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追夫99次:夫君,你等等本宫!]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萧景瑜易清尘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若雪樱花草 2019-06-15 20:40:44

[追夫99次:夫君,你等等本宫!]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萧景瑜易清尘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追夫99次:夫君,你等等本宫!》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追夫99次:夫君,你等等本宫! 即可阅读全文

《追夫99次:夫君,你等等本宫!》小说简介

《追夫99次:夫君,你等等本宫!》首先故事情节是很吸引人的,作者文笔流畅,故事结构清晰,但是到了后面的故事有点审美疲劳了,明显有种为了赶稿而粗制滥造的感觉.....。热门小说《追夫99次:夫君,你等等本宫!》由清风潺潺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萧景瑜易清尘,书中主要讲述了:原本只是淅沥的春雨,这时候势头却猛了起来,一颗一颗的砸进土里。雨水顺着萧景瑜的青丝慢慢的滑落满脸,只是好像她并不在乎这些,只是眼睛直直的盯着前面的竹屋。“公主,我们回去吧。”听雨站在高头大马的身边,拿。主角是萧景瑜易清尘的小说叫做《追夫99次:夫君,你等等本宫!》,本小说的作者是清风潺潺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手握重兵的长安公主,他是学富五车的清俊公子,亦是她的太傅。初见时,她将他逼至角落,莞尔:“太傅,你看本公主长的好不好看?”易清尘眼神闪躲,清俊的脸庞布满红晕;再见时,易清尘咬牙切齿:“公主,请自重

精彩章节试读:

两人到了金銮殿的时候,好像已经下了朝,宏伟的石梯上陆陆续续的走了一些大臣下来。

萧景瑜和听雨躲在一边,看着路过的这些······糟老头子。

“这哪个是啊。”萧景瑜戳了戳听雨的胳膊,看着走下来的大臣官员。

“奴婢也不知道啊。”听雨眨眨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

“你不知道?!那姓什么?”干脆直接面向听雨,眼神淡淡的看着她。

然后就看见听雨又摇了摇头。

······

“那你还知道什么?”

“奴婢知道的都已经告诉公主您了啊。”

······

“那我们还来这里干嘛?”

“不是公主您说的要来的吗?”

萧景瑜:无言以对,这话说的,没毛病!

“公主,要不我们先回去吧。”听雨偷偷瞟了一眼萧景瑜,试探的说道。

呜呜呜,感觉今天回去要洗马厩了。

萧景瑜点头,正转身要走,眼神不经意间瞟了眼金銮殿门口,然后脚下的步子突然就定住了。

听雨走在她身后,见萧景瑜突然停下来,一个不察差点撞上去,幸好及时刹住了车,抬头看见自家公主直直的望着一个方向,于是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

一个身穿绛紫朝服的年轻男子走了下来,他皮肤极白。按理说,绛紫的颜色衬着那白皙肤色应该显得孱弱才对,可偏偏衬托出的是那周身的清雅之色,眉目如画,一双眼眸比那悠远的深潭还要寂静,像是多看一眼就能让人深陷其中。红润纤薄的嘴唇微微动着,像是在和旁边的人说着什么。

“唔。好俊的男人。”萧景瑜面具的眼眸一动不动的打量着,眸底泛着不知名的光。

“公主,我们回去了吧。”听雨心下也在惊叹这男子的精致容貌,但比起自家公主看呆了的模样,她还是有那么一分理智的。

“再看会儿。”萧景瑜直接打断了听雨的话,连个眼神都没给她。

听雨:公主,您好歹矜持点儿,注意您的口水好吗!

您可是带领千军万马的人!能不能别这么没出息。

年轻男子和另一位大臣慢慢走下台阶,萧景瑜和听雨也听清了两人的对话。

“清尘,你说皇上他怎么就······哎!”那名较年迈的大臣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伯父,没事的。”那叫清尘的男子微微抿唇,脸上没有丝毫不悦的神色。

“你那日生病没来上朝,所以没看过长安公主的德行,分明就是目中无人,骄横跋扈。这次你去做那长安公主的太傅,也别太勉强自己,要是实在受不了就和皇上明说,想必到时候皇上也是可以理解的。”那大臣拍拍年轻男子的肩膀,一脸的痛惜。

“清尘记下了。”男子颔首答应,深远的眸子微动。

······

“公主······”听着两人的谈话,听雨微恼,正想出去好好教训两人一顿时,然后就听见了让她天雷滚滚的声音。

“清尘······果真是······倾城啊。”萧景瑜眯了眯眸子,那模样,活脱脱的就像个觊觎良家妇女的流氓,“原来他就是我的太傅。好!本公主欣然接受。”

“公主!他们都那么说您了,您就不生气?”

“生气作甚?本来就是实话。”

听雨:······有这么个自知之明的主子,她也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你说,我现在要不要上去打个招呼?增加点儿印象。”摸摸光滑的下巴,萧景瑜撅撅嘴,准备上前。

见自家公主似乎有所动作,听雨一把就拉住了,低声提醒:“公主您这身确定不会把人给吓到?您还是回去好好的梳妆打扮,然后明天再见?”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战袍,萧景瑜想了想,点头:“那就明天!咱回去挑衣服。”

听雨:······

《追夫99次:夫君,你等等本宫!》 第1章 楔子 免费试读

原本只是淅沥的春雨,这时候势头却猛了起来,一颗一颗的砸进土里。

雨水顺着萧景瑜的青丝慢慢的滑落满脸,只是好像她并不在乎这些,只是眼睛直直的盯着前面的竹屋。

“公主,我们回去吧。”听雨站在高头大马的身边,拿着一把合上的伞,隔着雨帘冲着不远处的背影道。

只是那背影像是没有听见一般,背挺得笔直,一动不动的站着,像是面前的竹屋不开门就会一直保持这个模样一般,倔强的如同雨中的雕塑。

高头大马慢慢的走到萧景瑜身边,乖巧的蹭蹭她,轻轻的打了个响鼻。

身侧的女子转过头看着马儿,声音艰涩,如同干枯的竹枝:“追风,听话,先和听雨一起回去。”

马儿歪着头看了看,水漉漉的眼睛倒映着萧景瑜有些颓败绝望的面容。

萧景瑜闭了闭眼,眼角滑落的也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脑海中闪过一幕幕画面,针刺般的疼痛从心底深处慢慢的蔓延开来,如潮水一般淹没头顶。垂在身侧的手握紧后又慢慢的松开。

然后就看见一缕细细的红流从袖中流出,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土里,然后混着雨水消失不见······

也不知道是过了好久,骤急的雨势不减,听雨看着自家公主的样子,拿着雨伞的手捏得泛白,正想着上前将公主敲晕带回去的时候,竹屋门开了。

一袭身着青色长衫的男子出来了,肩头披着一层绒毛披风,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身后跟着一个小童为他打伞。

萧景瑜紧闭的双眼猛地睁开,看着离她几米远的男子,眼眶有些酸涩:

“······你终于出来了。”

“公主,你回去吧。”男子的声音像是世间最清冽动听的琴音,却又带着极致的冷。

“你赶我走?”萧景瑜的声音有些颤抖,隔着雨帘望向他那双深邃淡漠的眸子。

“雨太大了,公主金枝玉叶,还是不要淋太多的雨为好。”

听着他状似关心的话,萧景瑜一下子有些恍惚,不自觉向前走了一步,声音中带着希冀:

“清尘,你还是关心我的,对吗?”

对吗?问的小心翼翼。

“作为公主曾经的太傅,关心一下无可厚非,这是本份。”

“无可厚非?本份?”萧景瑜喃喃的几句,笑出声来,连眉梢都染上绝望:

“易清尘,你有没有爱过我?”

沉默半晌,男子看着有些狼狈的萧景瑜,心底终究是叹了一口气,终是不忍心,无奈道:“阿瑜,事到如今,你问这个还有意义吗?”

“我只要你回答我!”

“不爱。”深邃好看的眸子看着萧景瑜脸上的希冀骤然不见,整个人也摇摇欲坠,即将要迈出去的步子终还是收住。

心口遽痛,垂落在身侧的手因为收紧而布满青筋,“答案你已经得到了,可以走了。”

“······人人都说,萧景瑜天不怕,地不怕······”萧景瑜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可熟悉她的人知道,萧景瑜最怕的是······易清尘不爱她。”

“······阿瑜”男子的声音低沉涩然。

“从今往后,易清尘再不是萧景瑜的软肋,你我各安天涯,各自珍重。”说着,萧景瑜竟然笑起来,眼角的红丝衬得她更加冷艳。

他的话就像是一双无形的大手将她的心脏扯得粉碎,最后还不忘扔在地上,沾了尘埃。

深深的看了一眼男子,像是要将他刻在脑海里一般。然后,决绝的转身,挺直脊背,一个翻身上马,绝尘而去······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在雨中离去的背影早已消失不见,可是男子却依旧停留在原地,目光一直黏在刚才女子站的地方。

水洼里淡淡的红色刺痛了他的双眼,脚下的步子刚要迈出去,剧烈的咳嗽却让他停止不前。

“公子,我们回去吧,你的伤还没好。”

“无事。”男子伸手制止了小童的话语,脑中一直挥散不去的是她最后决绝的容颜。

阿瑜······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