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庶女为后:废妃不好惹]最新章节 主角叫阮绵绵凤九幽的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清风竹间行 2019-01-23 14:05:40

[庶女为后:废妃不好惹]最新章节 主角叫阮绵绵凤九幽的小说最新章节

《庶女为后:废妃不好惹》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庶女为后:废妃不好惹 即可阅读全文

《庶女为后:废妃不好惹》小说简介

《庶女为后:废妃不好惹》褪去你粉红的内衣,露出你圆润的玉体。 雪白尖峰高高耸立,香味诱人垂涎欲滴。 令多少饥饿人着迷,抓你捏你含你嚼你。 从小我就离不开你,啊,亲爱的花生米!。《庶女为后:废妃不好惹》是小阿妩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阮绵绵凤九幽,书中主要讲述了: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凤九幽大笑不止,好半响才停住笑意,低头看向低眉顺眼的阮绵绵,伸手捏住阮绵绵小巧的下巴,双眸冷如寒冰:“就凭你?也配跟本殿下拜堂?当真是痴人说梦!”狠狠往后一推,软软一个趔趄倒。小说主人公是阮绵绵凤九幽的书名叫《庶女为后:废妃不好惹》,它的作者是小阿妩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试问哪家新娘嫁人是与公鸡拜堂,哪家新人洞房是被夫君粗暴冷淡相待,哪家夫君会在成亲后没多久毫不犹豫一纸休书?将阮绵绵像是丢破布一样丢在地上,他鄙夷不屑:“拿着这封休书,随便去哪,随便和谁!”她是宰相府庶出的四小姐,一纸婚约嫁给凤天王朝最俊美的男子——凤九幽为妃。却在大婚第二天离开王府。她说:“若今后上天垂怜还能有良缘,可以自由嫁娶,即便是父母,也不可插手。”从此,两不相干。当她飒然离开,毫不在意地从他身边经过,他恍然大悟,他不过是她逃开世俗枷锁的一个幌子。怒从胸起,恨从心来,望着那张倾国倾城的容颜,嘴角勾起丝丝邪魅的冷笑:“很好……”"

精彩章节试读:

阮绵绵准备和衣而睡,怜儿忙开口:“小姐,等等吧,或许九殿下会过来呢。”

怜儿虽然对九殿下白日里的做法极其不满,可是她们到底都是女人,在家靠父母,嫁人之后就只能靠夫君。若是九殿下今晚不来,小姐今后又怎样在这九幽宫中立足?

阮绵绵慢慢躺下,声音软软糯糯的好听:“怜儿,他白日里能让我与公鸡拜堂,你还指望他晚上能来吗?将红烛灭了,你也下去休息吧。”

何况,她一点儿也不希望凤九幽来。谁知道阮绵绵的心思,怕是除了她自己,没有人知道。

嫁人是必定的,她就算反抗,也会无济于事。指不定还会连累娘亲被爹爹一同迁怒,既然圣旨以下,她按照凤九幽的意思拜了堂。只求有一个栖身之地,绝无他意。

怜儿一边哭一边擦眼泪,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还能说什么。走到灯盏旁将灯罩拿起来,吹灭了里面的红烛。轻手轻脚到了门口,关上退了出去。

阮绵绵躺在床上,想着今天白天发生的一切,唇角微微勾起,慢慢合上了眼睛。她所求不多,栖身之地而已,凤九幽,希望你没那么小气。

只是,阮绵绵怎么也没想到,会遇到那样的分凤九幽!

半醒半梦间,感觉床前似乎站了人。

心中大惊,快速睁开了眼睛。

床前确实有人,阮绵绵下意识准备翻身而起,鼻尖一阵浓烈的酒香传来,紧接着便是看到一道修长的身影立在床前。身体快速躺了回去,阮绵绵有些不确定:“殿下?”

室内一片漆黑,几乎伸手不见五指。阮绵绵瞪大了眼睛,眼中尽是惊恐和诧异。小手紧紧捏着薄薄的锦被,刚要说话,便听到男子低沉邪肆的嗓音在床前响起。

“阮绵绵!”

阮绵绵身体一颤,如果能看到,一定能看到脸颊上快速升起一丝红霞。眼睛瞪得大大的,慌乱而又带着丝丝欢喜:“殿下。”

软软糯糯的嗓音,很是好听。

凤九幽声音温柔似水,眼神却冷如寒冰:“阮绵绵,你、就、那、么、想、要、嫁、给、我,当、我、的、女、人!”

他一字一句的吐出这句话,语气温柔的让阮绵绵害怕。

“啊……”阮绵绵被他一把拎起,感受到他强大的寒意,她尖叫,被他丢在了床榻里面。

在浓烈的酒精充斥下,他带着心中的怒火,不带丝毫怜惜,阮绵绵受不住那种疼痛,哭了出来。

“不……”低低的哀求,娇小苍白的面颊早已经泪流满面。

面色冷寒中带着丝丝邪气,眼底的神色幽暗莫测,嫣红的唇角勾起,噙着鄙夷不屑的笑容。

她不是要做他的女人么,他这么成全她,她不是该感激么,为什么还哭呢?

觉得他不够温柔,呵呵,这样的情况,还温柔?

凤九幽邪肆一笑,眼眸沉沉。

【咳咳咳……阿妩新文,大家多多支持哦,每天稳定更新,亲们放心看文吧。】

《庶女为后:废妃不好惹》 第2章 拜堂 免费试读

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凤九幽大笑不止,好半响才停住笑意,低头看向低眉顺眼的阮绵绵,伸手捏住阮绵绵小巧的下巴,双眸冷如寒冰:“就凭你?也配跟本殿下拜堂?当真是痴人说梦!”

狠狠往后一推,软软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头上的凤冠微微倾斜,小小的脸颊上早已经一片惨白。

“小姐!”陪嫁丫头连忙去扶阮绵绵,却被阮绵绵轻轻推开。

慢慢站起身,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颊,脖颈处能看到丝丝青色的血管。站在凤九幽面前,阮绵绵声音软软糯糯,身体却在轻轻颤抖。太子凤君熙站在一旁,皱了眉头:“九弟,这是父皇赐婚,你不可如此。”

又快速看向阮绵绵,声音很是温和:“四小姐,九弟从小体弱多病,脾气难免比寻常人大些。今日这拜堂,就取消了,直接入洞房。”

凤九幽傲然一笑,那双透着丝丝寒意的双眸带着熊熊怒火,却又在瞬间染上了层层笑意:“太子殿下,如果她真那么想与本殿下拜堂也不是不行,让她与九宝拜堂就是。”

九宝?九幽宫的人忽然都目瞪口呆。不知是谁小声嘀咕了一句:“哪有人与公鸡拜堂的。”

站在新娘身边的陪嫁侍女气得浑身都在颤抖,刚要张嘴大骂,可是一看对方是九殿下,旁边又是太子殿下,她又哪里有那个勇气?

凤君熙说完,便准备让人将新娘送入洞房,算作礼成。忽然面色发白,垂着头低眉顺眼的阮绵绵软软糯糯的嗓音,三分颤抖,七分低柔,带着哽咽:“太子殿下,既然圣旨已下,这堂是必须要拜的。否则,则是有违皇命。九殿下是皇子无恙,可是绵绵却担待不起。太子殿下,让礼官开始吧。”

凤君熙绝对没有想到阮绵绵会这样说,听那声音,分明是极其委屈害怕的。可是却又不敢违抗皇命,同意了九弟让她与公鸡拜堂的荒唐要求?

“四小姐,其实没有必要。”凤君熙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温和可亲:“即便是父皇怪罪下来,也是九弟的不是。与四小姐无关。”

是与她无关,可是若是不按照凤九幽的要求来,将来在这个九幽宫中,哪里会有她阮绵绵立足之地?皇命难为,即便是凤九幽的不是,可是凤九幽是皇子。她是什么,她不过是宰相府庶出的小姐,是爹爹恨不得将她扔的远远的累赘。

“多谢太子殿下好意,绵绵心领了。但是,这堂,还是要拜。”声音颤抖着,哽咽着,却也很坚定:“怜儿,你去让礼官开始吧。”

“这位小哥,劳烦你将九宝给我。”分明颤抖害怕的声音,却伸出手将那位家丁递过去的大公鸡抱在了怀里。

怜儿忍不住哭了起来:“小姐,这婚我们……”

“阮绵绵,你可真是,让本殿下……开眼!”凤目微微眯起,面具下面那张嫣红的唇角带着讥讽的弧度。狠狠剜了阮绵绵一眼,绯色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