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张强的小说[佛牌生涯的那些年]免费试读

编辑:蝉音弥夏 2019-03-15 22:34:18

主角叫张强的小说[佛牌生涯的那些年]免费试读

《佛牌生涯的那些年》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佛牌生涯的那些年 即可阅读全文

《佛牌生涯的那些年》小说简介

小说整体脉络清晰,文笔流畅,是言情小说中值得推荐的文章。。主角是张强的小说叫做《佛牌生涯的那些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悠神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张明拿到佛牌前后对我的态度我都看在眼里,只是一直忍着脾气,没有发怒。现在张明这种态度,我更是有了不想再管他的冲动。“哑巴了,说话,找我什么事?”张明问道。林大兵凑过来,在我耳边小声说:“现在事情有些棘。小说主人公是张强的小说是《佛牌生涯的那些年》,它的作者是悠神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次普通的朋友聚会,我接触到了泰国佛牌。从此之后,这种和佛教没有任何关系的神秘物什,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将我一次次卷进惊心动魄的诡异迷局和荡气回扬的爱恨情仇……

精彩章节试读:

“老弟啊,你可别骗我,你说我这是不是除了什么事情啊!”王守财在电话那边都带上哭腔了,可想而知他现在的害怕程度。

“王哥,兄弟我还能骗你吗?你听我的,好好供奉那块佛牌,肯定是啥事都没有,咱们以后还要成为马云王健林那样的人物呢!听我的没错!”安慰了王守财一会儿,王守财也是将信将疑的挂断了电话。

尽管在电话里面跟王守财说的是底气十足,但是挂断电话后,我的心里面也直犯嘀咕,总感觉这事不大对劲,想了一会儿就给林大兵打电话问他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佛牌这东西嘛,能给你带来好运,肯定也能给你带来厄运,要是一直都是好运的话,那这世界上还不乱套了?哪里都是有钱人,还有什么穷人啊!”

我这会儿哪里还有心思听林大兵跟我扯这些,就让他说明白点,这一切究竟是咋回事,王守财那边究竟会不会出事。

林大兵那边吞吞吐吐了一会儿也不说话,就像是躲着我一样,竟然给我来了句时间不早了我要睡觉了,咱们有时间再好好聊!这话说完,林大兵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我去你大爷的!”朝着电话那边恶狠狠地咒骂了一句,心里面越想就越不是个滋味,这特么的林大兵这态度就说明肯定是有事啊,如果说王守财真的出事了,那这一切跟我能脱得开关系吗?

不行!我得想办法帮帮王守财!

心里面这样想着,手里面下意识的就给王守财打电话,可是电话号码刚按出去,我猛然一怔,我给他打电话说什么啊?难道跟他说我卖给他的佛牌有问题?

嘀咕了一秒钟,我赶紧就把电话挂断了,心里面同样也是烦躁不安,我是万万没想到竟然会出这种事情,问题是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林大兵那个奸商龟孙子还能够睡得着觉,我是没有这份定力,想了想觉得这事还必须让林大兵来管管,不然的话,我心里面太不踏实了。

再次给林大兵打电话,这狗,日的竟然直接关机了,我当场那个气啊,不过这也难不住我,既然下定决心要解决这件事情了,林大兵他怎么样也跑不了。

反正我也知道他住在哪里,二话不说直接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打上车直接就去他家。

咚咚咚的敲了半天房门,林大兵才把房门打开,看到我的第一眼,他当场就怔住了,问我咋过来了。

看他那一副油头满面的汉奸模样我就来气,也不跟他客气,哼哼冷笑一声就说:“你还关机了?连我电话也不接了?”

“哈哈哈哈……大兄弟,瞧你说的,手机刚好没电了,你找我有啥事啊?”林大兵一边说着,一边就热情地把我忘家里面迎。

我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就质问他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林大兵跟我装傻。

我这会儿实在是没有心思跟林大兵玩这些劳什子的文字游戏,深呼一口气就说:“林哥,这件事情你要是不解决的话,咱们的合作就到此为止吧,赚钱的事我能干,但缺德的事情我是真没法干,这佛牌我以后也绝对不卖了!”

听我这么说,林大兵当场就急眼了,“兄弟,你咋能这么说话呢?咱们干的这哪是什么缺德的事啊,就是做生意嘛,说好听点还是为人民服务,救人于危难之中,怎么能缺德呢?”

“放你娘的屁,现在王守财天天做噩梦,天天输钱,到医院里面检查竟然还神经衰弱了,这叫什么救人于危难之中?你实话跟我说这一切究竟是咋回事,要不然这活计我真没法干了!”

林大兵深呼一口气说:“唉!兄弟啊,既然你这样,那我就实话跟你说了吧,任何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有好处自然会有害处,关于佛牌的好处我就不多说了,能帮人转运你也看到了,至于害处……”

说到这里,林大兵停了下来,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转,我以为他又要跟我耍什么花招骗我,就提醒他说:“你可别跟我玩虚的,王守财要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我是肯定不干了,以后你也别再想让我帮你卖出去一块佛牌,这生意我是真没法做了!”

“瞧你说的,我还能骗你吗?我刚刚是在酝酿怎么跟你说呢,现在酝酿好了,我就跟你说说吧!”

“其实佛牌的确是对人有危害的,但是这害处也分大小,有的轻有的重,还有的是一阵一阵的,也就是说一段时间运气简直好到爆炸,但另有一段时间这运气就烂到爆炸,甚至喝凉水都有可能被呛死,上厕所都有可能掉进马桶里面淹死。

而像王守财这样的,应该就是厄运期到了,等过了这段厄运期,一切就都好转了,不过在这段厄运期千万要注意的是绝对不能松懈对佛牌的供奉,不管佛牌怎么整你害你,你都必须好好地对待它,争取早点把这段厄运期度过。

不然的话,谁也说不清楚这段厄运期会持续多长的时间,也说不清楚这厄运期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就这么简单?真没有啥问题?”我一脸的错愕,看林大兵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顿时间一脸的懵逼。

“嗨呀!本来就没啥大事,你非要搞得鸡飞狗跳的,还大半夜的跑过来,我在电话里面不都跟你说清楚了吗?”林大兵一边说着,一边埋怨的看了我一眼,提醒我道:“不过你可千万记着要提醒王守财,绝对不能因为是在厄运期就松懈了对佛牌的供奉,更不能说什么不吉利的话,不然,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点点头,将信将疑的就给王守财打电话要把这些话转告给王守财,让他注意一些。

可是电话刚刚打通,那边就传来王守财的笑声,那声音很怪异,阴森无比,就像是个小孩子在恶作剧一样,听得我心里面直发毛。

《佛牌生涯的那些年》 第十五章 不舍丢弃 免费试读

张明拿到佛牌前后对我的态度我都看在眼里,只是一直忍着脾气,没有发怒。

现在张明这种态度,我更是有了不想再管他的冲动。

“哑巴了,说话,找我什么事?”张明问道。

林大兵凑过来,在我耳边小声说:“现在事情有些棘手,说什么也要把张明约出来。”

我只好继续忍着不发脾气,好声好气对张明说道:“我,崔子健啊。麻烦你现在来一趟我公司,佛牌出了点事。”

张明预期本来还是很急躁的,听我说佛牌,瞬间焉了下来。张明立刻换了一种巴结的语气对我说:“佛牌怎么了,佛牌能出什么事?”

“现在跟你解释不清楚,我公司的位置和我在的楼层我以前应该告诉过你,你快来。”

我说完,怕张明还醉倒在温柔乡拖拖拉拉不肯过来,索性喊了一句:“快,不然没时间了。”

说完,我就迅速挂掉了电话。

我知道只有这样子他才会着急,知道是真的出了不得了的事情。

我突然想起来,林大兵说那婴灵怨念很深,搞不好连性命都会丢掉,那我们就算把佛牌要回来了又有什么用?

林大兵静静坐着,接连不断的抽烟。也不知道林大兵抽烟都抽的什么牌子,烟味特别大,而且呛。

我不好直接给林大兵说让他不要抽烟,便说道:“老兄,就算你烟瘾大,这样抽烟对身体伤害也很大。”

林大兵是聪明人,瞬间就听出我话里的意思了。对着我笑了笑,掐灭了烟头。

我正想问林大兵佛牌的事情,就看到一个人火急火燎地走了进来。

仔细看,发现不是一个人。在张明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各自不高但十分丰满的女人。

我的话是起到作用了,张明赶来的速度这么快,一定心里很着急。

但着急也改不了本性,都到这种地步了他还有闲情雅致带着一个姑娘一起前来。

张明没有等我说话就找了一把椅子随便坐下了。妹子站在张明的旁边,给张明捏着肩膀。

几日不见,张明生活越发滋润了,都有了当皇帝的感觉。

张明问我:“老崔,佛牌到底出什么事了,你千万不要吓我。”

我思忖着该怎么和张明解释好,林大兵却突然对张明伸出了手,自我介绍:“你好,我是林大兵。”

张明有些犹豫地和林大兵握了握手,目光却还是看向我这边的:“老崔,这位是……”

“我是个商人,专门研究佛牌一类的。不瞒你说,主要经营佛牌的出售。你的佛牌,就是从我这里拿的货。”林大兵说道。

张明对林大兵的事并不感兴趣,现在他只在意佛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林大兵对张明的说:“其实是这样子,是有点小问题,但不是佛牌的问题。”

我游戏吃惊林大兵竟然会这样说。明明就是佛牌是半成品拿着太危险了,怎么又说不是佛牌的问题。

唯一的解释就是,林大兵怕影响到自己的生意,又胡编乱造开来了。

“什么问题?”张明问。

我也很好奇,林大兵还能说出什么花来。

“你知道为什么,你这个佛牌见效这么快吗?因为这张佛牌里的婴灵十分强大。”

林大兵这句话倒是没有造假,里面的婴灵却是太厉害,不然也不用这么着急把佛牌收回。

“见效快,这不是好事吗?”张明说。

林大兵摇了摇头,“这你就不懂了。正因为你的这块佛牌太好了,才不适合你。因为婴灵太强大,因而选择供养它的人都是有条件的。我们看过了,你不适合养这块佛牌,要是坚持养下去迟早会惹祸上身的。”

我不得不佩服林大兵,真是什么样的话都能编出来。

张明瞪大了眼睛看着林大兵,眼神里写满了不可置信。不过佛牌带来的效果却是蛮大的,张明也不敢不相信林大兵说的话。

林大兵从口袋里掏了半天,掏出来了烟。但见我瞪他,林大兵又把烟收回了,对张明问道:“我们现在是站在卖方的位置,怕出了事情才来找你的。若是换做其他人,谁管你的佛牌合不合适。”

张明有些犹豫,“那现在,还有什么补救的方法吗?”

林大兵两只手十指相扣,撑着下巴,“补救……现在倒是有一个方法。你把你的佛牌给我,让我拿去销毁,杀死里面的婴灵,就没有事了。”

张明怔了一下,迫不及待地问林大兵:“那销毁了佛牌以后,会怎样?”

“佛牌销毁,你的桃花运也就到此结束了。先前的那些桃花,因为是佛牌带给你的,所以佛牌毁,桃花运也不在了。”

没想到这样的话林大兵也敢说,他这样说了,张明怎么可能还愿意把佛牌乖乖交给我们去销毁。

果然,张明脸色一变,我忙打圆场说道:“你可以重新供养一个佛牌的。”

“不过重新供养也有些不现实,现在你身上已经有了一个婴灵的怨念,如果再养一个婴灵,无疑会惹祸上身,比这次还要严重。”林大兵打断了我的话。

我瞪着林大兵,不知道这小子又打什么算牌。

张明刚刚交到好运,即将脱离原来的屌丝生活了,现在告诉他,要他回到原来的生活,张明怎么可能会愿意。至少换做是我,我是不愿意的。

“就只有这一个办法了?”张明问,眼神里已经满是忧愁。

谁能想得到,正当自己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突然出了这种事。

我看着林大兵,现在话是他说出来的,要圆也是他圆,我再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如果还有别的办法,林大兵怎么会这么慌张的来找我。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竟然还真的有别的办法。

林大兵清了清嗓子,张明便正坐危襟,竖起耳朵仔细听。林大兵说道:“凡事都不能用绝对的说。虽然婴灵危险,但制服它的方法总归是有的。”

我有些恼怒,这和林大兵跟我说道完全不一样。

“还请高人指点。”张明说。

“你在公司上班,也应该知道,公司购买金点子都是要花大价钱的。”林大兵奸,淫的笑着说道。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