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白若菱慕容甫的小说[梨花雪落满枝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南风草木香 2019-07-17 22:34:01

主角叫白若菱慕容甫的小说[梨花雪落满枝头]全本免费阅读

《梨花雪落满枝头》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梨花雪落满枝头 即可阅读全文

《梨花雪落满枝头》小说简介

《梨花雪落满枝头》褪去你粉红的内衣,露出你圆润的玉体。 雪白尖峰高高耸立,香味诱人垂涎欲滴。 令多少饥饿人着迷,抓你捏你含你嚼你。 从小我就离不开你,啊,亲爱的花生米!。新书推荐,《梨花雪落满枝头》是小小鱼倾心创作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白若菱慕容甫,内容主要讲述:苏丞相去了苏琬儿寝宫,苏琬儿刚从太后寝宫回来没有多长时间,看见苏丞相进来马上站起来,“父亲!”苏丞相点了下头,目光在苏琬儿肚子上停留了一下,“孩子还好吧?”“好!”“别再操劳了,其他的事情交给我们,你。《梨花雪落满枝头》是由作者小小鱼所著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梨花雪落满枝头》精彩节选:大婚前被人掳走,守宫砂莫名消失,白若菱自此背上了不贞不洁的罪名,自古男儿多薄幸,那个温情脉脉的君王一夜翻脸,杀她全家,废黜她的后位,还要对她……

精彩章节试读:

“你说的话当真?”慕青辰闻言眸色一紧,声音冷得寒彻透骨。

多少人惦记这个后位前仆后继,可是她竟然说无心为后,她的无心是因为对慕青烨有心吧?

愤怒让慕青辰一把抓住虚弱的白若兰,从牙缝里迸出一句话:“你当真不要这皇后之位?”

“当真!只要皇上放过白家满门,贱妾不但可以不要后位,还可以劝家父让出相位,白氏一祖自此离开朝堂,隐居乡野。”

白若兰泪光盈盈的看着慕青辰,天知道她说出这些话有多困难,这是她最爱的男人啊。

“好一个隐居乡野!白若兰,你这是迫不及待的要去和废太子长相厮守了吗?”

慕青辰眼神森寒的看着她的脸,听她说出这样诀别的话,他真想掐死他,“白若兰,你这辈子就算是变成鬼也只能呆在我身边!想和慕青烨在一起,你下辈子吧!不!下辈子也绝无可能!”

白若兰的眼泪像是短线的珍珠一样滚落,她不怕被用刑,疼到骨子里都能忍受,可是无法忍受他这样污蔑她。

“我没有!慕青辰,难道这一切不是你指使的?”苏琬儿说这一切是他指使的,他早就已经和苏琬儿暗渡陈仓有了孩子。

卧榻之侧且容人酣睡,为了一己私欲,竟然要害死折磨多人,白若兰好恨。

“是我瞎了眼,竟然会爱上你这样的人,毁我白家数百人性命,我好悔!”

“你终于承认后悔了?**!你这个**的**!”见白若兰说后悔爱上他。

慕青辰双眼发红,目眦欲裂,愤怒到到极致。

他用力扯开白若兰的衣服,就这样把虚弱的白若兰按在地上。

撕裂的疼痛席卷全身,白若兰无力反抗只是这样僵尸般的躺着仍由他发泄。

慕青辰不忘记侮辱她:“**,慕青烨到底哪里比我好?你是不是现在还想着慕青烨?想着和他双宿双飞?你别做梦了!朕是绝不会让你得逞的!”

“慕青辰,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无力反抗,更承受不了这般污蔑,白若兰双眼空洞的看着上空嘴里喃喃自语。

“想死?没有那么容易!朕不会让你死,朕要留着你,日夜折磨于你,还要你看着朕是如何砍了你全家的头,包括慕青烨的头,朕要你亲眼看到那一天!”

听着他恶毒的话,白若兰浑身都在抖:“你不是人!慕青辰你不是人!”

发泄完毕慕青辰临走时候恶狠狠的告诉她:“明日午时菜市口,白家满门抄斩!”

白若兰像是一个破败的娃娃一样躺在地上,双目无神的看着这个自己曾经爱得死去活来的男人。

往日恩爱一幕幕浮现眼前,他的多情他的温柔和他现在的残忍相辉映,自古情字最伤人,原来之前所以一切都是假的!她好后悔!

她哑着嗓子匍匐在地:“多谢皇上成全,今后山高水远,愿来生再不相见!”

她说得决绝,慕青辰停下脚步转过头,脸上带了阴冷:“白若兰,你可以去死,你死后我会让白家几百口人的尸体就这样放于菜市口,让他们的尸身被烈日暴晒,被鸟雀啄食,让他们死后也不得安宁!”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歹毒?”白若兰浑身冰冷,一直冷到心底。

“歹毒么?不想让你家人死无全尸你尽可以去死!”扔下这句话慕青辰大步而出,匍匐在地,看着慕青辰绝情的背影,白若兰的眼泪如同决堤的河水一样延绵不绝!

《梨花雪落满枝头》 第16章 死而复生 免费试读

苏丞相去了苏琬儿寝宫,苏琬儿刚从太后寝宫回来没有多长时间,看见苏丞相进来马上站起来,“父亲!”

苏丞相点了下头,目光在苏琬儿肚子上停留了一下,“孩子还好吧?”

“好!”

“别再操劳了,其他的事情交给我们,你安心养胎。”

苏琬儿点头:“我知道了!”

“子诚最近没有来找你吧?”

“没有。”苏琬儿摇头,“他……他再外面养了一个唱小曲的,没有功夫来找我。”

“不找你就好,那边我刚刚去看了下,吐血了,按照这个推算,没有多少日子了。”

“是吗?”苏琬儿眼中闪现惊喜,“这么说我们马上就要成功了?”

“对,你现在唯一的事情就是保证孩子安全。”苏丞相看苏琬儿的肚子目光含着慈爱。

这个孩子是他最大的砝码,看着苏琬儿的肚子他仿佛看见了龙袍加身的自己。

深夜。

西郊一处雅致的宅子里,一辆马车缓缓在门口停下,一个长身玉立带着斗篷的黑衣人负手进入宅子。

宅子东头一间屋子里,传来一声碗碟摔碎的声音,一个女声惊讶的响起:“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在这里?”

白若兰坐在床上满脸惊愕之色看着站在床头的陌生女人,她不是在牢狱里被绑住剥皮抽筋的吗?怎么会在这里?

疑问让她下意识的举起双手,她的手光洁如玉,没有丝毫的伤口疤痕,可是她明明记得牢里的情形,那狱卒分明用刀刺穿了她的手,那疼痛分明是那样真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床头的女人伸手去扶她,白若兰一把推开,“你到底是谁?我这是……这是在阴曹地府?”

陌生女人还没有说话,就听见珠帘声响,门被推开了,黑衣人戴着斗篷进入室内,看见黑衣人,陌生女人马上跪倒在地:“万岁!”

“万岁?”白若兰目光看向戴着斗篷的黑衣人,黑衣人对着陌生女人摆手,示意她退下,自己缓缓取下头上的斗篷。

白若兰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眼前的人身高和慕青辰差不多,可是一张脸上长满了络腮胡子,思索间,黑衣人缓缓开口:“兰儿,你受苦了!”

“你是……你是……”白若兰瞪大眼睛,这容貌不似慕青辰,可是声音却是一模一样的。

慕青辰伸手撕开脸上的易容,露出一张英俊到极致的脸,白若兰定定的看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慕青辰伸手握住她的手,她才反应过来,快速的把手抽出来。

慕青辰知道她心里怨恨,马上伸手把她手抓住,声音柔情似水:“兰儿,对不起!”

白若兰看着他眼中溢满的宠溺,鼻子发酸,这样的慕青辰才是她深爱的慕青辰,当年她就是陷进了他这样的宠溺深情,一发不可收拾,以至于家破人亡。

想着白家满门的尸首,白若兰又甩开了他的手,慕青辰伸手把她搂进怀里:“兰儿,你听我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白若兰鼻子发酸,嗓子嘶哑,他杀她全家,伤她至此,且是一句对不起就可以勾销一切的。

“兰儿,我做这一切都是逼不得已!”

“逼不得已?”白若兰冷笑,什么样的逼不得已要让白家满门都失去性命?

“兰儿,你听我说。”慕青辰禁锢住她的身体,“这件事还得从苏琬儿算计我开始说起。”

“苏琬儿算计你?你和她不是情投意合两情相悦?”

“不是,兰儿,我爱的人一直都是你,从来都没有苏琬儿。”慕青辰白否认。

“没有苏琬儿那个孩子是怎么回事?你和苏琬儿早就背着我在一起了?”白若兰想起苏琬儿腹中的孩子,哪里肯相信慕青辰。

慕青辰苦笑,“我要说的就是孩子的事情,去年中秋之夜,我多喝了几杯,醒来时候竟然和苏琬儿衣衫不整躺在一张床上,正在惊讶时分,太后和先皇带了宫人过来将我和苏琬儿堵在了床上。”

“我对发生的事情没有半分印象,那苏琬儿也醒来,看见和我在一起,寻死觅活,苏琬儿是闺中少女,也是太后亲侄女,先皇于是和我商议收了她为妃。我想着太后的养育之恩于是没有拒绝,哪里知道这其实是一个阴谋。”

“阴谋?”白若兰疑惑的看着慕青辰。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