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异能俏王妃]免费试读 主角叫管烟如墨笙寒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雨润静荷 2019-01-23 14:26:37

[异能俏王妃]免费试读 主角叫管烟如墨笙寒的小说免费试读

《异能俏王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异能俏王妃 即可阅读全文

《异能俏王妃》小说简介

《异能俏王妃》希望更新快点,还有后期希望别写成修仙玄幻类了都市类就好!!!。《异能俏王妃》是由作者蓝黛萦著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异能俏王妃》精彩章节节选:第一章抢手货夜黑风高,乌云遮月。华凤国皇宫一片寂静,靠近冷宫的一处地牢口,一道黑影一闪而过,速度快得两个守卫毫无知觉,转眼便消失在黑夜中。地牢深处,一间阴暗潮湿的牢房里,仰面躺着一个穿宫服的女子,女子。《异能俏王妃》是蓝黛萦著作的古代言情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异能俏王妃》精彩节选:“你是谁!”管烟如握紧手里的银簪,目光紧紧盯着黑衣人,声音低沉沙哑。抓他们的侍卫并不知道这具身体的主人已经死了,说明她是被人暗害在牢里,而凶手是谁,她并不知道!眼前这个人到目前虽然在帮她,但她无法百分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七章太子生气了!

“艳儿,你这是在恼本王佳丽太多,才将本王今日送出之物退回来的吗?”听不出情绪的嗓音自头顶响起,下颚忽而被一双大手钳住,一抬头便是对上了一双看不出情绪却隐约有丝冷意的桃花眼!

他,他这是在干什么!没见着她在卖力撇开关系吗?要整人不带这么整的呀!

“本王送出的东西,绝没有收回的道理!”他咬牙切齿地说完这句话,管烟如手中便是多了一块硬物,还未回神,那面无表情的俊脸突然放大压来!

轰隆……

冰凉的薄唇贴了上来!

带着霸道男性气息的吻,瞬间铺陈开来,撬开牙关,直捣黄龙,搅得一池春水荡漾涟漪,也搅乱了两颗平静如水的心。

管烟如回神的时候,已经被墨笙寒扛在了肩膀上,怒气冲冲进了寝殿,甩上了门,徒留一群呆住的妃子们错愕地愣在原地。

“砰”一声,她整个人被摔到了床上,墨笙寒高大的身影随之压来!

“给我起开!”已经彻底回神的女人是恐怖的,管烟如想也不想直接抬腿一脚,将压上来的墨笙寒毫不客气地踢下了床!

“嘭铛”一声响,墨笙寒滚到了床下,也彻底回过神来!

两个彻底回过神来的人,一个床上,一个床下,怒目,错愕对视!

墨笙寒脸色划过一丝异样,桃花眼却是异常深沉,愤愤看着她,沉声喝道:“管烟如!难道你看不出本太子对你的心意吗?你就这么想推开本太子,就不曾想过本太子会不会生气!会不会难过!会不会伤心吗?”

管烟如浑身一震,杏眼里的愤怒消失不见,转为惊骇。

这,这家伙难道真的喜欢这具身体的主人?

她压下心里的错愕,结巴道:“我,我是皇上的女人!”对!她是皇上的女人!他不能喜欢上她的!

可莫名的,被他那双似乎是受伤,又似乎是不甘的桃花眼望着的时候,她竟然莫名心跳加速!

“那又如何?你不过是一个不得宠的妃子!父皇甚至从来没有临幸过你,只要你成为本太子的女人,又有谁敢说什么!”

管烟如脸色一僵,没想到还有这一层,看来这个家伙已经忍了很久了,这会儿才爆发出来,她莫名有些同情他,不过同情归同情,自己并不是他口中的“管烟如”,而是另一个管烟如,对他没情也没爱,定然是不能答应他的!

可直接拒绝他,他定然会很伤心的!他脾气性子虽然多变了些,心思腹黑了些,但对她却不坏,甚至还连续救了她几次,自己这样,会不会太狠了?

正当管烟如纠结着怎么拒绝他又不会伤害他的时候,却是没留意到墨笙寒那越发眯起来的桃花眼,最后直接弯成了月牙儿!

“哈哈哈哈……你这女人倒是真有趣啊!”墨笙寒似乎是真的憋不下去了,捧着肚子哈哈大笑!

管烟如愣了几秒,才是回过神来,直接就怒了,抓起床上的枕头狠狠地朝地上的人砸去!

可恶!居然敢骗她!

墨笙寒轻松接住她砸过来的枕头,翻身站起来快步往门口那里走去,伸头挤着缝隙往外瞧。

只见刚刚还人满为患的寝宫外头,只剩下了几个他宫里头的公公宫女在忙活,那些妃子显然是已经离开多时了。

他松了口气,站直身子往身后瞧去,打算好好跟管烟如算一算账!

却见她盘腿而坐,双手交叉在胸前,正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瞧什么?突然发现本太子很英俊潇洒?然后不由自主对本太子动心了?”墨笙寒挑眉勾唇走过来,侧身坐在床头旁。

管烟如白了他一眼,早已冷静下来,不屑哼道:“就你?想太多!”哼完,语调一变,若有所思道:“你刚刚是故意的!”

墨笙寒脸色微变,装傻道:“你说什么?”

管烟如眉梢一挑,仍是双手环胸的姿势,杏眼里却多了几分自信和认真:“让我成为众矢之的!你是故意的!”

“是的!为了整你!谁让你不听本太子的话,擅自离开,还偷了本太子的金龙令!”墨笙寒桃花眼半眯,语速缓慢而清晰,唇角带着一丝玩味和狡黠。

管烟如面上没有丝毫恼意,反而笑了两声,自袖中拿出那块金龙令随意把玩,莫名哼道:“整我?哼……算了,帮你一次得块金龙令,也不亏!”

墨笙寒脸色一变,吃惊地看向她。

管烟如已经起身跳下床,慢慢往屏风处走去,走了几步忽而回头,杏眼里噙着一丝骇人的冷光:“太子殿下,我说过,你所认识的管烟如,已经死在地牢里了,现今的管烟如,只想保住性命,离开皇宫!”

“我虽不明白你为何要那样做,但我欠你两条命,也算还了你一条,毕竟这众矢之的,危险性很高呢!所以,如今也只欠你一条了!”

墨笙寒眸光一亮,看着管烟如的目光愈发深沉起来,许久,才轻声笑道:“哈哈……你果然比我想象的,还要有趣得多!真怕到时候,我会舍不得放手呢……”

管烟如眉头微皱,毫不客气地哼道:“太子也比我想象的有趣,不过我一向不碰危险的东西!”

“噗……哈哈哈哈!好!好!”墨笙寒被她反将一军,丝毫不恼,反而忍俊不禁大笑出声。

两个人在屋里各自忙各自的,一直到傍晚晚膳的时候才出门,而太子独宠青楼女子许艳儿,冷落群妃的流言蜚语在第二天传遍了整个皇宫。

当然,这是后话。

彼时管烟如和墨笙寒吃了晚膳,又进殿休息了,似乎是为了让流言蜚语传得更沸沸扬扬,将太子多么的风流多么的威武宣扬出去。

而此时殿里的两人,却是异常的平静。

墨笙寒拿了本书,正靠在床头上看,而管烟如则坐在梳妆台上,研究脸上的妆容。

“话说,这是人皮面具吗?”管烟如摸了摸脖子下的细小疙瘩,好奇问道。

墨笙寒的视线从书上移开,看到她兴致勃勃地研究脸上那张皮,忍不住笑道:“不是人皮是什么?”

管烟如脸色微变,转头瞪眼错愕道:“该不会从死人脸上剥下来的吧?”

“噗……谁说人皮就一定要从死人脸上剥下来?”墨笙寒忍俊不禁,将书放到一旁,环胸看她。

“难道是活人?”管烟如的眼睛瞪得更大了,想想都觉得可怕。

看着她认真的模样,墨笙寒忽然就来了兴致,眉头轻皱,非常认真应道:“没错!”

管烟如瞪眼盯着他的表情看了一会儿,徒然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要不然我宁可抛头露面了!”

墨笙寒一怔,不明白她是怎么看出他是开玩笑的,也没多想,勾唇道:“你脸上的人皮,是为了以防万一弄上去的,就算掉水里也不会化。平常的易容,并不需要人皮,只需用妆容打扮就可以办到。”

管烟如一听,来了兴致,将梳妆台上的胭脂等东西抱在怀中,兴奋地冲到床上,盘腿坐在墨笙寒对面,将怀中的东西摆在两人中间,非常认真道:“不如你教我易容?”

墨笙寒挑了一下眉,斜了一眼面前的东西,哼道:“教你,本太子有什么好处?”

管烟如眉头轻拧,想了一下,认真道:“这好处可多了!首先,你也说了,以防万一,以防万一,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然后我脸上这人皮破了,而你又不在,那我岂不是要露馅了?我被抓了,铁定是要连累你的!这也是为你好,对吧!”

“嗯哼,勉强算一条吧!”墨笙寒眉眼轻扬,嘴角溢出一丝笑意,看她还能怎么编下去!

“这第二条嘛!我跟你学易容术,那你也算收了一个徒弟,若是以后我出名了!那你也算面子有光!对吧?”实在想不到,管烟如索性胡诌了!

“嗯,虽然实在很勉强,不过也算过了!”墨笙寒桃花眼微眯,连眼角都带上了一丝笑意,勾唇道:“还有吗?”

管烟如眉头一拧,不满道:“哎呀,太多了呀!漫漫长夜,光拿来说理由多么浪费时间呀!不过先教我?”说着,管烟如还十分卖力地眨巴眨巴眼睛。

若是学了这易容术,以后做啥事可就方便多了!就算死皮赖脸的,她怎么也要学上!

墨笙寒被她模样逗得终于笑了出来,想到头一条理由,他便教她好了,不过这求人办事,自己也得端点架子,便哼道:“教你也未尝不可,不过在平安送你出宫之前,你凡事得听我的!”

想到今早他刚离开,她自个儿就先跑了,这事着实让他很不爽!

管烟如纠结了一会儿,想了想,他这样要求,应该也是怕自己闯祸,反正听他的话也就出宫之前,自己学了门技术,也不算亏,便点头应道:“好!听你的!不过也要就事论事,若是无理取闹的事情,我定然是不依的!”

见她松口,墨笙寒也没太纠结,便应了。

他扫了一眼床上的胭脂,挑出其中几盒,认真道:“这易容术其实很简单,只要你学会了基本的画法,便能随机应变了!”

“所以现在我先来教你最基础的!”墨笙寒一边说,一边拿起其中一盒胭脂,在她的脸上描摹。

“话说,你不能对着自己的脸化吗?这样我也好看得清楚一些呀!”管烟如有些不满意地哼道,他拿她当样板,可她自己瞧不见自己的模样呀!

“这基础的,得先让你认识到步骤,自然不需要化我自己,我不过是为了让你了解得更透彻一些,才亲自化上,怎的?你不服?”

“服!服!服!我哪敢不服呀!”是她有求于人,自然不能惹他不快!

墨笙寒哼了哼,嘴角轻轻勾起,异常的满意。

《异能俏王妃》 第一章抢手货 免费试读

第一章抢手货

夜黑风高,乌云遮月。

华凤国皇宫一片寂静,靠近冷宫的一处地牢口,一道黑影一闪而过,速度快得两个守卫毫无知觉,转眼便消失在黑夜中。

地牢深处,一间阴暗潮湿的牢房里,仰面躺着一个穿宫服的女子,女子面色死灰,印堂发黑,唇迹隐约渗着黑血,右手边上侧翻着一碗水。

寂静的夜里,那女尸忽然抽动了两下,一双紧阖的眼睛倏然张开,瞳孔前一刻还死灰涣散,下一秒转而清晰无比,隐约有流光划过。

管烟如醒来的时候,便是在这样的牢房,这样的身体里。

碗里水中陌生的容颜,柳叶眉,杏仁眼,瓜子脸,若不是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她定然不会相信自己穿越了,这一穿还穿到了牢房里!

饶是她平日里遇事冷静自处,此刻却还是有些茫然无措。

正当她思忖着怎么逃出去的时候,身后牢房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什么人?她急忙转身看过去。

只见一个黑衣蒙面人脚步在她这边停下,手中长剑抬起果断朝那铁锁劈去。

琤铛一声响动,那人推门伸头进来,一双桃花眼落在她的身上,“快走!”

管烟如愣了一下,这人是来救她的?

愣神的片刻,那黑衣人以为她走不了,径直弯腰走进来将她打横抱起,转身疾步往外走去。

许是没留神,那人脚下碰到了地上的破碗,里面剩余的半碗水洒了一些出来,竟冒出一层墨绿色的泡泡!

有毒!

管烟如脸色瞬间苍白起来,这具身体的主人便是被这毒水毒死的吗?

耳边凉风阵阵袭来,也让她迅速冷静了下来。

如今最重要的是逃出去,既然有人要这具身体的主人死,她便替她好好活下来!

冷静下来的功夫,那黑衣人已经带着她走出了地牢,谁知刚出地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就传了过来,紧接着一群手拿火把的侍卫冲过来将他们团团围住。

领头的侍卫手持长剑,森冷的目光从她身上扫向黑衣人,沉声喝道:“大胆逆贼,竟敢私闯皇宫劫狱!还不速速……”

话未说完,那黑衣人已经提剑毫不犹豫朝他攻去,将他后面的话堵在了喉咙里!

拦路的侍卫虽多,但黑衣人功夫却极其厉害,即使抱着她这样一个累赘,也丝毫不落下风。

几招下来,黑衣人已然攻出一道缺口,足尖施展轻功带着她快速往房顶飞去。

没一会儿,他们便甩开了那群侍卫,轻盈地落在一处宫殿后面。

身形刚稳,黑暗中一道银光划过,黑衣人只觉颈间一凉,身子便僵住了,一双桃花眼微微撑大,有些吃惊地看着怀里的人。

目光在对上那双警惕冷静的杏仁眼时,心里的吃惊更浓了几分。

“你是谁!”管烟如握紧手里的银簪,目光紧紧盯着黑衣人,声音低沉沙哑。

抓他们的侍卫并不知道这具身体的主人已经死了,说明她是被人暗害在牢里,而凶手是谁,她并不知道!

眼前这个人到目前虽然在帮她,但她无法百分之百确定他对自己无害,所以她不能将命全压在一人身上。

“你觉得这玩意儿能伤我?”墨笙寒声音带着一丝玩味,抱着她的手并没有松开。

“你要拿命赌这玩意儿能不能伤你?”管烟如毫不客气地反将一军,手中银簪往他脖子用力一压,刺破了一道小口。

她虽不喜滥杀无辜,但若危及自己的性命,却还是下得了手的!

她眼中的自信和冰冷让墨笙寒再次一怔,他暗暗压下心里的惊讶和狐疑,正欲说话,四周忽然落下四道黑影,二话不说提剑就朝他们攻来。

“先解决眼前的麻烦再说吧!”低低的声音自耳边传来,管烟如身子被他往后一放一推,护在了身后!

随之便是响起了兵器相交的声音。

管烟如握紧手中的银簪,凝眉看着缠斗在一起的五个人,这几个人的功夫比之前那些侍卫更厉害一些,让那人一时半会儿也脱不了身,但想要伤她,却也过不来!

这个情况再斗下去,那些侍卫定然会追过来,不如自己先遁了?

管烟如想法刚出,身子已经先一步做出反应,往另一边挪去。

突然,迎面袭来一股劲风,一把长剑直夺她命门而来!

管烟如心下一骇,身体条件反射往后一翻,险险避开了那一剑,同时抬腿往袭来之人腰侧狠狠一踢,只听到一声闷响,那人被她踢了出去!

她也因为惯性而摔在了地上,身形刚落地,又一把长剑夹着凌厉杀气袭来,她想也不想,直接在地上一滚一跃,再次避开了这一杀招!

而墨笙寒也察觉到了她的危险,奋力踹开两人,飞身落在她的面前,替她挡下联合袭来的两剑!

有了帮手,对待真要杀自己的人,管烟如哪里还肯客气!

她单手撑住墨笙寒的肩膀一跃而起,手中银簪准确无误刺入还未来得及收剑的其中一个黑衣人心脏!

同时右手用力一压,借力而起双腿夹住另一个黑衣人的脖子,用力一旋,只听到“咔嚓”一声,她同那人重重摔在了地上!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转瞬之间,她却已经迅速果断地解决掉了两个要杀她的敌人!

墨笙寒吃惊地扫了一眼地上快速爬起来的管烟如,桃花眼划过一抹奇妙的光芒,身子一旋,左手快速拉住管烟如的手腕,用力一甩,直接将她往剩下的四个黑衣人甩去。

管烟如错愕也只是一瞬间的事,眉目一凛,快速反应过来,趁那四个黑衣人愣住的片刻,抬手抓住其中一人的脖子,用力一拧,阻住惯性的同时,手中银簪往黑衣人的眼珠子狠狠一刺。

只听到一声惨叫传来,面前黑影银光一闪而过,三声惨叫接连响起,管烟如落地的同时,其余三个黑衣人纷纷倒下,墨笙寒长剑在手,鲜血顺着剑尖滴落,他一双桃花眼像发现宝贝一样紧紧地盯着她。

管烟如心里却生了警惕,手中银簪用力握紧,冷冷地与墨笙寒对视。

这个人,刚刚在试她!难道被怀疑了?

诡异的气氛在两个人之间蔓延开来,管烟如不知道他想对自己做什么,身子保持着攻击的姿势。

“在这里!”这时,一阵急促的叫声传来,紧接着刚刚追他们的侍卫举着火把冲了过来。

糟糕!动静太大,把人引过来了!

“走!”低沉的嗓音忽然响起,那黑衣人不知何时闪了过来,单手环住她的腰往上一提,带着她飞檐走壁往一处宫墙逃走。

身后的喊声越来越远,耳边凉风呼啸而过,隐约有沉稳的心跳声传过来,管烟如握紧银簪的手莫名一松,收入袖中。

余光瞥见那黑衣人桃花眼半眯,似乎是瞧见了她的小动作,心里登时一阵气恼,却偏偏不能发出来!

自己怎会对一个还未百分之百确定不伤害自己的人放松警惕呢?难道是因为他之前救了自己?还是因为他把自己护在身后的自然?

还未理清纷乱的思绪,一阵嘈杂的声音传入耳中,划过耳迹的凉风随之一顿,他们两人堪堪停在了一处围墙上面。

管烟如定睛往声源处看去,只见宫墙延伸往大门处,两拨人马正剑拔弩张地争吵着什么。

“可恶!”耳边一阵低哼,管烟如只觉得眼前一晃,那人抱着自己翻墙而下,快步走到墙后最近的宫殿,绕开前门的守卫,自后面的窗户飞身跃了进去。

这时候怎么能往宫殿里躲呢!

管烟如正想说他,眼前又是一阵天旋地转,她整个人被他直接扔到了宫殿里唯一的一张床上,错愕的她还未反应过来,就见那黑衣人快手快脚地扯掉自己的衣服,另一边手还迅速朝她伸来!

啊……

只听到一阵裂帛的声音传来,她身子登时一凉,下一秒那仅剩一件里衣的蒙面人倾身压了上来!

“砰”一声破门声响起的同时,遮面黑布一闪而过,一张邪魅俊美的脸压了上来,她的唇畔便是一凉!

熟悉而狡黠的桃花眼!陌生而绝媚的俊脸!两张紧贴的凉唇!

轰隆……管烟如的脑子直接炸开了!

这这……这什么情况!

“宫大人,太,太子不方便……”急急的声音自门口传来。

“本官奉命抓拿逆贼!那逆贼往这边逃来,若伤了太子,你们负责吗?”粗狂的声音冷冷响起,一连串的脚步声快速往床的方向而来。

管烟如眉头轻拧,暗暗压下袖中的银簪。

太子?他竟然是太子!

墨笙寒并没有注意到她变换的神色,桃花眼冰冷一眯,身子微抬侧倾,将她挡住,不悦喝道:“行个鱼水之欢也有人来打扰,你们是觉得本太子太好说话了吗?”

冲进来的脚步声急急一顿,一群人齐齐往床上看去,登时全都愣住了!

凌乱的被褥、散落在地的衣裳、若隐若现的人影,以及太子殿下半露的香背……无一不昭显着刚刚的疯狂!

宫勤脸上划过一丝异样和尴尬,低头说道:“太子,有刺客劫狱,往这边逃来,小人奉命前来搜查!扰了太子雅兴,望太子恕罪。不知太子可有……”

“刺客没有!美人倒是有一个!你要过来查看吗?”咬牙切齿的声音自喉咙挤出来,噙满了怒火,正对着管烟如的一张俊脸却是唇角含笑。

管烟如扯了扯被子挡在胸前,有些不悦地挡住墨笙寒肆意的目光,这家伙占便宜占得太明显了吧?

忽然心生一计,她抬手往他胸膛用力一掐,墨笙寒猝不及防,闷哼出声。

管烟如眯眼勾唇立刻哼道:“讨厌!”沙哑的声音倒像那么一回事。

这一声不禁让宫勤等人尴尬了,更让墨笙寒直接黑脸了,咬牙切齿吼道:“滚!”

宫勤等人一颤,这时候也不敢往枪口上撞,急忙就退了出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