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人世阴阳,我为诡主]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方正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森林牧歌 2019-03-15 23:05:50

[人世阴阳,我为诡主]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方正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人世阴阳,我为诡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人世阴阳,我为诡主 即可阅读全文

《人世阴阳,我为诡主》小说简介

不错,《人世阴阳,我为诡主》故事虽然平常但也有新颖之处。主人公叫方正的小说是《人世阴阳,我为诡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盗门九当家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这一脚我是鼓足了劲儿,把大明给整个踹翻在地,他那张黑脸和沙土地面来了一次亲密接触,直摔得的皮伤肉绽,鲜血直流。我马上追了过去,把他给从地上拽起来,朝着脸上一拳接着一拳。我心里面想着之前大明和铁柱如何冤。独家小说《人世阴阳,我为诡主》由盗门九当家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方正,内容主要讲述:据家里人跟我说,在我出生的当晚,爷爷家里来了一个要饭的老太太,她看到我之后二话不说就动手掐我的脖子……直到我爷爷被害死后,我才了解真相,发誓要把他此生的遗愿给全部完成!

精彩章节试读:

或许之前我所梦见的便是真实发生的,那白衣女鬼在救我之后,定会被那老太婆所憎恨,若为溺死鬼,同在斜疝水库之下,肯定会遭受那老太婆的百般折磨。

所以我爷爷走后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我。

想到这里,我在车里有些坐不住了,现在就想下车去把茹烟柳从斜疝水库之下给救出来。

可是冷静下来的理智告诉我,现在还不是时候,以我现在的能力,就算马上过去也没有本事找到她们,即便是找到了,我也不是那溺死鬼老太婆的对手,反倒赔了夫人又折兵。

所以当下之急就是先学习那本《茅山驱鬼百术》里面的克鬼除妖的道术。

等有了对付那老太婆的本事,再去找她报仇然后救出茹烟柳。

有了决定,我顺着纸条继续往下看去,发现还有一行小字,上面写道:‘方正,帮爷爷找到最后的五术一脉传人,男护女娶,咱方家欠他们一条命。’

男护女娶?这四个字是啥意思?

我低头一想,也只能这么理解了,如果找到那五术传人对方是个男的我就必须得保护好他,如果是个女的我就得把人家给娶了?

我有些无语,这对方是个男的倒还好说了,万一是个女的先不说人家结没结婚、答应不答应嫁给我,就我抓到的那个“孤”字,也注定跟这人世间的女人有缘无分啊……

虽然在心里面胡思乱想,但是爷爷嘱咐我的话,和纸条上面所写我全部都牢记于心,当下想来,在我的面前有四件事必须要去完成:

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王市找到找左三君,查出害死我爸爸的凶手,为我爸爸报仇。然后想办法找为我爷爷洗刷冤屈,让他走的干干净净,也得让铁柱和大明父子俩得到相应的报应!

第二件事就是找到茹烟柳,除掉那斜疝水库下的那个溺死鬼老太婆王开花,以及弄清楚她背后的势力。

第三件事就是尽快学会《茅山驱鬼百术》中的道术。

最后一件事情就是寻找到五术传人的最后一脉。

……

回到学校后,一切都是按部就班,白天上课,晚上下课后我便在宿舍里埋头去研究那本《茅山驱鬼百术》,其中里面很多道术都必须用外物所辅助比如:黑狗血、屋檐土、朱砂、柳树叶、鸡骨、牛筋,等等等等……

甚至里面还有还多口诀手决需要牢记在心,而且有的口诀读起来相当相当的绕口,还有不少生僻字,有的手决的难度正常人的手根本就无法做到,这让我学起来异常的困难。

周五的一天下午没课,在就我埋头苦读的时候,手机却响了起来。

我拿出手机一看,发现是村里唐雪给我打过来的。

她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喂,唐雪。”我把电话接了起来。

电话那头传来唐雪急促的声音:

“方正哥,你现在能不能回村子里一趟,我……我家里出事了!”

听到唐雪的声音不对,我忙问道:

“你先别着急,慢慢说,出什么事了?”

“我爸妈他们最近几天接二连三的出事,我爸磕破了头,我妈切菜的时候切断了手指,我……我昨天差点儿被车给撞了,而且我爸现在又……”、

“你爸又怎么了?”我敏锐的感觉唐雪家里出的事情不对头。

“他最近晚上还……还老是学我爷爷说话!”唐雪说道这里在电话那头直接哭了出来,她这是已经快到了崩溃的边缘。

“为什么会这样?”一切都有因果,唐雪家不可能无缘无故有此遭遇。

“我……我爸他说爷爷的坟你是爷爷给选的地,因为你爷爷前段时间出了事,所以他就自己主动把坟给迁了,方正哥,你能不能帮帮我们?现在你爷爷走了,也只有你能帮我们。”唐雪说的。

听到这里,我总算是明白了过来,唐雪他爸肯定是因为我爷爷现在名声败落,所以不想用爷爷给他爹选的坟地,便自作主张的迁了坟,难怪会他们会有如此遭遇。

这祖坟迁一分而影响数代,一旦犯了冲后果不可设想,这个道理我都懂,他这不纯粹胡闹吗!

“行,唐雪你在家等着,我马上坐车回去。”想到之前唐雪还曾拿东西去看我爷爷,这个事情我就不能坐视不理,虽然我目前对阴地风水所了解的一知半解也是从书中所学,能不能把这事儿给办妥我心里还真没底,但是总归要去试试。

等我下车走六甲村的时候,先是回家看了看我妈和我奶奶,然后把随身带着的驱邪物品准备好,便出门朝着唐雪家赶去。

出门前我怕她们担心,所以并没有告诉她们我要出去干什么。

到了唐雪家后,唐雪她妈并不在家,唐雪带着刚走到她爸床前,唐伟看到是我来了之后,脸色马上变得铁青:

“你来我家做什么?”语气不善。

“唐伟叔,我听唐雪跟我说你家里最近遇上很多不好的事情,她让我来看看。”我强压着火说道。

唐伟听到我的话后,摆摆手:

“我家没啥事,也不用你来管。”看我的眼神丝毫不掩盖厌恶之色。

听他这么说,我就知道他肯定是不想我来帮忙,因为我爷爷的缘故,他不想在跟我家有任何的牵扯。

唐伟对我说话的语气,以及他那拉下来的脸色,我也不多废话直接丢下一句:

“不用拉到。”转身走人。

让我帮忙还得我贴着脸求着别人,这事儿咱干不出来。

冷眼与嘲讽在我爷爷走之前,我就已经受够了。

从小我就是这脾气,若是我去找同学或者朋友家里面玩,他们家有人不欢迎我,我也会马上走人,以后也不会再去。

咱不厚脸皮赖着。

我走出门后,唐雪便跟着跑了出来,一把拉住我说道:

“方正哥,你先别走,你不要跟我爸他一般见识……”

“唐雪,你先回去,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我说着不等唐雪说话,直接走出了院子。

走到大路,我回头见唐雪并没有跟出来,便一转身,朝着村后面的坟圈子走去……

《人世阴阳,我为诡主》 第十二章 忽悠 免费试读

这一脚我是鼓足了劲儿,把大明给整个踹翻在地,他那张黑脸和沙土地面来了一次亲密接触,直摔得的皮伤肉绽,鲜血直流。

我马上追了过去,把他给从地上拽起来,朝着脸上一拳接着一拳。

我心里面想着之前大明和铁柱如何冤枉我和爷爷,让我们全家遭此无妄之灾,下手一点儿都没留情,只打的他鼻血四溅,满脸紫青。

在一旁看着的铁柱和他老婆一个劲的朝这边直喊:

“方正啊,下手别那么重,我怕我儿子他受不住。”

我没有理会,次次出拳的力道用了全力。

这两个人面兽心的畜生,也从未把李夏夏当成一个人看,折磨至死都不放过她,今天我就算把他们俩活活打死都不过分。

之前他们那副丑恶凶狠的嘴脸,我爷爷从监狱中出来时那憔悴的画面,以及村民们对我家的冷眼和嘲讽,不断地在我脑海中闪现,这一笔笔帐,我今天晚上都要一一算回来!

在我正打的痛快的时候,铁柱突然跑了过来,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看着满脸是血的大明心疼的说道:

“方正,方正,你不能再这样打下去了,你这样打下去那鬼折磨不死他,也得让你给活活打死。”

我看着铁柱那护子心切的样子,心里不断冷笑:你现在知道心疼自己的儿子了?你当初虐打你女儿李夏夏的时候怎么不知心疼?当初我和爷爷被你和儿子等人围着打了半天你怎么不知心疼?

我爷爷都年过七旬了!

虽然我心里面在这么想,但是表面上我还是装出一副不忍继续下手的样子:

“铁柱,说实在话,再继续打下去,我也不忍心,但是若半途而废不但救不了大明,他这顿打也算是白挨了。”

铁柱听到这句话后,略一迟疑,接着看着我问道:

“还……还得打多久?”

“那也得看那鬼啥时候在他身上熬不住。”我说道。

听到这里,铁柱低头想了一想,又看了一眼还在傻笑的儿子,咬牙点头道:

“行,你接着打吧。”

这咱能客气吗,这要求咱能拒绝吗。

所以我手脚并用,毫不留情的再次出手。

“恶鬼,休得猖狂,先吃我茅山七星掌,再接我驱阴克煞连环踹!急急如律令!我打……”

我这一顿拳打脚踢,打的是天昏地暗,到最后把大明给的打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到这里,我憋了大半年的气也出了一大半,拍了拍手看着站在一旁心疼到发颤的铁柱夫妇说道:

“好了,今天你们带大明回家,第二天一早起来就没事了。”

听到我这句话,铁柱夫妇俩人悬着的心这才算落了下来,马上小跑着过来把大明从地上扶起,对我千恩万谢后,这才转身朝着大门那边走去。

把他儿子给打成这样,还要说谢谢的,铁柱夫妇这父母当的也是五千年来第一对……

不过就在铁柱驾起大明转身走人的那一刻,我清楚看到在他的眼神闪过一丝恶毒之色。

铁柱这畜生早晚得再找我麻烦。再一个虽然我打了大明,但比大明更该死的铁柱我却一拳没碰着,还真不能就让他们这么走了。

想到这里,我灵光一闪,心生一计。

“等等!”我叫住了他们。

铁柱回过头一脸疑惑地看着我问道:

“怎么了方正?”

“别动!完了完了……来不及了,已经晚了……”我故作出一脸惋惜之色。

铁柱脸色微变:

“方正又发生什么事了?你可别吓唬我。”

我没有说话,装出一副面色紧张的样子快步朝着铁柱走去。

走到他身前,我伸出右手用拇指按在了他的瞳子髎穴处,装出测脉的样子,几十秒后我长叹一口气说道:

“铁柱,实话告诉你,之前刚刚从你儿子身上跑出来的那个恶鬼现在又附体到了你的身上。”

铁柱听到我的话后,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

“方正,你别跟你叔开玩笑啊……”

我一阵恶心,谁特么是你侄子。

“我没有开玩笑,你现在有没有感觉自己眼前发黑,头也昏昏的?这就是鬼上身后的初步征兆。”我一本正经的看着铁柱忽悠道,这瞳子髎穴谁被按个几十秒都会头晕。

“的确是有点头晕,眼前也模糊,这……这我还真被鬼上身了?”铁柱说着用手不断在身子上下摸着。

我点头接着忽悠道:

“对,若是不及时把它从你的身上驱走,你接下来恐怕会和你儿子一样,疯疯癫癫神志不清,甚至还有可能落下终身难去的病根。”

听我这么一吓唬,铁柱马上对我问道:

“是不是也得用你们家传的道术把它从我身上给打出去?要是这样的话,方正你别给你叔留情,尽管下手。”

这思想觉悟挺高。

“对,目前只有这个办法最有效。”

“那行,动手吧。”铁柱说着朝我走来。

这送上门来的沙袋,咱能客气吗?我随口大喊一句道家口诀,挥拳就打!

心中同时默念:断子绝孙脚,抬腿朝着铁柱的裆部用力踢去。

“啊喔~!”随着铁柱发出一声非人般的惨叫他便蜷缩在地……

半响,打完收工铁柱也被我给打了个体无完肤,把我给累的不轻。

在打他们的时候,我没有一丝同情,别的先不说,就冲他们之前打我爷爷,我就应该十倍百倍的还回来!

所谓之水之恩,涌泉相报,触我底线,百倍奉还。

这法制社会这把他父子俩给救了,要不然今天晚上我还真下死手。

把铁柱一家送走后,我四下一看,之前围着很多看热闹的村民一个都没了,就剩下唐雪一人。

看到这一幕,我不禁低声笑了出来,他们肯定是害怕那恶鬼被我从铁柱的身上打出来在附到自己身上,干脆都跑人了。

“方正哥,我想问你个问题,但是又怕你会生气。”在院中的唐雪见我回来,看着我问道。

“你尽管问就行。”我活动着有些发麻的双手。

“你刚才应该还有别的办法把铁柱父子俩人身上的恶鬼驱走吧?”唐雪说着朝我这边走来。

我答非所问:

“你觉得他们我不应该打?”

唐雪摇头道:

“我若是那样觉得就不会一直到现在才问你。”

听到她的话,我抬起头朝着夜空看去:

“唐雪你知道吗?在我爷爷走后,我心里总是在想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唐雪问道。

“好人为什么没有好报?”我爷爷生平从未干过坏事,却在临死之前被铁柱和大明那两个畜生给弄的身败名裂,最遗憾的是我现在还清了他的清白,我爷爷他却也在看不到了。

唐雪听到我的话后,沉吟一会儿后,接着对我认真地说道:

“能做一辈子好人,本身就是最好的回报。”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