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夏七七席锦桓的小说[我和鬼夫有个约定]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夜的海 2019-03-15 23:19:57

主角叫夏七七席锦桓的小说[我和鬼夫有个约定]完结版免费阅读

《我和鬼夫有个约定》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我和鬼夫有个约定 即可阅读全文

《我和鬼夫有个约定》小说简介

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割完动脉,割静脉。一动不动真可爱。剥了皮,剁成块,放进锅里炒起来,加上水,盖上盖。出锅之前撒香菜。。《我和鬼夫有个约定》由青九所编写的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夏七七席锦桓,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听这人话里的意思,他好像认识席锦桓,也认识我。容不得我多想,他似乎已经放弃了那玉佩,转而又叫了一个人进来:“快给新娘画上,我最喜欢大红色,我娘子皮肤白,最衬红色……“他絮絮叨叨地说着,抿了抿嘴唇,眼里。主角叫夏七七席锦桓的小说叫做《我和鬼夫有个约定》,它的作者是青九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大学毕业,我被猎头骗到外地差点失身,绝望之际躲进一座破庙,为了活命我偷吃了祭品,从此被他缠上。外人眼中他是冥界不可一世的阴司,他霸道,凶残,不允许任何人对我有非分之想。就在我对他产生惧意的时候,一场诡

精彩章节试读:

眼下席锦桓的出现依旧让我心里没底,我知道这家伙也有点本事,但俗话说好虎架不住群狼,雾气中的鬼脸足有成百上千个,他还真不一定能敌得过。

禽兽鬼拍了拍我的背,继续说道:“我席锦桓的妻子竟然怕鬼,真是可笑。”

说罢,他径自起身,看也不看躺在旁边的“楚霸王”的尸体,慢悠悠的走到了戏台边上。

先前还嘈杂不安的河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那些夹杂在雾气中的鬼脸上也写满了恐惧。几秒钟之后,那些鬼影才好像如梦初醒一般,拼命想往河里钻。

“你们扰到我听戏不说,还吓到了我的妻子,打算就这样走了吗?”他的语气中夹着怒气,我还从没见他这么一本正经过。

那些鬼影一下子僵住了,甚至有好些已经半截身子进了水中,眼下只能保持着那个姿势,显得诡谲至极。

过了片刻,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从雾气中传了出来:“小的不知道您在这里,也不知道这女子与您有关系,方才颇有冒犯……”

话还没说完,席锦桓就冷声打断了他:“闭嘴,我妻子受了惊吓,送你们进无间地狱也不为过。不过念在你们平素里也算规矩,就饶过你们这一回。平子湾为你们唱了千年的船戏,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日后你们若是再敢在这里为非作歹,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滚吧!”

那些鬼影如获大赦,当下便钻进水里不见了。眨眼的功夫,先前还浓郁如云的雾气也消失的干干净净。

不过眼下闹了这么一出,祭祀已经不可能在继续下去了,在我看来后面的地府选亲自然也就省了。

我正想回去好好的睡上一觉好好消化消化今天这些颠覆三观的事情,就听席锦桓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美人儿,回去准备准备,一会儿为夫就接你成亲。”

他的声音又恢复了以往的戏谑,我正想回头问个究竟,却发现他已经消失不见了。

我下了戏台,奶奶和秀婆赶紧凑了上来,奶奶上下看了看我,随后又摸了一下我的额头,这次问我:“闺女,你刚才在跟谁说话呢?”

秀婆倒是一眼不发,表情有些奇怪。她是观花婆,平日里多是跟鬼神之事打交代,再加上她有阴阳眼,所以刚刚她应该是看到了席锦桓。

至于奶奶她是看不见鬼物的,若是照实说,只怕老人家又会吓得够呛。当下她缠着我一直问,我只能说是刚才被吓坏了在自言自语,这才糊弄了过去。

回去的时候,村子里黑漆漆的,家家户户都家门紧闭,想必刚才的事把他们吓得不轻。想来也是,我现在还觉得后背有些发凉呢,就好像有人在我身后盯着我一样。

回到家,我简单收拾了一下便躺在了床上。还没缓过劲儿来,就听外面一阵吹吹打打的声音。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就见一个女人站在我的床边,不由分说就将我拉了起来。

我想挣脱,却发现她的力气大的吓人。

混乱中,我忽然发现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就像我先前那样趴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接着从窗户透进来的月光,我看清了床上那人的样子,嗯?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那不就是我吗?!

《我和鬼夫有个约定》 第八章 真正的新郎 免费试读

听这人话里的意思,他好像认识席锦桓,也认识我。

容不得我多想,他似乎已经放弃了那玉佩,转而又叫了一个人进来:“快给新娘画上,我最喜欢大红色,我娘子皮肤白,最衬红色……“

他絮絮叨叨地说着,抿了抿嘴唇,眼里满是亢奋和不耐烦。

我如同玩偶一般任由他们扮好,外面喜乐声更响了,一个穿着黑白喜服的男人蹲在了我的面前,把我背在了背上,又轻又稳地走了出去。

“迎新娘!“

宣礼人尖利刺耳的声音在我耳边炸开,我的身上也恢复了些力气,手上不由得加了把劲儿。

只听一声脆响,就见我身下男人的肩膀猛的陷了下去。我注意到他的脸扁平,没有五官,就连眉眼也是画上去的。

果然也是纸人,只是相比刚才的喜娘,做工粗糙了些。

前方就是布置好的礼堂,那满堂密密麻麻的宾客,也全部是纸人!

喜乐停了,我被放了下来,白脸男人走了过来把我往喜堂拽。

“吉时已到!”宣礼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我不要,我不要嫁给他!我拼命想要挣脱,却根本挣不开白脸男人钳子般的手。

“救命……”我惊呼出口,声音在喜堂内回荡着,却根本没有人回应我。

恐惧和绝望让我几乎窒息,我的脑子里忽然闪过席锦桓的样子。和面前这个白脸男人相比,席锦桓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

我就这样被拖到了喜堂内,宣礼人站在台案旁边,毫无表情地喊道:“一拜天……”

地字还没喊出口,他猛的收声,满堂的红白绸缎也剧烈抖动起来,红烛飘摇,血泪轻滴。

宣礼人好像被扎破的气球一般,摇晃了几下之后跌倒在地上,再无声息。

身旁的白脸男人也好像感受到了什么危险,放开了我警惕的看着门外。没人搀扶的我脚下依旧发软,还没站稳,就被外头吹进来的阴风轻轻抬了一下,把我送到桌边,我顺势扶住。

抬眼看去,就见席锦桓站在身后不远处,屋内灯火通明,却照不出他的影子。

他身上那件红袍似乎跟我身上这件是成对的,倒显得我身旁这个白脸男人有些多余了。

“都说好唱完船戏咱们就拜堂成亲,你倒自己先扮上了。”席锦桓说着,自己先笑了起来。

我心里暗道,这又不是我自愿的。

席锦桓继续说道:“回去吧,我等这一天等了太久了。”说着,他慢悠悠地走了过来,伸手把我牵住,完全把一旁的白脸男人当空气了。

“席锦桓,她是我的,你别想把她带走!”白脸男人终于发火了。

席锦桓这才挑着眉毛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杨休,你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既然能叫的上名字,看来这二位是真的认识。不过听席锦桓的口气,他们好像还有什么仇怨。

让我没想到的是,席锦桓看似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却让白脸男人颤抖起来。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