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冥间笔记]免费试读 主角叫吴小北小花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清风挽心 2019-04-23 15:41:07

[冥间笔记]免费试读 主角叫吴小北小花的小说免费试读

《冥间笔记》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冥间笔记 即可阅读全文

《冥间笔记》小说简介

感觉还不错,我不喜欢虐主的,《冥间笔记》其实直接一路横推给路敌手才让人热血沸腾。主人公叫吴小北小花的小说叫《冥间笔记》,本小说的作者是黑大仙创作的恐怖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我实在是懒得搭理这些人,别人怎么想我管不着,过好自己的就可以了。简单的在外面逛游了一圈,吃了一碗炸酱面也没见到刘浩天回来。索性直接就躺在椅子上开始看起了刘老头留给我的那本书。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我就入。火爆新书《冥间笔记》是黑大仙倾心创作的一本恐怖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吴小北小花,书中主要讲述了:那天小叔从山上带回来一个女人,半夜房间里面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叫声……第二天,房梁上挂着一具尸体,从此以后,村中再无宁日。为了自保,我不得不和女鬼结婚,为了追求真相,我不得不开始和那些东西打交道,身边怪事

精彩章节试读:

交代完之后瘸子就自行离开了,扔我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外的。这个地方我曾经来过,不过那个时候小,不懂事,只以为这是没人住的房子,不知道瘸子把我带到这里来是做什么。

我站在破房子的前面心里是一百万个不乐意进去啊,刚才瘸子说要给我配冥婚,冥婚我知道是什么意思,那是要给我找个鬼媳妇,这么说来的话,这个房间里面可能有女鬼。

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难道我在这里面住三天,冥婚就算是成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山上的气温逐渐的低了起来,山风吹在身上冷飕飕的。我站在外面被冻的够呛,想着要不要进去按照瘸子说的做。

慢慢的到了晚上,我隐隐约约的就感觉到四周出奇的冷,也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怎么的,大老远的我就看到一个白色的东西正在朝着我这边飘过来。我抬脚就跑到了那破房子里面,心想着死就死吧。

我按照瘸子的吩咐,点上两根香插在了门前,接着又拿出了红线,一头拴在我的中指上,另外的一头仍在了门外面。这时候我刚想躺在那张破床上突然的想到瘸子还没有给我送公鸡过来呢,本想着去找瘸子问个清楚,但是看着外面月黑风高的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破房子里面只有一张破床,上面也不知道被什么人扔上去一个破席子,很大的霉味。

我躺在床上心里是砰砰乱跳,总觉得哪里不大对劲但是又想不起来。我看一眼,鞋子是按照瘸子的吩咐放着的,一反一正,一只脚尖对着我的脑袋,另外的一只对着门。

我紧张的闭上了眼睛,只想着快点的结束。

迷迷糊糊之间,我就听到一阵若有若无的脚步声正在接近破房子。我吓得更厉害了,死死的闭着眼。但是转念一想,听村里的老人说鬼是没有脚步声的,难道来的不是小花?

那轻微的脚步声走到门前就停了下来,没有走进来。

虽然没进来但是我着实的被吓得够呛,不知道外面来的到底是什么玩意,要是野兽的话进来也能把我给吃了。

“嘭……”的一声,房门突然的被人从外面给踹开了,紧接着我就看到一道人影闪了进来,冰冷刺骨的山风吹在我的身上让我头皮发麻。

我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站在门口的那个人,颤抖着声音问道:“你……你是什么人?”

“门口的那根红线,是你扔出去的?”这时候,一道苍老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房间里面陡然的亮了起来,我这才看清楚,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穿着一身破旧的中山装,活像是七八十年代的人。

他把手电筒放在桌子上,扫了我一眼,然后把我的鞋子给我摆正,指了指我手指上的红绳:“小伙子,我问你话呢,那红绳是你扔出去的?”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这大半夜的突然冒出来一个老头,还有点渗人。

“这么说来,倒是我坏了你的好事啊。”那老头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见我一脸费解的样子就笑着说:“小伙子,我叫刘清水,你叫什么?”

“吴小北。”

我说完之后就问他坏了我什么好事了?

刘老头跟我说当然是坏了我的婚事了,我更不解了,我又没结婚,有哪门子的婚事啊。难道说,他值得是瘸子给我配的这场冥婚不成?

见我一脸疑惑的样子,刘老头接着说:“你点在门口的香,是为了招鬼的,等到鬼到了,就会顺着你仍在门口的红线找到你。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人应该烧过生辰八字了吧?”

啊?

我陡然的瞪大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看着眼前的老头:“你……你怎么知道的?”

确实,瘸子是要给我配冥婚,做这些都是为了把鬼给招来,这我都知道,没什么好奇怪的,我不解的是一老头怎么知道这些玩意。

“我怎么知道的?反正我就是知道,就别问了。”刘老头神秘兮兮的一笑,接着就问我怎么到这里来了,还想要娶个鬼媳妇?

我看这人也是懂行的,说不定是什么高人,于是就把我们村子里面发生的怪事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

刘老头听完我的话,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你们终究还是有缘无分啊,天意,天意……”

我刚想问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刘老头就打断了我的话,说:“跟我走,我帮你解决这件事,不过在这之前,我要让你看清楚事情的真相。”

说完也不管我到底是什么意见拽着我就往我们村子的方向走。

来到村里之后,我心里踏实了不少。不过看到家家户户大门紧闭,就连灯都不敢开我又有些担心了起来。之前村长交代过,现在只要是到了晚上就不能出门。

刘老头问我我小叔的尸体现在放在什么地方了,我指了指村子里面最气派的一所房子说:“在那边,村里的祠堂放着呢,打算明天一大早就下地。”

“走,看看去。”

说真的,我是真的不想跟着这疯老头去,可是我一个人又不敢站在这儿,于是就硬着头皮跟他走了过去。

越是靠近祠堂的位置刘老头的脸色就越难看,那眉头都快拧到一起去了。

到了门口,刘老头把手里的手电筒递给了我,让我给他照着亮,接着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刘老头看着放在祠堂中间的那口黑漆漆的大棺材就问我:“这棺材里面躺着的,是你小叔的尸体?”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小叔尸体被收敛的时候我不在场。”

刘老头微微的眯着眼睛,砸吧着嘴琢磨了一会儿,就一把推开了棺材盖子。

在棺材盖子被推开的那一瞬间,我禁不住的就倒抽了一口冷气。

因为我看到那棺材里面躺着的,根本就不是我小叔的尸体,而是一具无头男尸!尸体身上的肌肉都已经腐烂,空气之中散发着臭味。

我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我小叔是刚死的,尸体不会成这德行啊,再说了,小叔死的时候我看得真真的,他脑袋是在身上的,这具尸体是谁的?如果不是我小叔的话,我小叔的尸体去哪里了?

我惊慌失措的问刘老头这尸体是谁啊?怎么跑我小叔的棺材里来了?

刘老头皱着眉头指了指那尸体:“这可能就是你那小叔了。”

听到这话,我开始壮着胆子仔细的打量了起来,还别说,除了没有头之外,一切的特征都符合我小叔的特点,就连身上的衣服都是我小叔穿的那件。

我本想问我小叔的头去哪里了,就见到刘老头的脸色微微的一变,然后拽着我就跑。

在跑的时候,我禁不住回头朝着小叔的尸体看了一眼,就是这么一眼,魂差点没吓飞出去。

因为我看到刚才还静静躺在棺材里面的尸体,居然动了!

不仅仅是动了,那尸体直接就从棺材里面弹了出来,伸着手,拼命的往前面跑,跑的比我们还快,眨眼的功夫就超越了我们,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失算了,没想到居然有人炼出来了这玩意,看来你们村子里的麻烦,还真不小啊。”刘老头气喘吁吁的看着尸体消失的方向说到。

一听这话我突然的意识到了不对劲,刚才他说这尸体是被人炼出来的,谁会炼这玩意?而且还只是半天的功夫?

刘老头也不跟我解释,只是叹着气说:“我就说路过这个村子的时候感觉阴气特别的重,原来有这玩意在。这种血尸可不简单啊,要是被炼成了的话你们村里面没一个可以活着离开。”

这句话我倒是听明白了,刘老头的意思大概是说这玩意很厉害,我们村里的人都要死。

我赶紧的问怎么办,刘老头思索了片刻,就说:“只有在七天之内找到这个血尸,才可以化解危机,不然的话,连我都难逃厄运。”

接下来刘老头就吩咐我现在什么都不要做,回家睡觉去,他要去找村长把这件事说一下,问题严重了,必须要发动全村的人找尸体才行。

血尸虽然厉害,但是只要碰不到人就不会去主动的害人,万幸的是今晚家家户户的都是大门紧闭,那血尸就算是想害人都找不到目标。

我满怀心事的回到了家里,我爷爷一看我回来了,就有些奇怪的说:“你咋回来了?瘸子不是说你在外面要住三晚上的吗?”

我叹了口气,就把刚才怎么遇到刘老头,以及我小叔尸体不见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我的话,爷爷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哆哆嗦嗦的说:“血……血尸?怎么可能有这玩意,不可能,不可能。”

接着又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盯着我认真的说:“走,现在你就走,离开这个村子,我就你这么一个孙子,不能让你死了。”

《冥间笔记》 第019章 棺材铺子 免费试读

我我实在是懒得搭理这些人,别人怎么想我管不着,过好自己的就可以了。

简单的在外面逛游了一圈,吃了一碗炸酱面也没见到刘浩天回来。索性直接就躺在椅子上开始看起了刘老头留给我的那本书。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我就入了迷。这本书简直就是阴阳的百科全书啊,里面记载着很多的奇闻异事,以及怎么扎纸人,怎么打造棺材,还有许多的民间禁忌,甚至还有一部分是教你怎么对付脏东西的,不过符咒倒是没多少,估计刘老头没写在上面。大多数的都是民间的偏方,比如说泼凉水立筷子,给小孩子喊魂收惊之类的。

看着看着,时间一点一点的就到了夜里,因为现在这边停电了所以我只能是靠着外面照射进来的微弱的月光勉强的看着书。我看得两眼发涨,揉了揉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处。隐约之间,我好像是看到放在杂货间里面的那些纸人动了一下。

我再揉了揉眼睛看过去,纸人依旧是纸人,根本没动。

“可能是我眼花了吧,这段时间真的被折腾的够呛。”我自嘲的笑了笑,说实话,这几天遭遇的事情比我听到的怪事还要多。

我躺在摇椅上,看着看着眼皮就越发的沉重了起来,最后支撑不住,直接就睡了过去。

“嘭……嘭……”半睡半醒之间,我就被一阵硬物撞击木板的声音给惊醒了。我猛地一个激灵直接就站了起来,警觉的看向四周。

这也是我现在落下的毛病,但凡是有一点的风吹草动都能把我给吵醒。醒来之后,我瞪大了眼睛四处的打量着,这时候我发现这地方真的是安静,别的人家也都已经熄灯了,估计时间是不早了吧。

四周一片的黑暗,我只能靠着月光那微弱的光线勉强的看清楚周围的环境。其实我这个人以前胆子是挺大的,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小花的那件事给我留下了阴影,现在我自己一个人狠害怕待在黑暗的环境之中,总觉得在黑暗的深处站着一个什么东西,正在盯着我。

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禁不住的让我打了一个寒颤,我想到白天的时候我顺手的从小卖铺买了几根蜡烛,就放在桌子上。于是我就穿过纸人和棺材的缝隙朝着桌子摸索了过去,试图找到蜡烛。

“奇怪了,我明明记得放在桌子上的……”当我摸过去的时候,桌子上空荡荡的,别说蜡烛了,一个东西都没有.

这就奇了怪了,家里只有我自己一个人,从未来过别人。而且我无比清晰的记得我是真的把蜡烛放在桌子上的,足足的有十几根呢,怎么就不见了呢?

要说吃的东西老鼠叼走了还可以解释的通,蜡烛这玩意,老鼠应该没那个胃口吧?

我本打算拿出手机照明,虽说我现在用的还是老式的小灵通,但是最起码的有手电筒的功能吧。谁知道我一拿出来才悲哀的发现手机已经没电了,最要命的是我不抽烟,所以身上压根就没打火机。

没有光明我心里更加的慌了,警惕的看着四周,时不时的转身看着身后,生怕一不留神的突然冒出来一个青面獠牙的东西来。

四周一片的寂静,现在是打死我我也睡不着。总不能睁着眼睛熬到明天吧?

我还就真的不信了,蜡烛能长翅膀飞了不成?于是我开始趴在桌子下面仔细的找了起来。只要是能找到蜡烛,打火机我自然有办法找。

我不知不觉的就沿着桌底开始慢慢的在杂货间翻找了起来,找着找着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我记得白天我刻意的把纸人往两边挪了挪,就连棺材我都挪了位置,距离应该足够两人走的,可是现在我自己居然感觉到的拥挤,难道说,棺材被人挪了位置?

我下意识的站了起来,看向了棺材。不知道怎么的,我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此时的棺材里面好像是躺着什么东西。

看着这些棺材,我突然的想到了刘老头那本书里面记载着的一个禁忌,就是棺材在没有进死人之前,是绝对不能盖上棺盖的。可是眼前的这些棺材,清一色的全部都被盖上了棺盖,上面甚至还被钉上了棺材钉,难道说,这里面真的有尸体不成?

正当我的精神处于高度紧张的时候,突然之间,一只手从我的身后伸了出来,而他手里拿着的,赫然是我白天买的一包蜡烛。

一瞬间,我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冷汗顺着额头就流了下来。我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慢慢的转过了身子。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整整一天家里就只有我自己一个人,那该死的刘浩天早就跑的没影了,这给我递过来蜡烛的,是人吗?

首先我看到的是那双干瘪的手臂,完全不像是人的。

接着,我慢慢的看向了身后,而在我的身后赫然站着一个面带微笑,身材消瘦的纸人!那纸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已经咧开嘴,冲我露出了一个阴森的笑容,恍惚之间,我好像是看到它的眼睛在动。

见我转过了身子,那纸人居然冲我“咯咯”的冷笑了起来。声音不大,但是却好像一根根针扎在了我的心口。

“啊……”我没忍住的失声大叫了起来。

我是真没想到纸人还能复活,这模样,简直就比那些鬼还要可怕。

我大叫一声是什么都不管了,拼命的朝着门的方向跑去。哪知道我刚跑出去没两步,就感觉脚腕一紧,好像是什么东西拽住了我的脚。我也不敢低头看到底是什么,就拼命的蹬腿,想要把那东西给踹开。

可是我却发现我的反抗完全无济于事。

现在我最喜欢的就是光,只要是有光,这些东西就不敢靠近我。

“咯咯咯咯……”

一阵冷笑传来,那纸人正在一步步的朝着我这边走来,步伐僵硬,眼角正慢慢的渗出一滴一滴的鲜血,尤其是那张脸,还带着诡异的笑容,让人头皮发麻。

我心惊胆战的不断的后退着,这一个就已经够我受的了,可就在这是,院子里面的棺材居然发出了一阵咚咚的撞击声,紧接着,整个棺材就开始剧烈的震动了起来。

“嘭……”的一声,棺材盖子直接就被里面的什么东西弹飞了出去,随后,我看到一个穿着寿衣的尸体,直挺挺的站在了棺材里。

我他妈也是服了,我这个命怎么就这么苦……与其是在这里怨天尤人,还不如想着怎么逃出生天要紧。

那该死的刘浩天此时也不知道去哪里风流快活去了,老子都快死了也没见到这小子的人影。

我使出了浑身的力气狠狠的踹着抓着我脚的那个纸人,随后拼命的往门口的方向奔跑,只要跑到门口我就安全了。好不容易的跑到了门口,我欣喜的想要打开门。

可是当我拽了一下之后我才发现这扇门根本打不开,就好像是被焊死了一般,严丝合缝的根本动都不动一下!

我的心,顿时就悬到了嗓子眼,转身一看,只见到身后的那些纸人和尸体正在一步一步的朝着我这边靠近。

“咯咯咯咯……”一阵阴冷的笑声从那纸人的口中发出,死亡,近在咫尺!

看着这些怪物一般的尸体和纸人朝我走过来,那一刻我的大脑是空白的。虽然我经历过很多常人难以理解的怪事,可是僵尸,我还是头一次的遇到。

更渗人的是,纸人居然能走,还能笑,这事,谁能解释的清楚?

虽说我没遇到过僵尸,但是我电影不是白看的,我知道这玩意根本就不怕光,他们力大无穷,身上带着尸毒,一旦是被他们咬一口的话就会尸毒攻心,到那个时候,神仙都救不了我。所以一般的阴阳先生宁愿是单独的斗两只鬼,也不愿意遇到一个僵尸。

况且现在老子遇到的还不仅仅是一个僵尸那么简单,还跟着五个纸人呢。你们可能会说僵尸不是很好对付的吗?符咒贴上去,桃木剑一下就可以解决了。我想说你们谁有这本事就赶紧站出来吧,别站着说话不腰疼。

最关键的是现在我手里别说是符咒了,就连黄纸都没一张啊。什么桃木剑,那都是扯犊子。

不过有一点让我欣慰的,那就是这些僵尸真的和电影里面的一样,都是蹦着走的。

我记得刘老头的那本书里面记载了关于僵尸的事情。

僵尸,就是死而不僵的尸体,人死之后三魂七魄要离开身体,而有一部分怨气比较重的,或者是某种机缘巧合之下的尸体七魄没有离开身体,这就造成了尸体会尸变。而僵尸,就是行尸走肉的怪物,在他们的眼里,只有血,没有人性。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那一刻我想了很多的事情,我想到小花给我的二十年阳寿,我不想这么白白浪费掉。

眼看着僵尸距离我一步步的近了,猛然之间我脑海之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办法。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