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周彩云[驭夫呈祥]最新章节完结版

编辑:懒风荡秋千 2019-05-19 20:48:15

主角叫周彩云[驭夫呈祥]最新章节完结版

《驭夫呈祥》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驭夫呈祥 即可阅读全文

《驭夫呈祥》小说简介

《驭夫呈祥》很好的小说,第一人称让读者代入感很好,感觉身临其境,恐怖部分也让人读了毛骨悚然,人物刻画有血有肉,性格分明,部分章节文笔稍显粗糙但无伤大雅,总体来说很不错的一部灵异小说,非常值得一看,。主人公叫周彩云的小说叫《驭夫呈祥》,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谢欣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好啊!”夏晟昊的笑声将她从回忆的迷雾中拉了出来:“我正打算去安平王府的。小姨顺道去就是了!这边老太君的寿宴已过半,咱们此刻就走也没什么。总归我母妃还在的。”“那我也去!”夏凌云紧揽着她的手臂道。“好。主角是周彩云的书名叫《驭夫呈祥》,本小说的作者是谢欣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上一世她女扮男装,撑门楣,御敌军,全军覆没之际苦等心上人的援军未至,绝壁一跃,不成想睁开眼睛却被浑身湿透的美少年抱在怀里......

精彩章节试读:

意识到这一点,夏晟瑜不由的就往后退了退。

既然她又痴缠上萧恒了,那以后有的是见面的机会。

凡事都不可操之过急。

“二殿下来的早可曾见过安平王和叶副将了?”她开口问。

她太心急了。

她太想知道,五年前的那个自己是否安好。

既然这位好说话的二皇子迎过来,她没有不问的道理。依照夏晟瑜的性子既然没有去长宁齐侯府那必定是早早的就来了安平王府了。

夏晟瑜微微一愣,眼前的周彩云口齿清晰眸光清明,和痴傻着实搭不上边。

夏晟瑜嘴角微扬展现出来他最好看的笑容:“见了!周姑娘可是有事找他们?”

“什么时候见的?为何他们又不在了?你可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她越发的按捺不住了。

“小姨!”夏晟昊扯了扯她的衣袖:“咱们坐下来说吧。这殿门可不是说话的地方。”

这时,大殿内的官员显贵也都纷纷上前见礼。

夏晟瑜和夏凌云面带微笑的冲众人还了礼一左一右的架着她坐到了右边的首席位置。

宴客厅内摆着大圆桌,圆桌上摆满了当季的果品凉茶。

首席位置是刻意为皇子公主准备的。

夏晟瑜很自然的坐到了夏晟昊的右侧。

隔着夏晟昊她又问夏晟瑜:“二皇子你当真见到王爷和叶副将了?”

如此看来周彩云确实和正常人不一样了。这还没见到萧恒就问个不停了。她都不知道场合和羞耻心的吗?

夏晟瑜心里暗笑着冲她灿然一笑:“当真见了。我来的早恰好是安平王和叶副将迎接的。”

“后来呢?”她急切问。

五年前的她和如今的她同时存在太不可思议了。她醒过来有两个时辰左右了,夏晟瑜是什么时候见的?

“二皇子是什么时候来的?”她又连忙补充道。

她傻了更好!虽说周彩云问的是萧恒,但初次见面她就那么喜欢和他说话应该是不会讨厌他的,他的胜算又增了几分。连忙面带微笑道:“一早就过来了。”

那应该是在她过来之前。于是她又问:“你和他们呆了多久?之后他们去哪儿了?”

“寒暄了几句。”夏晟瑜回答的很虔诚:“之后萧太妃差人叫了去。”

萧泓的母亲常年吃斋念佛几乎足不出户。

她记得加冠宴当日萧恒天不亮就去给母亲请安了。之后就一直迎客了,直到客散夜深了才去佛堂给母亲问安的。中间不曾离开过。萧太妃突然差人找萧恒是出来什么事了吗?

当年萧鸿的死对萧太妃打击很大,她一度厌世轻生连儿子也不管不顾。是小小的萧恒独立撑起了王府又温暖了母亲。

她的父亲是萧鸿的副将,她的母亲和萧恒母亲的关系还算是亲厚的。

特别是两人的夫君都战死疆场之后,同病相怜。得知父亲战死的噩耗她的母亲经常带着她和哥哥来王府。她的母亲和萧太妃一呆就是大半日。后来哥哥走失了,她的母亲便将她女扮男装的托付给了萧恒母子。

萧太妃不太爱说话,生性文静,是个可亲的人。

她记得一直到她出征时萧太妃都是吃斋念佛不理世事的。

她走的前一晚刻意去佛堂拜别了萧太妃。萧太妃还叮嘱她萧恒不在身边,她一个女孩子可是要小心。她会求佛祖保佑她的。莫不是佛祖仙灵了,她才得以还魂?

“小姨,来之前你可是答应过外甥的。”夏晟昊低声的呵斥让她回过神来。

在外人眼里她现在是周彩云,去拜见萧太妃不合适。

可是夏晟昊和夏凌云可以啊。

就算萧太妃不愿意见外人,儿子加冠礼上皇子公主登门问候,她应该不会拒绝的。

想到这里她连忙对着夏晟昊笑道:“你看着宴会还没开始,好无趣!不如咱们去给萧太妃请个安吧!你若是不愿意,我和凌云去也可以。”

这个从小到大一根筋的小姨居然也开窍了?

都知道讲究策略了?

莫非是母妃教过她什么了?

夏晟昊笑了笑:“既然小姨说了,外甥照办就是!”

“周姑娘真是秀外慧中!”夏晟瑜连忙赞道:“这个特殊的日子可不是要去给太妃请个安!倒是我忽略了!要不咱们一起过去?”

夏晟瑜过来的早,在场的就他一个皇子,好不容易等到一个五皇子,他不想再次落单。再说了,可以和周彩云多相处,他也不想放过这个机会。

“既然二哥愿意,我们一起去就是。”

四人起身。

来至殿门时萧安连忙行礼:“请问各位殿下可是有事?我们王爷稍后就到,若是萧安招待不周还望各位殿下责罚!”

“没有!”夏晟昊笑道:“时辰还早,来之前父皇交代了,让我们去给萧太妃请个安。”

萧安如释重负的笑了笑:“小的这就差人带各位殿下过去。”

“不必了!”夏晟昊一摆手:“我们知道路!你忙你的!”

宴客大厅在王府的前院东南角,萧太妃的佛堂在后院的湖心阁中。从这边走过去还是有段距离的,这中间要经过藏书阁,演武场以及萧恒的寝殿,之后还要乘坐小船才能到达湖心阁的佛堂。

夏晟昊和夏晟瑜在前,她和夏凌云在后,越过满月拱门缓缓的朝着湖心阁走去。

此时日影偏西,阳光已经显得极为柔和了。

柔光中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即便是闭着眼睛都不会走错路的。

或许是因为有夏晟瑜这个外人在,一路无话。

距离湖边老远就能看到湖中碧绿的荷叶迎风微摇。

穿着深蓝衣裙的萧太妃身边的管事康姑姑领着两个小丫头刚刚下了小船。

“康姑姑!”夏晟昊几乎是一路小跑的迎了上去:“太妃可好!父皇让我们给太妃问个安,太妃可方便?”

康姑姑笑着行了礼:“见过二皇子,五皇子和凌云公主殿下。太妃感了风寒,刚才服了药,才歇下。”

夏晟昊关切道:“可是要紧,不如我命人去宫里传个太医来瞧瞧。太妃身子素来不好,可不能病着。”

“多谢五皇子好意!王爷已经命人瞧过了,并无大碍,吃几服药发发汗也就好了。”

“那就好那就好!”夏晟昊连连笑道。

“我们王爷去更衣了,待会便会去前殿宴客,各位殿下请自便。”康姑姑又对着众人福了福引着两个小丫头朝后花园走去。

“既然王爷就要去宴客了,咱们回去吧!”夏晟昊望着她道。

《驭夫呈祥》 第5章 登门 免费试读

“好啊!”夏晟昊的笑声将她从回忆的迷雾中拉了出来:“我正打算去安平王府的。小姨顺道去就是了!这边老太君的寿宴已过半,咱们此刻就走也没什么。总归我母妃还在的。”

“那我也去!”夏凌云紧揽着她的手臂道。

“好!”夏晟昊笑道:“你去了可以多帮衬帮衬小姨。”

有了皇五子夏晟昊的助力,她很快出了长宁齐侯府。

大夏的帝都十分方正。

皇宫处在正中间。

白虎青龙玄武朱雀四条大街拱卫着皇宫。

四大武将世家则分别驻守四条大街正中。

四家中以安平王府兵力最强。武安侯府人丁最旺。长宁侯齐府和乐信韩府则略显弱些。

齐侯府处在南边玄武大街,萧王府则处在东边的白虎大街。

夏晟昊的大车缓缓的从京城中最繁华的万宝巷通过。

各种叫卖声寒暄声,不绝于耳。

她活了十九年来万宝巷的次数屈指可数。

印象深刻的也就只有三次。

第一次便是父亲带着他们一家人出来游玩,细想想那日她到底买了什么,却是丝毫没有印象了。

第二次便是她十五岁笈礼的时候,萧恒带着她来了这里。那日他为她买了一套女装。那日他们逛了大半日,萧恒一改往日的不苟言笑同她说了好多好多,着实让她觉得收到了最好的成人礼。

第三次是她事先知道了周彩云要来万宝巷看最新到来的波斯纯种猫偷偷的跟在周彩云身后半日。那日没多久她便出征了……

她忍不住的掀起一角车窗帘,望着盛阳下的万宝巷。

纵使是盛夏,万宝巷也是人流不息。

阳光炽热,如果只是幻觉一切怎么会那么真实?

那她此刻属于什么?那悬崖绝壁下面是否有一潭水?她没死成?机缘巧合周彩云也落了水,于是她借着周彩云的身体还魂了?想想也太不可思议.....

“小姨看什么呢?”夏凌云凑到了她耳边:“你放心!所有的衣裙胭脂首饰铺子都已经交代过了,一有新货肯定送到你府上。小姨的行头绝对是京城里最时兴的。就拿您身上的冰丝霓裳羽衣来说,珍宝阁今日才开始卖。”

按理说,夏凌云是公主,就算周彩云是她的小姨她也没必要如此讨好她才对。

还有夏晟昊,他对周彩云也让人觉得怪怪的,就像是哄小孩一样。

她还没开口,夏晟昊就笑道:“只要小姨想要的你外甥就一定帮你!”

“你觉得萧恒如何?”她放下车窗帘望着夏晟昊。

如果夏晟昊有争储的心,萧恒又站在皇长子夏晟麟一边,那么萧恒就是夏晟昊的敌人了。或者说夏晟昊是在努力的拉拢萧恒。

联姻的确是不错的选择。如此看来他们兄妹俩对周彩云的好就很容易理解了。

夏晟昊听她这么问连忙笑道:“安平王是这世上最好的男子,小姨你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都梦寐以求的想要嫁给他。只是安平王无心娶妻,不然就他这加冠礼只怕会变成相亲会了。”

“噢……”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如果没记错的话萧恒确实是无心娶亲的,要不然也不会到了二十五岁才被皇上硬硬赐婚的。

萧恒对她是否有意,她到现在都不能确定。

那次酒后她说的那么露骨了,他却什么都没收说。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执意在萧恒没有去的情况下赌气出征了。

当时,萧恒并没有阻拦……

“小姨放心!”夏晟昊又道:“我父皇说了萧恒的婚事他一定会把关的,又没有适龄的公主,只要小姨有意,你外甥我一定帮你促成的。”

鬼扯!

她心里淡笑。

凌云公主不说,就是其他三位公主的年龄也都适嫁的。这明摆是把周彩云当傻子哄啊。

她记得可从来没人说过周彩云傻啊,况且她有那么一个厉害的长姐,那么厉害的哥哥们,怎么算周彩云也不应该傻啊。

“小姨!”夏晟昊见她不语继续笑道:“不过有一点你可要听外甥的。”

夏晟昊正了正神色望着她一字一顿的说道:“安平王不比齐世子,小姨去了那边可不能多语,一切听外甥安排。”

虽然只是短短一个多时辰的相处,通过夏晟昊的话语她很敏锐的判定,周彩云就算不是傻子,也是个任人摆布的木偶,或者说还是个任性的小孩子。

只要能见到萧恒还有作为萧恒副将的她自己,其他的都不重要。

于是她也一本正经的冲夏晟昊点了点头:“好!听你安排。”

有了周彩云的答复,夏晟昊面带满意的笑容微微合目靠在车厢上小憩。

夏凌云适时的拿出了蜜饯果脯:“小姨咱们吃点……”

车子不急不缓的走着。

越是接近安平安王府,她的心里就是越激动!

见到萧恒令她激动,见到另一个自己更让她抑制不住的激动。

自从醒来,她所面对的一切都已经超出她能想象的范围了。

上过战场杀过敌的人是不信鬼神的。至于前生和来世之说她也是半信半疑的。

因为萧恒不信!

是的,萧恒是不信人还有来世的。她记得有一次和他说起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说人生苦短也就一世而已。就算是有了来世,你面对的人和物都不一样了,你也不同了,那还能算是你吗?

如今在外人眼里她是周彩云。

萧恒能接受她只是还魂了吗?

保险起见还是先去看她自己吧。

她心里千丝万缕的各种盘算。

一盒蜜饯很快见了底。

夏凌云莞尔:“真巧,蜜饯吃完了,咱们也到了。”

外面安平王府的门役已经迎了上来。

夏晟昊先行下了车。

夏凌云这才搀扶着她缓缓下了车。

时至午后,日头略略偏西。

日影中,白玉石砌成的萧王府门殿显得异常巍峨。

王府前的道路上停满了前来道贺的官员显贵的车马。

踏上王府门前白玉石的台阶她便觉得自己在微微的颤抖。

六岁那年是母亲带着她缓缓的上了这个有着八个高高台阶的安平王府大门。

那时的她觉得这个门殿怎么那么高大,就连台阶都比她整个人还高。

那日她第一次见到了萧恒。

冬日里只穿着单衣的少年浑身湿透。看到她们母女也只是微微收住了手中的剑示意下人带她们下去安置。

满脸汗水的少年一双眼睛明亮的像是暗夜中最耀眼的寒星……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