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沈玉的小说[田园商女:寡妇门前秀才忙]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恬淡春风 2019-04-28 22:33:42

主角叫沈玉的小说[田园商女:寡妇门前秀才忙]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田园商女:寡妇门前秀才忙》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田园商女:寡妇门前秀才忙 即可阅读全文

《田园商女:寡妇门前秀才忙》小说简介

《田园商女:寡妇门前秀才忙》情节扣人心眩,故事情节连惯,打斗招式精彩,令读者身临其境,虽然有些啰嗦,但不失体,这是一本长篇都市玄幻故事小说,不是诗篇不用精短!写得非常成功的一本书!。主角叫沈玉的小说叫《田园商女:寡妇门前秀才忙》,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川流不息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楚云亭看着她,不敢相信刚才那个脚踹混混,落拳如风的女人就是她!她明明是那样的瘦弱,那样的胆小,那样的楚楚可怜,小鸟依人。可刚才她打人的样子是那么的孔武有力,拳脚如风……他整个人都呆住了,看着被绑在树上。火爆新书《田园商女:寡妇门前秀才忙》由川流不息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沈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身为豪门家族继承人,沈玉一朝穿越,居然成了寡妇?她好想哭!可丫的,都这么倒霉了,你还骂我克夫?本小姐不发威,你以为我是村口的小绵羊啊!斗渣婶,揍堂妹,气的祖母两腿一蹬!谁还不服,打到你哭!可前面的秀才

精彩章节试读:

沈玉想起了电视剧里经常就是这么演的,被蛇咬了之后,先挤血再吸血,毒素应该就清除的差不多了。

她这么做的时候,完全是出于怕这个男人死在这里的本能反应,也没有想到这样救人有没有什么不对。

可楚云亭就不是这么想的了!

他作为一个熟读圣贤书的秀才,一直谨记圣人教诲,男女授受不亲。

村里喜欢他长得好看的姑娘,不管给他什么东西,他都像是躲瘟疫一样的躲着,一丝一毫也不敢靠近,生怕出了什么事情,他被人当作是调戏姑娘的登徒子……

可是此刻,他看着沈玉,她居然……用这样不合礼数的方法来给自己治伤……

小腿上,能够清除感觉她唇的温度,他浑身僵硬的一动也不敢动,后背上全部是汗水,看着她吸了一些血呸呸吐出来,却还要低头的时候,他立马将腿抽回来,满眼惊惧的看着她:“沈姑娘,不可!”

沈玉吐了两口,血腥味小了一些,唇红艳艳的,看着楚云亭那个像是见鬼了的样子,无语至极:“不可什么呀?这可是蛇毒,要是不帮你吸出来,你万一中毒死了或者残废了,变成傻子了,那可多倒霉?”

说着还要去拉他的腿,却把他吓得直往后退,一双手不停的摆动,窘迫又尴尬:“不可啊沈姑娘,男女授受不亲!”

沈玉闻言傻眼片刻,下一瞬看着他害怕自己的样子,一声嗤笑:“怕不是因为男女授受不亲,是嫌弃我是个寡妇才对!”

寡妇怎么了?

原主和她丈夫又没来得及圆房,也不是真正的夫妻,她现在还是清清白白的大姑娘!

想到这里沈玉憋了一肚子的气,她善心大发来救人,居然被人给**裸的嫌弃了!真是哔了狗了!

说着瞪了楚云亭一眼,就想走。

楚云亭看着她明显是误会了自己,憋的满脸都通红,却急忙又开口,“沈姑娘你真的误会了,我不是嫌弃你,只是圣人有云,男女七岁不同席,你我孤男寡女在这林中,就更该避嫌才是……”

“云亭感激姑娘善心搭救,可这般所为,实在是……不和礼数……”

沈玉要离开的脚步就这么停了下来,回头很是无语又想笑的看着他,现代人总说,古代许多书呆子,满脑子圣人道理,之乎者也,她如今是真见识到了!

为了避嫌,为了圣人所说的道理,冒着生命危险,也要拒绝她的好心搭救,这傻的没边了吧!

楚云亭涨红了脸,从来没有和一个女子说过这么多的话,还距离这么近过,微风徐徐吹来,他几乎可以清楚的闻到她身上淡淡的清香味儿。

悄悄的看一眼她,**的瓜子脸上,一双杏眼瞪着他,眉头微蹙,薄唇紧抿,似乎不大高兴。

他知道自己说的这些话,着实伤人,可……圣人有云……

正想着该说些什么,叫她好不那么生气的时候,她突然如此靠近,吓得他心头猛然一跳!

沈玉看着他,准备给这个书呆子少年灌输点不同东西。

“你口口声声说什么圣人有云,可是,你看看你自己,腿上被蛇咬了,这一刻圣人能救你吗?”

“我……”

沈玉一抬手,示意他先不要着急,自己继续说:“圣人当然不能救你,能救你的人,是我!所以,不要口口声声圣人说什么,这些书本上的东西,记在心里就行了,不用总是说出来,啰嗦……”

她轻轻翻个白眼,低头去看他伤口红肿了,顿时呀一声,“你看看你,我给你吸血你不许,看看你的伤口,都肿成什么样了!”

说着居然又要低头去帮他,这下楚云亭是真急了,汗湿的大手也不避嫌了,直接放在她肩头上轻轻一推,尴尬的不行,说:“沈姑娘,其实真的不用这样的,这是草蛇,一点毒性也没有的……”

啥?没毒?那就是说自己这一番功夫白费了?

第一次舍身取义的要救人,居然是……多此一举?

沈玉闻言满眼嫌弃的看着,“那你怎么不早说啊!害的我现在还是满嘴的血腥味儿!”

楚云亭尴尬的手足无措,急忙将背上的背篓取下来,从里面翻捡出一株药草,将上面的一朵花取下来,递给她:“沈姑娘,这个是蒲公英,花甜微苦,你嚼碎了,可以去去你口中的血腥味儿……”

沈玉长叹一口气,接过那黄色的花塞进嘴里,瞥眼看着他起身将背篓背好,似乎着急离开,要和自己避嫌……顿时觉得他人长的好看又如何,脑子不好使,也就只是看看脸了……

楚云亭背着竹篓,满脸通红看着沈玉坐在地上吧唧吧唧吃草的样子,她坐姿很是豪放……他不太敢继续看,转身往密林中去。

沈玉听见他脚步声走远了,这才哼一声:“长得好看怎么样,狼心狗肺的,救了你连个谢谢都不会说,果然知面不知心……”

她嘀咕着,把嘴里的花嚼碎了后,自己又去周围找了几朵差不多的,半天嘴里一点怪味儿没有了,这才准备离开。走了没有两步,听见身后有脚步声,回头一看,是他。

他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在距离她身前半米的距离停下,脸憋的通红,片刻后才伸出手将东西递给她:“沈姑娘,今日你一片好心,云亭没有什么好东西可以报答你,就摘了一些酸枣给你,请你收下。”

呦呵……原来不是没心没肺啊……

还没有好东西可以报答,其实,以身相许也可以啊!

这句话沈玉可不敢说,不过近日来郁闷的心情,在这一刻却是疏解了好多,她笑着接过那酸枣,不经意发现他手上全是被刺扎出来的血点……脸色瞬间就变了,下意识的就拉着那手满眼心疼:“这是摘枣弄的?疼不疼啊?”

楚云亭只感觉到握着自己的指尖像是带着火苗,烧的他瞬间抽回手,往后退了一步,眼睛慌乱的看也不敢看她:“没事的沈姑娘,一点也不疼……”

沈玉看得出他的局促,无奈的耸耸肩:“瞧你吓得,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

低头看看掌心的酸枣,红红绿绿的很是好看,她转过身往前走,塞一颗进嘴里,酸溜溜的……

身后,楚云亭一直站在树影下,看着她纤细的背影离开,绿色的衣裙消失在林间,两只手背在身后,仍旧烫的发抖……

一路回家,到了村口的时候看见一群孩子,便走过去将手里的酸枣分给他们,孩子们高兴的大叫,不过三两下手里就空了,她看着他们那个贪吃的样子正笑,就听见身后张氏大声的呼喊:“看!沈玉在那儿!快去抓住她!”

《田园商女:寡妇门前秀才忙》 第14章 孔武有力落拳如风的女人 免费试读

楚云亭看着她,不敢相信刚才那个脚踹混混,落拳如风的女人就是她!

她明明是那样的瘦弱,那样的胆小,那样的楚楚可怜,小鸟依人。

可刚才她打人的样子是那么的孔武有力,拳脚如风……

他整个人都呆住了,看着被绑在树上说不出话,脸肿得像猪头一样的混混,再看看面前巧笑倩兮的姑娘,他喉头一滚。

“沈姑娘,你……”

怎么能打得过一个男人呢?连自己都打不过啊,她怎么就打过了呢!

沈玉看着他这个傻样子,咯咯的笑个不停,笑的腰都要直不起来,许久后才大口大口的喘气,坐在他身边。

手伸过去,轻轻捏着他下巴,看着他鼻子下面全部都是血,这才微微蹙眉问:“你疼的厉害吗?那个**有没有把你的鼻梁骨打断?”

楚云亭到现在也回不过神来,听见她这么问,傻乎乎的伸手摸摸鼻子,摇摇头:“没断。”

沈玉点点头,这才又使劲戳他一把,“傻样!还不赶紧把你的血擦擦!”

楚云亭这才拿出帕子擦血,只感觉下巴她刚才摸过的地方像是着了火一样,烧着他一身都是热,也不感觉到疼了。

沈玉起身拍一拍裙摆上的灰尘,这才来到了那混混的面前,看着他被绑在树上,那个狼狈的样子,她挑眉轻笑。

拿下了塞住他嘴的布扔在地上,这才说:“小流氓,老实交代吧,谁派你来的?”

刚刚起身的楚云亭还没来得及把脸上的血擦干净,忽然听到这一话,顿时急忙的上前来,站在她身侧紧张的问:“你的意思是有人让他来害你?”

沈玉斜他一眼,笑吟吟的:“算你还没傻透!”

最近她来东山底下翻地的次数可不少,怎么偏偏那些天都没遇上什么混混,怎么就昨天出了沈红那档子事之后,今天就有混混来想要害自己?

她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张氏出的鬼主意!

顿时心下一阵冷凝,面上表情也不好了,看着刘斗支支吾吾的就是不说,顿时没了耐心,举起拳头,狠狠的砸在那混混的肚子上!

“你说不是不说?”

“啊……”刘斗被这一拳打的,疼得五脏六腑都扭在一起了,差点没有吐出一口血出来!

知道今天是栽了,栽在这么一个看起来这么好欺负的女人手里!

那可恶的张氏明明告诉他,她就是一个一巴掌就能摁死的小丫头,怎么这么厉害,把他一个男人都给打了!

沈玉见他只疼得大叫,一句不说,狠狠的皱着眉头后退半步,在楚云亭诧异的目光中,狠狠的一脚踢在刘斗的双腿之间!

“啊……呜……”

这一次,刘斗的一张脸彻底扭曲!

连站在一旁的楚云亭看着这一幕,都忍不住夸下一凉,双腿一紧。

沈玉看着看着刘斗一张脸都青了,满头都是细汗,讽刺一笑:“我再问你最后一次,真的不说吗?”

这一次刘斗再也不会自讨苦吃,呜咽着点点头:“说……”

“那就说罢!”

刘斗深吸一口气,却控制不住自己不停发抖的双腿,满头大汗看着站在面前的女子。

明明一副温柔可人,面若桃花的娇俏样子,谁知居然是个母夜叉,下手这么狠毒!

她那一脚踢上来,他仿佛都听见了蛋碎的声音!

本来江湖规矩,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拿了人家的钱,自然要把人家的事情办好才是。

可还有一句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眼前的女人这么厉害,比男人下手都毒,他可不敢再瞒着了!

“是张氏,告诉我你在这翻地,叫我毁了你的清白,撕了你的衣裳,让你光着回去……”

“其实我本来不愿意干这事儿的,可是她给了我半两银子,我见有钱就……”

“我平时最坏也就是偷鸡摸狗,根本就没干过这种欺辱女人的事,我其实心里头也不是滋味……”

刘斗说这句然掉起了泪珠子!

他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小女人揍成了猪头,绑在了树上,踢碎了子孙袋,他自己都觉得自个儿实在太窝囊!

这一刻,他想起有句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以前他偷人家东西,估计被人家咒得多了,今天灵验了……

“姑娘,我还没成亲呢,你踢我这一脚,万一真是把我给踢坏了,我今后不能人道了,不能传宗接代了,那我就成我们刘家的罪人了!呜呜……”

沈玉看着面前的刘斗,竟然嚎啕大哭起来,顿时无语的翻个白眼,“你放心吧,我那一脚没用太大力,不可能把你踢坏的!”

“就算你被踢坏了,那也是你罪有应得,可怨不得我!”

刘斗闻言更是呜呜哭的厉害。

楚云亭站在一旁听得眉头直打结,张氏是谁,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自然不会不知道。

可那好歹也是沈玉的亲婶子,居然这么狠毒!

不但想让混混毁了她的身子,还撕了衣裳!

这根本就是逼着沈玉去死!

“玉儿,报官吧!”

沈玉闻言顿时呆住,他说什么?报官?

不不不!不是这个!

他前面那一句!

“楚云亭,你刚才叫我什么?”

“我……”

楚云亭回过神来,顿时羞得满脸通红!

真是疯了,居然叫了她的闺名,这么轻浮这么随意,她会不会生气?

沈玉回过神来,眨巴眨巴眼,这才看着羞愧的不能抬头的男人一笑,走上前去,稍稍弯下腰,伸着脖子去看他那双眼。

“你说刚才叫我什么?我没听清呢?”

楚云亭是再也不肯说了,紧紧咬着牙关,一个字也不愿再蹦出来!

沈玉笑看着他,他羞耻的居然连眼睛都闭上了!

鼻子上的血也没擦干净,那红色落在唇上,更显得嘴唇红艳艳的好看……

她舔了舔唇,想着……如果这一刻亲他一口,不知道他会又是什么反应?

是会吓呆了?

还是会羞得立马转过身去?

又或是会一边紧张的语无伦次,一边说着:这样不合规矩……

“噗!真是呆子!”

沈玉一声轻笑,退后了半步,不再逼他。

转过脸来,看着呜呜掉泪的刘斗,挑眉无奈的说:“你一个大男人哭成这样,丢不丢人哪?”

刘斗哭鼻子流水的,脸歪到一旁去呜呜说:“我家就我这一根独苗,现下被你踢坏了不说,一转眼还要让我坐牢去,我……”

“谁说要你坐牢了?”

沈玉这句话一出口,顿时惊呆了两个男人。

刘斗还未回过神来,就见楚云亭紧皱眉头看着她:“沈姑娘,那张氏恶毒如此,你不能轻易放过!”

沈玉看他紧张的那个样子,顿时心里暖暖的笑了,“谁说我要放过她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