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农女的锦绣商途]免费阅读 主角叫叶茂的小说免费阅读

编辑:绿野 2019-07-12 07:27:23

[农女的锦绣商途]免费阅读 主角叫叶茂的小说免费阅读

《农女的锦绣商途》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农女的锦绣商途 即可阅读全文

《农女的锦绣商途》小说简介

《农女的锦绣商途》挺不错的一本书,没有许多都市小说的老剧情,反而是一种新奇的书写风格,更加真切描述出主角的牛逼。悬念也多可谓是吊足胃口,我坐等更新。经典小说《农女的锦绣商途》是清风逐月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叶茂,内容主要讲述:白展很快就被简易单架给抬着下山,沈越怕她下山的路上滑倒,特别在单架上留了根青藤让叶茂给攥着。下山的路比上山快多了,一到了村里便有热心的村民将白展给接了过去,沈越顺势就松了手。叶茂原本要追着白展而去,不。甜宠新书《农女的锦绣商途》由清风逐月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叶茂,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奋斗了大半辈子的叶茂终于如愿地坐上了DM亚洲区总裁的位置,酒精的麻痹让她一醉不醒,叶茂再次增眼,恨不得能继续死回去。生活在古代农村,环境艰难,家徒四壁,父母双亡,只有年幼的姐弟相依为命。端庄秀雅的堂姐

精彩章节试读:

清晨的贺林村很还静,不过因为刚才刘桂花那一声嚎,附近的村民听到声音都在三三两两地赶了过来,刘桂花看了一眼周围聚拢的村民,更是觉得理直气壮,“各位街坊你们都来评评理,叶茂这丫头真是反了天了,连她婶子都敢打,这还有没有将咱们叶家放在眼里?”

说罢恨恨地瞪向了叶茂,若不是怕裙里兜着的蛋摔坏,就刚才叶茂打她那一下,刘桂花都恨不得扑过去将这小**给撕碎,长了张祸国殃民的脸不说,还专门不干让人舒坦的事儿。

周围的村民有议论的,但多是带着看热闹的心情,叶家的那点破事整个村里谁不知道啊,再说叶茂那长相招男人喜欢,却也招女人讨厌,还真没几个愿意为他们姐弟出头的!

“话也不是这样讲,叶二婶你大清早跑人家姐弟家里干啥来了,难不成是看热闹的?”白婶看不下去早带着白朗挤了起来,她虽然不爱掐尖要强,可也最见不得叶家人欺负叶茂姐弟,当场就向周围的村民吆喝起来,“你们看看叶二婶都兜了些啥过来,摸不是专程给叶茂姐弟送蛋来的?”

“对啊,大清早就来送蛋……”

“叶家的人怕没那么好心吧?”

“谁知道这蛋是哪里来的?”

“叶二婶可不好惹,你少说一句!”

“……”

听到周围的村民指指点点起来,叶茂感激地看了白婶一眼,手中的洗衣捶却攥得更紧了,这才大声说道:“白婶说错了,我二婶哪有那么好心专程来看我们姐弟,她是上我家来偷蛋的!”

“你胡说!”刘桂花顿时涨红了脸,她怎么能被安上一个偷盗的罪名?不由对着叶茂喝骂道:“你不要脸还敢诬陷我,你们别相信她,她和那王二……”

“砰!”

“啊!”

刘桂花说到一半便觉得眼前一个黑影闪过,抬头一望眸中满是惊骇,只见一个东西向她重重砸来,她“哎呦”一声捂着头连连往后跌退了几步,不禁满脸骇然地看向叶茂。

叶茂原本握着的洗衣捶掉落在刘桂花脚边滚动着,刚才那一下便是她扔过来的。

满场皆静,叶茂这丫头好泼辣啊,这真还说打就打!

“让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嘴臭找抽!”叶茂冷冷地看向刘桂花,清亮的明眸子仿佛凝聚了寒霜,看上一眼便能让人遍体生寒,“看来昨儿在河边发生的事情二婶还不知道,不过你可以去问问刘二婶,再敢乱嚼舌根的人我不介意让她长长记性!”

话音一落,村民们又交头接耳起来,有昨天在河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人赶忙将昨天的事情给说了,那言语中确实有对叶茂的畏惧,毕竟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叶茂连死都不怕了,谁家的还敢和她横?!

也是刘桂花不知道这件事吧,不然怎么还敢来招惹叶茂?

“姐……”叶盛也惊呆了,他知道叶茂不是受欺负的性子,但平日里也多是和人过过嘴仗,什么时候真刀真枪得来过,这下还敢扔洗衣捶了?

不过想到刘桂花要说出口的那些难听下作的话,叶盛又觉得心里痛快,这一下打得好!

“……你!”刘桂花又急又气,骤然间她觉得额头上流下了一点温热的东西,伸手一摸竟然是鲜红色的血,她立时便瞪圆了眼,“啊……小**,我和你拼了!”

刘桂花干嚎一嗓子猛然就向叶茂撞了过去。

“姐,小心!”叶盛只来得及喝了一声就被叶茂往旁边一推,整个人重心不稳跌倒在地。

而刘桂花原本是冲着他们姐弟的方向撞来,叶茂这一推叶盛退开倒地,她只能向着叶茂撞来。

叶茂倒也不惧,刘桂花身形肥胖动作也不利索,她只要在对方撞到跟前时那么侧身一让……

“啊!”

刘桂花扑了个空,重心不稳往前一扑,顿时摔了个狗吃屎!

“哈哈,学狗吃屎了,学狗吃屎了!”

周围的村民见了刘桂花这滑稽的模样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还有孩子爬在篱笆墙上拍手称快。

刘桂花这老脸都丢到家了,顿时脸上青白变幻,眸中恶毒的光芒几乎要如实质一般扑涌而出。

叶茂惋惜地摇了摇头,刚才刘桂花扑到地上的时候她就听到那令人牙酸的蛋壳碎裂声,她好不容捡回的野鸭蛋啊,为此背上还受了伤,可此刻全被这个女人给毁了。

叶茂转身扶起了叶盛,又检查他身上的伤势,“刚才姐是一时情急把你推开的,没受伤吧?”说罢又将他看了又看,着重点在那只腿上,刚才她力道控制着不大,叶盛也就是刚刚摔倒,应该摔得不重。

“我没事姐。”叶盛摇了摇头,他刚才就是吓了一跳,叶茂处置得太果决了,他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推开,他还担心叶茂会被刘桂花那壮硕的身形给撞翻,不过幸好叶茂更灵活。

“你们两个小兔崽子,今日我不收拾了你们我就不是你二婶!”村民的嘲弄让刘桂花发起狠来,她爬了起来也顾不得身上被破碎蛋液挂满的狼藉,伸出手臂便向叶茂姐弟俩抓来。

而这时不知道从哪里蹿出一只小黄狗来,张嘴就咬在了她的腿上!

“哎呦!”

刘桂花再次发出了一声惨叫,那一声嚎叫都叫出了猪声,可见痛得多么钻心!

叶茂转回头一看顿时乐了,那只小黄狗不就是白朗养的吗?平日也爱来他们家蹿门子,不过咬人这件事情恐怕还是受了白朗的指使。

果不其然,叶茂转头看向白朗时他还暗自对她眨了眨眼,白婶却是斥责地看了白朗一眼,旋即眸中划过一缕担忧,狗是他们家养的,只怕这下刘桂花更要不依不饶。

“这是谁家的狗还不滚开?!”刘桂花一边干嚎着一边想要甩掉脚上的小黄狗,白朗趁机吹了个口哨,小黄狗听到哨音顿时就松开了刘桂花,往人群里一蹿便不见了踪影。

“好你个叶茂,竟然敢放狗来咬我,你们……欺人太盛!”刘桂花一脸愤恨地看向叶茂姐弟,实在是她现在脚疼头也疼,就算想要和叶茂姐弟拼战斗力都打了折扣,更不用说还要提防那不知从哪里蹿出来的狗。

刘桂花惊怒交加看着自己一身的脏污血迹,只觉得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若是叶茂姐弟俩今天不给她一个交待,她就死磕在这里不走了。

《农女的锦绣商途》 第【16】章 欠人情债 免费试读

白展很快就被简易单架给抬着下山,沈越怕她下山的路上滑倒,特别在单架上留了根青藤让叶茂给攥着。

下山的路比上山快多了,一到了村里便有热心的村民将白展给接了过去,沈越顺势就松了手。

叶茂原本要追着白展而去,不过似乎想到了什么脚步微顿,转头对沈越道:“沈大哥,你救了我,说好了我做的东西给你尝尝,你明天下山来找我!”

一报还一报,叶茂还真不想欠沈越什么,虽然山药恐怕抵不了沈越对她的救命之恩。

沈越微微挑眉,他以为是小姑娘的无心之言,没想到还真放在了心上,他心里笑了笑面上却是不显,反手将背上的小背篓取了过来递回给叶茂。

“这药你拿着,擦你脸上的伤……”叶茂原本白皙细嫩的小脸被划出了几条小口子,还有被衣裳遮掩的地方有没有伤到沈越就不知道了,再看她缠着白布的额头一眼,沈越的目光有些幽黯,“头上的伤也能用,这药擦了不留疤。”

“啊?”叶茂愣神的当下,沈越已经将瓷瓶塞进了她手里,转身就走。

看着沈越快步离去的背影,叶茂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握紧了手中的瓷瓶,瓷瓶有些温热还带着他未散去的体温,可她不明白了这人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对她好起来?

明明最开始见面还有些剑拔弩张各种不对盘,这相处下来呢叶茂也对沈越有些了解,算是个守规矩的人,或许生活中就是那么一板一眼的,所以看不惯那些不爱常理出牌的人?

叶茂摇了摇头,不过沈越给她瓷瓶想来也是好心,先留着吧说不定有用。

这张脸那么好看,若是不到万不得已她也不想脸上身上留疤,白玉微瑕,她自己看着都心痛。

白展被抬了回来,白婶家里也热闹得很,叶茂过去帮忙三两下就被白婶给推了出来,“回去先收拾一下,看你这一身没少受罪。”

白婶略带心疼地看向叶茂,刚才听王铁柱说了叶茂在山上踩滑滚下去的事,看这小脸给刮得细碎口子,她心里愧疚得很,叶茂是代她去的。

“我的都是小伤,白叔没事了吧?”叶茂踮着脚往里看了一眼,屋子里进进出出的几个人,有端热水的,有帮忙换被褥的,她倒也插不进手脚。

“大夫正在看呢,伤筋动骨一百天,你白叔这次是遭罪了,正好让他好好歇息。”白婶叹了一声也没再多问什么,塞了几个热红薯在叶茂怀里,叮嘱她道:“一会儿收拾妥当带着你弟过来喝口热粥,婶还做了粗面馒头。”

“我先回去看看我弟再说。”叶茂倒也没有推辞,这上山一趟她就摔得手脚冰凉,红薯捂在身上连她都觉得热和了不少,又说起沈越,“他一入了村见着有人接手就放下白叔,自个儿回山上去了。”

施恩不忘报,沈越还是这样的好人?

叶茂在心里捋了捋,又一次刷新了对沈越的认知。

“沈兄弟的大恩咱们家都记在心上,也不知道他缺什么,你帮婶儿想想,想到了咱们也好报上这一份情。”白婶叹了一声,村里的庄户人家居多,他们算是外来户也就白展有个打猎的本事,如今白展受伤他们得吃一段日子的老本,这日子也不见得有多好过,但欠下的恩情总要还的,不然谁心里都不踏实。

“婶子放心,我会好好想的。”叶茂满口应下,回头想想沈越还缺什么,她也好一并报了这恩情,估计这事还得亲口问问他向他探探底才行。

回到家里,叶盛已经热好了米汤和红薯,见着叶茂归来一瘸一拐地迎了上来,只是在见到她脸上新添的伤口时眉头不自觉地拢在了一起,“咋又受伤了?”又伸手去拍她手臂上的树叶,这衣服都脏了不少,难道是一路滚下来的?

“不小心踩滑受了点小伤,姐去换身衣服处理一下伤口再过来。”叶茂放下了手中的红薯,将背上的小背篓给搁下,又叮嘱叶盛,“这东西你都别动,一会儿我会来处理的!”

“什么东西比命还金贵?”叶盛哼了一声,看着背篓里的绿叶藤子连着长长的根筋,都是他不认识的东西,这玩意儿有什么用?难道他姐是为了摘这个受伤的?

沈越和王铁柱那么大个男人都没看护住他姐一个女的,叶盛在心里鄙视了一番,后悔自己就那样任由叶茂跟着他们上了山。

不过他姐如今主意特别正,说一不二,就算他阻止了恐怕都没什么用。

叶盛叹了口气,认命地拿了两个粗瓷碗舀起了米汤,这米汤还是他捞了罐底剩下的几粒米搭个味做的,实际上米饭看不着,尽是汤了,不过配着红薯还是能将就应付一顿。

那碗留下的免肉就晚些时候吃吧,想到明天的口粮还没着落,叶盛又在心里叹了口气,他们姐弟这真是有了上顿没下顿,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回到屋里叶茂翻了身衣服出来,这两天她可是毁了两身衣服,如今剩下的没几套,被她缝缝补补一番后还是能穿,就是要再拿去洗洗这身上的泥水。

将自个儿身上给擦了一遍后,就着有些晕黄的铜镜,叶茂将沈越给的瓷瓶里的药小心翼翼地抹在了脸上伤口上,不得不说这药很神奇,一抹上去就有种清凉的感觉,还带着一股青草的芳香,抹起来十分细腻柔滑,一看就是好东西,可比她从白婶那里要来的药草捣碎了要好上许多。

叶茂又摸索着在背上也抹了一些,额头也没放过,这药就去了小半瓶,她可心疼了。

这药也不知道沈越在哪里得到的,估计不便宜,若是有钱她再还给沈越吧,如今也只能先用着。

“待会也给叶盛的腿上抹一些。”打定主意后叶茂收好了瓷瓶,药抹在她身上都心疼,可用在叶盛的腿上她却不心疼,一瓶药很快就只剩下三分之一。

叶盛还有些不自在地收腿躲避,可也拗不过他姐,“那么贵的药你就浪费在我身上,男人身上有伤怕什么,最重要的是你们女人不留疤!”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