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缉拿怨灵:喂饱鬼夫大人]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任子安封焰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笑起来很干净 2019-03-16 10:26:52

[缉拿怨灵:喂饱鬼夫大人]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任子安封焰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缉拿怨灵:喂饱鬼夫大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缉拿怨灵:喂饱鬼夫大人 即可阅读全文

《缉拿怨灵:喂饱鬼夫大人》小说简介

看小说有十年了,《缉拿怨灵:喂饱鬼夫大人》故事描述的方式与以往同类型的小说有些新的变化眼前一亮,故事也紧凑整体可以值得一看。。主人公叫任子安封焰的小说叫《缉拿怨灵:喂饱鬼夫大人》,它的作者是半梨花所编写的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一定不知道你有了男朋友,下课后我帮你给他吧。”“嗯,思思你真好,总帮我解决这些麻烦。”思思一把搂住我:“当然喽,谁叫我们打小就认识。”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思思拿着那封信约了那个男生出去,和他说了好久。主人公叫任子安封焰的书名叫《缉拿怨灵:喂饱鬼夫大人》,本小说的作者是半梨花写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家中惊变过后,我在爷爷留下的黑玉里面解封了一只厉鬼。他说他受爷爷恩泽,这一世会护我周全。我丫这是做梦吧?我屏气凝神之后想要逃跑,却发现一切都是枉然。既然如此……你要听我的话,宠我,保护我。还要帮我寻找

精彩章节试读:

李秉文躺在沙发上,慢慢睁开眼睛,眼中满是血丝,深吐了口气,坐了起来,双手狠搓了几下脸后,一手拿过协议,一手拿起笔,呆坐了半天也不动一下。王翥也不催,就在旁边静静的看着,李秉文看着王翥这样的淡然的样子,不知为何心中莫名的升起一股愤怒,心中一把火忽然就烧了起来,满脸气的通红,把笔往地上一摔,离婚协议撕成两半甩进垃圾桶里,反手就给了王翥一巴掌,狠狠的掐着她的脖子。

“贱女人,离婚?你想的倒好,你说,你是不是已经把这件事告诉你爸了?你是不是想毁掉我,啊?要不是我当年要你这残花败柳,你早就被唾沫芯子蹦死了你,想离婚。”接着又是一巴掌。

王翥在他手下不断的挣扎着,眼中全是恐惧,面色通红。“不…..咳咳…..没有。”

李秉文压根不在乎她说什么,拖着她就往阳台走,王翥好不容易吸进来空气,猛喘了两口,结果发现自己已经被按在阳台栏杆上,大声的喊着救命,死拽着栏杆不放手,李秉文抬起她的脚,想把她从阳台上抽下去。嘴里还不住的嘀咕:

“你死了吧,死了吧,如果你自杀你爸就不会对我做什么,我还可以光明正大的娶柯雪,所以,你死吧”

在这人命关天之际,任子安带着小区保安冲了进来,几个高大的保安死死的把李秉文按在地上,他口中仍在不断的辱骂,用脚去踢。

任子安小心的把王翥从栏杆上扶了下来,她显然还惊魂未定,身体不断的抽搐,抱着头,不肯看地上面色狰狞的李秉文。

李秉文坐在警局里,面色很是不耐烦,身上满是折皱的衣服再加上脸上的青茬,哪还像一个大学教授,揉了揉太阳穴,抬头对坐在面前的警察说:

“我说多少次了,我们那是夫妻吵架,我怎么可能要谋害自己的妻子呢”。

那警察不吃他这套,淡淡的。“李先生,现在是你的妻子告你谋杀,包括任小姐还有你们小区的保安都亲眼看见你想把王小姐推下楼,而且,如果没了解错的话,你们夫妻两人今晚本是决定要离婚的”。

李秉文晃了晃头,双手紧紧抱着脑袋,他现在酒还没有完全醒,他知道自己有时候会有点冲动,十几年前的天台上他也是忽然就愤怒起来,那是因为真的不想让王纷纷离开,再动手之前还计划了良久,这次真是冲动了,难道是因为喝了酒。

没过多久有两个警察径直走过来。“先生,现在你被控故意杀人罪,你已被拘留”。

李秉文不屑的看向他们,冷笑一声。“你实说王翥告的吗,我告诉你,你们别以为我不懂法律。”

其中一个警察摇摇头,淡定道:“不是,是死者王纷纷的母亲”。

李秉文闻言身体蓦然一震,脸上血色全无,坐倒在椅子上。

当任子安听王纷纷当年还留着一封信后,就写了一封匿名信寄给王纷纷的母亲,王纷纷原来也曾想过像自己所想象的那样托梦给自己的母亲,才发现托梦那些原来都是人类的臆想罢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母亲在失去爱女痛苦中煎熬。

王母从来都不相信自己的女儿会是那么粗心大意之人,可是家人警察全都不听她的解释,只认为她是悲伤过度,精神恍惚,当收到这封信时,王母老泪纵横,嘴里嘀咕着“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忍着把李秉文千刀万剐的冲动,没有告诉家里仍何人,在地下室里找了一整天,终于在书中找到一张泛黄的信纸,上面的日期就是自己女儿死去的当天。王母擦擦眼泪,震了震精神,拿着那泛黄的信纸和和那匿名信中带着李秉文亲笔签名的纸,跑到法院要求做笔迹鉴定,结果不出所料。

后来任子安听说王翥已经顺利和李秉文离婚,李秉文被判了无期徒刑,缓期两年,那个和自己老师勾搭上的女孩柯雪在学校是出尽了“风头”。不仅成为了一个小三,在毕业典礼上还流产了,据在场的学生说,从那流出来的血就是黑色的,又浓又臭,在救护车没来之前连死胎都掉了出来,小小黑黑一块,都成形了。

听到这消息,任子安冷冷一笑,可不是黑色的吗,鬼胎哪有那么好生的,当时为了让李秉文能有再次做出出违法之事的契机,可是下了不少功夫,王纷纷和任子安这一人一鬼两个女人算是什么损招都想了个遍,嘀嘀咕咕大半夜。封焰在一旁被她俩实在弄得不耐烦,冷着脸幽幽的从窗户飘出去,回来告诉这两个恶毒的女人事情已经解决,然后就钻进黑玉中不肯出来。

后来任子安才知道那晚封焰飘去医院随手抓了个小鬼,塞进柯雪的肚子里,李秉文一直没有孩子,肯定会为了这个铤而走险,再加上他是一个自尊心极其强的的人,从当年王纷纷想要离开他,他就他她置于死地就可以看出,王翥提出离婚会成为导火线,到时只需等着李秉文失去理智就可以了。

任子安对于柯雪完全升不起同情之心,年纪轻轻,偏偏要勾引有妇之夫,打着爱情的幌子去破坏别人家庭,这件事,也当是给她一个教训。

在客厅里,任子安安静的站在封焰身后,王纷纷跪倒在封焰面前,闭着眼睛,满脸的虔诚,封焰两只白净匀称,修长的手从袖中伸出,十指张开,他的手心好似有了吸力,王纷纷身上的黑气渐渐淡了下来,反观封焰身体已经没有那么透明脆弱,渐渐凝实了起来。

过来一会,封焰慢慢把手收了回来,淡淡道:

“去投胎吧”。

王纷纷跪在地上冲封焰和任子安拜了三拜,慢慢隐身离去。

“她走了?”任子安好奇的问道。

“嗯。”

任子安看着刚刚王纷纷消失的地方,感叹道:

“若不是亲眼所见,还真的不知道世上居然还有如此人面兽心的东西”。

封焰走到任子安面前,轻轻托起她的下巴,眼中复杂看着她,任子安长得很是普通,一张脸甩在人群里根本没什么辨识度,可是一身白里透红又细腻的皮肤给她加分不少,手指留恋的蹭了蹭。任子安也没在意,抓着他的袖子,吃惊叫到:

“你成形了?我碰得到你,你还有脚?”

封焰不禁失笑,收回手,指尖还残留这那温热细腻的手感。

“你做的很好,她吸食了十几年的怨气,让我保持一段时间的凝体还是足够了,但除了你,其他人还仍看不到我,也碰不到我。”

任子安正高兴,张开嘴想要说什么,结果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任子安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鼻尖嗅到了消毒水的味道,原来是在医院,抬起手,发现手上只绑着医用胶带,揉了揉眼睛,转头去寻找封焰的身影。

门外传来敲门声,只见王翥穿的优雅大方,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笑脸盈盈走了近来,手上还提着保温盒。

“你醒啦,我回去给你煲了点清汤,你喝点补补身子。”

任子安满脸疑惑,坐了起来。

“阿姨,我怎么会在医院,是你送我过来的?”

王翥坐在床边,打开保温盒,点了点头。

“那天多亏了你,我就想着好好感谢感谢你,结果到了你家门发现门没锁,还以为是你忘关了,喊了几声也没人,感觉就有些不对劲,果然,一推门就发现你躺在客厅里。”小心翼翼的拿着瓷碗乘了碗汤,搅了搅,吹了吹,递了过去,又叹道:

“你身体太弱了,医生就说你最近疲劳过度,才晕倒的,你要好好补补。”

任子安不好意思的端过碗,小声的道了声谢,小口小口的喝着。她从小没了母亲,祖父和父亲都是糙男人,当年就连来例假都是她自己处理的,她从来都没有感受过来自母辈那种细腻慈爱,一时之间有些不习惯,但又心中很是熨贴。

王翥目光温柔的看着任子安,嘴角擎着一抹笑,梨涡浅浅淡淡的,让人看了很是舒服。温柔的接过任子安喝光的碗,放在桌上。低下头沉吟一会:

“子安,阿姨想和你说个事。”

“嗯,你说。”任子安拿过纸巾擦了擦嘴角,看向有些犹豫的王翥。

“你也知道,我一直没有孩子,自从发生这样的事,我也没有再组建家庭的想法,现在就剩我孤苦伶仃一人了。”王翥抬眼小心翼翼的看向任子安,两只手拽的紧紧的。“你愿意认我为干妈吗?”

任子安面上一惊。

王翥又随即急急解释:“我不是想让你等我晚年照顾我,我就是想照顾你,你看你现在只身一人,在医院里也没个人人在身边,你又就救过我的命。”拿起手帕擦擦眼角。“我真的很心疼你,你小小年纪不该吃那么多苦。”

任子安有些动容,她能感觉到王翥是真的心疼自己,又想起自己的祖父和父亲,他们一定也不忍心自己孤苦一人吧。红着眼眶,牵过王翥保养良好的手:

“阿姨,我没那么想,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很开心还有人能够惦记我。”

任子安顿了一下,鼓起勇气:“干妈”.

“诶,我有女儿了,我有女儿了。”王翥有些语无伦次,激动的站起身来,来回走了两步:

“我们应该庆祝一下,我们应该庆祝一下,你等我一下,我回去和家里讲,我们好好庆祝一下。“

说着包都没拿就小步跑出去了。

任子安坐在床上苦笑不得的摇摇头,心里还是不住的雀跃。

《缉拿怨灵:喂饱鬼夫大人》 第十四章 热情的王思思 免费试读

“他一定不知道你有了男朋友,下课后我帮你给他吧。”

“嗯,思思你真好,总帮我解决这些麻烦。”

思思一把搂住我:“当然喽,谁叫我们打小就认识。”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思思拿着那封信约了那个男生出去,和他说了好久才回来。

“怎么样,成功了吗?”我紧张的问。

思思嘟着嘴,不高兴的说:“失败了,他说你有拒绝他的权利,他也有追求你的权利。”

“哎!”我叹了口气,继续做题了。

下了晚自习,我和思思打算去吃点夜宵,思雨和陈希二人就先回去了。

“思思,我们买点炸串吧,好想吃啊。”

我朝着思思撒娇,思思无奈的说道:“晚上吃炸串可是会长肉的,你不怕你男朋友到时候嫌弃你?”

“他自己晚上还要喝鱼汤呢,怎么能有理由嫌弃我?”我得意的说道。

思思点了点头,无奈的说道:“好吧好吧,我是说不过你了。”

我急忙去挑好吃的,思思慢慢的跟了过来。

原来他晚上爱喝鱼汤,这个假期我一定要学会怎么做鱼汤。思思在心里默念着。

“哎呀,思思,你快点!”

我看到思思在愣神,赶忙催了催他。

“知道了,这不过来了嘛!”

我和思思点了一堆,心满意足的回了宿舍。

思雨笑着说:“回来了两头小猪!”

我朝思雨做了个鬼脸,思雨便过来抢我的好吃的。

就这样熬到了熄灯时间。

我将符纸放好,安心的躺了下来,突然想起还没有练习术法,便召唤出黑蝴蝶。

可是蝴蝶身上闪着光,倒叫思思发现了。

“子安,你那是什么东西啊,一闪一闪的。”

我吓了一跳,赶忙收回了黑蝴蝶,慌忙说:“是手机亮了。”

“你早点睡吧,明还要早起呢。”

大概真的是因为符纸作用比较大,一连几个星期我都没有任何异常,仿佛曾经那个想要害我的人已经离开了。

不久之后,我们要进行拔河比赛,思思恰巧来了月事,就不能参加,我只好把她放在宿舍里好好休息,结果忘记拿包了。

而我不知道的是,我刚走,刚刚还病恹恹的思思就来了精神,开始翻我的包找我的手机。

“咦,这是?”

王思思看着这张符,渐生疑心。

难不成任子安是靠着这张符才获得徐封焰的?这个东西既然她用没什么害处,那我也就留着,没准能给自己带来好运呢。

王思思这样想着,就将符纸藏到了自己的枕下,又继续翻找手机。

“找到了!”王思思无比兴奋。

王思思迅速翻看了短信,希望能从里面探到一点关于封焰喜好的信息。

一无所获后,王思思便去翻看相册,果然在里面翻出了任子安和封焰的合影。

王思思见图片转发到了自己的手机,在将任子安的东西放好,上床看着徐封焰的照片。

“我很喜欢你,任子安这种女人有什么好,又傻又丑,你是我的!”

而此时,婉姬又重新感觉到了任子安的气息,便知道符咒已经没了,当下吩咐了一番。

婴姬,看吧,我永远都是向着你的,你想要的一切,我都会帮你。

看完了比赛,我和思雨还有希希一起去了食堂吃饭,顺便带了点给思思。

“思思,你好点了吗?我给你带了晚饭过来。”

我将饭放到了思思的饭盒中,递给了思思。

思思笑着说道:“子安,你对我可真好,爱死你了。”

“别贫嘴了,快吃吧。”

熄灯后,我安心的躺在床上,将包放在枕头旁边,渐渐进入梦乡。

大约到了午夜,我在梦中被一声声的哀嚎声惊醒。

声音有些凄凉,又有些惊悚。

我瞬间惊醒,仔细一听,果然没有幻听。

我伸手将包包拿过来,打算将符纸戴在身上一探究竟。

可是我摸索了半天,却没有发现符纸的身影,我有些慌了,打开手机想要瞧个究竟,却在床边发现了一双眼睛,同时还咧着嘴,露出了尖尖的长牙。

我尖叫了一声,室友都被吓了起来,开了灯,却是什么都没有。

思雨揉了揉惺忪的眼睛,不满的说:“子安,你大晚上不睡觉,在叫什么呢?”

希希倒是关切的问道:“子安,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噩梦呀?”

我点点头,心想:她们针对的只有我,我不能让我的室友跟着我一起受累。

“刚刚做了个噩梦,不好意思啊,把你们都吓醒了。”

思思说道:“没事就好,既然这样,大家就睡吧,别影响明天上课。”

大家这才熄灯,我躺了下去,耳边又回响起那个哀嚎的声音。

我紧紧抓住被子,咬牙不让自己喊出声来,室友都还在睡觉,我不能吵醒她们。

这时风存突然出现在寝室内,用心语和我说话:“子安,刚刚发生了什么?”

“风存,你刚刚没有听到走廊外有什么哀嚎声吗?

“什么?哀嚎声?风存并没有听到啊。”

风存的脸色变的严肃起来,先在我的身边施加了一个咒语。

“子安,这个咒语给能让你平安无事十分钟,风存先去外面探查一下,您先委屈一下吧。”

我点点头:“辛苦你了,风存。”

风存瞬间消失,趁此时机,我又仔仔细细的翻找了一下我的包,果然不见符纸。

我仔仔细细的回想了一下,大概是我送思思回宿舍之后,我把包遗忘在寝室,就这一下午的时间,难不成是思思?

不对啊,思思今天来了月事,难受的不行,可是如果不是思思的话,还能是谁?

不知不觉过了十分钟,风存的咒语失效,不到两分钟,我再一次听见了哀嚎声。

我深吸了一口气,不由的寻思了一会儿。

与其这样,倒不如趁此时机好好练一下术法,如果能勉强应对一下最好。

我闭上双眼,召唤了我的黑蝴蝶,试着与它沟通,可还没怎么实现我的想法,我就感觉有什么东西爬上了我的床。

我吓得不行,在心里大声呼唤封焰,就在我即将要被压的最后一刻,封焰赶来了。

封焰一来,我的身上瞬间轻快了很多。

“什么东西,也敢在本王面前放肆!”

一个黑影逃脱不了,怪叫了一声。

封焰眼神暗了一下:“告诉你的主子,本王已经知道她是谁了,若是再敢放肆,本王不介意灭了她!滚!”

黑影受了封焰一掌,哀嚎着出去。

“乖,现在没事了。”封焰一把抱住我,仔细的查看我是否有受伤。

我推开他,冷冷的说道:“你其实是想用我做诱饵吧,好找出背后的主谋吧。”

封焰的眼神瞬间凝滞了,安静了一会儿,低声说道:“对不起,子安,我必须要找到那个幕后黑手,不然,本王也不知道该如何。”

“你让我静一会儿吧,你走吧。”

“本王不会离开的,你如果真的怨我,本王现在就自罚,不用你动手。”

封焰瞬间拿出一把匕首,狠狠的往自己的身体上扎去。

“你要做什么?”我拦住了封焰。

封焰一把将我抱在怀里,狠狠的吻着我,直到我喘不过气,封焰才放开我。

我在封焰怀里大口喘着气,封焰捏了捏我的脸,说道:“我从来不会骗你的,子安,我等了你很多年,久到我自己都快忘了过了多长时间。”

我不吭声,将头瞥向了一边。

封焰趴在了我的身上,将我的脸板正,盯着我。

我被盯得不自在,不由得说:“你快下来,压得我难受。”

“好好,我这就下来。”

封焰果然从我身上下来了,不过你躺在我身边抱着我就可以了吗?

我怒极,狠狠的在封焰的手臂上咬了一口。

封焰一声不吭。

我咬完后,怒火确实平息了,可之后,愧疚感也更浓了。

“那个,你疼不疼啊,我刚刚咬的好像有点重。”

我有些心虚,不安的拨弄着手指头。

“子安可是心虚了?”

封焰笑着说,我轻晃着脑袋,给予否认。

封焰问道:“如今,你应该算是安全了,你是要回家还是继续待在这里?”

“当然是这里,这里有我的小伙伴,跟你回去,就是进了狼窝!”

封焰哭笑不得:“明明你不回来我才会变成饿狼吧?”

我冷哼了一声,表示不想理你。

封焰捏捏我的脸,说道:“你若是想待在这里,我就遂了你,不过周末可是必须要回来!”

“你让我回去我就回去,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我不服气的说道。

“有我在你身边,就是你最大的面子!”

封焰的话刚一说出口,我的脸就刷的变红了。

“封焰,你真的好会说情话!”

“我只对你一个人说过。”

封焰的呼吸声在我的脸颊处吐露出温润的湿气,我的心也渐渐变的软软的,似乎融化了刚刚的冰霜。

“回去吧,这样你还有时间可以练习术法,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在宿舍是无法修习的吧?”

这的确是啊,上次刚召唤出黑蝴蝶,就被思思发现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