬼,我算是自认倒霉。

不过这一次,他没像上回一样,一来就扯开我的衣服。而是捻住我的长发,放在鼻尖轻轻地嗅着。

“夫人如今你已为人妇,基本的礼数还是要懂得。我不要求你三从四德,但你要保证,决不能跟别的男人搞暧昧,否则……”

夜忧说着,后面的话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便是在我的嘴唇上慢慢地吻了起了,舌头也不老实地搅动。

我没有反应,不是因为夜忧的动作,而是因为夜忧这句话。夜忧这个人,性格乖戾多变,前一刻对你温柔似水,说不定下一刻就给你个狂风暴雨。

“嘶——”感觉到肩窝的疼痛,飘飞的思绪一下子被拉了回来。埋怨的盯着夜忧,夜忧却是抬起了我的下巴,无比邪魅的道,“为夫可不喜欢夫人在这种事情上走神。”

说完之后,便卖力的在我身上捣鼓着,一只大手放在我的绵软上,不断揉搓出各种形状,另一只手探到下面,透过花心,直达我的敏感处。

我的双腿不断打战,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

妈蛋!这只色鬼动作很娴熟,不知道从多少只女鬼身上练就的本领,不,或许还有女妖和女人!

夜优撞进我身体的那一刻,我尖叫出声,太大了,完全是胀痛,还好他敏锐地调整了姿势,变化着不同角度进入我,干涩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海浪般的潮涌。

和我料想的一般,夜忧这一夜变成了一头不知疲倦的猛兽,而我也被这厮折腾了整整一晚上。

还真是如同他说的那般,丝毫没有辜负这个苦短的良宵。

只是,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我没有在夜忧的棺材里,更没有在大梨树村,而是在我的出租房里。

更让我没有料到的是,就因为夜忧的这场婚礼,让我遇到了我亏欠一生的人。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