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厉飒飒陶渊[怨灵鬼嫁]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编辑:青莲白雾 2019-03-15 22:47:23

主角叫厉飒飒陶渊[怨灵鬼嫁]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怨灵鬼嫁》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怨灵鬼嫁 即可阅读全文

《怨灵鬼嫁》小说简介

其实这本书总体还是不错的 有人说女主太弱 但是女主不弱 怎么能显出男主的强大?而且女主也没有很弱 也是有实力的呀!力挺大大。《怨灵鬼嫁》是飒朗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怨灵鬼嫁》精彩章节节选:“啊,你要干什么?”我拼命的甩开他的手,对他吼道:“你别过来!咱们人鬼殊途,能帮你的我已经帮你了,不要挑战我的底线,否则、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了!”我把眼睛一瞪,尽量做出最可怕的表情。陶渊真的没再靠近我。主人公叫厉飒飒陶渊的小说是《怨灵鬼嫁》,它的作者是飒朗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是千年难遇的纯阳女,也是人人鄙夷的灾星。二十岁那天晚上,奶奶为了给我续命,让我躺在一口朱红色的棺材里,不曾想却引来一个千年怨鬼。从此以后,我的命运便彻底改变了....

精彩章节试读:

他的皮肤很白,没有一丝血色。狭长的丹凤眼,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微翘的下巴,一张令人惊艳的脸。

就在我看得愣神的时候,一阵阴风忽然掠过我的面前。

“啊!”我惊叫一声,再一抬头,那个男鬼已经不见了。

屋子里又恢复了平静,等我反应过来,忍着满屋子的腐臭四下看了一看,没有找到奶奶的身影。

奶奶怎么会忽然离开,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呢?

我正要出门去找,忽然从窗子外面晃过来数道手电筒的光亮,有一群人正在向我家靠近。

一个带头的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由远而近,“除了那个老妖婆,谁还能偷尸体?”

我知道这个说话的人是谁,他是村里的一霸,村民都叫他赖头。

比起满屋的腐尸,我更害怕外面的人。

我忙去锁门,但还是晚了一步,本就不结实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我草!你们看,尸体果然都在这里!”赖头粗鲁的叫骂一声,吓得我连忙后退几步,被一具腐尸绊了一下,狼狈的仰倒在地上。

赖头拧着眉头,凶神恶煞的瞪着我,“死丫头,你奶奶偷这些尸体,要干啥?”

我摇摇头,站起来回答他,“这些尸体不是我们偷的!”

屋子里碎肉满地,赖头忍不住捂住眼睛,“草!你们偷尸体也就算了,咋还给弄成这样?真特么丧良心!”

其他村民也都惊恐的从门口退了出去,呕吐声,还有对我和奶奶的叫骂声不绝于耳。

赖头绕过尸体,凶神恶煞的过来拎起我的胳膊,“丧门星!大晚上穿个红裙子,屋里还弄个红棺材,说,你是不是在诅咒俺们村子?”

我虽然害怕赖头,但也不想让他冤枉奶奶,大喊反驳,“我们没有诅咒村子!这些尸体也不是我们偷的,是他们自己来的!”

赖头捏着我的胳膊,像拎小鸡一样把我拎到村民面前,大声吼着,“你们看看这丫头,书可真没白念!居然睁着眼睛说瞎话,哪有尸体自己从坟里走出来的啊?”

赖头说完,把我重重往地上一摔,我的头正好撞在了供桌角上,顿时就磕出了血。

“我没说谎!”我捂着头,忍着痛继续解释,“真的是他们自己来的,不是我和奶奶偷的!有人用邪术控制了这些尸体,想要害我们!”

赖头啐了一口,怒骂道,“你特么就是邪术!各位乡亲,你们看到了吧?这个小巫婆跟那个老妖婆要害咱们村,不能再留着她们了!今晚咱们就为民除害!”

赖头的话立刻得到了村民们的响应,他们齐声高喊着:“弄死她们!烧死她们!”

“村民们,咱们分两伙,一伙去找老妖婆,一伙跟我在这里把尸体收拾了!我先把这个小巫婆捆起来!”

赖头拿起一根绳子,招呼另一个人过来,一起把我的手脚捆起来。

我慌了,怕他们真的把我烧死在屋子里,剧烈的挣扎,“你们放开我!你们要干什么?私闯民宅是犯法的!”

“去你MD犯法!”赖头猛地甩了我一巴掌。

我嘴里立刻涌起一股血腥气,愤怒的瞪着赖头,“你这个混蛋,你会遭报应的!”

“草!敢诅咒老子!”

赖头瞪着牛眼,一把拽过我的胳膊。因为用力过猛,我的袖子被他撕扯下来半截,露出了细白的皮肉。

赖头的眼睛闪过亮光,对着另一个人喊道,“绳子松了,再困结实一点!”

绳子密密麻麻将我困成了粽子,赖头把我扛在肩膀上,扔到了屋子角落里。

村民有的出去找奶奶了,有的在收拾屋子里的尸体,没有人注意这边的动静。赖头盯着我光洁的手臂,猥琐的舔了一下嘴角。

“长得这么水嫩,来,让赖爷尝尝!”

他蹲了下来,伸手向我肩膀摸来,咧着一口参差不齐的大黄牙,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滚开!”我惊声尖叫着,恶心的向后退去,可是身后就是墙,根本无路可退了。

赖头伸着舌头,眼看就要舔到我的脖子了,忽然,一道白影出现在赖头身后。

“是你!”我心里一惊,竟然是刚才那个穿古装的书生!

《怨灵鬼嫁》 第11章 天雷镇邪 免费试读

“啊,你要干什么?”我拼命的甩开他的手,对他吼道:“你别过来!咱们人鬼殊途,能帮你的我已经帮你了,不要挑战我的底线,否则、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我把眼睛一瞪,尽量做出最可怕的表情。

陶渊真的没再靠近我,他悠然的展开折扇,森冷的笑着:“好啊,那我这就把你交给黑白无常好了。赖头和张瞎子都是因你而死,这命够你偿的了!”

我连忙解释着:“不是我杀死赖头和张瞎子的!是那个鬼干的!”

陶渊的唇畔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贪婪的眼睛从我身上扫过,好像把我当成了祭品一样。

我的身体已经紧贴着墙壁了,情急之下我大喊一声:“你不要再靠近我了,否则我就咬舌自尽!让你用不了我的阳气!”

陶渊终于在离我不到半米的距离停住了,无奈的摇头轻叹一声:“好吧,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

“真的?”

我马上把舌头收回嘴中,不敢相信他这么好说话。

“嗯。”陶渊轻轻应了一声,还侧过身给我让开了路。

“谢谢!”我抬腿就要跑。

“现在是阴时阴刻,正是阴鬼出穴寻找替身的时候!而且你村里的那些人,恐怕要比厉鬼更想要你的命吧?”

陶渊冷若冰霜的声音慢悠悠的传到我耳中,我的腿就像灌了铅一样,竟然一步都迈不动了。

我僵硬又尴尬的立在原地,一脸纠结。

“我可没有逼你,是你自己不走的。”陶渊走到我面前,烛光将他的脸映衬得棱角分明,有一种惑人的神秘感。

我的确没有勇气走出这座古墓,索性问道:“那个棺材里的鬼和杀死赖头、张瞎子的鬼,真的都是你吗?”

陶渊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头。

回想起与他在棺材里的暧=昧,我立时羞得满脸通红,但是很快,我又感到非常害怕。

而那个杀死赖头和张瞎子,容貌尽毁的鬼,怎么看都跟丰神俊朗的陶渊搭不上边。

我忽然对他的身世很好奇:“可你怎么会变得那么恐怖?你到底是什么人,又是怎么死的?”

陶渊没有回答我,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我看到了他眼底那浓得化不开的苦楚。

他抚摸着玉冠上的黑魭石,眼中忽然充满了柔情,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中。

他显然不愿意回答,我也不敢再问。

过了一会,他才回过神,神色严肃的对我说:“我想跟你做个交易。”

我立刻重新对他戒备起来:“我都跟你冥婚了,你还想跟我做什么交易?”和鬼做交易,听起来就很扯淡!

陶渊的语气中竟带着一丝乞求:“我的敌人已经知道我冲破了封印,很快就会来抓我,我必须离开这里。”

“敌人?”我心里诧异,“你这么厉害,还有人敢抓你?”

“他不是普通人。”陶渊表情凝重起来,“三十年前他曾经出现过一次,我能感觉到他的气息,他很快就会出现!”

我一下子想到奶奶三十年前遇到的那个神秘人,当时那个人让奶奶去北山坳做一场法事,被奶奶拒绝了。

陶渊有些焦急的说道:“我的法力还没有恢复,不是他的对手。只要你带我离开,我就帮你找奶奶!”

陶渊话音刚落,外面突然传来了一声震耳欲聋的惊雷,震得我连忙捂住了耳朵。

陶渊脸色立变,竟猛地将我抱住了!

他周身的阴冷鬼气将我团团围住,我的身子僵硬的就像是被打了石膏,大气都不敢喘了。

轰隆!

惊雷一声接着一声,足足响了十几下,雷声才逐渐变小。

陶渊一直死死的抱着我,他的身体甚至还有些微微的颤抖。直到雷声彻底消失,他才放开了我。

看着脸色惨白,周身寒气四溢,似乎还没有从被雷声的惊吓中缓过神的陶渊,我蓦地想到了四个字:天雷镇邪。

奶奶说,不管是多厉害的鬼怪妖魔,都最怕雷劫的威力。

陶渊虽然是个千年老鬼,法力高强,但他是阴邪鬼物,就算他冲破了封印,在雷劫面前恐怕也难以自保。

我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要让我带他离开村子。

不过这只是我的猜测,我可不敢说出来,万一他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大,我随时都有丧命的危险。

“这个交易你到底答不答应?”

刚才还被天雷吓得颤抖的陶渊,现在像个没事人一样,冷峻的看着我,语气甚至还比之前强硬了几分。

我现在四面楚歌,能倚靠的也只有陶渊了,于是壮着胆子提出了要求:“那你要先帮我找到奶奶,否则我不会带你离开这里!”

“好!”陶渊突然伸出手在空中一抓,然后又向地上猛地一扔。

“啊!”

随着一声惨叫,地上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人形。

竟然是张瞎子的魂魄!

我吓得后退几步,皱起眉头:“张瞎子怎么会在这里?”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