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秦暖商城羿的小说[鬼王老公轻一点]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若雪樱花草 2019-03-15 13:19:22

主角叫秦暖商城羿的小说[鬼王老公轻一点]全本免费阅读

《鬼王老公轻一点》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鬼王老公轻一点 即可阅读全文

《鬼王老公轻一点》小说简介

这篇文把人虐得心肝胆颤的,情节非常精彩,喜欢虐文的不要错过了。。精品小说《鬼王老公轻一点》由荆离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暖商城羿,书中主要讲述了:我一愣,“你不是说,走的时候跟你说一声吗?”商城羿眉头微微一挑:“是吗?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仔细一想,刚到商王府的时候,商城羿确实说过这句话,“你说过的。”商城羿把玩着他的长剑:“我不记得了。”所以,。小说主人公是秦暖商城羿的小说叫《鬼王老公轻一点》,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荆离所编写的悬疑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鬼压身之后,我被一只帅鬼给盯上了;把我吃干抹尽之后,说要对我负责;围绕在身边越来越多的鬼魅邪祟,让我不得已跟一只鬼……

精彩章节试读:

我也听懂了个大概。

可给李海东上坟那天,商城羿说过就算是阎王见了他,也要让他三分来着。

我现在一点儿都不怀疑商城羿的话,所以仍旧拒绝孟奶奶:“这事您就别再费心了,我真担心再有下次,他肯定不能放过你。”

闻言孟奶奶冷哼一声:“我就不信我告到阎王那里,也奈何不了他!”

万一真的奈何不了了?阎王反而怪罪孟奶奶,那我真是死一万次也不够赔的。

“孟奶奶,您真的别再冒犯了,那鬼虽然对我那啥,但确实没有伤害过我,就这么着吧,好不好?”

孟奶奶丝毫不听我的劝告,固执地把纸包塞给我:“这是我认识的一个高人死前留下,用他的心头血画的,多少有用。”

我想到商城羿差点把我掐死我就不敢接:“孟奶奶,这么贵重的东西,您留着吧,平时不是总要跟那些邪祟打交道吗?”

孟奶奶见我执意不收,也猜到我有所顾虑,就没再坚持了,只是说很不好意思,耽误我回学校。

“反正我也走不了了,正好我有点事想问您,您知道徐慧……我姨她什么底细吗?”想到徐慧颖和我爸这几天的反常,我忍不住问道。

孟奶奶看了我一眼,说:“徐慧颖她妈年轻的时候跟我一样,也是个过阴人。只不过在生下徐慧颖那一年,她做了一件伤天害理的事,她男人替她偿了条命,才让她和徐慧颖苟活下来。”

我点点头,没想到徐家还有这么一段往事,“她妈做了什么事?”

孟奶奶想了想,道:“这事啊,说起来还跟你和海东的亲事有关系哩。”

我心中一动,果然,徐慧颖不只是为了钱,她还有别的算盘,“什么关系?”

“李海东他爸那一辈,李家本来是生了两个女儿的,第三胎又是个女儿,李家老头子想要个男娃,就去求了徐慧颖她妈。她妈就出了个计,让李家人在水缸里溺死了老三丫头,然后还把尸体扔到桥底下,让人践踏,说这样就再没有女娃子敢投生到李家。”

听到这里我心口堵得难受,真不敢相信这种残忍又奇葩的事情是真实存在的:“后来呢?”

“后来李家果然生了个男娃,但没出月子,就夭折了。后来又生了一个,依然没活过一岁,李家这才知道事情不妙,去告了徐慧颖她***阴状。”

听到这里我觉得很奇怪,虽然李家确实是自作自受,但这馊主意的确是徐慧颖她妈出的,也该负责。

“那阎王爷不管吗?徐慧颖她妈到现在还活的好好的。”

孟奶奶示意我稍安勿躁,“徐慧颖她妈还是有些本事的,只是没有了走阴的本事,别的就没什么损失。”

我咬咬牙:“阎王爷真是瞎了眼。”

孟奶奶连忙捂住我的嘴巴:“小祖宗,这话可不能乱说。”

我点了点头:“那后来呢?”

孟奶奶说:“后来海东他爸就出生了,平安无事地长大了,也没病没灾的,不过依我看啊,这恶报是应在海东身上了。”

经过孟奶奶这么一解释,我就能明白为什么商城羿说李海东是徐家害死的了。

徐慧颖她妈欠的债,却要让我来还,这是什么道理!

知道了真相的我忿忿不平地回了家。

徐慧颖和我爸竟然在家,看我背着包明显有些紧张,指责道:“你去哪儿了?怎么不知道跟大人说一声?”

我随口道:“你们不在家,我找谁去说。”

我爸拍了把桌子站起来:“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对长辈说话就是这个态度?”

我还没说完,徐慧颖扑过来抱住我爸胳膊:“算了算了,暖还小,别动气。”

说完转头看向我,给我端了一杯看着像血的暗红色液体:“暖,别惹你爸生气,乖,把这个喝了。”

我立刻警惕地往后退:“这什么东西?我不喝。”

我爸眉毛一横:“由不得你不喝!”

然后就过来拉我,大手铁箍一样死死地固定住我:“慧颖,灌!”

眼看着徐慧颖拿起那个杯子,我的心就凉了。

我爸常年干农活,别的不说有的是力气,我在他的钳制下根本无法动弹,气地眼泪都出来了:“爸,你由着徐慧颖胡来,对得起我死去的妈吗?”

“要是你妈在,也会支持我。快给她灌。”

徐慧颖得意地笑着靠近我,一手捏住我的下巴强迫我张开嘴,另外一只手拿着杯子靠近我的嘴巴。

我知道我要是喝下去拿东西,指不定会怎么样呢,到这一步我也不指望我爸能良心发现,只盼着有人能来救我。

商城羿!

上回被徐慧颖刁难,就是商城羿的纸人替我解围。

这一刻我竟然有点期待商城羿来救我,我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居然寄希望于一只鬼身上!

眼看着徐慧颖端着的杯子就要到我的嘴边,突然脖间一阵凉风,徐慧颖整个人就定住了,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同时,有一股冰凉的气息将我卷起,一下子就从我爸的钳制中脱离出去。

虽然我看不见,但我知道是商城羿来了。

当下心里也不知道什么感觉,只是呆呆地站着,眼泪都不敢往下淌了。

商城羿搂住我的腰,在我耳边轻轻吹气:“暖暖这么着急叫我来,是想我了吗?”

我抽抽着,想拿袖子擦一把眼泪,愣是不敢。

“老秦,这怎么回事,我怎么动不了了啊?”徐慧颖哭嚎着,他们看不见商城羿,被吓得不轻。

我爸一个糙汉子此时此刻也吓得脸色惨白,声音都有些颤抖:“小暖,这……这怎么回事啊?”

商城羿冷笑一声,他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过来,低沉喑哑,但充满了威慑力:“我的人,你们也敢动?”

徐慧颖在听到商城羿声音的那一刻就吓懵了,鬼哭狼嚎个不停。

商城羿皱了皱眉,手一抬,徐慧颖手里的杯子直接送到自己嘴边,“咕咚”“咕咚”喝了个干净。

我爸瞪着眼睛,“慧颖,你在干什么?你喝这个干什么?”

我把这反应说明,杯子里的东西确实有问题。

我恨的直咬牙,再怎么说,我也是他秦广博的女儿,他就这么对我!

徐慧颖一口气喝完了杯子里的东西,立刻俯下身子开始干呕,还把食指伸进喉咙里催吐。

我爸紧张地要命,冲我吼道:“秦暖,你少装神弄鬼,快让你妈把东西吐出来。”

虽然我对商城羿又怕又讨厌,那此刻我也忍不住想要给他点个赞。

实在是太解气了,我早就想这么惩治一下徐慧颖了!

我挺直了脖子:“我说了,她不是我妈!她叫我喝你就答应,她自己喝你就不行!难不成你们给我下了毒吗?”

秦广博被我顶的无话可说,也顾不上害怕了,使劲拍着徐慧颖的背。

他下手没个轻重,徐慧颖本来就呕地上气不接下气,被这么拍几下,都快翻白眼直接昏死过去了。

真是大快人心!

商城羿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抿唇一笑:“暖暖,你没事吧?”

温柔的声音让我鼻子一酸,差点又哭出来。

但是想到他是强了我的男鬼,我心里的那点情愫消失地干干净净,摇了摇头瑟缩着道:“你怎么来了?”

“你是在怪我来晚了么?”商城羿饶有兴味地问道。

“没有,”我连忙摇头,“绝对没有,你来的刚刚好。”

秦广博抬起头来,一脸惊恐地看着我,结结巴巴地问:“你……你在跟谁说话?”

《鬼王老公轻一点》 第19章 你怎么识破我的 免费试读

我一愣,“你不是说,走的时候跟你说一声吗?”

商城羿眉头微微一挑:“是吗?我什么时候说过?”

我仔细一想,刚到商王府的时候,商城羿确实说过这句话,“你说过的。”

商城羿把玩着他的长剑:“我不记得了。”

所以,商城羿这是要耍赖?

“商城羿,你别闹了,我不去,孟***魂魄进不了阴间,这不是你说的吗?”我拉着他的手,试图让他想起自己说过的话。

但商城羿似乎是铁了心要为难我:“我商王府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

我皱眉,对于孟***担心战胜了对商城羿的恐惧:“你到底怎么了嘛!”

商城羿狭长的双眼微微一眯,闪过一丝危险的气息:“你有点恃宠而骄了!”

我很怂地叹了口气,商城羿总是这样,在我觉得他并没有那么可怕的时候,给我当头一棒。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反悔,但我现在肯定是要回去看孟***。

“我可以帮你。”柯非夜伸出手,将我拉到他身边去。

商城羿看向我,冷冷道:“不想死,就过来。”

我下意识地打了个寒噤,“商城羿,我就去一晚,孟奶奶下葬我就回来,不行吗?”

商城羿没有说话,但紧拧的眉头却告诉我:不行!

这时候,柯非夜突然对我说,“秦暖,给我一滴你的血。”

“不行!”商城羿立刻阻止道,看向我的眼神冰寒无比。

我当然知道柯非夜要我的血是来对付商城羿的,缩了缩脖子:“不能给你,我和他有血契。”

柯非夜没有强迫我,而是将手里的招魂幡交给我:“你拿着这个,一直往前走,谁叫你也不要回头,出了大墓,在入口等我。”

我接过招魂幡,点了点头:“那你小心。”

“秦暖!”商城羿提高声音,叫道。

我心虚地不敢看他,“商城羿,对不起,谢谢你之前救我。”

说完,我转身就往外走。

一阵阴风从后面刮过来,吹起我的头发和衣服,强大的气压让我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我站稳身子之后回过头,就发现商城羿已经和柯非夜交上了手。

商城羿先前幻化出来的那些鬼物也消失了,其他人跑的差不多了,只有老巫婆和常老大还不死心地往前走,秦广博背着徐慧颖跟在最后面。

我没心思管他们了,按着柯非夜的吩咐一直往前走。

耳边传来一阵阵鬼怪的嘶嚎声,风撕扯着我的招魂幡,噗噗直响。

跑了不知道多久,突然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我下意识地想要回头,突然想到柯非夜的叮嘱,硬生生扭了回来,继续心无旁骛地往前跑。

“小暖,是我啊,我是海东,你怎么会在这墓里?”竟然是李海东的声音。

我强忍着想要回头的冲动,没有搭理他。

但是李海东却飞快地赶上我,直接拉住了我的胳膊,整个人挡在我的面前。

我看到他的脸时微微一愣,心想这应该不算我回头吧?

李海东脸白的就跟纸人一样,嘴唇铁青,握在我手腕上的大手冰冷地刺骨。

“小暖,你真狠心。怎么说我们也当了这么多年夫妻,你说不要我就不要我了!”李海东的声音很幽怨,就像一个被丈夫抛弃的小媳妇一样。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个墓道里看到李海东,明明他跟商城羿是不对付的:“你来这里干什么?”

李海东叹了口气:“我在地府遇到了孟湘玉,她跟我说了下墓的事情,叫我来救你。”

“你见过孟***魂魄了?”我诧异地问。

李海东点点头,表情看不出来一丝破绽:“是啊,所以我就来找你了。”

我心里泛起嘀咕,商城羿和柯非夜都说过,没有我点灯守灵,孟***魂魄是无法进入阴间的。

李海东不可能在阴间遇到孟奶奶!

所以眼前这个李海东是假的!

知道了这一点,我手都在发抖。不知道他要对我做什么,跑肯定是跑不赢的,只能想办法先拖着。

“孟奶奶还好吗?”我问他,同时偷偷地把手放进裤子兜里,里面躺着商城羿给我救命的那个刀币。

李海东摇了摇头:“不好,她死前受了不少折磨,导致魂魄不全,只能在阴间受苦。她有些话要跟你说,叫我带你下去见一面。”

我心中骇然,表面上假装疑惑:“我去阴间?”

李海东自顾自表演着:“嗯,她在那里等你。”

我右手轻轻抚摸着刀币,焦急地等待着它能够给我回应,假意问道:“可我是人啊,人没死怎么进入阴间啊?”

李海东说:“没关系,我有办法的。你跟我走。”

他伸出手要来拉我,我一个闪身躲开了;“等一下。”

李海东看了一眼我的右手,我紧张地额头都渗出了细汗。他若有所思地皱了皱眉,“怎么了?难道你不想见孟湘玉最后一面吗?”

“当然不是啊,”我说:“可是我现在有点事,必须先回家一趟,要不这样,你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回来。”

刀币没有反应,我心里怕极了,声音都控制不住地有点发抖。

李海东抓住我的右手手腕,使劲往外拉。

我死死拽着刀币,这是我最后一点希望,如果商城羿不回应我,都不知道要被这个假李海东带到哪里去。

“小暖,孟湘玉对你那么好,你去见她一面又怎么了呢?”李海东声音阴沉,好像已经没多少耐心了。

我已经快哭出来了,腿也在抖:“我真的有事,等一等不行吗?”

李海东眉头紧蹙,一把将我的手拽了出来,用力一甩,我手里的刀币划出一道弧线,“啪叽”一声掉在地上。

我彻底慌了,想也不想扑过去捡。

带着戾气的掌风迎面而来,我直接被打飞了出去,眼睁睁看着李海东捡起了地上的刀币。

李海东打量着刀币,也不再伪装了,露出一个残忍而冷漠的微笑:“原来是在等救兵啊。”

他说着,一脚踩在我的脸上:“果然是商城羿的女人,竟然可以识破我。”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