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替身娇妻:总裁乖乖躺好]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杨伊情魏天淇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柠檬片片 2019-03-15 23:26:03

[替身娇妻:总裁乖乖躺好]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杨伊情魏天淇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替身娇妻:总裁乖乖躺好》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替身娇妻:总裁乖乖躺好 即可阅读全文

《替身娇妻:总裁乖乖躺好》小说简介

小说整体脉络清晰,文笔流畅,值得推荐。。主角叫杨伊情魏天淇的小说是《替身娇妻:总裁乖乖躺好》,它的作者是左左创作的恐怖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杨曼雪不会忘记的,忘记这些人曾加在自己身上的痛苦。从今往后,她都无法以杨伊情这个名字,继续在这个世界上存活。这一切都是拜他们所赐,慈爱的继母,深爱的恋人,可爱的妹妹。都是她从前当作至亲的人啊。“你们两。主角叫杨伊情魏天淇的书名叫《替身娇妻:总裁乖乖躺好》,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左左倾心创作的一本恐怖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为救同父异母的妹妹,她减重四十斤,没想到最后得知一切是阴谋诡计,与此同时也被挖去心脏成了救活妹妹的牺牲品……手术台上,她以为自己将会死去,但是没想到凭借一颗含恨的‘心’,她居然以妹妹的身份复活。虐渣男

精彩章节试读:

“你敢!”杨曼雪皱眉,咬牙切齿,可是她知道威胁不了这个男人。

“那你试一试,看我敢不敢!”谭景修继续前倾,俊美的脸上,绝美的脸庞俊雅到极致。

杨曼雪试图不想让他靠近,却丝毫阻止不了,就在众目睽睽下,他的指尖勾画了她的唇瓣,看起来暧昧,像极了亲密情侣,这样的感觉真让她觉得害怕。

“乖,下面怎么做,你知道么?还用我教你么?”谭景修声音低沉,深邃的眼眸子盯着她,光芒聚集在她身上,像是捕捉食物的野狼一般,随时都可以一口把她连皮带骨头的吞进去:“如果你再不识趣,可别怪我了,请出那个证人来,身败名裂的,可是杨小姐你!”

杨曼雪嘴唇颤抖,一双大眼睛盯着他,浮现出一丝轻蔑。

“比起你对伊情做的那些,我这点还不足为据,论卑鄙,谁能比过杨小姐!”谭景修残忍一笑,故意提高了几分音量:“我给杨小姐三秒钟考虑,一、二……”

“我愿意!”杨曼雪在他的威逼下,不得已的大声抢在他数到三的时候喊出声,并且接过了他手里的戒指。

谭景修为她戴上戒指,不但是杨曼雪,就连杨绍军都松了一口气,当然,谁都听不见谭景修和杨曼雪的对话,杨绍军不过是为谭杨两家的联姻而感觉喜悦。

“今晚和我走吧!”

杨曼雪惊讶无比,瞬间跌落地狱。

“我接下来会处理掉魏天淇和蔡雅文,如果你不想很快轮到你头上,就要好好的学会怎么取悦我,怎么令我开心!”

杨曼雪木然,看着谭景修带着他接受别人热络的祝福后,就在他胁迫下坐上他的车离开,并且被带到了谭家。

一下车,不等双脚挨到地面,谭景修就把她给公主抱起来,一路到了他的卧室。

刚刚进卧室,她整个人就被他丢在绵软的大床上。

杨曼雪目光慌张,还以为他会做什么,但是见他只是坐在一边上,眼神戏虐的看着她,这才知道他刚才是在吓唬自己。

“谭少爷应该不缺女人,但是为了让我答应求婚,还真是煞费苦心啊!”杨曼雪冷嘲道。

“没错啊,我怕遗落了每一个折磨你,看着你痛苦的机会呢!”谭景修嘴角微微上扬,看着杨曼雪的眼睛里尽是不屑。

他倒没有想到,被自己这样轻松便玩弄于指尖的女人,竟然是害死杨伊情的罪魁祸首。

明明现在应该活在这世间的,是她才对。是那个无论自己如何被众人排挤也永远坚定不移与自己站在一起的杨伊情才对。

谭景修每记起死去的杨伊情一次,就更恨面前这个女人。他几次想要一了百了,恨不得将杨曼雪碎尸万段的时候,总能够听到来自她左心房的跳动。

那是杨伊情啊。是她仍旧存在于这世上唯一的证据。谭景修如今还尚存的唯一一丝理智,全靠那颗心脏维持着。

“究竟怎样你才肯放过我?”杨曼雪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出这种问题,明明知道谭景修接近自己的目的,在没有为死去的杨伊情讨回公道之前,谭景修怎么会收手。

可是她怕啊。怕他看着自己时嗜血般的双眸,怕他提到杨伊情这三个字时眼中一闪而过的柔情,他爱的是自己,恨的也是自己。

总之这片沼泽,越少的人陷进去越好,杨曼雪只想解决掉蔡雅文与魏天淇,其余的人是死是活,过的好与不好,都与她无关。

至于谭景修,杨曼雪看着面前已然与从前天壤之别的谭景修,不自觉眼睛弯了弯,见到他现在变的这样优秀,也算了却了自己一桩心事吧。

“你在说什么蠢话。”谭景修皱了皱好看的眉,他见不惯杨曼雪方才看自己的眼神,带着宽慰,竟然会有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这个女人周身的一切都令自己感觉到厌恶,她早应该在一年前便死在手术台上,踩着亲姐姐的尸体活到了现在,她又有什么资格奢求过的与从前一样无忧无虑。

她可以忘了杨伊情,忘了那个心甘情愿为她捐赠心脏的杨伊情,可是谭景修忘不了。

在国外的那段时间,谭景修无数次想象过再一次见到杨伊情时的场景,爱而不得已经让他痛不欲生,唯有变的足够优秀才能够让杨伊情再一次注意到自己,那个任人欺负的小男孩,再也不会回来了。

那个像小天使一般温暖的小女孩,却也永远回不来了。

“报复我,她也回不来了。”杨曼雪的语气异常平静,很难想象得出来,这样的话是那个娇纵任性的大小姐说出来的。

“我可以送你去天堂陪她。”谭景修望着杨曼雪,这是两个人之间最无声的博弈,无论是谭景修还是杨曼雪,此时的心里都已经翻云覆雨,表面上却依然风平浪静。

谭景修翻了一个身,双手撑在了杨曼雪的身子两侧,他紧紧贴着杨曼雪,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势,一动不动的盯着杨曼雪的双眸。

“哦,错了。”谭景修一边说着,一边将嘴唇凑近了杨曼雪的耳边。

杨曼雪本能的想要躲闪,她已经见识过了谭景修的手段,此时的杨曼雪,连靠近谭景修一点都觉得无比的压抑,可是她动弹不了,只得无力的任他玩弄。

“你啊,只能下地狱。”最后两个字被谭景修咬的极重,杨曼雪整个身子不自觉颤抖了起来,他没有立即离开,温热的呼吸拍打在杨曼雪小巧玲珑的耳朵上,一直往下,直至脖颈,锁骨。

“够了!”杨曼雪的双腿之间直到现在还在隐隐作痛,就在不久前发生的事情杨曼雪还历历在目,如果再来一回,恐怕留不了性命去找算计过自己的人讨回公道了。

杨曼雪双手挣脱开谭景修的控制,用尽全身力气推搡着他的胸膛。

奇怪的是,谭景修竟然没有强行继续下去,他转过身子,直接顺势躺在了杨曼雪的旁边。

杨曼雪像是触碰到了什么肮脏的东西一样,立马躲闪开来,缩在了床角。

“给我倒杯水。”谭景修吩咐杨曼雪道。他语气很是平静,就像是问杨曼雪今天中午吃的什么一样,只是莫名的,带着十足的威慑力。

“好。”杨曼雪慢慢起身,接了一杯温水递到谭景修的面前。

谭景修甚至连看都没有看杨曼雪一眼,一只手接过那杯水,十指纤长,骨节分明,杨曼雪看的神情恍惚,她记得,谭景修是会钢琴的吧。

轻轻喝了一口之后,谭景修随意将水杯放在了床头柜上。

“上来。”谭景修接着对杨曼雪下了第二个命令,语气与神色与刚才叫她接水时如出一辙。

“啊?”杨曼雪忽然从回忆里缓了过来,一时之间没有理解谭景修的意思。

“竟然你要推开我,那我就认为,你是想要自己主动来了。”谭景修如雕刻般精致的脸庞逐渐浮现出一抹嘲弄的笑。

他不可能放过杨曼雪的,从第一次遇见开始,杨曼雪也就已经在去往地狱的路上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杨曼雪拼命的摇头,她怎么做得出这样的事情,谭景修分明将自己当作了玩物。

“那杨小姐的意思就是,希望明日的报纸头条上,出现你的名字咯。”谭景修步步为营,逼的杨曼雪无路可退。

“不是!”杨曼雪的心脏随着她此时的慌乱和恐惧跳的异常厉害,谭景修目不转睛看着她左心房的方向。他还真是喜欢看到杨曼雪这个样子呢。

因为这样,谭景修才能够微弱的感觉到,杨伊情还在这个世界上,看着他一步一步变成现在这个模样,中间受就多少苦难,终于还是熬了过来。

谭景修不再说话,只是似笑非笑的望着杨曼雪,他像是一只匍匐在杨曼雪身边的猎人,等待着一次绝佳的机会,将她致于死地。

只是不同的是,谭景修甚至不用做任何事情,杨曼雪注定要输给他,不止是因为他拥有足够的实力,而且此时住在杨曼雪身体里的杨伊情,还欠着谭景修一份情。

杨曼雪舍得对所有人无情,除了谭景修。

她颤抖着,一点一点解开连衣裙的纽扣,今日是杨曼雪的生日,那一身晚礼服蔡雅文为她挑选了许久,明明是杨曼雪的生日,蔡雅文看上去却比谁都要上心。

她分明厌恶蔡雅文至极,却仍旧装出与她母女情深的模样。

这样看来,还真是讽刺得很。

纽扣全数解开,杨曼雪的身体仿佛剥丝抽茧般展现在了谭景修的眼前,从脖颈到脚踝,好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但凡一个正常的男人,见到杨曼雪这副模样,恐怕都会把持不住,谭景修却镇定的可怕,他眼角眉梢丝毫看不出一点波澜,如若不是见识过谭景修的床上功夫,杨曼雪甚至会以为他性冷淡。

“愣着做什么?”沉默了好一会儿,见到杨曼雪始终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谭景修终于开口打破了这样令杨曼雪感觉羞耻的尴尬气氛。

杨曼雪一步一步走近谭景修,她就站在床边,神色里尽是手足无措和茫然。

“帮我脱。”谭景修不动声色的冷哼了一声,现在杨曼雪所有的拘束在他看来都不过是在装模作样,连自己的亲姐姐都能够陷害,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她可以做得出来的。

两行热泪从杨曼雪的眼眶中流出,顺着脸颊流到了脖颈,谭景修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莫名的烦躁,他蹴而坐起身来,竟然直接从后面抓住了杨曼雪的秀发。

杨曼雪吃痛,被谭景修拽的只得将头仰着,她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才得以没有叫出声来。

《替身娇妻:总裁乖乖躺好》 第七章 斯文败类 免费试读

杨曼雪不会忘记的,忘记这些人曾加在自己身上的痛苦。

从今往后,她都无法以杨伊情这个名字,继续在这个世界上存活。这一切都是拜他们所赐,慈爱的继母,深爱的恋人,可爱的妹妹。

都是她从前当作至亲的人啊。

“你们两母女的关系,还真是让我都羡慕呢。”见到杨曼雪与蔡雅文关系处得亲密,杨绍军自然也觉得欣慰,好坏是一家人,他也希望自己家里和和气气。

“爸爸不开心吗?”反正已经下了楼,原本她还以为自己碰到床就会睡着,没想到翻来覆去半天,倒是越来越清醒,杨曼雪索性坐到了两个人的中间。

“你爸爸啊,是吃你的醋啦。”蔡雅文摸了摸杨曼雪的头,“一个亲生的,还赶不上我这个后来居上的呢。”

明明知道蔡雅文是在与自己开玩笑,杨曼雪还是觉得胃里一片翻滚,她在想,到了将蔡雅文的面具狠狠撕开的那天,她会是什么感受。

会无比痛苦吧。可是这与自己所承受的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她穷尽一生装成一副无私和善良的模样,却不知道,杨曼雪早已经知道她的真实面目。

任谁也不会想到,坐在杨曼雪面前这个雍容华贵举止优雅的女人,曾无数次在一个比自己小二十岁的男人身下娇喘。

他们的心有多肮脏,恐怕连地狱里的恶魔都自叹不如。

“我也爱你啊,爸爸。”杨曼雪的思绪被拉回到了现实之中,不过一瞬间的功夫,她笑着抱住了一旁的杨绍军。

这样的光景,看起来还真是美好呢。

他们三个人,是无比亲密的一家人。

“我记得,我刚来这个家的时候,小雪才这么高吧。”蔡雅文用手比划着五六岁时杨曼雪的身高。

“转眼间,就到了嫁人的年纪了。”杨绍军像是与蔡雅文一唱一和,兜兜转转,又回到了与谭景修的话题上面。

“女儿不想嫁人,女儿想多陪陪爸爸妈妈。”杨曼雪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

“这哪里行。”听到一丝半点对联姻不利的话,杨绍军的心都要提一下。他连忙回了一句,生怕杨曼雪忽然就出尔反尔,不答应嫁给谭景修了。

“哦,还有。”杨绍军拍了拍杨曼雪的肩膀,“待会儿让妈妈陪你去看医生。”让杨曼雪一个人杨绍军多少还是不放心。这事情也不好耽搁,杨绍军只想先将所有事情都做完善了。

如果不先下手为强,谭景修就要被别人给抢走了。他对杨曼雪的兴趣,或许也就只有这段时间。

“是魏医生吗?”杨曼雪明知故问,不让蔡雅文有一丝一毫怀疑到自己的地方。

她用了一年的时间,使蔡雅文更加相信自己,越到最后,就越要小心翼翼才行。

如若不是谭景修忽然出现,她也没有想过这么早就开始一步一步实行她的复仇计划。匍匐在蔡雅文与魏天淇的身边,无非是给足自己时间养精蓄锐。

杨曼雪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失去的了,亲情,爱情,友情,她还剩下了什么,如今仍旧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东西,就只有这颗心脏了。

“是的,你的病一直都是魏医生在治疗,他比谁都要了解你的病情。”蔡雅文接过了杨曼雪的话。

说到底,不过是为了时时刻刻的控制自己,让自己完全成为她的傀儡罢了。杨曼雪心里冷哼。

一想到自己与魏天淇在一起的时候,他就和蔡雅文一直有着这样见不得人的来往,杨曼雪就觉得恶心。

一边对自己山盟海誓,一边与自己的继母在床上翻云覆雨,这就是这个叫做魏天淇的男人,对自己所做的事情。

“那我自己去吧,刚好下午去给谭总买一件衬衫,他的衬衫坏了一颗纽扣。”和魏天淇单独见面的机会,怎么能够被蔡雅文破坏呢。杨曼雪装作随意的说道。

杨绍军与蔡雅文两个人相视一眼,彼此都心照不宣。

看来杨曼雪与谭景修的关系,已经到了这样亲密的地步,这正是杨绍军最想看到的,即便今天蔡雅文不愿意答应,碍于杨绍军在这里,她也没有理由跟着去。

她是想要去见见自己的小情人吧。杨曼雪一双眼睛望不到底的看着蔡雅文。

“也行,你自己要注意一点。”没等蔡雅文说什么,杨绍军就先答应了过去。果不其然,现在最能够哄杨绍军开心的,无非是对症下药,他喜欢看到自己与谭景修关系亲密,自己便假装成这个样子。

“那我回房间收拾一下就去。”杨曼雪站起身,想到待会儿又要见到自己的旧相好,倒还有些期待呢。

已经快一年没有见到魏天淇了吧。

她转过身,嘴角微微上扬,眼角眉梢尽是戏谑。

为了见魏天淇,杨曼雪特意挑了一件Buberry的连衣裙,丝绸质地的布料稍显松垮,却恰好勾勒出杨曼雪婀娜的身段。

她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虽然并不甘心真正的自己如今已经永远躺在了冰冷的坟墓,杨曼雪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妹妹长的的确好看。

对于她复仇来说,拥有这样一张好看的皮囊,恰恰是一件好事。

离开家里之后,杨曼雪先去了魏天淇的医院,依照杨绍军告诉自己的时间,他一定提前通知过魏天淇。

没有一点障碍,杨曼雪绕过了外面排着的长队,径直来到了魏天淇的办公室。

“杨小姐。”魏天淇原本背对着门的方向,听到一阵敲门声,随后门被人轻轻打开,魏天淇转过转椅,眼前赫然一亮。

看得出来杨曼雪今天特意打扮过,虽是浓妆,到了她的身上却没有一丝的让人觉得厌恶,反倒一颦一笑显得更加风情万种,就是不动声色,安静站在那里,也好看到不行。

好一个人间尤物。魏天淇心里感叹道。

男人多的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魏天淇也不例外,为了钱财与权势,他赔笑与蔡雅文勾搭在一起,为了步步为营让杨伊情心甘情愿为杨曼雪捐赠心脏,他主动向身材样貌皆不出众的杨伊情告白。

魏天淇好像从未对谁有过喜欢,谁可以给自己带来好处,他就喜欢谁。

“魏医生。”杨曼雪看着魏天淇的眼睛,他依旧如从前一样温文尔雅,明明对自己起了歹心,表面上却丝毫没有变化,这样的斯文败类,才是最为危险的。

她以前,爱的便是魏天淇的温文尔雅。

杨曼雪以为自己得到了真爱,却不想这一切从始至终都不过是一个阴谋。

也不知道魏天淇这一年当中,内心有没有受到过自我谴责,又是否能够安心的度过每一个夜晚,他会不会偶尔想起杨伊情,她本可以不用死的。

她的心脏,是魏天淇亲手取出来的,而自己的性命,也在他的一念之间,转瞬即逝。

“是杨总叫你来的吧。”魏天淇昨天晚上接到杨绍军的信息,叫他今天特意腾开时间帮杨曼雪做一次心脏检查,不敢怠慢,魏天淇留了一个下午的时间等杨曼雪的到来。

只是令魏天淇没有想到,杨曼雪竟然给了自己这么大的惊喜。

“当然是。”杨曼雪伸手将椅子往后拖了拖,坐到了魏天淇的对面。视线却是从来没有离开过他。

“那接下来,杨小姐先说说这一年的康复情况吧。”魏天淇对杨曼雪笑了笑,那温和的模样像极了从前对待杨伊情时,现在是假装,以前也是假装,杨曼雪虽然觉得恶心,却还是要强行逼着自己陪他演下去。

“魏医生年纪轻轻,就坐到了主治医师的位置上面,追你的女孩一定很多吧。”杨曼雪答非所问,身子向前倾了倾,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下巴,就这样目不转睛的看着魏天淇。

“杨小姐说笑了。”魏天淇一边低着头翻阅杨曼雪的病历,一边回答她的问题。

表面上仍旧十分稳重,心里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那魏医生有没有女朋友呢?”杨曼雪继续一步一步向魏天淇逼近。

“我啊,一天都在医院待着,哪里有时间谈恋爱,更何况我每天接触到的女性都有了家室,我可下不了手。”魏天淇闭口不提他到现在还和蔡雅文有一腿的事情,在外人面前,魏天淇便是善良温和的好人。

“噗呲。”杨曼雪掩着嘴轻笑出声,“没想到魏医生这么幽默。”

下不去手?杨曼雪觉得这是她今天听到最好笑的笑话。魏天淇啊,还是和以前一样,不过是一个衣冠禽兽。

“好啦,我去洗手间一趟,回来就开始检查吧。”杨曼雪站起身,便离开了房间。

魏天淇见到杨曼雪将门关上之后,嘴角微微上扬,如此勾人的小妖精,魏天淇哪里舍得就这样放过她。

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蔡雅文没有跟着来,刚好方便了自己做事。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