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穆凌落的小说[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免费阅读

编辑:柠檬乖乖 2019-06-27 15:34:20

主角叫穆凌落的小说[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免费阅读

《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 即可阅读全文

《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小说简介

《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这本书看起来很精彩!里面的情节很丰富多彩。经典小说《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是锦青墨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穆凌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穆良点点头,想到鱼他也嘴馋,担心地看了眼,“二姐,那你小心啊,这水凉,石头又滑,你莫要冷病了。”穆凌落笑道:“没事,你二姐又不是小孩子。”说罢,抱起几件衣服,就往更远离他们的位置走去,那处地方偏僻,她。《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是锦青墨最近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精彩节选:穿越成农家姑娘,不但有极品亲戚,还有包子家人,吃不饱穿不暖;好在她有随身空间和一身好医术,从此,整治恶毒亲戚,带全家人过上财源滚滚的红火日子。捡了个失忆男人,见好看又好使,本想凑合着过一辈子。怎奈,一

精彩章节试读:

这里是哪里?

竹屋里没人应她的话,她怔了怔,到底还是不好直接推门进去,只往旁边的溪流而去,她有些口渴了。

那溪流并不十分宽敞的,有大概两米宽的样子,溪水纯净透彻,但却泛着幽幽晶亮光芒,她不由暗道,这里没见到太阳,但却亮如白昼,而且,这溪流真漂亮!

等走得近了,往那溪流仔细看去,穆凌落不禁暗暗倒抽了口气。

那溪流之所以泛着光,竟然是因为那底部有着一颗颗晶莹剔透的宝石和棱形水晶!!

穆凌落生怕自己看花了眼,加上溪水并不深,她又往前凑了凑,溪流潺潺流动,那些宝石则在水纹下摇曳,好似一道道彩光,极为明媚。

穆凌落忍不住探手去抓了抓,她本以为这初Chun里,溪水必然冰凉,但触手温热,那感觉让她不禁喟叹了一声。

她低头往水里看,就见一个模样绝美秀丽的小姑娘正也长着水灵灵的黝黑眸子望着她,虽然面色有些苍白瘦弱,此时那白皙柔嫩如花瓣的脸上顶着大大的巴掌印,看年纪也不过是十三四岁的样子,眉眼稍显稚嫩,但却足以看出以后的风华绝代,定然是会美得惊心动魄的。

穆凌落瞪大了眼,见水里的倒影也如是动作,她嘀咕道:“这小姑娘未免长得也太好看了点吧,难怪惹得那翠花妒忌陷害。不过就是太瘦了点,但小小年纪就如此,长开了后可如何祸水啊!”

女孩子自然都爱美的,但美得太过就难免成了麻烦。

这张脸,若是生在权势勋贵之家,或许可以说是锦上添花,但生在农家,却未必是个好事。

想到此,穆凌落就忍不住皱了皱眉,顶着这样一张祸水容颜,她已经能够预料以后的人生定然不会平平顺顺的,特别是她还想抛头露面的Cao心家计。

可以的话,还是遮起来的为妙。

她看了一会儿,只觉口更渴了些,见溪水纯澈,她干脆便捧着喝了一口,顿时扑面而来的溪水清香,她低头啜了一口,霎时愣住,猛地低头把水全给喝完,来回捧了三四次,她才算是解了渴,心中却大赞,只捂着鼓鼓的肚子叹道:“这水未免也太好喝了,要是这条溪是我的该多好啊!”

说不出来的美妙感觉,而且每一口的感觉似乎都不同,好喝得让她恨不得把舌头都给香下去。

喝饱了水后,穆凌落就有心思去弯腰趴在溪边往水里捞那些宝石了,那溪流看着不算浅,但她一伸手,却触到了底部,她一愣,抓了一把宝石,坐回了原地,就见那些宝石闪闪耀耀的,极为惹人喜爱。

女人似乎骨子里都会喜欢闪亮亮的珠宝,但穆凌落因为之前家境的关系,对这些东西看得倒是淡了些,她只翻来覆去地看了下,见这些都是宝石都甚是名贵,拿出去一颗,恐怕就足够村民一家过一辈子了。

而且,这些触手都很温润,想来都是上等的宝石和玉石,但是这里到底是哪里,为何这么多的珠宝,溪水也很好喝,看起来就像是传说中的仙境一般。

只是,这里安静得过分。而且,她在这里闹腾得动静也不小,按理说,有人也该出来了啊!

穆凌落把那些宝石都放回溪流里,这些东西哪怕是无主的,她也是不敢要的,如此珍贵的宝石,怎能是出身农家的她所能拥有的,怀璧其罪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

她记得当时她在擦那块黑玉牌子,突然玉牌子发出光芒,她禁不住强光闭眼,再睁眼就到了这里。

她蓦地反应过来,想起从前总听那些表姐妹说起的空间种田小说之类的,她瞪大了星眸,忍不住脱口而出道:“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随身空间?”

她这般想着,伸手去摸脖子上那块黑玉牌,却捞了个空,那处竟只剩下了一根磨损的红绳,玉牌已经不见了!

穆凌落急了,但是浑身上下都摸遍了,都找不到那块黑玉牌了,“怎么回事,怎么会不见呢?这样的话,我怎么出去啊?”等会可就是要吃饭了,若是找不到她,还不定要怎么折腾呢!

她正想着要出去,就感觉浑身一轻,眼前一黑,再睁开眼时,她已然回到了破败的屋子里,眼前还放着脸盆和手巾。

穆凌落震惊不已,忍不住掐了掐自己的脸,这才确定自己竟然不是做梦。

这一切都太玄乎了!

而且,那空间并不小,有土地还有味道甘甜的溪流,甚至还有很多的宝石,这简直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宝啊。

穆凌落雀跃不已,她咧着嘴开心,握着拳头恨不得跳几下,表达下自己的激动心情。

但很快,她便恢复过来。就算有宝石也是不能用的,那样价值连城的宝物,拿出来就相当于害了自己,不过,有个空间伴身也好,就当自己的底牌,而且,里面还有土地能耕种。

可是,这空间之事,是万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的,怀璧其罪,她还是懂的。

看来,她只能另外寻求赚钱之道了。

正低头想着事,穆凌落就感觉袖子一紧,耳边传来穆良软糯糯的声音,“二姐姐,我们该去吃早饭了,你要是去晚了,NaiNai她们又该不高兴了。对了,刚才我进来怎么没找到二姐姐,我又出去找了一圈,回来才看到二姐姐。”

穆凌落回神,牵强地一笑,道:“嗯嗯,好啊。我刚才去了趟茅房,才回来,小良,那我们去吃饭吧!大姐回来了吗?”说着,就开始穿鞋子。

穆良摇摇头,“大姐姐不回来用早饭的,她今天去割猪草,去得比较远,附近的都被割没了。”顿了顿,他继续说道,“二姐姐脸上的伤好多了,果然要用热水敷一敷的。”

穆凌落闻言,抬手摸了摸脸颊,果然脸上没开始那般刺疼了,但她却并不认为是热水的原因,她想起那甘甜的溪水,莫非是溪水的效果?看来这空间真的很神奇,只是以后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用,不然后果堪忧,指不定还被人当成妖孽了。

《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 第9章 收河蚌,有人落水 免费试读

穆良点点头,想到鱼他也嘴馋,担心地看了眼,“二姐,那你小心啊,这水凉,石头又滑,你莫要冷病了。”

穆凌落笑道:“没事,你二姐又不是小孩子。”说罢,抱起几件衣服,就往更远离他们的位置走去,那处地方偏僻,她方才看到有不少河蚌。

她回头看了眼,就见那洗衣服的人有往这边看的,她装作低下头洗衣服,但在衣服的遮挡下,手触到了好几个河蚌,随着她心中默念进去,那些河蚌都消失在了空间里。

穆凌落暗喜这法子居然凑效,她本来就只是想试试,生怕要人把东西带进去,没想到只要触碰到,就能让东西进空间。

如此了几个来回,她收了十几个大河蚌,小的也收了十来个,这一小块地方的河蚌也收得快没了,她也不脱鞋下河里找了,只抱着洗好的衣服又走回来,跟穆良说了句,那些鱼太狡猾,看她过去都跑了。

穆良有些失望,但还是乖巧地点点头:“二姐姐,没事的,我也不想吃鱼的。而且就算有鱼,咱们也分不到的。”

往日里好吃的都是给了大房和三房的孩子,他们可是什么都轮不到的。

而那边的刘寡妇一看到穆凌落抱着衣服走回来,就喊道:“穆家阿落啊,你去哪里干甚啊?”

穆凌落心里咯噔,但也怕她们看到方才的一幕,虽然她用衣服遮住了,但保不住有人眼力好,便笑着回道:“啊,六婶子啊,刚才在那边看到有两条小鱼,就想着去抓回来加餐,没想到它们滑溜得很,我怕弄湿了身子,就又回来了。您这也洗衣服呢?”

刘寡妇见穆凌落搭理她,也就跟着她的话题走,开始说起话来:“我说阿落,你这额头的伤还没好,绷带都还没解,你大伯娘就把你给赶出来洗衣服了啊!我说你现在可伤着,别仗着年轻现在就碰冷水,以后老了就有报应了。不过,你家大伯娘也是个狠心的,听说平时你们二房她都不给饭吃啊,成天使唤你们干活,你看你家阿良多小啊,就在这泡冷水洗衣服,也不怕跌进了河里淹死了。我可没见她家翠花和成志出来洗过衣服干过活,果然不是自家的孩子不知道心疼!你们说是不是啊?”

刘寡妇平日里最喜欢道人长短了,这村里头除了村长家,谁没被她背地里说过两句。

其他人也点头赞同。虽然她们有些也不喜欢刘寡妇,但她这话可真说对了。这李凤往日里对穆凌落一家的不好,她们也都是看在眼里的,只是奈何人家的男人早死了,又没分家,加上宋烟也是个身体弱又Xing子软的,还有婆婆压着,才被欺成这样!

不过也有些不想得罪李凤穆刘氏的,也只埋头洗衣服,并不接话。

穆凌落只扯了扯嘴角,并不说话,只自顾自地跟穆良洗衣服。说的什么话,什么叫做跌进了河里淹死了?虽然是打抱不平,但这种话说出来,不是存心诅咒人么?

穆良和穆凌落两人一起洗,倒是洗得挺快的,只是穆凌落还不曾这般洗过衣服,只觉得腰酸背痛得紧,就想着站起来伸个懒腰,活动下筋骨。

而那边,一个妇人刚洗完衣服,端起木盘准备回家,突然眸子一亮,指着那河里头,就喊道:“你们快看啊,快看啊,哪里是不是一个人,正飘在水上呢?”

立刻就有人站起来,仔细看去,“还真是的,好像就是个人,这大Chun天的,水还这么凉,不知道活不活得成啊?”

“还是赶紧去村子里头喊个男人来吧,就说有人掉水里了……”

“我看别了,指不定就已经死了,这水冷得,要是救了个死人上来,这不是晦气么?”

……

穆凌落闻声望去,果真见一袭玄色的衣袍正从上游顺着河水浮浮沉沉地下来,赫然是个人。

此时,那个人正顺着河流继续往下漂,说话间已漂了一段距离。

跟那些说风凉话的不同,穆凌落作为体验第二次宝贵生命的人,瞬间就想到要把人救下来,不管那个人现在是死是活,但若是那个人现在还有一口气,把人先捞起来,就是救人一命了。

而且,等找到男人来捞,凭借现在的水流速,那人就肯定不在视野范围内了,到时候哪里还能去捞了。

“二姐姐,你要做什么?”穆良惊讶地看着穆凌落正在把身上的棉衣和鞋子都统统脱了下来,就穿着薄薄的中衣,他急了,“二姐姐,你伤还没好呢!现在**服可别得风寒了啊!”说着,就要来拦穆凌落。

刘寡妇正跟人说话,就听得穆良的惊呼,就见穆凌落做了两个奇怪的伸展运动,就跳下了河,往河中心趟去,她不禁尖声喊了起来。“阿落你这是做什么,这大冷天的你往水里跑什么的啊,你会被冲走的,还是等男人们过来吧……”

其他人也忙跟着唤,可因着大冬天太冷了,她们也不愿意湿了鞋袜去拉像是着了魔的穆凌落。

穆良倒是想跳下去拉,却被刘寡妇等人给拦住了,只能急得直跳脚,都快哭出来了。若是他二姐姐出事了,那可如何是好啊!

“二姐姐!!”

此时穆凌落都已经趟了一半了,Chun日融雪的河水太冷了,都快寒入骨髓了,水已经蔓延到她胸口了,她整个人犹如一片叶子般,在水里浮浮沉沉。

岸上的人都急得不行,这傻孩子没事儿跑下去干嘛,这要被水冲走了可如何是好,穆家到时候肯定会找她们麻烦!特别是泼辣的穆刘氏和李凤,到时候指不定还要她们赔钱呢!

抓到了!!

穆凌落被冻得苍白的脸上浮起了一抹笑,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要被冻僵了,还好她率先脱了棉衣,不然现在就足够沉下去了。

她忙扯着那玄色的衣袍往自己这边拽,然后划水往岸边拖去。好在当年她学过游泳,不然现在哪里能如此的顺利救下人!只希望这人还活着!

等到穆凌落把人给救上岸后,刘寡妇等人都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讨论开来了。

“阿落啊,还好你没事,不然你弟弟不得哭死了,下次别再做这样的傻事儿了……”

“这个人是个男人啊,不知道还活着没?”

穆良更是哭着直接扑了过来,手里抱着穆凌落的棉衣就往她身上盖,“二姐姐,你吓死我了啊……”

他刚才都以为二姐姐要被河水冲走了,要不是刘寡妇她们拉着,他都要跳下去找她了。

穆凌落白着脸,摸了摸他的头,安慰道:“我不是没事吗?别哭了,你可是小男子汉大丈夫,我先看看这人还活着没,不然岂不是要白费功夫了!”

穆良含着泪点点头,帮着穆凌落把那人给翻了过来,见到那人脸的时候,穆凌落不禁愣住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