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鬼压床]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阿南李娜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但愿花开如初 2019-03-15 22:41:10

[鬼压床]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阿南李娜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鬼压床》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鬼压床 即可阅读全文

《鬼压床》小说简介

《鬼压床》本书层次鲜明,情节感强,容易使读者理解,喜欢!加油,希望可以更加努力!。主人公叫阿南李娜的小说叫《鬼压床》,是作者阿南IV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师父不管不顾猛地一个冲刺就英勇上阵了,只给我留下了一个光荣的,伟大的,无限光辉的背影。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天神降世,师父背后是无尽的光芒,他手持神剑,英勇的向着黑暗冲去,那一刻,他阿瑞斯附体,勇猛无畏。小说主人公是阿南李娜的书名叫《鬼压床》,本小说的作者是阿南IV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场诡异的梦境,一件件扑朔迷离的事件,是诅咒,或者是阴谋?神秘的跟随者,古怪的老屋,所有的一切,到底与逝去的爷爷又有什么关系……

精彩章节试读:

自从张晓静来了以后,家里明显就整洁了起来,井井有序,嗯,不要误会,全都是老李干的,本来两个大男人住在一起,大家都懒散一点,平时也收拾,但是总是乱扔乱拿,随手放置。张晓静看不下去,硬生生逼着老李干起了保洁公司的勾当,收拾的那叫一个窗明几净。啧啧,没节操的男人,我鄙视了一下正在做饭的老李,顺手把吃剩的雪糕棍子扔在桌上,张晓静一道目光扫过来,我擦擦冷汗,赶忙把垃圾都收到了垃圾桶里,顺便对老李表示一波同情。。。

“阿南,听李行说你冲撞大仙了?晚上一直发梦?”吃饭的时候张晓静突然向我问道。

“我也不知道,发梦倒是一直有,偶尔会有那种特别恐怖的梦,也是最近才有的。”我如实回答到。

张晓静沉默了一会,转头对老李说到:“你下午出街去买二斤半糯米,一袋子红枣,一斤白糖,一把粽子叶回来。”“这是什么偏方吗?放枕头底下的那种?”我满怀期待的看着老李。

“不是,是我家二姑娘想吃粽子了。”低头扒饭,我还是想想办法去找那个道士吧。

下午李行回来给张晓静做了一顿粽子,我顺便蹭了几个垫了垫肚子,去楼下药店买了点安眠药,自从发梦开始,晚上的噩梦总是让我在半夜醒来,搞的我最近神经衰弱,可能也是害怕在做梦,现在又开始严重失眠起来,李行还嘲讽我说我可以出去写代码了。

晚上喝完药,逐渐感觉有了困意,迷迷呼呼之间,我突然听到了李行卧室的门开了,然后就是“踢踏踢踏”的拖鞋声音。“应该是李行或者张晓静起来喝水吧。”我心里想到,然后困意袭来,我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叮咣”我就日了狗了,晚饭吃的粽子不消化是怎么的,大半夜的一直起来?我实在气不过,打算起身出去,想了想是李行也就算了,平时吵吵闹闹惯了,万一是张晓静,我出去说她也不太合适,声音也没有再响起,于是我就又躺了下去。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一出卧室门就看见李行瞪着一双熊猫眼站在卫生间里面刷牙,我走过去低声说道:“昨晚你咋的了,大半夜不睡觉跑客厅去干嘛呢?”李行一嘴的泡沫说不出话来,瞪大了眼睛盯着我,嘴里“呜呜”的喊个不停。

“你俩大男人一早上搁厕所里干嘛呢?搞基啊,二娃子,阿南,出来吃饭啦,快点,等会凉了。”“哦,好的。”我应了一声,转身又对李行说到:“等会吃完饭出门一趟,再跟我去找找。”

吃完饭我带着李行直奔隔了两条街的街心公园,那经常有老头老太太下棋跳舞,说不定哪个就认识那个老道士的呢。

路上李行一直阴沉着脸,我感觉他有好几次想出口问我又硬生生忍住了,我好奇心发作,到了公园以后也没有去找人问话,和李刚买了瓶水以后找了地方坐了下来。

晒太阳晒得都快睡着了。李行突然开口说:“阿南,你咋不急着去找那个道士了?”我笑了笑:“你咋又这么急了呢?昨天晚上不是你起来的吧。”李行的脸色突然就更阴沉了。沉默了好大一会,他才开口道:“这事我不太想提,我总觉得。。。。二丫头有问题,可是我也打电话问家里了,家里人说她来的时候好好的。”“她是怎么了?”“二丫头昨晚应该是梦游了,可是我也没见过她那种的,她昨晚忽然坐起来,我也醒了,就问她是不是要喝水,她也不说话,就是自己起来走去客厅喝水,喝完水就在那里坐着,我怕她着凉就拿衣服出去给她,可是我看见她睁着眼睛!我就问她是怎么了。她也不说话,面无表情,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我,我害怕啊,刚想过去叫你起来,她就把被子一放,回屋躺着去了,我昨晚没敢躺下睡,就在床边坐了一宿,早上起来她又好好的,啥事没有。”李行一口气讲了一大段话,看的出来她是真的吓坏了,我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安啦安啦,应该是梦游的吧,别想那么多,折腾自己呢?”李行也缓缓的出了一口长气,重重地点了点头。

正要回家的时候,李行接到了张晓静的电话,让去买一支口红,颜色要亮一点,我和李行就一起逛去了对街口的化妆品柜台,李行跟人家说要买口红,颜色亮一点,那导购看了看李行又看了看我,眼里藏不住的奇怪和。。。。。。。惊喜?腐眼看人基啊,,这世道。

回到家吃过晚饭,李行悄悄拉我到一边说到:“阿南,今晚你也稍微悠一点,如果二丫头再起夜,你跟我一起起来看看,我一个人有点慌。”

我点点头,转过身去看了看张晓静,她正兴高采烈的看着老李给她买的口红,时不时拧出来往手背上画一画,女人啊,真是太奇怪了,实在是看不懂。唉,没办法,帮人帮到底,看来今晚又不能睡个好觉了。

晚上躺在床上玩手机,想到白天李行跟我说的话,我决定稍微迟一会睡觉,万一有事情也好马上起来,大概一点多钟的时候,我突然听到起床的声音,又是昨晚的声音,“踢踏踢踏”的,。这次是进去了卫生间。

我赶忙起来,披上衣服,开了门就发现李行站在卧室门口,卧室昏黄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我不由的一阵紧张。

“人呢?”我问李行,李行不做声,默默的指了指卫生间,我过去卫生间门口,一阵凉意突然从我的尾椎骨窜上来,面前的景象吓得我呆呆的站在那里,一身冷汗莫名其妙的就冒了出来。

张晓静就静静的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面,手里拿着老李下午刚买的口红,她嘴唇上涂了厚厚的一层口红,现在正在拿着口红往镜子上面胡乱画着,那支花了老李小半个月的工资的口红已经消逝了一小半,整个镜子画的乱七八糟的。她没有开卫生间的灯,外面幽幽的路灯照射进来,映的张晓静的脸突然就陌生起来。

我扭头看向老李,他脸色已经完全铁青了,我知道老李从来不相信这些神神叨叨的事情,可是眼下这个情况估计他心里已经完全乱掉了,二十几年培养起来的朴素的唯物主义已经开始支离破碎了吧。

老李突然就气冲冲的走过来,一把拉住了正在镜子上胡乱画着的张晓静。“二丫头,恁弄甚呢?大半夜恁不睡跟这瞎鬼各画个甚,回,回屋里瞌睡个。”

张晓静停下来胡乱鬼画的行为,扭过头直勾勾的盯着老李,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我看着老李一下子就出了满头的汗,赶紧上前一步把老李拉开,张晓静没了老李的阻拦,慢慢的把头转过去,扔下手中的口红,转身“踢踏踢踏”的往客厅走去。

我拉着呆住的老李进了卧室,转身把老道士留下的黄符扣在手心里,拉开卧室的门向着椅子上坐着的张晓静走去。

张晓静仍旧一副呆呆的样子,冷冷的双手抱膝坐在客厅中,大大的落地窗透过来清冷的月光和幽幽的路灯。直觉告诉我,现在的张晓静根本就不是白天那个跟老李你侬我侬开朗大方的北方姑娘。

我摸了摸手中的黄符,强行壮了壮胆气,拉开一张凳子坐在张晓静的对面,突然,张晓静伸出来一只手,笑了笑,说到:“漂亮吗?”

我被她的举动吓得一机灵,赶忙闭上眼睛把手里的黄符举起来,面对着张晓静。过了一会,我偷偷的睁开一只眼睛,发现手上的黄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张晓静拿到了手里,她一面打量黄符一面看着我。

我心里咯噔一下,坏了,老道士给的符不管用啊,碰上有道行的大佬了。

“天一门的镇魇符咒,呵呵,现在还有会画这种符的弟子在?还是说是以前哪个老不死的偷偷留下来的。”“张晓静”突然开口道。

难道她认识这黄符?镇魇符,好像跟老道士说的情况差不多啊,再说哪家恶鬼能把道家的符咒抓在手里当玩具,真有这道行想弄死我们两个穷书生还不是跟玩似的。想到这里,我稍微安定下来,抓起桌上的被子喝了口水,思量了一下,斟酌着发问:

“你?认识这东西,这是一个老道士给我的,他叫刘四生。说我星宿命,招魇鬼什么的,然后就给了我这张符咒就走了。”

“张晓静”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拿着黄符走到了阳台上,一只手举起黄符一只手托着腮发起呆来,我不敢过去,只能定定的坐在原地。

老李突然从卧室里跑出来,抄起扫把向着阳台就冲过去,嘴里念叨呢“从二丫头身上下来”这种老套的台词,我赶紧拉住他,好容易把他按在沙发上说到:“对面是陈年老妖精,估计道行深着呢。咱也斗不过人家,估计这种鬼也不会无缘无故害人性命,你别去惹恼了人家,那才是真的对二丫头不负责。”

好说歹说把李行劝了下来,我俩商议了一会,实在没办法,只能坐在客厅干等着,我坐在椅子上点点的打瞌睡,浑浑噩噩之间,又去到了那间老房子前面。。。

《鬼压床》 第十四章:住院 免费试读

师父不管不顾猛地一个冲刺就英勇上阵了,只给我留下了一个光荣的,伟大的,无限光辉的背影。

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天神降世,师父背后是无尽的光芒,他手持神剑,英勇的向着黑暗冲去,那一刻,他阿瑞斯附体,勇猛无畏,向着世上的黑暗冲去。

“咳咳,臭小子,愣着干嘛?还不快点过来帮忙,再傻站着你就只能清明节再见师父了!”

“喔喔。”师父的怒吼把我从想象空间中拉了出来。

就是一愣神的功夫师父已经狼狈到了极点:发鬓散乱,衣服的袖子已经被划成了抹布,地上不知道是什么不明液体,师父的脚上和衣服下摆已经全部黑漆马虎不成原样了。

我看着师父的惨状,心里踌躇了一下。又想起师父冲进去之前的豪言壮语,心里一横,点起火把,拿着剩下的汽油冲了进去。

进去才知道那个房间里面的环境到底有多恶心:地上黏糊糊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偶尔居然还能踩到一点白色的条状物翻出来,一股恶臭从前方扑鼻而来,就像那年我跟李行打赌吃过的鲱鱼罐头一样,还有那些胡乱飞舞的触手,嗯,触手.avi。

师父在我前面猛地一冲,一下子闪过几条触手,猛地把那把剑插到了了房间最中间一团鼓起来的东西上面。

那东西被师父一刺,猛地就开始发狂起来,各种东西被它的触手扔来扔去,师父手里没了剑,回身刚想闪开,就被一条触手猛地打中胸口,“啪”的一声,师父一下子就被抽到了墙角,估计是背过气去了。

老头子虽然说有点不着调,平时对我还是很照顾的。我看他被拍了出去,生死不知,心里一阵火光,那怪物被师父插了一剑以后身上就漏出了一个洞,里面有什么东西慢慢的在抽动着。

那东西的触手猛地缠着一条铁棍甩了过来,我一时躲闪不开,胸口和手臂上被划了一道口中,粉红色的肉都翻了出来,一瞬间我整个衣服下摆就染成了红色。

不知道为什么,受伤以后我头脑反而清醒了起来,冷静的仿佛大脑里面有第二个灵魂一样。

随手把下半段衣服撕了下来,缠住受伤的地方,拧开手里的汽油桶,朝着那颗疑似心脏的东西扔了过去,那桶上面全部都是我随手摸上去的血,果然,那些触手靠近都不敢靠近那个桶。

我掏出火机把那个火把点燃,那颗“心脏”上面已经浸满了汽油,不知道是不是汽油里面还有其他东西,我总感觉它抽动的没有原来那么频繁了。

点燃的火把让那个怪物更加疯狂,那些触手又开始猛地乱甩起来,虽然暂时不敢靠近我,但也不敢保证生受到威胁它会不会发狂,我脑袋一阵眩晕,失血过多了,再不处理人估计就壮烈到这里了。

我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把火把投到了那个心脏附近,一瞬间的大火覆盖了整个病床,那怪物还在不停的挣扎着,还有一些光点慢悠悠的飘出来,我眼前渐渐的暗了下来……

我慢慢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纯白,浑身都在酸痛,特别是右手和胸口,我勉强转了转头,发现师父躺在我右手边的病床上,正在悠哉悠哉的吃香蕉。

“哎呦,醒啦?吃香蕉不?”师父晃了晃手中的香蕉,炫耀似的咬了一口。

我白了他一眼,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别白费力气了,那道伤口大着呢!进来的时候你都是进的急救室。光我看见的护士就进去送了两三趟血包,啧啧,要不说祸害遗千年呢,阎王爷不收你啊。”

“呵呵,师父你还好意思笑话我,说好的不用怕随便冲呢?这我差点就扑街啊,你真当我开无双了?”我浑身上下只剩下嘴巴可以动弹,只能拼命的对着师父开嘴炮。

“你别恼,我跟你说,谁知道那玩意发起狂来直接咱爷俩都给撂那了啊,要不是老头子拼了老命把你拖出来,现在你都能直接装进小盒盒里就地掩埋了。”师父对我翻个白眼,又开始专心对付他那根香蕉。哼,噎死你个为老不尊的家伙。

嘴上虽然这么说,我心里也清楚,当时老头子已经让撂到了地下,估计他当时受伤也不轻,就这样我现在还能好生生的躺在这里跟他耍嘴炮,也得是多亏了他拼命才能救我出来。

沉默了一会儿,师父开口道:“那家伙死掉以后,还没被它吸收掉的灵估计都解放出来了,那天晚上看见的那个女孩,还有张哥,估计现在都好的差不多了。”

我点了点头,突然觉得师父话里有些奇怪:“师父,什么叫还没被它吸收?难道?”

师父沉闷的点点头:“那家伙能长那么大,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就算它吸收的比较慢,这么久下来,救不回来的也是占了绝大多数,甚至这次,如果不是刚好认识张叔,这事情我可能都不会管。”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一下子就坐了起来:“怎么这样?师父你怎么这么想?就算……就算我们没有救他们的能力,起码也要心怀一点慈悲吧!你可是修道之人,怎么这么冷血?”

师父冷笑一声:“阿南,慈悲为怀?且不说光这一次你就差点把命搭上,就算你每次都能救得了人。我问你,若是你知道,京市有妖魔作乱,你会去吗?若藏区有妖魔你会去吗?我告诉你,那些地方有鬼怪,有伤人性命何止千百的孤魂冤鬼,你去吗?你怎么去?你连自己身上的鬼都除不掉,你还心怀天下?你以为你是谁?钟馗道士还是降魔祖师?”

我被师傅一阵抢白教训的面红耳赤,想反驳他却又不知道怎么说起,刚才挣扎一下胸口的伤口又崩来了一些,纱布上又开始往外渗血。

师父叹了口气,按下床头的急救铃,不大一会过来了护士推着我去处理伤口了,护士推我到师父床头的时候,他突然把身子探过来:“阿南,师父不会,也不想害你,有些事,你要自己经历过才懂。不是所有的心怀善意,都应该报以实际。”

伤口崩开了好大一块,去到医生那里,医生都差点直接叫推我进手术室,还好他瞅了一眼伤口,才说处理一下就可以了,没有之前看起来那么严重,于是我光荣的在那个小房间里裸着上半身让医生处理伤口,还好这里是医院,换个其他地方一句变态是跑不了了。

再回到病房,师父帮护士一起把我放在床上,脑袋一阵眩晕,没多大一会儿我就又睡着了。

再醒来已经是深夜了,我不敢乱动,身上疼的不行,只能默默的盯着对面楼里的灯光一动不动。

嘴里像是火烤一样,呼吸都感觉干的要命,我看到床头柜上有水,就试图伸手去拿水杯。

活动起来才知道自己到底伤的有多重,动一下身上就痛的要死,但是喉咙又干的要命,只能忍着疼痛一点一点挪着手臂,好久才把手抬过去,我已经疼的满头都是汗了。

好不容易把手伸到水杯那里,握起来才感觉到自己根本就没有力气。胸口一疼,手一软,杯子“哐当”就摔在了地上。

“谁?”

“我,师父,我渴。”

黑暗中我看不到师父的脸,只听到他默默起身,过来小心翼翼的把杯子往我嘴边凑了凑。

“喝吧,小心点,喝完再睡会儿,有啥事你喊我就行了,我不困,白天睡一天了。”

我嗯了一声,几口就喝完了大半杯水,稍微动了动,侧向师父的一边。

师父放下杯子,猛地咳嗽起来,回去躺在床上,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

“阿南,睡了吗?”

“没呢,睡不着。”

“阿南,师父……当了大半辈子道士,那会儿,我也跟你一样,什么事都想掺合一手,心怀天下,可人呐,人力有尽时啊,人,凭什么跟这天地斗啊。”

“……”

“师父十年之前,天一门上下无不以我为傲,说我天资无双,同辈道术无人出我左右,可你看师父现在,除个鬼,差点把自己的弟子都搭进去,师父没用,是我没用啊!”

师父压抑的啜泣声像是直击在我的心上,确实,不管是平时的行事还是面对鬼怪的态度,他都是一副从不放在眼里的样子,可是他说要教我道术,自己却临阵都只能用那些危险的土办法,到底是什么让他变成这个样子的,十年前发生了什么?

说起十年前,我脑海中突然一阵疼痛,一阵记忆在我脑海中回荡:爷爷摸着我的头,在我胸口刻下一副纹身样子的图画。可是怎么可能,我记忆中,大概五岁那年,我就一身孝衣参加了爷爷的葬礼!

脑袋中混乱的记忆交错,爷爷的图像和我小小的身子交杂出现,我脑袋一阵眩晕,眼前慢慢的昏暗过去……

师父低低的啜泣声仍旧在耳边回想,为什么,也是这么熟悉,就像,脑海中那个身负长剑,一袭白衣的修长身影一样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