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李成[女人村]最新章节完结版

编辑:雨润静荷 2019-03-16 07:47:30

主角叫李成[女人村]最新章节完结版

《女人村》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女人村 即可阅读全文

《女人村》小说简介

写的太好 更新太慢啦 希望不要小说不要太长作者加油。独家小说《女人村》是疯风8号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主角李成,内容主要讲述:“急急如律令,敕”小女鬼被俞秋定住了,一动不动,只有眼睛里露出一阵阵凶光,我担心的看着红衣小女鬼,怕她又挣脱束缚。俞秋嘲讽着说“你别看了,她挣脱不了的,你也不看看我是谁!你一个会一点三脚猫的法术,也敢。主角是李成的小说是《女人村》,它的作者是疯风8号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女人村里全是女人,当女人村里突然出现一名和尚,那这个女人村就不是简单的女人村,原来传说中的蛇精女是这么来的。

精彩章节试读:

老妪在我笼子俯首跪在地上,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猛把握在手心里的药粉撒到老妪的身上,大喊一声:“去死吧!”

“啊~啊!”

身上沾满药粉的老妪痛苦的惨叫着,不停的在的在地上打滚,老妪被药粉沾到的地方,都浮现出细细的蛇鳞,看起来十分吓人。

台上的变故似乎吓到了众人,台下的蛇女们一下子就乱了起来,跟在老妪身后的蛇女将老妪扶了起来。

台下传来一声大喝:“你们这些人不人,妖不妖的邪物,还不快束手就擒。”

我听到台下传来法空的大喝声,我轻松的吐了一口气,看来这大和尚没有抛弃我自己离去。

台下法空一路突破,往祭台冲了上来。

“拦住他。”

一个脸上涂着油彩的女人说道。

这时在台下有十来个脸上涂着油彩的女人,口里念着一阵听不懂的音节后,身上浮现出一身坚硬的鳞片,与法空战在了一起。

法空一开始如入无人之境,势不可挡,后面很多个脸上画着油彩的女人加入战局后,法空明显有些寡不敌众,但是还是慢慢的被他突破到了祭台下方。

法空跃上祭台,口里念着一段经文,大喝一声“请十八罗汉降龙罗汉相助”顿时法空身上散出淡淡的金光。

浑身冒着金光的法空生猛无比,与蛇女们大战在一起,几下便击倒一名脸上画着油彩的蛇女。

“格里啊尼黑”一段古怪的音节传过来,我往那看去,发现半人半蛇的老妪拿着一个法杖,念完咒语后,一股黑气向法空袭来。

“法空大师,小心啊!”我出声提醒道。

但是明显还是慢了一步,黑气狠狠撞到法空,被黑气撞到的法空倒在我的笼前,似乎受伤很严重,吐了一口血。

倒在地上的法空站了起来,抹点嘴角的血迹,开口道:“没想到这老妖蛇妖法如此精湛,被我特制的硫磺散洒到了还能使用妖法。”

不过老妪也并不好受,用了妖法后,也吐出一口鲜血,昏迷了过去,一蛇女把老妪扶了下去。

法空念了一段咒语后,右手变为青铁色,手刀往我笼子锁头一砍,便将锁头劈开了。

我被这法术惊呆了,我要是会这法术,那以后打架谁还够我打,“大师,你这法术好厉害啊!能不能教教我啊”

“别说这么多了,现在脱身要紧,你跟在我的身后”

法空拉着我来到用人头骨叠叠成的金字塔后边用力一踹,头骨金字塔倒向众蛇女,法空手伸进怀里,抓出一大把药粉,洒向众蛇女,把我揽在身上,往村口方向逃去。

在逃跑过程中,我突然想起了苏云还在硫磺洞里,“大师,你知不知道硫磺洞在哪里。”

“你现在居然还在惦记着你的小蛇女,你还是想一下子自己吧。”法空没好气的说。

我挣扎着身子,想要挣脱法空的手臂,“那你把我放下来,我自己找她”

法空想了一会,见我执意要去找苏云,“好吧!我知道硫磺洞在哪里,我帮你救那条小蛇出来,不过我两个时辰之后要昏迷上几天,你要把我送回金山寺去”

我答应后,法空带着我在村子里左拐右拐,来到一个山洞前,有一对门封住了山洞,法空又运用了方才的法术,青铁色的手刀劈向山洞门前的铁链,“铛”一声,铁链应声而断。

法空推推开门,就闻到一股浓重的硫磺味,在弥漫着硫磺味的洞中,昏迷在地上,手臂和脖子上覆盖着一些细细的蛇鳞。

法空将苏云揽起,向村口跑去。

我想了一下,我们开来的车应该没有被处理,车钥匙还在我口袋里,连忙对法空说道:“我们开来的车就在离村口不远的地方,我有车钥匙。”

果不其然,吉普车还在。

“幸好车还在,我不然跑不掉了”突然觉得很庆幸。

法空来到车前,把我和苏云放下,再也支撑不住,倒在地上,大口的吐着血。

看到法空吐血了,这不由的让我担心了起来:“法空大师,你怎样了,你没事吧!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你快把我扶上车,等下再跟你交代一些事情。”法空看样子很急迫。

我连忙把法空和苏云抬上车,把车打起火,往外边开去。

车里面传来了法空的声音:“你千万在附近别进医院,这蛇人村在附近俗世也有一些力量,你不用管我,我给你金光寺的地址,距离这里大概有八百多公里,只有进入了金光寺,我才算安全了,一定要在两天之内把我送回去,要不然我必死无疑。”

法空刚说完竟晕了过去,这让我有了不祥的预感,但为了活下去,我按照法空给我金光寺的地址开去,开了大概三个小时,在车后座的苏云醒了过来。

“这是哪里,我不是在硫磺洞吗?我怎么在这里。”

听到苏云的声音,我略显激动:“苏云你醒了,太好了,你没什么事了。”

苏云也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我不会是做梦吧!我们居然逃了出来。”

为了打消苏云的顾虑,我一边开车一边和苏云解释着事情的由来。

“对了苏云,你饿不饿,我记得车里面好像有一些压缩饼干和矿泉水。”

“我不饿,其实我们蛇人,几月不吃也不会有什么的。”

这让我不由的好奇,关于女人村的事情,“苏云,你能不能跟我说一下你们村子里面的事?”

沉默了许久,苏云缓缓开口,“其实我也不知道太多,我出生到现在也不过是十年,第一次出来繁衍,就碰到了你。”

我有些难以置信,“你才十岁?看起来你像是二十岁的姑娘了。”

“我们蛇人跟你们人类不一样,我们蛇人前五年是蛇状态,五年后幻化成人形,幻化成人形为第二状态,四十年后进化为第三状态,但是躯体会衰老,再四十年后为第四状态,共有五个状态,但第五个状态几乎没有人能度过天劫,族长也不过是第四状态而已。”

《女人村》 第19章 红衣女鬼 免费试读

“急急如律令,敕”

小女鬼被俞秋定住了,一动不动,只有眼睛里露出一阵阵凶光,我担心的看着红衣小女鬼,怕她又挣脱束缚。

俞秋嘲讽着说“你别看了,她挣脱不了的,你也不看看我是谁!你一个会一点三脚猫的法术,也敢来招惹她。”

“她很厉害吗?”

“我就这样跟你说吧!以后你见到穿红色衣服的女鬼,白色长毛的僵尸,最好撒腿就跑,片刻不要停留,要不然小命不保。”

“我的师叔当年发现了一个红衣女鬼,危害一方,于是纠集了七个超脱丹体境界的高手,为了降服女鬼,七个人死了四个,才把女鬼消灭掉。”俞秋继续说道。

“那这个好像也没那么厉害的样子?”

“她只不过是刚转变成红色而已,你看她的衣服,有些地方还没有变红,如果在过两年,估计我都打不过他了。”

“只有是阴年阴日阴时出生的女人,死的时候有很大怨气,才会变成红衣,你用天魔禅唱念上几段经文,帮她消除戾气,她便可恢复清明。”

我用天魔禅唱念起白衣菩萨经:“那摩三曼达,尼达拉,嗡,度噜度噜低威,娑哈,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

我念着着经文,小女鬼身上冒出一阵阵怨气,怨气在不断的消散,看到有效果,我就念得更加卖力了。

念了大概半个小时,小女鬼身上不再冒白气,怨气已经全部消散,红色的衣服也变成了青色,小女鬼身上的伤痕我慢慢消退,双眼恢复了清明。

俞秋作了个法印,撤了道术,小女孩已经恢复了行动,小女孩脸色苍白,圆圆的脸蛋,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让人觉得十分怜惜。

小女鬼一脸迷茫,“我在那,我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俞秋在一旁引导着小鬼,“你已经死了,你再好好想想,会想起来的。”

过了好久,小女鬼一脸不可思议,“你说我已经死了?”

“对,你已经死了,你想起来没有。”

小女孩一脸痛苦,沮丧的说:我想起来了,我已经死了,还有你们是谁?”

我便把所有事情经过说给了小女鬼听。

我还有一大堆疑团等着小女孩给我解惑,我开口问小女鬼,“你叫什么名字,你是怎么死的,还有你为什么缠着那个女人。”

小女孩徐徐说出事情的原委,“我叫杨雨,一天我跟我妈妈走丢了,那个女人说帮我找我妈妈,我信了她,然后她带我回家,把我关了起来,说要把我卖了,后来好像是没人要我,加上她好像是打牌输了钱的,她就把我打死了,然后我就什么事情就不知道了。”

我听完杨雨的经历后,十分愤怒,“嘭”一声,身边俞秋狠狠拍了一下桌子,也是一脸怒容,这简直就是人渣,我生平最恨人贩子了。”

俞秋拿起手机,给打了个电话:“喂!刘哥吗?我是小俞,你来我这里一趟。”

挂了电话,俞秋对杨雨说:“我找人帮抓住那个人贩子,你想一下你能不能想起你的家是在哪里,我可以带你回去看看,再帮你超度,送你下阴间。”

“谢谢叔叔,可是我不记得家在哪里了。”

“你家是在苏城吗?”俞秋向杨雨问道。

“嗯,是的,我记得每到周末,爸妈都会带我去苏城公园玩,我们家离公园不远,走路的话大概十分钟就到了。”

“是苏城就好办了,我叫我朋友查一下附近有那些失踪儿童的报案记录,相信很快就帮你找到你的父母的。”

十来分钟过后,俞秋开门,一个男子走了进来,“小俞,自从你从组织里离开后,还是第一次联系我们,说吧!遇到什么事了。”

俞秋指了一下杨雨,跟他说了杨雨的经历,“刘哥,你帮我调查一下李芸,她可能是个人贩子,还有帮我看看杨雨她父母在哪里?”

“行,明天就通知警局去抓人。”

一阵沉默过后,刘哥指着我说,“小俞,他是?是不是也是修行中人,你不给我介绍一下?”

“他是金光寺明阳大师的俗家弟子,叫李成,现在在我道馆做事,他是不会进你们组织的。”

刘哥还是给了递我一张名片,我接过一看,上面写着:华夏国灵部第八组副组长刘东。

“小俞,我知道你对我们组织有偏见,但是当年组长那么做也是受到上头命令,你就别怪他了。”

俞秋一脸不耐烦,“好了,过去的事就别提了,你走吧!”

刘东欲言又止,最后只能一脸无奈的离去。

名片上的这个华夏国灵部到底是什么组织,好像挺厉害的样子,“秋哥,刚才那个刘哥是你朋友,那个华夏国灵部是?”

“国家为了控制修行之人,成立了灵部,是一个国家的一个不为人知的机构。”俞秋解释道。

听到那个灵部是国家机构,如果我加入组织后,跟他们说出蛇村的事,国家会不会派人去剿灭五毒教和蛇村,这样我就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想到这里,我有一些心动。

俞秋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劝你别动加入灵部的念头,如果你加入了灵部,你会死的更快,五毒教有高手在华夏国灵部层,只要你把蛇村的事情说出去,你就会接到一个必死的任务让你执行。”

等等,俞秋怎么会知道蛇村,“秋哥,你是怎么知道我跟蛇村有恩怨的?”

“其实你刚回来到苏城,你师兄法空便给我打电话了,让我在苏城照拂一下你。”

“那么说那天我到郊外墓地遇到你的时候,并不是碰巧,而是你在保护我?”

俞秋默认了我的话。

俞秋拿出一个白色小玉瓶:“杨雨,你进瓶子里面吧!明天再带你回家。”

杨雨化作一缕青烟,钻入了小瓶子里。

我也要回家了,毕竟现在已经很晚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