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赵春华的小说[锦时春]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樱桃青衣 2019-04-28 23:20:01

主角叫赵春华的小说[锦时春]全本免费阅读

《锦时春》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锦时春 即可阅读全文

《锦时春》小说简介

人生有很多无奈,但我们从未放纵自己的底线,依然追求心的自由,这才是爱情的意义。。赵春华是《锦时春》里的主角,作者是荷风竹露,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说来可悲,也可笑。赵春华摇摇头,轻叹了一口气,为过去那个自己。“各位让让。”小二端着茶果点心经过。路过他们这些人身边的时候,不知为何,小二突然脚下一滑,手里的茶盘直接甩了出去。赵春华站着的位置,刚好就。热门小说《锦时春》由荷风竹露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赵春华,内容主要讲述:赵春华上辈子窝囊了一辈子,最后男人跑了,自己也死了。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就想过点舒坦日子,谁让她不痛快了,她就让谁更不痛快。

精彩章节试读:

“大姐姐,听说你生病了,我来看看你。”赵秋月进门之后飞快地掩饰住了眼底一闪而过的恨意,亲亲热热的开口,虽只有七岁,模样尚未长开,但从五官也能看出来,是个美人胚子。

赵春华眨了眨眼睛,她是没想到这个妹妹原来从这么小的时候就开始恨她了,她过去也是傻透了,这么明显的敌意,她竟然一直没有发现。

“妹妹,有心了。”

赵秋月走过去,在赵春华对面的榻上坐下,越是靠近越是被她浑身的珠光宝气闪花了眼睛,她眼中隐隐的有了嫉妒之色。

赵家有钱,赵老爷又独宠赵春华,整个赵家所有的东西,最好的一份一定是先送到赵春华屋里,只有她看不上的才会送到别的院子。

赵秋月又一向标榜自己是名门淑女,即便心里再喜欢金银珠宝,也不能肆意挂在身上,出水芙蓉要是沾染了铜臭气未免俗了些。

赵春华面前的桌子上放了个锦盒,她正看着自己修剪的漂亮的指甲。

十指纤纤,葱段一般的嫩白。

赵秋月心里不免又嫉妒了一番,她的手形并不太好看,即便这些年一直拿羊乳泡着,也改变不了太多。因此此刻看着赵春华那双手,心中的嫉妒便如潮水般涌上来。

“大姐姐,这是什么?是父亲让人捎回来的吗?”

赵秋月伸手将锦盒打开,里面是一颗拇指肚大的珠子。

“好漂亮的珠子。”她眼中露出羡慕之色。

赵春华扫了一眼淡淡道,“妹妹喜欢吗?喜欢我就送给你好了。”

赵秋月眼中一喜,面上却做为难之色,“妹妹怎么好夺姐姐所爱?”

赵春华笑了,“不是我所爱,原本是留着赏丫鬟的,不过既然妹妹你喜欢,就先给妹妹吧。”

她的语气温和极了,笑容也温和极了,但是这话就像是给了赵秋月一巴掌,若是几年后的她,脾气沉稳了之后,或许不会如何,但如今的赵秋月只有七岁,喜怒太形于色,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了,很快眼眶红了。

“大姐姐,你怎么能这么羞辱我?”赵秋月质问道。

赵春华疑惑道,“我怎么羞辱你了?你不是自己说喜欢这个东珠的吗?”

赵秋月一张脸青一阵,红一阵,牙齿狠狠的咬着嘴唇,面上神色委屈之极。

“小姐,他们快到了。”芍药进门在赵春华耳边神秘兮兮的说道。

赵秋月耳朵立刻竖了起来,她问道,“大姐姐有客人吗?”

赵春华露出惊讶之色,“怎么妹妹还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赵秋月不解。

“母亲在外面请了个得道高人来,说是要为我祈福,今个还请了赵家族中几个夫人,晚点还要让人将我的生辰八字送给高人,方便高人为我祈福祷告上天,还能得到好姻缘呢。”赵春华说着露出激动之色,“我可听说了,这个高人特别厉害,凡是被他祈福过的人,以后都是大富大贵,一辈子富贵荣华享受不尽呢。”

赵秋月听的眼中嫉妒之色更加明显,但同时眼中闪过一丝恨意。

林氏是她的亲生母亲,却请了高人为赵春华祈福,为什么不给她这个亲生女儿祈福?

“原来妹妹不知道啊。”赵春华笑了笑,这笑容落在赵秋月眼中莫名的有些扎眼,“妹妹你也别难过,那高人一年只给一个人祈福,十分难得。母亲应该是怕妹妹难过才没告诉你的。”

赵秋月心中难过更甚,她脸色苍白几乎要支撑不住,她咬着牙道,“母亲一向看重大姐姐。”

“这倒是真的。”赵春华说道,“母亲对我可比对亲生女儿都好。我记得我每次生病,母亲都衣不解带地照顾我,为了我茶饭不思。”

赵秋月听到这里脸色已经十分难看,手指不自觉地攥着衣角,她五岁那年高烧一夜,若不是奶娘半夜起来发现了不对劲,她可能现在早就死了。

那时候她的母亲在做什么呢,因为赵春华夜里咳嗽了两声,所以她就整整照顾了三天。

“大姐姐这里有贵客,我就不打搅了。”赵秋月说着起身便往外走。

身后赵春华正在和芍药说话,“一会给高人送生辰八字一定要主意,别写错了,这祈福可关系到我的一辈子呢,若是出了差错,岂不是便宜了别人。”

“小姐放心吧,这件事是夫人身边的人安排的,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赵秋月离开之后,一路沉着脸往回走,路过花园的时候,正好看到林氏领着几个族中夫人往海棠院走。

她走过去屈膝行礼,“母亲这是要去哪里?”

林氏这会满脑子都是一会让高人给赵春华驱邪的事情,见到了赵秋月不免有些敷衍,“娘要去你大姐姐那里有些事情,你爹过几天就回来了,让你练的字抓紧练,没事别到处乱走。”

赵秋月眼中的失望越来越明显,她低着头小声的应了声,“女儿知道了。”

林氏虽然察觉到赵秋月的情绪不对,但此刻她没有时间去关心这件事,转头便走,这般态度落在赵秋月眼中,更让她确信了刚才赵春华说的话。

如此迫不及待地就是为了给赵春华祈福吗?

赵秋月的眼中闪过深深的嫉妒,她突然转头目光冰冷的看着身后的丫鬟,“你去帮我做件事!”

丫鬟被她这神色吓了一跳,连忙点头,“二小姐请吩咐,奴婢这就去做。”

林氏领着人来到海棠院的时候,刘妈妈也正好将王道人带到了。

“大小姐呢?”林氏忍不住眼中的兴奋,故作平静的问道。

“在屋里。”小丫鬟看着来人,瑟瑟发抖的回答。

林氏进门的时候,赵春华正慢条斯理的将一块栗子糕咽下去,乍一看到林氏领着人进门,她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的道,“母亲?您这是要做什么?”

“春华啊,母亲知道你前些日子病了,这不请了高人来给你看看。”林氏早就想好了说辞,她一脸担忧的看着赵春华,情真意切的像是真的担心她的身体,“这位是王道长,他是得道高人,一定能够治好你的。”

“可是我没病啊。”赵春华疑惑道,“我只是受了点风寒,已经痊愈了。”

“你这孩子,怎么能没病呢。”林氏说道,“我知道你好强,什么是都不愿意说出来。但是母亲怎么能不关心你的身体呢。”

赵春华露出几分委屈之色,“母亲这是非要让人给我看病了?”

“母亲都是为了你好,你看知道你病了,你的几个婶娘们都来看你了呢,你也不忍心让她们担心吧。”林氏又说道。

赵春华闻言点点头,“不知道要怎么看病?”

“这个简单,你也不用害怕,就是拿着你的生辰八字给道长看看。”林氏说道。

“我都听母亲的。”赵春华说道。

林氏笑的越发的温和,她转头朝着外面道,“来人,快把大小姐的生辰八字拿来给王道长。”

说话间,外面进来一个丫鬟,从袖子里掏出来张纸递了过去。

林氏转头对那王道人道,“王道长,您快给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锦时春》 第15章 扇子 免费试读

说来可悲,也可笑。

赵春华摇摇头,轻叹了一口气,为过去那个自己。

“各位让让。”小二端着茶果点心经过。

路过他们这些人身边的时候,不知为何,小二突然脚下一滑,手里的茶盘直接甩了出去。

赵春华站着的位置,刚好就在茶盘掉落的方向,她此刻正背对着众人,根本没看到身后的情况。

“小心!”一个温淡的声音响起来,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胳膊已经被人拉起,随即对方一用力,她便被直接拉到了一旁去。

下一刻茶盘带着茶壶掉落,噼啪砸了一地。

茶壶里面滚烫的茶水流出来,在地面上冒着热气。

赵春华低头看向脚边便明白了过来,她皱眉看向摔在地上的小二,那小二吓白了脸,“小的不是故意的,刚才是被什么绊倒了。”

小二倒下的地方,旁边就站着几个女子,孟青竹恰好也在其中,再看孟青竹一脸失望的表情,很明显知道是谁捣的鬼。

可是刚才没人注意到,即便注意到了也没人会站出来指证孟青竹,此事深究也没有意义。

“小姐,您没事吧。”芍药也吓坏了,急忙过来查看她有没有受伤。

“没事。”赵春华摇摇头,转头看向旁边刚才伸手帮了他的萧明远,此刻他已经收回了手,站在一旁。

“多谢萧公子出手相救。”

“赵小姐不必客气,不过举手之劳。”萧明远语气淡淡的说道,“我和赵小姐离得近。”

他这话是说,因为离得近,所以不管是谁,他都会帮忙,所以不必放在心上。

赵春华却在心里记了他的人情,因为若说离得近,徐照显然比他离得更近一些,但是徐照却选择袖手旁观。

应该说他正忙着关心萧含烟,“萧小姐,刚才没吓到你吧。”

“多谢徐公子关心,我没事。”萧含烟笑笑道。

赵春华多看了徐照一眼。

“呀,小姐,我们的东西。”芍药惊呼了一声,刚才小二的茶盘甩过来,芍药也被吓了一跳,手里拿着的东西掉到了地上,此刻那绸布包袱沾了茶水。

赵春华忙道,“快拿出来看看。”

萧含烟见她如此急切,随口问了句,“赵妹妹这是什么要紧的东西吗?赶紧看看,莫要沾了茶水弄坏了。”

“是莫先生手绘的一把扇面,我原本想拿来这边寄卖的。”赵春华说着伸手拆开包袱,拿出里面的锦盒,打开锦盒看了眼,这才松了口气的模样。

“幸好没事。”

萧含烟神色变了变,徐照却先一步追问,“哪个莫先生?”

赵春华一听到徐照的声音便觉得胸口一口气堵在那里,她挑眉面露讥讽之色,“整个大魏还有几个莫先生?当然是莫寒先生了。”

徐照面色一红,他一向自负才高,虽家境贫寒,但因为位居才子榜第十,因此也颇得人尊重,而此刻赵春华看着他的神色,满脸都是毫不掩饰地鄙夷,不屑,厌恶,还有讽刺。

他便觉得这眼神犹如针扎在他身上一样,让他浑身都难受的厉害。

不过现在他更关心的不是别的,而是眼前这个小姑娘说的话。

莫寒?

此言一出,不仅是徐照,周围很多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

莫寒是大魏百年难得一遇得天才画师,他尤其擅长画山水,一副墨宝千金难求,自从二十年后莫寒突然宣布封笔之后,他的画作便更是少之又少,仅有的作品流传下来,俱都被叫到了天价。

几年前的一副大魏山水图,被卖到了十万两银子的天价,最后被一位神秘商人收走了。

最近几年关于莫寒的画作,听到的消息越来越少,但价格也越来越高,基本都是有价无市,只要出一个珍品,立刻就会引起轰动。

莫寒此人不仅是画画的好,他最有名的一件事是当年以文官身份出使南唐,面对南唐大臣们的刁难,以文人之身,丝毫不惧危险,舌战群儒,最后签订了和南唐长达二十年的免战约。

可以说在天下文人们的心中,莫寒这两个字便犹如圣人一般的存在,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从未听说过莫先生还画过扇子。”徐照说道。

这话明显就是对赵春华的话提出了质疑,而这话也让赵春华乐了,她正在想着该怎么样把这件事宣扬出去的时候,竟然就有人送机会来了。

“你没听说过,只能说明你见识浅薄。你难道没听过的东西,都说明没有吗?做人还是谦虚些好,你这话以后还是别说了,省的让人笑掉大牙。”赵春华毫不留情地讽刺道。

徐照一噎,脸色涨的通红,周围这么多人都看着,她这话无疑是打了他的脸。果然在赵春华话音落下,不少人都发出笑声,徐照脸色沉得更厉害。

“赵妹妹当真有莫先生的墨宝吗?”萧含烟开口道,“不知道可否借来给我等开开眼界?”

“当然可以。”赵春华相当大方,将手里的锦盒打开,取出扇子递给了萧含烟,“你小心点,别给我弄坏了,我一会还要卖个好价钱。”

“我一定会小心的。”萧含烟嘴上如此说着,眼中还是带着疑惑。

她拿着扇子轻轻打开,一副山水图便一点点随着扇子折痕打开,一点点出现在眼前。

一对打架的小狗?

萧含烟一愣,周围围着看的人也都是一愣。

众人,“......”

“你这是莫先生画的?”萧含烟神色复杂的开口,“赵妹妹,你是拿我们寻开心的吗?”

“当然是莫先生画的。”赵春华回答的理直气壮,“这是莫先生专门为我画的。”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是真迹?”

“这种东西哪有什么证据,你识货它就是真的,你要是不识货,那就是一张破纸罢了。”赵春华说道。

萧含烟抿唇,这是变相说她,若说这扇子是假的那就是不识货。

萧含烟刚要收起扇子,萧明远走过去,先一步将扇子拿在了手里,仔细看了起来。他看到那扇面上两只小狗的时候也是微微一愣,而后神色倒是认真不少。

“是真的。”

赵春华唇边漾出笑意,“还是萧公子识货。”

萧含烟神色变了变,她看向萧明远道,“哥哥,你怎么帮着她,莫先生怎么可能画这种东西。”

“莫先生独创的笔法别人是模仿不来的,我当年有幸看过那副大魏山水图,用的便是这种笔法。原本我回去想模仿一二,但总是学不到精髓。这副扇面即便是假的,能以假乱真到这个地步,说是真的也没什么问题了。”萧明远这话是回答萧含烟,但目光却一直看向赵春华,浅淡的眸子里带着几分探究之色。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