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项楚温玉清[冷王绝宠:惊世小捕快]最新章节完结版

编辑:森屿麋鹿 2019-07-17 22:47:47

主角叫项楚温玉清[冷王绝宠:惊世小捕快]最新章节完结版

《冷王绝宠:惊世小捕快》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冷王绝宠:惊世小捕快 即可阅读全文

《冷王绝宠:惊世小捕快》小说简介

小说人物丰满 ,形象鲜活让人眼前一亮。。主角是项楚温玉清的书名叫《冷王绝宠:惊世小捕快》,是作者三然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虽然现在皇上已经知道了真相,但皇上对于项楚来说毕竟是‘自己人’。可若真的被外人知道,这件事闹到朝堂上去,就算百里诀想帮她,恐怕都帮不上了。毕竟朝堂之上与项家为敌的也不在少数,这种欺君之罪怎能轻易放过。。项楚温玉清是小说名字叫《冷王绝宠:惊世小捕快》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三然,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生前她是个国际刑警,在追捕过程中竟然跟犯人同归于尽一起穿越了。她成了苦兮兮的小捕头,他却成了只手遮天的一朝君主。曾经的敌人,如今在这种地方不得不统一战线。她为他屡破奇案,上阵杀敌。他为她遮风避雨,与天

精彩章节试读:

项楚这几个哥哥里,大哥和二哥在朝为官一直在皇城内生活。

其余四个都是常年跟项烈在边关征战的,皆是一身杀伐之气,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四打一,就连北辽的战神都没这待遇,你们上吧,我跟老六看热闹就好。”

项楚觉得她是真的吃亏,虽然老三和老六没上,可动手这两个哥哥是对她下死手。

她知道这是自己人,又不能真的伤了他们。

一边打一边退,心里憋屈的要命。

两个将军见她抵抗,立刻加深了对她的怀疑,二对一,项楚的处境越来越危险。

就在她转身准备推五哥一把然后借机逃走的时候,老四一道暗标飞了过来。

项楚快速收手,可那暗标还是划伤了她的掌心。

霎时间她左手掌心如同被火烤了一般,钻心的疼。

镖上有毒!

“项杨!你应当看出来了,我无意与你们为敌。”

“刚刚本将已经给了你选择的机会,既然不愿意跟我们回去,现在动起手来,也怪不得我们!”

项家这些孩子,全都随了那项烈,一个个牛脾气,光说肯定是不行了。

借着项杨与她对峙的空挡,她一个闪身到了老五身后,然后抬起一脚踹在了老五的腰窝上挡住了老四的攻击。

为了接住老五,老四向后撤了一步,项楚见机转身就跑,借着夜色和身形的优势,总算有了喘息的空间。

可她中毒在身根本跑不远,现在她就觉得火烧火燎的难受的很。

眼看前面就是药庐,项楚心中一横,直接窜了进去。

进去之后,只见温锦弦正端着碗准备喝药。

药庐里草药味很重,不仅有他手中的药味,还有许多其他草药的味道。

温锦弦只披了一件内袍,漂亮的肌肉和修长的双腿展露无遗,旁边一桶冒着丝丝热气的洗澡水,显然是准备喝完药洗澡。

“得罪了。”项楚一把将他手中的药抢了过来倒进了洗澡桶里,随后一头扎了进去。

进去之后她才发现,这桶里冒的根本就不是热气,而是寒气。

彻骨的寒冷像她袭来,让她如同经置身冰窟一般。

项家兵器上的毒药,乃是祖传的烈焰毒,那毒在项楚体内灼烧的仿佛是要炸开。

浴桶中这冰冷的水又在不断侵蚀着她的体肤。

即使这样承受着冰火两重天的折磨,项楚还是在咬牙忍着。

往洗澡桶里倒草药,是为了掩饰她伤口流血散发出的血腥气,现在好了,血腥气都被冻上了!

‘砰砰砰。’她才刚刚躲进桶里,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

项楚在桶里能窸窸窣窣的听到穿衣服的声音,然后们被拉开。

“温公子打扰了,本将追捕飞贼至此,追到了你这药庐那飞贼便消失不见了,为确保公子安全,还请公子放本将进屋搜查。”

听到项杨的声音,项楚心脏都要跳到限速区了。

之前她是警察,都是她抓别人,现在她终于理解被追捕的感受了。

“搜吧。”

温锦弦侧开身子让人进来,就这两个字,项楚的心已经碎成面面了。

她就知道不能指望这温锦弦。

一个没有感情的木头,学医却不救人的渣渣,怎么可能指望他来仗义相救。

听着外面的脚步声一点点靠近浴桶,项楚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可意外的是,他们竟然没有检查浴桶,只是在临走时提醒了温锦弦一句。

“温公子体内的邪火之毒不能一味的靠这千年玄冰来压制,否则火毒未解,寒冰之毒又要侵体了。”

“多谢项将军提点。”

听到项安说她泡的是千年玄冰时,项楚差点从浴桶里蹦出来。

怪不得他们不检查,女人跳到这玄冰水中,不是作死吗?

项楚却是作死中的作死。

项楚原身本就是阴年阴时阴月出声的至阴之体,这千年玄冰亦是至阴之物,她身为女子,又是阴柔之躯,三阴齐聚,她总觉得自己会死的很难看。

人走了之后温锦弦关上了门。

“人走了,你离开吧。”

项楚现在冰火两重天的状态难难受的不行,捂着左臂走到了他眼前。

“刚刚那项杨伤了我,你看这伤你能治吗?”

将左手抬起送到他面前,他却看都没看,只是转过身背对项楚说了两个字。

“不医。”这货语气寡淡的堪比浴桶中的凉水。

他并没有因为衣衫不整显得狼狈,白色袍子穿于身上反到衬得他宛若谪仙,语气中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

身形如苍竹般笔直,气质如幽兰般高傲,白皙的皮肤似是白玉一般,他满脸冷漠,到不似前世常说的霸道高冷,而是一种孤寂的淡然。

不是不能治,而是不给你治。

项楚看着他,咬牙收回了手,别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

这温锦弦给她治病,前后在一起相处了那么久,没道理看不出她是女身。

不过他既然当时没有戳破,以他的性格,就不会在去四处宣扬。

换句话说,应该是他觉得这天下之事都与他无关,懒得去多嘴了。

“叨扰了。”项楚冲他抱了抱拳,一个闪身离开了药芦。

温锦弦看着项楚的背影若有所思,而项楚本人却被那毒折磨的不轻。

这烈焰毒并不会要人性命,因为它是一种专门用来对付俘虏逼供用的毒药。

中毒之后不同时间有着不同阶段的折磨,在加以肉体刑罚,管保叫人生不如死。

抱着胳膊从药庐出来,她想回家取解药,怎料刚到了她的院子,就看项杨竟先她一步到了。

“小少爷呢?”他还没来得及卸甲就到这来找项楚了,也真是兄弟情深。

“四少,小少爷今日夜间要当差,如今应是在巡街或是在刑部衙门。”

“胡闹!她伤才刚好,你们怎能让她去当差?”项杨说着,大步往外走像是要去衙门捉她。

项楚趁着这个时间,赶紧到屋里取了解药服下,先将体内的烈焰之毒解了在说。

这烈焰毒的解药都在项安手里,他是项家老三,善于用毒。

项楚手里就只有这一份解药,现在她吃了,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老三要。

吃完解药稍微调息了一下,将衣服换回去,确定万无一失了,她才悄悄从房间内出来,假装去巡街。

《冷王绝宠:惊世小捕快》 第三章:神秘力量 免费试读

虽然现在皇上已经知道了真相,但皇上对于项楚来说毕竟是‘自己人’。

可若真的被外人知道,这件事闹到朝堂上去,就算百里诀想帮她,恐怕都帮不上了。

毕竟朝堂之上与项家为敌的也不在少数,这种欺君之罪怎能轻易放过。

“放心,我做警察这么多年,这点自信还是有的,在城中犯案的不像是普通人类,若只以我平常的功夫,怕是很难应对。”

百里诀知道他劝不住项楚,也就只能放她去做,但还是在她离开时嘱咐了一句小心。

项楚到了衙门之后开始翻阅近些年来的卷宗,希望能找到蛛丝马迹。

这一看就是一整天。

天擦黑了,百里诀的人才把东西送到。

抱着东西回了家非常着急的吃完饭,跟她爹项烈打了声招呼说夜间她要当差就跑了。

项烈摇着头看着自家闺女,也不知道这孩子是受了什么刺激,自从两个月前那场病好了之后就变得这么积极向上了。

项楚没有刻意解释过她的改变,说多错多,到不如让项烈他们自己去脑补,总之她是先回房间换上了百里诀给她准备的夜行衣。

不得不说,那是相当帅。

白日里,她一身红衣,是统领无数捕快的捕头。

黑夜里,她一身黑衣,是穿梭在夜间的鬼魅。

现在的她,是男是女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快些破了这案子。

带上面罩,站在镜子前看了看自己。

一身黑色塑身的衣服,将她婀娜的身材全都展现了出来,腰间挂了两排暗器,靴筒中还有一把匕首。

匕首拔出寒光四射,“好东西!”项楚由衷的感叹了一下,真没想到百里诀对她还挺大方。

一切准备就绪项楚推开了房间内的窗子,面对着屋后的一片竹林仰起头,狠狠的吸了一口这月光下的阴气。

没错,她有一个非常奇怪的能力,就是每到夜晚,她身体内就会涌现出一股力量。

一股她也不知道是什么的力量。

这白天不会出现,白天她与人动手时全凭着自己的实力,可是一到晚上,这股力量就会出现。

原来她一直控制着不让自己使用这份力量,因为这种不可控又不知来历的东西,她都不敢触碰。

可现在,到了古代,这个过程本就不是科学可以解释的,所以……她现在决定启用这份力量。

她不知道这种力量跟她经常做的那个梦是不是有关,现在她都不想顾及了。

这还是第一次她要使用这股力量,不知为什么,当她起了心思要用这力量的时候,她的身体里竟然有一种躁动的感觉,就像是……在兴奋!

得到了强大力量的兴奋!

从后窗越出,她到了最近一起凶杀案的案发地点,这里还留有淡淡的血腥气。

这犯案的凶手害死的每一个,都是女子,手段极其残忍的进行性虐待后杀死,所以过了这么多天,现场依然还有血腥味。

这个凶手用的功法,与普通武功心法也有所差异,与其说是武功……到不如说是法术。

正是因为这一点,项楚才会动用夜间的这份力量。

犯案之人乃是修行之人,这一点就很麻烦了。

皇城之中,修行之人有限,这种东西是要看机缘巧合的。

所以最麻烦的是一切线索,统统指向宁安侯府的小侯爷。

那小侯爷十三岁便被一位真人带走修行,二十三岁归来,只走了十年,能力也只学了个皮毛,但要是对付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自然是绰绰有余的。

其实这件事刑部已经怀疑到了小侯爷宋毅身上,因为他平时行为就很不检点,常年在花街柳巷流连忘返,时常还会调戏调戏良家少女。

奇怪的是,纵使宋毅如此劣迹斑斑那,项楚却觉得这些事并不是他做的。

她当了十年警察,办案能力和直觉都是非常厉害的。

此时在这些疑点面前,她觉得这件事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她腾身而起脚尖踏在房梁之上在皇城中穿梭,就真的如同鬼魅一般。

这几起案件发生的时候,宋毅都在案发地点附近,并且没有不在场证明。

如果这件事真的不是宋毅做的,那就太过蹊跷了,因为只要有智商的人,就不会如此大意。

正想着,一道劲风扑面而来,项楚赶忙向后一下腰,勉强躲过了那掌风。

“什么人。”

直起身子,只见眼前站了四个小道士,还有有一位年长的道士,已经两鬓斑白,还留着山羊胡,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十分超然。

项楚见了他,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太倒霉了,怎么刚出来就遇见了国师!他不是去云游了吗?回来做什么!

“大胆小鬼,竟敢趁本座云游之际在皇城之中如此放肆,看本座今日不收了你。”

仙人板板啊!小鬼你个头啊!

虽然被冤枉很憋气,可她现在这身装扮根本没办法解释。

再次抬头看去,对方已经持剑刺了过来,几个小道士脚踩天罡步开始布阵,项楚看着那渐渐浮起的元气竟有些害怕。

右脚一跺,靴筒中的匕首应声而出,她一把抓住与那些人缠斗了起来。

项楚觉得她是真的吃亏,这些小道士和那老头子是对她下死手。

可是她知道这些都是自己人,又不能真的伤了他们。

一边打一边退,项楚心里憋屈的要命。

她顺手抓过一个小道士,准备做人质,那老道士以为她要杀人急红了眼,一道黄符劈了过来,正中她的掌心。

霎时间她左手掌心如同被火烤了一般,钻心的疼。

“臭道士,你应当看出来了,我无意与你为敌,我处处忍让你步步紧逼,是想逼我真的跟你动手吗?”

项楚虽然不知道正面缸她是否能打过这位国师,可她知道现在应付这些人,她就连一成力都还没用上。

“哼,本座到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牛鼻子说着栖身上前,项楚一见连忙把手中的小道士扔了出去,挡住了牛鼻子的攻击,然后她转身就跑,借着夜色和身形的优势,总算有了喘息的空间。

可是她有伤在身根本跑不远,现在她就觉得火烧火燎的难受的很。

眼看前面就是药庐,项楚心中一横,直接窜了进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