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吴洋[冥夫有礼]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柠檬味拥抱 2019-03-15 23:47:24

主角叫吴洋[冥夫有礼]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冥夫有礼》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冥夫有礼 即可阅读全文

《冥夫有礼》小说简介

《冥夫有礼》幽默風趣,故事情节生动一环扣一环,每一章都为后面的故事情节打下了伏筆,夏天的功夫雖然很誇張但正是這樣的功夫才让人繼續的看下去。甜宠新书《冥夫有礼》由夜上青楼所编写的灵异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吴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并没有吓他们的意思,因为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事,不要说他们,连我自己都不清楚。最坏的打算可能在场的所有李家人,包括我,全都要死在这里!蝼蚁尚且还要偷生,谁都不想死,我也想做最后一博!而到底是生是死,。小说主人公是吴洋的小说叫做《冥夫有礼》,本小说的作者是夜上青楼最新写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所谓的阴婚师,便是给死人说媒,可能你觉得迷信,但是在我们行里却是行善积德的好事。若是你感兴趣,接下来我就为你讲述我这些年配阴婚中触碰到的阴婚禁忌,以及阴婚过程中我遇到的一些诡异经历。其中真假,只有经历

精彩章节试读:

因为男尸的问题,整个李家的人此时都急的宛如热锅上的蚂蚁。

其实经过两天的打听,十里八村刚死的未婚男子倒是有两家,原本这两家人都愿意配阴婚的,但是一听说和李家扯上关系,顿时就不同意了。

李家发生的事附近的村庄多多少少都听说一些,而且这女尸本来就是配过一次阴亲,如今再拿出来给人家配阴婚,传出去有些不好听,所以纷纷都不愿意。

这也能说得通,就跟平常结婚一样,在外人看来这女尸已经结过婚的,现在再和其他的人结阴亲,说难听一些,就是二婚了。

李家人好说歹说,但是人家就是不愿意,最终也是不了了之。

“怎么办?”李茂找到我,此时已经没有办法。

我摊摊手,这事找我也没用,我能做到的都做了,若是男尸找不到,到时候恐怕也是一件麻烦事,那女尸已经起棺,时间在已有的基础上最多也就推迟一天,也就是到了后天晚上,如果再没有找到合适的男尸,难保不会出现什么差错。

“吴道长,不知道能不能买一具男尸,然后和这女尸配阴婚?”李茂问我。

我摇摇头,说道:“肯定不行,这里面的一些规矩你不懂!”

接下来我便和李茂说起了这其中的规矩,所谓配阴婚对尸体的要求也有很多讲究。

古人常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们阴婚师,说白了其实就是媒婆,配阴婚的过程中,若是男尸、女尸都是有人认领的尸体,家人健在,那么配阴婚过龙凤喜帖的时候,由双方家人签字,由阴婚师主持阴婚仪式就行了;

若是男尸和女尸其中一方为无主尸体,那么阴婚师可以代表无主一方签字,另一方家人签字,然后完成阴婚仪式。

当然,若是双方都是无主的尸体,倒是没有办法,阴婚师只能代表一方签字,另一方的字到底谁来代签?

当然这只是理论上的解释,最主要的问题是若是双方尸体根本都不认识,你根本就不会瞎操这个心,就像大街上的两个陌生男女,你没事还会操心人家结没结过婚吗?

道理都是一样的。

而我们阴婚师,更不会主动给两具不明身份的尸体配阴婚,莫说劳神费心,喜钱向谁讨,这都是问题,我们阴婚师也是要吃饭的不是。

所以配阴婚过程中,就没有给两具不明身份的尸体配阴婚的先例,而配阴婚,通常至少有一方是有亲人健在的。而我先前对李茂说,找附近未婚的男尸,必须要对方家人同意,就是这个原因。

因为我只能代表女方这边,若是对方家里不同意,我也没有办法,要是我们阴婚师不经过人家家人同意,随便就能给尸体配阴婚,那岂不就是乱套了。

而这也是阴婚中的一大禁忌!!

经过一番解释,李茂也算是明白原因,无奈的叹了口气,旋即走了出去。

接下来,李家的大部分人还是留下来给女尸拜祭守灵,寻找男尸的消息已经传出去,而且李茂会给对方丰厚的报酬,就等着看着有没有人回复。老实说,找男尸这事急不得,时间若是满打满算还有差不多两天,而现如今最主要的还是稳住这女尸,因为一旦惹怒这女尸,到时候,就算找到男尸也无补于事。

不过这期间让我烦心的还有李有福,这老家伙不知道是不是吃了什么假药,不时的想要找我的麻烦。

已经不知道第几次了,总是触我的霉头。

今天傍晚的时候,我正在主持着守灵交班,就看到李有福的老婆端着一盆刷锅水朝我走到,我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干什么,走到我身边一盆刷锅水稳妥的泼在我脸上,你妈比,我当时气的肺都要炸了,知道这是李有福怂恿的,拿起板砖就要和李有福去拼命。

李有福不是个好东西,不过他这个老婆也不是个好鸟,看我那架势是要去找李有福的麻烦,顿时拦住我,往地上一躺,说我打她了。

我他妈连碰都没有碰她,是她自己躺在地上的好不好。

好在这守灵拜祭的大多数都是李家本家人,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李有福两口子的做法大家都看在眼里,没一会儿走来几个人直接将李有福老婆拉回屋里面,然后就是和我不停的道歉。

我冷哼一声,道歉有个屁用,这都不知道第几次了,老子辛辛苦苦命都不要了来帮你,想不到竟然受到这等鸟气,当时就有一种抬腿就走的想法。

李茂还在屋里忙活着,听到外面的动静,此时也跑出来,接着就去了旁边他三叔家,屋里面吵吵闹闹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但是李茂从他三叔家出来,脸色非常的不好看。

他走到我身边,不停的向我道歉,说都是他三叔的错。李茂这个人还是挺不错的,他给我拿来件干净的衣服,让我换了,我点点头,这一身的刷锅水的味道,确实难闻。

等我再次出现在灵堂前的时候,我就看到李有福搬了张凳子坐在自家的门前,两眼睛怒瞪着我,也不知道这老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我摇摇头,妈的,老子惹不起你,还躲不起你。于是就是挪了个地方,懒得搭理他。

我知道这李有福做着一切都是故意的,说到底这老家伙就是不愿意承认造成今天这局面都是他的错,硬撑着场面,之所以敢找我的麻烦,恐怕就是因为这地方是李家坳,我不敢拿他怎么样罢了。

说来也是,碰到李有福这样的人,除了忍着,我又能怎么办,打他一顿?不要以为我现在帮李家的人他们就会向着我,这地方毕竟是李家坳,农村就是这样,要是我真的打了他们姓李的人,恐怕李家坳的人也不会饶了我的。

退一步海阔天空,如今只能这样,反正这件事办后,我就离开,打死都不想再见到李有福这幅嘴脸。

等到了第三天,才是真正让人感到焦急的地方,就是男尸还是没有下落。

无奈的情况下,李茂再次联系那几位未婚男子的死者父母,但是对方还是不愿意和这女尸配阴婚。

李茂已经开了很高的价钱,但是对方还是不愿意,说不是钱的问题,忌讳。

李茂很失望,但是也没有办法。

我还在主持着大家的拜祭守灵仪式,这不能放松,一旦放松,出了事,一切的努力都将白费,如今我的命和李家人已经连在一起,李家要是真的出事,我也休想全身而退。

“先不要急,车到山前必有路!”我向着李茂安慰道。

以前这句话是师父常和我说的,当然,我也是个急性子,平日里哪里注意这些,但是这时也只能拿着这句话来安慰一下李茂了。

说来也巧,可能真的是冥冥之中真的有天意,等到傍晚的时候,还真的有一家人联系到李茂,说他们家愿意配阴婚。

这话一听,差点没将李茂给激动哭了,老实说我也是松了一口气,不要看我装的跟人棍一样,其实我心里比谁都紧张,毕竟这也关乎到我的生死。

如今听到这个消息,我心中悬着的这口气终于可以放下了。

那户人家是一个单亲老妈妈,老伴死得早,儿子在去年下地干活严重中暑也离开了她,儿子活着的时候老人家就想着给儿子找个媳妇,但是家里面穷,所以一直没有姑娘家愿意嫁过来。

老人家一直为没有给儿子找到媳妇感到自责,后来她听说死后能够配阴婚,在阴间能够成为夫妻,老人家又动了心思,但是配阴婚也要花不少钱,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老人家没有额外的钱给儿子办阴婚。

而今天早上,她听说李家坳有人免费办阴婚,而且还倒贴一笔钱,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看看,结果还真的有这件事,老人家很高心,一路找来了。

我也见到这位老人家,满头的银丝,岣嵝着腰,拄着个拐棍,穿的也挺朴素的,整体看起来是个挺可怜的一个老婆婆,想来平日里生活过的也不是很好,但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儿子死了,老婆婆还想着为儿子办场阴婚,我看着也心酸。

老婆婆找到李茂后,先是犹豫了一下,旋即从口袋中掏出一块红布帕,里面似乎包裹着什么东西,递到李茂的手中。

李茂接过红布帕,打开一看,竟然里面包裹着几百块钱。

“大娘,你这是干什么?”李茂不解。

老婆婆指着那些钱,言语中有几分尴尬,卑微的说道:“大娘没什么钱,就这些,麻烦能不能办得风光一点。”

《冥夫有礼》 第九章 以死谢罪 免费试读

我并没有吓他们的意思,因为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事,不要说他们,连我自己都不清楚。

最坏的打算可能在场的所有李家人,包括我,全都要死在这里!

蝼蚁尚且还要偷生,谁都不想死,我也想做最后一博!

而到底是生是死,就像前面说的,全凭造化!

时间不多,我走上前,拿个三炷香,走到灵堂处旋即将文案上的香坛扶正,先是朝着棺材的方向拜了三拜,接着便是将香插在了香坛之中。

叩首,行礼,接着将文案上的红烛点燃,前后也仅仅是30秒的时间便做完了这些事,因为现在时间真的不多了,全村的狗还在狂吠着,尤其是村子的东面,那狗的叫声宛如家里死了人一般,听的格外让人头皮发麻。

通常来说,惹怒尸体,都是招来尸体怨灵的报复,李有福触怒女尸,招来了女尸的鬼魂,而且是从东边过来的。

不过我没有理会这些,快速完成手头上的事,待到完成后,我便赶紧转过头,看向李壮,李壮是李茂的父亲,也是李家现在最年长的人,说道:“李大伯,接下来,你们李家的事情我能不能做主?”

李壮点点头,说道:“能!”

我点点头,我也没有多说废话,转头望向李家众人,说道:“既然李大伯说了,那么现在我便暂时代表李家主事,接下来你们要面对什么想来你们已经很清楚了,如今惹怒了女尸,应对的办法就只有一个,谁的错,谁来扛!”

这话意思似乎很少有人听懂。我也没有时间和他们解释那么多,接着就是拿了一沓火纸,拍在了案头。

“从现在开始,你们就不要再出声了,凡事听我的就行,记住,不管发生什么,权当没听见也没看见,听到没有?”

众人纷纷点点头。

而我这话刚说完,全村的狗在这一刻也是刚好停止了吼叫,于此同时,一股寒意缓缓升了起来,从四周笼罩而来,显然女尸的鬼魂近了。

我心中有些害怕,看向了女尸的棺材,心里那股恐惧在翻滚着,但是我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缓缓从怀里掏出一根拜神香,拿着打火机轻轻的点燃。

这根拜神香可不是普通的香,是在庙里面供奉过,可请神,可招鬼,市面上一般没得卖,师父走的时候给我留了几根,而在我来李家的时候,就带了两根过来,现在看来,还真的用上了。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这时候我向女尸拜祭,她总不会现在就冲我动手。

我冲着李家等人喊道:“跪首!”

李家所有人听到我这话,顿时纷纷冲着棺材的方向跪了下来。

我拿起拜神香,拜了一拜,接下来插到香坛中,倒是没想到这招竟然不管用,香还没有插到香坛中,顿时那股寒意便是朝我侵袭而来,传遍全身,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我心里面有些发慌,望着眼手中的拜神香,犹豫了下,接着还是插上了香坛,然而刚插上,原本放在案上的火纸瞬间飞舞了起来,散满一地。

不仅如此,那案台上的两跟红蜡烛也在这一瞬间陡然熄灭!

啪嗒

我正疑惑间,那拜神香竟然也折成两段!

这可不是好的征兆!

我望着一连出现的变故,大惊,妈的,这女尸看样子是不愿意接受道歉,显然此时还是怒气未平,今晚十有七八是要出事。

“吴道长!”

这时候,李家众人纷纷都是颤抖着身子望着我,刚刚的一切他们看在眼里,李茂这时候颤着声,小声的道。

“不要说话!”我瞪了李茂一眼,李茂顿时缩了缩脖子,捂住了嘴。

我皱皱眉,望向四周,我知道,那女尸的鬼魂就在附近,只是还没有出来而已。

犹豫了一下,我从怀里拿出一个铃铛,旋即在空中摇了摇,由于上次我看过龙凤贴,师父曾给女尸赐姓为陈,所以说道:“陈姑娘,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凡是自有公论,谁惹了您,您就该找谁不是?”

老实说,虽然现在事情的发展和我料想的有些出入,但是还是没有将我的计划彻底打乱。

我看向周围,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动静,旋即胆子也大了一些,接着道:“我知道您心有怨气,李家这事给您办的不敞亮,今天我就作为李家主事人,代表李家向您赔罪,您要是认为有谁开罪了您,您大可以将他领了去,这事我做主,李家人绝无二话!”

我这话说完,可以听见李家等人喘气的声音瞬间大了许多,可以听得真真的,可以想象他们此时有多么紧张。

其实也不能怪他们,因为我这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我这是要将一些人推出去向女尸谢罪,当然,以死谢罪。

李茂等人此时已经吓得不敢出声,我接着将第二根拜神香拿了出来,点燃后朝着棺材拜了一拜,说道:“先前我吴洋也多有得罪,如今我也站在这里,若是陈姑娘觉得我吴洋对不住您,我这条命就放在这里,您随时可以来拿!”

我沉声说道。

接着将手中的拜神香插到香坛之中,我心中紧张万分,后背都快湿透了,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拜神香竟然没有折断。

我一看,心中一喜,难道这是要接受我道歉了?

我暗自松了口气,正当此时,一阵阴风吹了起来,接着我只觉得后背一凉,惊悚的感到有什么东西站到我的身后。

这种感觉很真实,我整个人就是一惊,心脏顿时狂跳起来,豆大的汗珠几乎是一瞬间便是从额头上落了下来,我不敢回头,我怕回头后看到一张青面獠牙的脸,张开血盆大口冲我咬来。

“所有人,跪地俯首!”

我冲着李茂等人喊道,一方面是担心他们看到我身后的女鬼受到惊吓,到时候一个个慌不折路逃跑就完了,另一方面是害怕他们惊动女鬼,到时候一紧张扭断我脖子,妈的我哭都没有眼泪。

李茂等人趴在地上,知道我让他们趴在地上肯定是怕他们看到一些不好的东西,此时就看到一个个瑟瑟发抖,样子格外的狼狈。

此时我也是深吸了口气,站在原地也不敢乱动,心情格外的复杂!!

老实说,女尸的鬼魂找上我,其实我先前便猜到的,因为这件事中,除了李有福,这女尸第二怨恨的肯定就是我。

你或许感觉不太可能,但是这是实话,第一次帮它结阴亲虽然失败,但是这勉强能说得过去,毕竟是李有福的过错占很大一部分,这女尸最多对我就一些怨罢了,而这一次却不一样,虽然同样是李有福惹得祸,但是却是我让人起的棺,起因在我身上,而且我最大的错就是根本不该掺合到李家这件事当中。

李有福破坏了阴婚,那女尸的想法便是李有福以及李家人理应受到惩罚,而我的参与,无异于引火上身。

如今仔细回想起来,倒真是不该参与到李家这场祸端之中。

而我这条小命,此时也完全取决于女鬼的心情。

我静静等着女鬼的审判,大约一刻钟的样子,让我感到疑惑的是身后始终没有其他的动静,我有些急了,就跟你知道身后有一把枪指着你,但是就是不对你开枪一样。

那种心情格外的难熬。

恍惚间,我想着要不要回头看看,正当犹豫的时候,就在这时,一只冰凉手掌悄悄的搭上了我的肩头。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