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楚燕翎的小说[瑶宫辞]免费试读

编辑:玫瑰与鹿 2019-01-23 14:20:21

主角叫楚燕翎的小说[瑶宫辞]免费试读

《瑶宫辞》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瑶宫辞 即可阅读全文

《瑶宫辞》小说简介

特别好看的一本书,故事情节非常棒。新书推荐,《瑶宫辞》是翊安君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楚燕翎,书中主要讲述了:南宫昱定定地看着她,流露着不同往日的神色。她居然说他是好人。他是好人吗?这话连他自己都不认同。“你还小,不懂。”“大哥哥就是好人。”楚燕翎十分笃定。公子陌放下手中的笔。“你怎么来了?”“大哥,父皇母后。独家小说《瑶宫辞》是翊安君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楚燕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多年前的一次相遇,便注定他们今后的结局。深院琵琶,午夜梦回,仍是旧时模样。

精彩章节试读:

“看来你这次是惹到大麻烦了。他们虽然功夫比不上你,但也可算得上是高手了。他们人多势众,还是小心为妙。”公子陌展开扇子。

南宫昱冷笑一声。“不过尔尔,有他们好看的。”他转身对那个男子拱拱手。“多谢阁下相助,未敢请教……”

“兄台客气,在下叱云堃。”

“叱云?莫非阁下是鲜卑人?”南宫昱随口问道。

“没错,我此次来蜀国是做生意的。”

“做生意?”公子陌淡淡一笑。“我记得叱云好像是现任鲜卑族可汗的姓氏啊。叱云公子可是皇族?”

“啊……”叱云堃摸摸后脑勺。他这个人骑马撒野,一向随意惯了,初来乍到,忘了这茬,一不小心把真名说出来了。“什么皇族不皇族的,叱云家有很多分支呢,我祖上确实跟我们可汗有亲,不过到我们这辈就疏远了。谁没几个穷亲戚呢,要不我也不会大老远来做生意了。”

公子陌和南宫昱互相看看。他们显然对这一说法并不十分相信,不过也没有拆穿。鲜卑扎合王子才到蜀国,他们就碰到了一个叱云氏,天下竟有如此巧合之事。

南宫昱想着,君陌的身份暂不确定,看样子也不是什么普通人,又来了个鲜卑人,这下可热闹了,不知君陌如何应付。

公子陌想着,南晔的身份如此神秘,绝非善类,鲜卑叱云家的人也跑到蜀国帝都来了,千万别出什么岔子,倒是看看他们想干什么。

只有辛永不以为意。“相逢即是有缘,大家都是朋友。”

“没错。”南宫昱淡淡地笑笑,“短短一天时间就认识了三位朋友,在下真是三生有幸啊。”

“哎,不如这样,我们来自不同地方,难得相识一场,苍天在上,厚土为证,结拜为兄弟如何?”辛永提议道。

“好啊。”叱云堃是个比较粗犷的人,一口答应了。

南宫昱扫了叱云堃和辛永一眼,颇有深意地含笑望着君陌。“自然是好的,君公子意下如何?”

“我自然也是赞成的。”公子陌也看着他报以微笑。

他们就在一块已经看不清楚字迹的石碑前结拜。

“哎,既是拜把子,总要知道各自生辰才是。”辛永突然说道,“我是丙午年一月生的,你们呢?”

“我是乙巳年四月生的。”叱云堃拍拍胸脯。

“我是甲辰年七月生的。”南宫昱慢悠悠地说道。

公子陌心瞥了他一眼。甲辰年七月,印象中好像有个人的生辰也是这个时候。

“你呢?”辛永迫不及待地问他。

“我是甲辰年六月生的。”公子陌淡淡答道。

南宫昱突然盯着他。甲辰年六月,他在心里默念着,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是哪里不对呢?

按年龄来排序齿,公子陌今年十七岁,最大;南宫昱小他一个月,排第二;叱云堃十六岁,第三;辛永十五岁,最小。他们对着石碑拜了三拜,就算是兄弟了。

“可惜没有酒。”辛永颇感惋惜。

“我有。”叱云堃从腰间取下一个葫芦。“我们鲜卑族生活在马上,经常带着酒。”他摇摇葫芦,大笑两声。“还有呢。只是不是什么好酒,各位可不要嫌弃。”

《瑶宫辞》 第十二章 免费试读

南宫昱定定地看着她,流露着不同往日的神色。她居然说他是好人。他是好人吗?这话连他自己都不认同。“你还小,不懂。”

“大哥哥就是好人。”楚燕翎十分笃定。

公子陌放下手中的笔。“你怎么来了?”

“大哥,父皇母后说燕翎在你这里待了好几天了,让我来接她回宫。”公子朔又向前走了几步。

“嗯,别让他们太担心。”

“大哥,燕翎没给你惹什么事吧?”公子朔压低声音。

“大事倒没有,小事嘛……”公子陌摸摸后脑勺。

公子朔笑出了声。“我就知道。”

他们走到院子里,刚好碰见了楚燕翎和南宫昱。

“二哥。”楚燕翎跑过去抱住公子朔。

“想二哥了吗?”公子朔捏捏她的脸。

“想。”楚燕翎点点头。

“二哥来接你了,跟我回去吧。”

楚燕翎回头看看那个大哥哥。“二哥,我不想回去。”

“那可不行。”公子朔摸摸她的头,“走吧。”

楚燕翎拉拉大哥哥的袖子。“大哥哥,我走了。”

南宫昱没说什么,只是朝她点了点头。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他不禁想到,以后不会再遇到如此天真可爱的小丫头了。

“喂,南兄,想什么呢?”辛永轻轻推了他一下。

“不如南兄跟去拜见一下她父母,顺道结个亲,岂不是美事一桩?”叱云堃脱口而出。

“叱云弟说笑了。”南宫昱淡淡地说。

公子陌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次日一早,南宫昱便告辞了。“这几日能认识诸位,实乃在下之荣幸,如若日后到南越,莫忘了来找我。”

“那是自然,可惜南兄这么快就……”叱云堃叹气。

“南兄一路小心。”辛永接着说。

“告辞。”南宫昱转身离开。

“等等。”公子陌突然叫住南晔。他拿出一支玉箫递过去。“你的箫给了我妹妹,这支箫就赠与你了。你我相识一场,就算给你留作纪念。有空再来找我。”

南宫昱也不推辞,拱拱手,骑着马扬长而去。

公子陌在心里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南宫昱一路跑出了蜀国帝都。他回头望了一眼,此生恐怕再无机会到此处了。他还是走了,前面还有更多事情等着他。等了这么久,现在他必须就要去解决那群蠢货了。

拓跋还在得意。只要南宫昱那小子死在外面,太子之位就不得不换人了。虽然还有公子胤这个绊脚石,但相比于南宫昱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她的儿子才是未来的皇帝。

顺武帝这几天不断派人去打探消息,可是没有任何进展。他的儿子不能出事。他是太子,是南越未来的希望。就算不是为了南越,日后黄泉之下,可怎么与他母亲交代?

“皇上,太子这么多天都没消息了,多半是凶多吉少。长此以往,必定人心浮动,不如另外……”拓跋皇后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谁知话还没说完,南宫昱就在这时正好闯了进来。

拓跋皇后吓得猛然站起,又跌坐在地上,面色如土。怎么可能?他怎么还能活着回来?他不是应该死在路上吗?

“混账!你还知道回来?”顺武帝看到儿子,知道他无事,怒气一下子就冲上来了,直接指着他就开口大骂。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