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鬼夫不饶人]免费阅读 主角叫白楚恒苏晴的小说免费阅读

编辑:夏风如歌 2019-03-16 07:05:31

[鬼夫不饶人]免费阅读 主角叫白楚恒苏晴的小说免费阅读

《鬼夫不饶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鬼夫不饶人 即可阅读全文

《鬼夫不饶人》小说简介

《鬼夫不饶人》看着九幽天帝一路征战,算下来,也差不多一年了吧。每天,跟随着主角一路杀伐,热舞沸腾!真希望九幽一直不要完结,永远伴随着我们。。小说主人公是白楚恒苏晴的小说叫《鬼夫不饶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奋起的叶子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乙未年戊寅月甲寅日,也就是2015年2月7号,星期六。老黄历上说,主位星西斜无光,死神占据凶神位,大凶,诸事不宜。我若不是约在那一天见面,也许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了。现在回家过年,有三大恨,一恨单身,二。《鬼夫不饶人》是由作者奋起的叶子所著的一本灵异类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鬼夫不饶人》精彩节选:我在网上租了一个男友,结果半夜这个男人跑到了我家,要和我拜堂!莫名其妙被冥婚也就算了,夜夜爬上我的床是几个意思。虽然这个男人帅气多金加活好,但咱不是同类啊,我内心是抗拒的,你造吗!!白楚恒勾起我的下巴,笑容嗜血,“死了最好,我们阴间做夫妻。”这下好了,嫁了个鬼,连命都搭进去了……

精彩章节试读:

“我没干坏事。”我紧忙解释。我是来过,但是来买东西灭鬼的,这实话听起来怎么那么像瞎掰啊!

过来的年轻警察一听都笑了,“不用紧张,你也是受害者之一吧,进去做个笔录,结案之后赃款就能返还给你。”

“哈?”我脑子有些跟不上,但也立马明白过来这事跟我想的不一样。我跟着警察进了善缘堂,这一进去我就惊呆了。

胖道士抱着头蹲在地上,一旁站着一位身穿貂皮的贵妇人,贵妇人正指着胖道士骂着。从她骂的话里我也听懂了,胖道士是个神棍,骗了她的钱,现在落网是咎由自取。

后面她又哭啼啼的说了什么,我已经听不见了。我脑子乱成了一团。胖道士怎么能是神棍,他要是骗子,那瓶货真价实的驱邪水,他是从哪里来的。二狗子不会那么不靠谱,他不会指引我来找一个神棍帮忙……

我看着蹲在角落里的胖道士,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一把抓起他的衣领。

TM的,今天就算闹到局子里,我也要问清楚!

“那瓶驱邪水到底怎么回事!”

胖道士没想到当着警察的面,还有人敢对他动粗。他先是一愣,稍后立马说,“那个那个是有人让我给你的。那人给了我钱,说一会儿来一个女的,把这个给她。然后,你就进来了!”

我猛然想起,当天来的时候,门口的确停着一辆豪华轿车,只是我刚来,那辆轿车就开走了。

艹,感情是我被人算计了!

“同志,请冷静。他已伏法,法律会严惩他的。”我被警察拉开,按到座椅上。

后背碰到椅背,又疼得我打了个冷战。贵妇人还以为我是对胖道士恨到咬牙切齿,打起了哆嗦,她靠近我说,“消消气,我也被这王八蛋害惨了。我还是听人讲善缘堂很灵才来的,谁知道也是个骗子。”

骗子?可二狗子为什么要让我来找一个骗子!

我如何也想不通。做完笔录,我刚离开善缘堂,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身穿白色卫衣,外面套了一个蓝色短款羽绒服,卫衣的白色帽子翻在外面,头反戴着一顶鸭舌帽,露出染黄的刘海,十分韩范的打扮。长相也是当下流行的小鲜肉,猛一看还以为当街站着一位韩国的明星。

他手拉着一个黑色拉杆箱,正眯着眼冲我笑着。

“老黄瓜刷绿漆啊你!”我瞪了他一眼,眼角却慢慢湿了,“奔三的人儿了。”

顾博颠颠的跑过来,扶住我,“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我不跟你一般见识,等我把那只鬼收了,你再膜拜叩谢我也不迟。”

“我再信你,我就是天下第一傻蛋。”我把善缘堂的事跟他说了一遍。

听完,顾博脸上的神情沉重下来,“你说的胖道士并不是善缘堂的掌柜,善缘堂的掌柜是我姥姥的弟子,按照辈分我还得叫他一声二师叔。那天我给你打过电话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他了。算起来都失踪三天了。我这次这么着急过来,也是为了查清楚这件事。”

靠,感情不是为了我啊!

我又瞪他一眼。甩胳膊甩开他扶着的手,这一甩劲大了,牵扯到胸口的伤,撕裂般的疼让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顾博看我脸色不对,眉头一皱,“你怎么了?”

我又将驱邪水和女鬼的事情跟他讲一遍。讲完之后,他的脸都黑了,弯身将我扛在身上,拉起拉杆箱就走。

“你要带我去哪呀?”

“去kai房。”

旅馆大厅里,前台服务员脸上就写着五个字——老牛吃嫩草。我被看得心烦,抓起门卡拉着顾博就上了楼。

“亲爱的,你真主动!”顾博得意的看着我,瞧见我窘迫的样子,他好像十分高兴。

从小到大,我俩在一起就掐架的时候特别合拍。

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刚打kai房间门,顾博猛地向前迈了一步,一手揽过我的腰,我被他带的一个转圈就进了屋。门砰的一声关上,我背靠着门板,顾博紧贴在我身前,一手支在门上,一手从我脸颊滑下。

他看着我,眼眸带笑,“亲爱的,喜欢我的壁咚吗?”

他的手是暖的,与白楚恒截然不同。

我猛地打个寒战。TM的,这时候想白楚恒干嘛!

顾博眼中的神采暗了一下,他松开我退了几步倒在床上,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侧身看着我,“亲爱的,脱衣服。”

我知道他是要给我治伤,可一想到白楚恒说过的话,我的手在衣扣上就怎么也动不了。

顾博看人极准的,他瞧我犹豫,立马急了,“**还想不想活命,你不会是要为那只鬼守贞洁吧?”

我立马摇头,“放屁。本姑娘是不好意思。”

“小时候光**洗澡,我什么都没见过了。”

顾博将我放倒在床上,打开他的拉杆箱,拉杆箱里黄符、桃木剑、铜钱剑、墨斗线是应有尽有,也不知这一堆东西他是怎么带上飞机的。

他先拿出一个银酒杯,倒满酒。再拿出一张黄符,嘴里低声诵念着什么,稍后手指一挥,黄符竟就在他手里燃起来了。他把燃着的黄符丢到酒杯里,酒杯顿时被火点燃,银杯子上燃着金色的火,煞是好看。

他走到我身旁,瞧我还没解开衣服,也不跟我废话了。伸手就撕开了我的衬衫,衣扣崩开,一对柔软颤巍巍的就跳到了他眼前。我脸瞬时就红了,娇羞的别过头不看他。

我能感觉到他手的颤抖,他轻抚在我的伤口上,似是在心疼。

他用手指蘸了银酒杯里的酒,然后将手指沿着我胸前的伤口轻轻的滑过。他的手指很热,所触碰之处都像燃起了一团火。灼热的触感令我浑身颤栗。

“忍着点,会疼。”

话刚落,他拿起酒杯就向我胸前的伤口泼了过来,伤口洒上热酒,发出刺啦刺啦灼烧的声音。我甚至觉得这火在我身上烧起来了。

啊!

我痛的忍不住,刚大叫出来,唇就被他温柔的封住了。他嘴巴里像是藏着一汪清泉,一丝清凉滑过咽喉注入我的体内。我在这水深火热中煎熬,没过多久,我就脑袋一沉,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醒来的时候,顾博正在整理身上的装备。他穿了件道袍,头戴道冠,身后背着铜钱剑,腰里别着桃木剑,还背着一个斜挎布包,正在往里面装墨斗线。

见我醒了,他冲我笑说,“你再睡一会儿,我去把那只鬼灭了。”

《鬼夫不饶人》 001租个男友不靠谱 免费试读

乙未年戊寅月甲寅日,也就是2015年2月7号,星期六。老黄历上说,主位星西斜无光,死神占据凶神位,大凶,诸事不宜。

我若不是约在那一天见面,也许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了。

现在回家过年,有三大恨,一恨单身,二恨攀比,三恨没钱。我是三恨占了两恨,单身和没钱。最后实在无奈,丢不起面子只能学了一把当下流行的网上租男友。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果真是活久见。出租自己宛然成了一个新兴高收入的职业。条条框框明确标出了做出什么行为,应该给多少钱,而且还有一份十分正规的档案,附带三张照片。我既然都已经豁出去了,那就做到最好,在网上选了一个价最高的,长相最好的就约了见面。

地点是他选的,我到的时候,他已经在等我了。年龄二十五岁上下的样子,身穿了一身墨色的西装,皮肤有些苍白,人也有些清瘦,但长相却是无可挑剔的,脸如雕刻般菱角分明,漆黑眸子深邃,眉峰似刀,鼻梁挺翘,双唇削薄。真人比照片中的还有帅气上几分,更有照片上无法拍出来的霸气。

瞧见我坐下,他轻抬眼皮递过来一份合同,神态高傲。合同上条例清楚,他已经签了字。我不懂的地方,他也有细细的解释给我听。只是从头到尾,他的眼神都有些冷。

我签好合同递给他时,无意瞥到合同右上角有一块圆形的红色污渍。我还没看清那是什么,他就将合同收了起来。

他的薄唇微扬,有一抹得意的笑。但笑容十分短暂,还未等我品出什么滋味,他就又恢复了那张冰冷的死人脸。

也许真的是我太恨嫁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还做了一个关于他的梦,梦境熟悉,仿佛在冥冥中我已经嫁过他一次了。

梦里是一场古式的传统婚礼。他穿着喜服骑着高头大马走在前面,但表情却是冷冰冰的,没有一丝喜气。我在后面,心里暗暗窃喜,都说梦是人潜意识的反应,我自己竟都没发现自己这么喜欢他,仅仅一面就做梦都梦到嫁给他了。这就是一见钟情?

然而很快我就发觉到了不对劲。我并不是这场婚礼的女主角,因为我是随着众人,走在后面的。而花轿就在我的身后侧,按照现在的说法,我应该就是伴娘。

我逐渐放慢了脚步。当我与花轿并齐时,一阵凉风吹了过来,吹起了轿帘。我透过缝隙看到,花轿里端坐着一个女子,脸色纸白,身穿着火红色的喜服,更加衬托出她的一张假脸!她不是人,而是纸扎的新娘!是一个纸人!

我吓得一颤,强忍着没有叫出声来。在轿帘落下的一瞬,我分明看到,纸新娘的头突然转向了我,黑墨画出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那股子怨恨让我浑身颤栗,双腿一软就摔在了地上。

趴在地上,我看到,长长的送行队伍渐渐远去……而所有的人竟都没有脚!

而他,在队伍的最前面向我侧目,冷冰冰的一张脸,看向我的目光冰如利刃,浑身上下都透着恨不能将我凌迟的愤恨!

我吓得又是一颤,低下头才发现,原本空无一物的手中竟出现一个纸糊的小女孩,纸白的一张脸涂着两块胭脂红的脸蛋,看上去十分骇人。

我身上穿的也不是送亲大红色的喜服,而是黑色的丧服!

我吓得眼泪都出来了,用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生怕自己叫出声来惹了那一群人的注意。

他握紧缰绳,将马停下,随后的一群人也都跟着停住脚步。他微微侧目,冰冷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没有说话我却也能明白他的用意,他是在等我回到队伍。

我抹了把眼泪,抱起纸人回到了队伍。

走了许久,前面出现亮光。这时才看清,我随这些人刚刚穿了一座树林。在树林外,有十几个穿黑袍的人手持火把围成一个圆形。在圆形中间,设有一个香案,香案上摆放龙凤红烛,香案前放一尊棺材。

“吉时到!”一个尖细的嗓子突然大喊一声。

随着这声喊,原本安静的队伍变得吵闹起来。周围的人仿佛在受着什么折磨,一个个鬼叫起来,或劈开自己的头,或撕裂自己的胸膛,一时间现场惨不忍赌,最早把自己撕开的人逐渐消散,最后化成一股白烟钻进了棺材里。

我吓得跌在地上,不敢再看。刚想要松开纸人捂着耳朵的时候,突然感觉双臂被一双小手死死抓住。

我吓得浑身打了个寒战。低头看到,我手里抱着的纸人此刻竟用纸手死死的攥住了我的胳膊,同时,它的头缓缓的向后转了一百八十度,朱砂画的红唇撕开一个黑洞。

“啊!”

我猛然睁开眼。熟悉的出租屋,不但没给我带来丝毫安全感,反而让我觉得更加的恐惧!

因为我的床头赫然坐着一个人!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