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婚途渺茫]最新章节 主角叫南琴顾季的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雨后有彩虹 2019-01-23 14:41:42

[婚途渺茫]最新章节 主角叫南琴顾季的小说最新章节

《婚途渺茫》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婚途渺茫 即可阅读全文

《婚途渺茫》小说简介

《婚途渺茫》女人奴吗,种马文,想打死这个主角还有作者,看的好气,感觉主角就是个流氓痞子,不能直接把麻烦根除吗?非要等,我等你吗啊,凑字数啊。完结小说《婚途渺茫》是我讨厌香菜最新写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南琴顾季,书中主要讲述了:南琴还是没有说话,眼神在顾季的身上转了一圈,神色开始有些恍惚。今天早上出门太急,忘记吃早饭,现在站在太阳下面,微微的有点头晕,边上的围观群众自动环绕成一个圆圈,空气不流通,闷得很。南琴看着地上安安静静。主角叫南琴顾季的小说叫做《婚途渺茫》,它的作者是我讨厌香菜倾心创作的一本历史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性冷淡,于是闺蜜爬上老公的床,替她生孩子,反手甩下她与人欢好的照片,指骂奸夫淫妇,恬不知耻。她却脚踩白莲花,微笑应答。江中全市哗然,远大公子居然还有这样一个不会下蛋的妻子和着急下蛋的小三。步步为营中

精彩章节试读:

南琴上了车,直接跟着胡思回她家。

“琴姐,你真不回去啊?”胡思的嘴巴张大,别说鸡蛋了,恐龙蛋都能塞进去。

南琴轻轻挑眉,一副不然你以为呢的表情,虽然没有说话,但足以说明一切。

胡思在心里为自己家里乱七八糟的东西默哀了三分钟。

南琴这个人不仅在工作上近乎偏执,在生活上,也是极其追求享受。

对于胡思这种袜子都能够扔进锅里的女人,简直就怀疑这是从另外一个星球来的生物。

时间不早了,赶紧上楼开门。南琴下了圣旨。

胡思只能拉着一张苦瓜脸往楼上爬去。

“琴姐,那袜子我二十块买的,别扔。”胡思抱着马桶盖一脸悲痛欲绝的看着南琴。

此刻的南琴正带着厚厚的橡胶手套,捏着那双脚边微微泛黑的袜子,扬唇一笑,现在两块钱都不值。

吧唧,给扔马桶里冲走了。

“琴姐,我这围巾其实洗过了,只是忘记收了,真的,哎,你别……”

“琴姐,这衣服真的是干净的,不信你闻闻。”

“那是我送给我妈的,别扔啊!”

哀求无果,半个小时后,胡思看着焕然一新,不对,洗劫一空的家里面,眼泪都流干了。

她为什么不送南琴去酒店,作孽啊!

南琴倒是挺神清气爽的,拍了一下胡思的屁股,说道:“女孩子就该有点女孩子的样子,你刚刚那样,我还以为误入乞丐窝了。”

胡思有气无力的点头:“可是南琴姐,这样感觉起来,一点家的感觉都没有啊。”

听见她这话,南琴心里一愣,一点家的感觉都没有吗?

不等南琴多想,胡思已经噔噔噔去卧室拿了一套被子,就往沙发这边走。

南琴自然伸手去接,却被胡思躲开了,说道:“这是我的被子,琴姐,你睡卧室吧。”

南琴摇了摇头,硬是拿过了胡思手里面的被子:“我睡沙发。”

“可是琴姐你……”

还没有等胡思说完,南琴已经翻身睡上了沙发,对着胡思眨眼睛:“早点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帮我关一下灯,晚安。”

第二天一大早,南琴就起来做了早饭,正准备端上桌,就接到杂志社公关部的电话。

她反手在围裙上擦擦,按了接听键。

对方的声音从电话里涌了出来:“老大,我们杂志社要被董事会封掉了吗?”

封掉?

南琴蹙眉,屏幕又往脸上贴了几分:“什么意思?我并没有接到任何消息。”

“可是,总部那边已经发来了消息,让财务清算所有人的工资了,是不是看我们没有赞助,所以准备扔掉我们这块肋骨?”

这么说着,电话那头的声音已经开始惶惶不安了。

南琴眉头皱得堆山,沉默了片刻,我马上过来。

说完,就挂了电话,一边解着身上的围裙,一边到玄关处换鞋。

昨晚回来太晚,还没有通报已经拉到赞助的事情,没想到居然看到了一些人的真面目!

南琴一到公司,就被叫去跟公司的股东们开会,她是杂志社的老板,但是毕竟只是个杂志社,算是娱乐文化公司的副业而已。

而南琴,充其量就是底下的蟹将。

“南琴,你也知道,这几年杂志社都不景气,现在兮度撤资,我们公司不可能做亏本的生意。”股东的话倒也是直接。

真是一群钻进钱眼里面的家伙。

南琴冷哼一声,说道:“我也去酒会拉了赞助,红安医疗,不比兮度差。”

她早就算到这一招,所以没拉到顾季提供赞助之前,就算是不喜欢,也要去套住刘总那条肥鱼,杂志社是她辛辛苦苦经营起来的,现在说封掉就封掉,凭什么?

一听这话,边上的那些个股东脸色不自然了。

半晌,股东说道:“南琴,红安医疗并不打算跟杂志社合作广告。”

南琴愣住了,为什么?

自己费了那么多劲,还陪着那个男人喝了那么多酒,现在才跟自己说,他不会跟杂志社合作广告?

是不是太搞笑了一点?

《婚途渺茫》 第3章 跟你的奸夫滚 免费试读

南琴还是没有说话,眼神在顾季的身上转了一圈,神色开始有些恍惚。

今天早上出门太急,忘记吃早饭,现在站在太阳下面,微微的有点头晕,边上的围观群众自动环绕成一个圆圈,空气不流通,闷得很。

南琴看着地上安安静静躺着的两张支票,心中的委屈终于堆到了顶尖,再也绷不住了,朝着车里的顾季说道:“有钱就很了不起吗?难道你们男人有钱了,就知道用这种东西来迷惑女人?”

顾季:……这女人,有毛病?

“拿走你的钱,我不需要,我南琴靠自己吃饭,就算是没有男人,我也能养活自己。”南琴朝着顾季吼完,脸上已经是湿漉漉一片。

她反着手背胡乱擦了一下,眼眶猩红,盯着面前的顾季不说话。

顾季也算是听出来了,这女人多半是在男人那里受了伤。

短暂的沉默凝视后,顾季开口了,嗓音低沉柔和,柔和得有些阴森渗人。

“这是修车的钱,与你的私事无关,不过,为了抛弃你的男人哭,简直是浪费时间浪费精力。”

明明是句安慰的话,可他说得跟嘲讽似的。

发泄了情绪的南琴站在原地,砸巴一下他的话,脸色已经明显恢复平静,直视顾季,漆黑的眸中一片冰冷。

也对,为那种男人哭,浪费时间。

偏着脑袋看了看自己的车屁股,拿出手机,对着车祸现场咔嚓咔擦照了几张,然后凑进车里掏出一张名片,塞到顾季车里,表情淡漠:“抱歉,我赶时间。这件事情我们私下处理吧,记得联系我。还有,谢谢。”

说完,南琴钻进车里,车子一发动,后车灯上面的塑料壳就开始扑簌往下掉。

这辆车尾变形的大众钻进了车流中,很快消失在顾季的眼前。

烦躁瞬间在心中腾升,这个女人,奇葩到了极点。

顾季的脸色明显黑了下来,低着头看了一眼手里面的名片,视线锁在了上面。

宣化工作室,版面主编,南琴。

最后一个字念完,顾季的眉尖往上扬了扬,把名片放入口袋,甩了一把方向盘,消失在车流中。

回到远宅,南琴换了鞋子进去,意外在玄关看见了一双粉红色的新拖鞋,看尺寸不是自己的,她没太注意,走到客厅,就看见沈欢坐在沙发上,背对着自己。

“妈,什么事情?”南琴问道。

没有一点心理准备的,沈欢回过头来,就劈头盖脸扔给南琴一叠东西,语气极度愤怒:“不要脸的东西,你来解释解释,这是什么东西?”

南琴一头雾水,随便捡了一张看,目光沉静,面色也变得凛然起来:“这种东西,你什么地方拿到的?”

沈欢还以为她承认了,哼了一声说道:“你管我从什么地方拿到的,你现在最应该跟我做的,就是给我解释,这种东西到底怎么回事!”

沈欢砸在南琴脸上的,都是一些私密照,每一张里面,南琴都和一个男人在一起,笑颜如花,勾肩搭背,狼狈为奸。

但是每一张里面,都只有南琴的正面,那个奸夫,一直都没有正脸。

“看样子,我的奸夫还挺神秘的。”南琴轻声笑了,语气里满是讽刺。

沈欢气得不轻,伸出保养得当的手,指着南琴的鼻子:“你,你还有脸笑,你不给我一个解释,就准备着和远方离婚吧!”

离婚?也好。本以为身体给不了远方,她可以尽心尽力的照顾他和婆婆,可是换来的,却是对方的得寸进尺。

南琴直接回房间开始收拾东西。

被她这样无视,沈欢心里自然不舒坦,一路跟到卧室没有停过嘴,一直追问那个奸夫的事情。

她还是保持一贯的沉默,一件一件的往行李箱里面装,又一件一件拿出来。

其实她没有几件衣服,在远宅一年多,跟个客人一样,也就换洗的那几件衣服,远方说了好多次让她去买。

可是南琴不愿意,说是衣服多了不好收拾,现在果然应验了那句话。

沈欢已经完全抛弃了贵妇的优雅,叉着腰站在她的边上,骂得唾沫横飞的,场面别提多带劲了。

正收拾着,就听见门口传来了脚步声,轻轻软软的,像是踩在了棉花上面。

上一秒还在叉腰怒骂的沈欢,这一秒就恢复了贵妇气质,走到门口上,语气关切:“远方,你回来了啊?她正在收拾东西呢。”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