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恶魔赌局]最新章节 主角叫仇地狱的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樱桃青衣 2019-03-15 23:41:06

[恶魔赌局]最新章节 主角叫仇地狱的小说最新章节

《恶魔赌局》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恶魔赌局 即可阅读全文

《恶魔赌局》小说简介

真的很好看 看了不下十遍 ,无狗血,无虐,就是那种感人,像天心那样哭了一次,全程都是欢笑和另类风格。精品小说《恶魔赌局》是千钧四两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类型的小说,主角仇地狱,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一章黑暗桌游室“鬼之力,源于人心之恐惧……人越怕,鬼越强……当一个人忘记恐惧,那么,鬼也拿他没办法。”老爸的声音回荡在我脑海里。嗯,根据我的判断,我貌似是在昏迷初醒的状态当中……我俩眼皮之间那点缝隙。《恶魔赌局》是一本非常不错的悬疑小说,作者是千钧四两,主人公叫仇地狱,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觉醒来,我来到一间诡异的桌游室。 迷一般的女老板将我送入一个又一个诡异离奇的故事当中,雨夜鬼影、荒岛余生、食人游戏、枯井中的断肢女鬼、百年古宅中的妖蛊鬼婴…… 我与她的赌局,一场接一场,我从未赢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邪灵游戏之荒岛

床上,是狞笑的胖子!

他此刻身下正压着女孩,就是床下的小女鬼……不过,这胖子显然是人,可他此刻狰狞的脸孔,猥琐的怪笑,让他比鬼还可怕。我不会怕,但我这次真的被恶心到了。

这女孩……不对,这女鬼看样子连十岁都不到!

“**!滚开!”我完全本能的站起来,冲着那胖子的后腰踹了过去,结果,这胖子就好像一拖泥巴做的一样,我的整只脚就那么陷了进去,而他也一点点转过头,脸渐渐变黑,皮肉开始脱落,他狞笑着看我,张开血盆大口!!

“这下玩儿大了……”

虽然对于恐惧的反应变慢了,但我仍然知道死亡不是一件好事,所以最后一刻,我是懵逼的,直到……

“我……我擦……”我猛然睁开眼睛。

视线渐渐从模糊变得清晰,眼前是旅馆前厅,灯光幽暗,而我的胳膊发麻,转头一看是姚娴正靠在我肩膀上睡觉。

“喔,做梦?是做梦吗?”

这时,我完全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之前陷入泥胖子身体里的那只脚,我立刻确定,刚刚是梦,但却绝不是普通的梦……因为我的整条腿上,都是粘乎乎的血红色的泥巴!!

而就在此刻,压着我胳膊熟睡的姚娴突然尖叫,睁大眼睛,然后死死拽住我,手指甲都抓进了我的肉里。这画面不用多问,我知道,她一定也做了跟我一样的梦。而且仔细看看,她的整个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出现了我腿上一样的血色泥巴。

从这面积上看,她的梦,最后恐怕比我的更恐怖吧。

这觉是不能睡了,谁知道接下来的梦,会不会真的把人杀死呢,现实中单对单,我不那么怕鬼。可是入梦的鬼,我就不清楚了,以前也没遇到过这情况。于是,我跟惊魂未定的病娇妹商量了一下,我们两个,决定不再睡觉。

本以为这样就可以平淡的到天亮,完成五分之一的游戏。

可我却忘记了一件事,这游戏的剧情中,并不只是我和病娇妹两个人……

咚咚咚!!

突然的敲门声让沉默了不知多久的姚娴吓了一跳,她又抓住了我:“不会是……是外面的……那些怪物吧?”

“应该不是……”我站起来,拍拍她的头让她安心坐在沙发上,然后转身走到玻璃门前。

站在门前,我看到了几个被雨淋得相当狼狈的人。

两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一对儿年轻的双胞胎兄弟,还有一个姿色不错的女孩。这几个人的样子也是惊恐、慌乱,显然遇到了和我们之前相同的事情。按照黑暗风老板娘那拿到的卡片所说,这几位应该就是剩下的剧情人物。

所以,我也没拦着他们。经过简短的几句对话,确定双方都撞鬼了,他们也明白我们不是旅馆的主人之后,就开始简单的介绍。通过介绍,我大概知道一些信息:两个中年人里,留着络腮胡子的是哥哥,那对儿双胞胎是哥哥的两个儿子,目测十七八岁。女孩是另外一位中年人的女儿,年纪应该跟两个男孩差不多,看着貌似稍大一点,可能是堂姐。

应该是兄弟俩带着子女旅行,结果路上遇鬼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这旅馆也不安全?”络腮胡子中年人看着我。

这时沉默三分钟之后,他的第一句话。

我点点头:“可以这么说,你看,外面那些鬼东西,都不敢进来……能让野兽停止捕食的理由,只有猎物被更强大的东西盯住,就像现在的我们。”

“那……那……那我们怎么办?为什么会这样,电话也打不通……我,我不想死……”说话惊慌失措的是络腮胡子的长子,这家伙进来开始就抖个不停,胆子是相当小。

相比之下,那个姿色不错的女孩倒是淡定不少,厌恶的看了自己的两个堂弟一眼。

“那你们进来多久了?有没有遇到什么怪事?”中年人弟弟脑子在这五个人里,应该算比较清晰的。总之大家现在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索性将之前和姚娴的梦境都说了一遍,当然,也包括梦醒留在腿上的泥土。

“这真的假的?”双胞胎兄弟中的弟弟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但我奇怪,这孩子居然不是很害怕。其实从刚刚开始,我就有留意,他激动的情绪,似乎真的多于恐惧。后来闲聊两句,我才了解,原来这孩子是个灵异爱好者,本来就喜欢作死。

当然,关于我谈论自己梦境这件事,别人不怕也算正常。毕竟口述和亲眼所见的效果还是不一样的,包括这小子的胆小哥哥,他情绪的变化,也不是很大。

只是让我没想到,两个中年人却沉默了许久,久到我以为这两人中邪了。

“喂,你们二位……”

中年人弟弟这时抬头:“没什么……只是觉得今天发生的事情,太不寻常了。不过既然你说你们清醒的时候,在这旅馆没发生什么过分的事情,那我们就互相提醒,今晚不要睡觉了。”

跟我的想法一样,我点头同意,也没多想别的事情。

接下来就互相守着,不去睡觉。但络腮胡子的二儿子真是对得起他灵异爱好者这一称号,我们都在前厅瑟瑟发抖,怕鬼怪出现,他却开始整条走廊的瞎转,被自己老爸训了两句,他却回应:“不是说不睡觉就会很安全么,我就转转……难得的机会嘛,爸你知道的,我对于……咦?”

此刻,他正在那条幽暗的走廊深处,话音突然停止,貌似是发现了什么。

我看过去,发现幽暗的走廊地板出现了一束光……他面前的门,门缝开了?!

我皱眉,正想阻止那孩子的时候,他居然作死的伸手把露缝的门一把推开!

“爸,这门是开……啊!啊!!”

突然,那孩子一阵尖叫!他看到了什么?我起身,皱眉,但却没有立刻过去。这人跟我非亲非故,没必要冒险。但这孩子的父亲和叔叔却立刻冲了过去,两人先是拉开了站在门口被吓傻的儿子,然后冲进了那扇打开的门,再然后,我听到了打斗的声音。

姚娴紧张的拉住我,我安慰她:“别怕,这是打架的声音……打的应该不是鬼。”

说完,我拉着姚娴也走了过去,路过走廊的时候,我惊讶的发现,这走廊和梦境,其实并不是完全一样,例如梦境中的一幅幅画,如今却只有画框。

在我走到门口的时候,两兄弟已经把一个体形肥硕的中年人制服,安在地上,那中年人瑟瑟发抖,面目全非,满脸是血,不过貌似不是被这俩兄弟打得。

但即便如此,这俩中年人的身手也是够不错的,起码我觉得两个我也很难制服这个健壮的胖子,这俩人是不是当过兵什么的?

“你什么人!为什么要藏起来?!还有谁?”络腮胡子这时怒喝一句。

那中年胖子一边求饶,一边喊道:“我……我只是来旅行……跟我老婆一起旅行而已!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到这个鬼地方……你们放过我……我真的是人!我老婆已经死了,我……我被那些怪物咬成了这样,好不容易躲进来……我只是不想死!我不想死,我没想害你们,真的没有!”

胖子声音沙哑,听着让人很不舒服,但貌似真的没有撒谎,颤抖的他,甚至都吓尿了……

我们也没继续难为他,只是之后弄干净血迹的他,那张脸看着更恐怖了,简直就跟活活剥下一层皮似的,他……真的能挺过两天三夜吗?但这不是我纠结的问题,现在,我只要一切都能够平安度过就好了。

可惜,事与愿违,总有一些作死没够的家伙出来捣乱!

还是那个**双胞胎弟弟,之前虽然被吓到了,但这人可能是个抖M,不仅没老实,反而变本加厉,就在我们几个成人在客厅听着外面风雨的时候,他突然从接待室走了出来,怀里还抱着一个巨大的黑色箱子!

“这是什么?你拿了什么东西!”络腮胡子瞪着自己儿子。

但二儿子却立刻挥挥手:“没事儿爸,这次真的不是我作死……你看啊,这其实是一桌游,你瞧这写着呢。”说着,二儿子把箱子转了一圈,给我们看冲着他的那一面,那上面写着一行扭扭曲曲的字:邪灵游戏之荒岛。

“爸,你看这么安静的环境,你们又都不爱说话,没准儿谁就睡着了,一个人睡着,可能把鬼引出来害了所有人是不是?我们找点乐子,这盒子这么大,里面的游戏一定不简单,说不定很好玩呢?”

我皱眉,不知道为什么,我越看这盒子,越是眼熟啊。

但那二儿子手快啊!还未等我们几个说话呢,他砰的一声把盒子扔到我们几个人的中间,也不知道那盒子上面有个什么小机关,他轻轻一拉,瞬间,四四方方的盒子从中间裂开。这东西貌似做工很精巧,自己打开之后,每一段纸壳都开始顺势平铺,露出了箱子里的海岛模型。

就在箱子平铺完全结束是,海岛模型的缺口对着我们每一个人射出了一张黑色卡片!

当看到那卡片的时候,我彻底懵逼了!这东西,不就跟之前黑暗风老板娘给我看的游戏介绍卡差不多吗?而且,我终于想到那黑色的盒子为什么眼熟了,这……这该不会就是那间诡异的桌游室的游戏吧?

《恶魔赌局》 第一章 黑暗桌游室 免费试读

第一章黑暗桌游室

“鬼之力,源于人心之恐惧……人越怕,鬼越强……当一个人忘记恐惧,那么,鬼也拿他没办法。”

老爸的声音回荡在我脑海里。

嗯,根据我的判断,我貌似是在昏迷初醒的状态当中……

我俩眼皮之间那点缝隙透过些许暗淡的光线,缓缓睁开眼睛,开始视线中一片模糊,在慢慢清晰的过程中,我感觉自己应该正坐在一椅子上,双手放在桌上。视线中渐渐出现一排排黑色的货架,上面摆放着整整齐齐的盒子,一个接一个,貌似是一盒盒桌游道具。

“咦?桌游室么……”

我环顾四周,发现我的猜想应该是没错的,这是家黑暗风装修的桌游厅,面积还不小,昏暗的灯光下,摆放游戏盒的货架一排接着一排,一眼望不到边。而在那黑暗模糊的边缘,似乎还有一团团黑色的影子闪动……特效吗?话说这样的装修,真的会有生意

“喔,跟谁一起来的来着……有点记不清了,玩游戏的途中睡着了吗?居然就这么把我扔在这鬼地方,我认识的人果然都是**啊……不对,该不会没付帐就给我扔在这了吧?”我揉着太阳穴,昏沉的感觉一扫而光。

而这时,转头的我突然发现,就在我的右边,是桌游室的玻璃门窗,暗淡的月光透过窗子,照在门口吧台旁的一张圆桌上,而桌边居然坐着一个人。

一个女人。

一身黑色长裙包裹着她婀娜的身子,如瀑的黑色长发垂在双肩,月光照着她那张光洁无瑕的脸蛋儿,很美,尤其是那双细长的美眸,专注的盯着圆桌餐盘中的糕点,并用一把银色的刀仔细的分割着……

这时,也许是感受到了我的目光,她月光下的侧脸微微转向我,露出微笑,这笑有些阴郁、冷淡……甚至还有一丝邪恶感,这是一种复杂的微笑。

我更不自在了。

但是好歹人家看着我,我总不能不说话吧?

无奈,**咳两声,问了句:“那个……请问现在几点?我跟谁来的,有点记不清……他们是付钱了吧?你是老板娘吧?”

女人用冷淡中带着妩媚的眼神看我一眼,离开座位。站起身的她,身材看着更美了,然后转身走向吧台。

显然是无视我,这么说应该已经结账了。我睡在这也不知道多久了,实在是惹人烦啊。我决定离开这里。正准备站起来的时候,高跟鞋声传入我的耳朵,女人走出吧台,端着一杯红茶,缓步走向我。

她,开口说话了。

“要走了么,可是我很好奇,要离开这里的你是否还记得……你叫什么?为什么会来这里?”女人的声音属于那种柔美的,有点妩媚,可就跟她整个人的气质一样,始终摆脱不了那股阴郁、邪恶的感觉。

不过她问我的问题也是可笑,哥们我是睡懵逼了而已,也不是睡傻了,我怎么会不记得我是……

停顿大概三秒。

我发现一件事儿,我特么好像还真的睡傻了……我谁啊?脑子里的记忆略微混乱啊,话说,已经不在我的承受范围之内了……

啪!

她把红茶放到我的桌子上,红茶的下面押着一张卡片,黑色的,我当时没太注意,就听这女人对我用她冷淡,但却真的很好听的声音说了句:“需不需要我给你点提示?”

我立刻点点头。

她笑笑,看着我,没有说话,而是轻轻转身,背对着我撩起她如瀑的长发,发丝打到我的脸上,那瞬间,我的记忆就跟洪水冲破了闸门一样,全回来了。

我叫仇地狱,我已经……死了。

为什么会死,这就要从我这古怪的名字说起。

我出生的时候,特诡异,当时都以为我是一怪胎,因为我的肉几乎是半透明的,身体里的骨头、血管,都看得一清二楚。而且我的诞生,带走了我妈。我爸觉得,当时的我就好像是从地狱爬上来的小鬼一样,于是,给我取名仇地狱。

在出生后的几个小时,我的肉,还是恢复了正常人的样子,也没人知道为什么。

唯一能给出解释的,就是我爸的职业。他是个阴阳先生,在我老家那边特出名,有真本事。他做阴阳先生那些年,赚了不少钱。可那些钱,都是泄露天机赚来的,会遭天谴。所以,我和我妈的命运,就是他的报应。

从小到大,我体弱多病,经常招惹脏东西,有几次差点就不行了。我爸也因此改行,但改行之前,他对我动了点手脚,因为鬼这东西是防不胜防的,万一哪次我意外,他来不及救我,那就死定了。而防鬼最厉害的办法就是不怕鬼!我爸常说,鬼之力,源于人心之恐惧,人越怕,鬼越强。

所以,当一个人忘记恐惧,那么,鬼也拿他没办法。

老爸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求来的灵符,烧了冲水,给我喝了下去,从此之后,我这人就变得跟常人不太一样了。具体怎么不一样呢,其实就是我反应慢了,尤其是对恐惧的反应。怎么说呢?假设今天我跟朋友看恐怖片,别人都吓得要死,我却能一脸淡定,鄙视他们的同时,不错过任何恐怖细节的看完整部电影。

当然,也不是没有恐惧,就是来得迟,过几天我也许没什么事儿就会突然紧张害怕,甚至叫两声……

但话说回来,天谴这东西不是人力就能轻易改变的。我是从此不那么怕招惹脏东西了,但我老爸,没到五十岁的他,几年前却离开了我。临死前嘱咐我一件事,他说,我们一家的天谴,不会因为他死就结束。我还会一次死劫,最大的死劫。

我那时候就问他是什么。他说不知道,只知道我一定远离长着三只眼的人,尤其是二十四岁生日那天,如果我能平安度过,也许一切就会过去……只说到这,就咽气了。

我是谨遵法旨,我惜命啊!这么多年我连西游记、封神榜都不敢看,生怕二郎神提着三尖两刃刀跟贞子似的从电视里钻出来捅死我。可惜,命运摆在那,不是人力可以抗衡的。

二十四岁生日那天,我本打算在家躲一天,我就不信我不出去,还能看见三只眼。但我那群哥们们够意思,非来我家给我过生日,当时是醉倒一片。散场之后,我发现我家沙发后面躺着一美女,上身小吊带背心,下身牛仔短裤,总之身材凹凸有致,肉露的特多,看得人心乱啊。

其实我对这姑娘不熟,也不知道是我这群哥们从哪弄来的。话说,当时没过两分钟,这妹子就醒了,原来她就是跟朋友蹭饭来的,跟我基本不认识。但是小姑娘爱说话,很快,我俩就聊上了。毕竟我这单身二十四年,聊着聊着,我就有点小心思,不想送人回家。

不过,这妹子似乎看穿了一切,突然拉我手,问我:“哎,你一直不提送我回家,是不是有坏心思?”

毕竟单身二十四年,当时有点紧张,为了免除尴尬,我就给她讲了我的故事。

听后,她笑了,看着我,双眼变成月牙:“那你不害怕我吗?”

“怎么会,你又不是三只眼……”

“不一定哦。”她俏皮一笑,然后开始转头,大概转了一百八十度……一百八十度!然后她背对着我,后脑勺的头发突然炸开了,那里有一颗眼睛!眼睛下还有一张血盆大口!!

我被咬了。

那一刻,我初步失去意识,恍惚间,我听到了砸窗的声音,似乎是什么人来到我家……再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此刻回想起一切,我唯一能确定的是,女孩是怪物,但一定不是鬼,因为她如果是鬼,我不会那么容易死,至于为什么,以后再说。

而这时,我抬头看着桌游室的女老板,看着她撩动长发的样子,我谨慎的瞪着她的头发……还好,那里面没有眼睛。

“现在想起来了?”

“啊?啊……好像是想起来了,我……这是哪?你又是谁?”

我看着四周,如果我没做梦,我应该是死了,毕竟我记得那女人把我半个脖子都咬烂了,而现在,我摸摸也没少肉。

女老板看着我:“你在我的桌游室呗,看就看出来了……不过,既然你都记起发生了什么,那就说说咱俩的事儿吧。”

黑暗风的女老板,说着就把放在我面前的红茶拿了起来。

我本能的看了一眼,这才留意到红茶下面的卡片上有字。我将卡片拿了起来,那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一堆文字,大概内容是:郊外,你和女友迷路在雨夜当中,你们来到一间旅馆,这里亮着灯,却没有人……旅馆之外,狂风呼啸,大雨倾盆,你们只能住下……诡异的哭声在床下!你的耳边,有女孩的亡魂在诉说着什么?诡异的客人,一个接一个!不要相信任何人说的话,你能相信的只有你的眼睛……限时两天三夜,活下去,或者被厉鬼索命。

“这什么东西?游戏介绍?”我抬头,疑惑的看着黑暗风女老板。

“你可以这么理解……你已经死了,是我的人救了你的命,所以你现在属于我,去玩我的游戏,然后活下来,或者死掉。当你离开这扇门的时候,游戏将会开始。”说着,她随手指了一下桌游室的玻璃门。

而那门外是月光和街道……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