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三国之水浒乱入]免费试读 主角叫刘铄扈成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冷情绪 2019-07-17 23:06:25

[三国之水浒乱入]免费试读 主角叫刘铄扈成的小说免费试读

《三国之水浒乱入》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三国之水浒乱入 即可阅读全文

《三国之水浒乱入》小说简介

《三国之水浒乱入》很新颖,不一样的修炼,看惯了那些升级的,而且作者文笔好,可能开出新异的修炼不习惯,有些不通,但是敢突破自我是很不错的,加油,顶。主角叫刘铄扈成的书名叫《三国之水浒乱入》,本小说的作者是煋炫写的一本军事历史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两月过去,刘铄也听闻了徐州战况,没有想到刘备得了吴用,会那么牛,打败了比他还要强大的吕布,并将吕布赶出了徐州,只是不知这吕布逃往到何处。而在潘阳县发展近一月的刘铄,将兵力扩展到近四千人,并拥有了三百骑。经典小说《三国之水浒乱入》由煋炫所编写的军事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刘铄扈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神奇的穿越,变成了刘铄!神奇的召唤系统,让三国再添风云。

精彩章节试读:

进入庄内,只见一二十五、六的男子,领着数名庄客迎来,向着扈三娘问道:“二妹,是何人来犯?”

“是孙策的骑兵,已经退走了。”扈三娘平淡的回答了一句。

“二妹果然武艺高强,那孙策的骑兵也被你击退了。”男子一脸笑意,注意到了一旁的刘铄,“想不到二公子也来了。”

刘铄一时不知这男子是何人,但还是笑脸相迎,点了点头。心里也在猜测,这人叫扈三娘,二妹,他应该是扈三娘的哥哥,扈成,也就是我的大舅子。

扈三娘问道:“爹呢?”

“在屋里呢,他刚一直都在担心你,叫我领些庄客去助你,没想到你就回来了。”扈成一脸笑意的回答了扈三娘的话,随即问道:“二公子,听说刘刺史被孙策打败了,不知二公子今后有何打算?”

刘铄刚想回答,那扈三娘就先说道:“进屋见了爹再说。”

那扈成也就没在开口,看来再这扈家庄,扈三娘的话还是有份量的。

进到了里屋,一五十有余的白发老翁,见到了扈三娘、扈成,脸色也由焦急变得平和多了,忙问道:“是何处的贼人来犯?”

扈成抢先答道:“爹,你就放心吧!那孙策的军队已经被二妹打跑了。”

扈太公一听,急道:“孙策的军队!怎么来我扈家庄了?”

“是因为我!”刘铄站出,看着扈太公。

“贤侄怎会在此?我听闻刘公正同孙策交战!莫非有何事需要我扈家庄效劳的?”扈太公也没有想到刘铄会出现在庄上。

扈成又抢先将他从庄客口中得知的消息说了出来,“爹,那刘公已经被孙策打败,死在了吴景的手上,这二公子是来庄上避难的。”

“刘公,他,他死了?这怎么可能?”扈太公听到了这惊雷一般的消息,一时难以接受,望着刘铄,声音颤抖的问道:“贤侄,刘公他真的?”

刘铄脸带悲愤的点了点头,说道:“真的,死在了孙策部将吴景的手上,而那吴景也被我杀了。”

那扈太公的表情瞬间僵住,脸上写满了担忧与害怕,看着扈三娘问道:“那领兵的将军,可是吴景?”

扈三娘平淡的说道:“正是。”

“他死了?”扈太公的眼里充满了恐慌。

扈三娘依旧平淡的答道:“他死了。”

“这,这可如何是好啊!”扈太公急得连连后退。

扈成将他一把扶住,“爹,你怎么急成这个样子?”

“我扈家庄将大难临头,这可叫我怎么办啊!”扈太公捶胸顿足,一脸绝望。

刘铄一听,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

扈成却说道:“区区一个孙策,何须惧他。”

扈太公长叹一声,无奈的说道:“你懂什么,刘公兵多将广,且不是孙策对手,更何况我一个小小的扈家庄。”

“太公不必绝望,那吴景是我杀的,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就把我绑了,送给孙策,我决不怪你,想来那孙策,也应该不会再为难扈家庄。”刘铄一脸平淡的说出了这些话,在他心里,他知道现在的形式,横竖都是死,不如大义凛然的赌上一把,看这被系统精灵召唤出来,安排为未婚妻的扈三娘如何处理。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刘铄的表现震惊了,那扈三娘也投来了几分钦佩的目光。

刘铄身后的张途一步抢出,拔出腰间的佩剑大声喝道:“你们谁敢动二公子,俺张途就跟他拼命。”

刘铄没有想到,那便宜老爸刘繇居然还留了一个那么忠心的人给他,虽然能力值很差,但心里还是蛮感动的。于是说道:“张途你让开,父亲的仇我已经报了,没什么遗憾了,你也找个地方平静的过完下辈子吧,只是可惜我没有机会打倒孙策。”

扈太公急忙说道:“贤侄怎么如此说话,我与刘公为至交好友,我怎么可能会将他的遗孤交于孙策,做出那不仁不义之事,更何况你与我家三娘还有婚约,我只是可惜这数代人建起的庄园,将毁于我手,叫我如何面对先人。”

说到这,刘铄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扈三娘,只见她双颊泛红,眉间一紧,一双秀目也看向了刘铄,随即变成了怒目一瞪;刘铄只能对着扈三娘一笑,而那扈三娘却轻哼一声,移开了目光。

刘铄听了扈太公的话,于是说道:“太公,不用忧虑,只要我刘铄能成就一方霸业,必然加倍奉还扈家庄的损失,也不敢忘扈家的大恩大德,定与扈家共享富贵。”刘铄现在什么也没有,这空头支票到可随便乱开,更何况他现在确实需要扈家的帮助,必须让他们吃下一颗定心丸。

“爹,我们扈家就帮二公子吧!”扈成看着扈太公,等待着他的示下。

扈太公犹豫不决,看着扈三娘问道:“三娘,你的意思呢?”

扈三娘眉间一锁,沉默一会,说道:“那就按大哥说的,帮二公子,从我斩杀那副将开始,我们就已经与孙策为敌了。”

扈太公叹了一口气,说道:“那就这样吧,如若贤侄你真能成就一方霸业,可别忘了今日之言。”

刘铄学着古人的样子,对扈太公躬身行礼,“太公大恩,刘铄必不敢忘。”

扈太公急忙扶起刘铄,说道:“贤侄不必多礼,那贤侄现在有何打算?”

这一问,刘铄可愣住了,他对这个时期的地理位置,战略形式的了解,仅限于游戏与影视剧,这时真要他拿主意,可就没辙了。

刘铄快速对着系统精灵问道:“给我查下扈太公和扈成的能力。”

“扈太公,统率27,武力16,智力55,政略49。”

“扈成,统率52,武力66,智力51,政略37。”

刘铄一听,有些失望,知道这些人都拿不出一点有效的意见来,也只有扈成还能获得点数值。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刘铄的身上,刘铄知道就算现在全部的点数加起来也招不到优秀的智者,更何况就他的了解,水浒里就没什么厉害的军师,于是一笑说道:“不如我们大家商量一下吧。”

扈太公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失望,可还是说道:“那就商量一下吧,老朽认为不如前往泾县驻守,招兵买马打倒孙策,这钱粮方面,我扈家庄会鼎力支持。”

刘铄一听,嘴上不说,可心里明白,眼前的武将能力值,就一个扈三娘还过得去,可靠她是挡不住孙策的,也打不倒孙策军,更何况孙策还有一个大智囊周瑜,那可是赤壁之战的总指挥。

刘铄说道:“谢太公鼎力支持,可现在孙策兵锋正盛,只怕不能与他正面冲突。”

“不错,俺随老主公同那孙策交战过几回,那孙策不止武艺高强,还统兵有方。俺张途提议,按老主公的战略,到荆州先投刘表,再伺机攻打孙策报仇。”张途站了出来,发表了他的意见。

“这,这不妥吧,要寄人篱下。”扈太公脸现难色,似乎不同意张途的意见。

经张途这一说,刘铄觉得不错,说不定能在荆州寻到诸葛亮当军师,进军西川,实现隆中对策,成就一方霸业。

“我父亲刘繇有这样的决定,应该不会错,我们就按原计划先去荆州,待兵力强盛之时,再杀回来与孙策决一死战。”刘铄心里猜想,这老太公怕是舍不下家业,希望抬出这便宜老爸刘繇能改变他的想法。

扈太公一时间也拿不出主意了,看着扈三娘和扈成问道:“你们怎么看?”

扈成直接说道:“爹,我没意见,你也别舍不下这点家业,他日二公子真成就大业,我们扈家可就是中兴之臣了。”

扈成的话一出,把老太公气得是脸色涨红,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说这个儿子。

扈三娘也平淡的说道:“那我们就去荆州吧!”

扈太公本想两个孩子支持他的意见,没想到扈三娘也这样说,于是气道:“老朽我老了,走不了那么远的路,我就留在扈家庄,不信那孙策敢杀了我。”

扈太公这话让刘铄有些着急了,如果因为这样,扈三娘和扈成不跟他走,那他不止损失了两个帮手,还有可能损失一大笔钱粮。

于是刘铄急忙说道:“太公别动怒,这家没了,还可再建,这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再说那吴景不是一般的将军,是孙策的娘舅,他可不会那么容易善罢甘休,必回领兵来踏平扈家庄,那时只怕孙策不会放过太公你啊!”

扈太公的脸色微变,像是有些犹豫了。

刘铄继续说道:“现在群雄四起,战火纷飞,各地诸侯抢占领土,只有那荆州算是乱世中的一片太平地,太公大可重置家业,不必担心战火之乱,我们也可以迅速壮大军备,还有荆州刘表与孙策有杀父之仇,那刘表也定会支持我们,太公应早做决定,不然那孙策亲自引兵前来,我们就难以应付了。”

《三国之水浒乱入》 第十七节 决策 免费试读

两月过去,刘铄也听闻了徐州战况,没有想到刘备得了吴用,会那么牛,打败了比他还要强大的吕布,并将吕布赶出了徐州,只是不知这吕布逃往到何处。

而在潘阳县发展近一月的刘铄,将兵力扩展到近四千人,并拥有了三百骑兵,招贤榜贴出后,也没有任何能人异士前来相投。使得刘铄有些郁闷,每日闲来无事,只能找扈成和张途指点武艺,将训练军士的活,交给了王焕与扈三娘。这一月下来,刘铄到把武力提升了8个点,有了29点的武力值,那仁爱值和仇恨值就没有动过,依然停留在仁爱值8点,仇恨值3点。

一日,闲来无事的刘铄带着张途和扈成在城内闲逛,路过一酒家时,只听到了一阵吵闹之声。

“小子,那有喝酒不给钱的!你信不信我拉你见官?”

“不就喝你点酒嘛,他日爷我富贵了,定加倍还你,你就先给记账上吧。”

“好大的口气,就你这样的也能富贵,真是笑话,我告诉你,今天的酒钱你不给的话,我就拉你见官,打烂你的屁股。”

“告诉你,我半个子也没有,你自己看着办吧!”

“你、你个无赖,跟我见官去。”

……

刘铄听着,心想莫非是乱入的水浒人物,虽然乱入的人物除晁盖还看得过去,可多一人就多一份力,这一月来都无人来投。刘铄想着,一时间内心激动的说道:“走,进去看看。”

张途却说道:“主公,里面不就一醉汉闹事,有何好看的。”

“且进去看看,若是市井无赖,就好好惩治一番。”刘铄向着酒家走去。

进到里面一看,只见一身形彪悍的年轻人正在酒桌前自顾喝酒,一旁的酒店老板与那男子保持一定的距离不停叫骂着。

刘铄一声喊起,“老板,这位壮士的酒钱我替他付了。”

张途不明白刘铄为何要如此,但还是上前掏出些碎银递给酒家老板,“这些够了吗?”

酒家老板忙应道:“够了,足够了,我再给你们上些酒菜。”张途挥了挥手,示意酒家老板离开。

那年轻男子看着刘铄一脸惊疑,问道:“你是何人?”

刘铄一笑,坐在男子身旁说道:“刘铄!”张途和扈成立于他的身后。

“刘铄,没听过。”男子摇了摇头,又喝了一口酒。

张途对于男子的态度,甚是不满,叫道:“我家主公好心请你喝酒,你这厮竟如此无礼。”

男子怒目看向张途,刘铄向张途示意,并制止了他,张途闷闷不乐的,一双怒目盯着男子看。

刘铄向着男子说道:“还未请教壮士高姓。”

男子喝下一口酒,应道:“在下潘璋。”

刘铄略显吃惊,完全没有想到眼前的年轻男子就是那个擒获关羽的人,立马吩咐系统精灵查询这男子能力。

“潘璋,统率72,武力80,智力67,政略47。”

刘铄听完,觉得这潘璋能力还不错,急忙说道:“家父刘瑶,不幸败于孙策,我此时正招兵买马,壮大军容,欲与那孙策一战,为家父报仇,并要夺回被占领的郡县。潘壮士武艺高强,我早有耳闻,只是无缘相见,今日有幸遇到,还望潘壮士不弃,助我刘铄一臂之力。”

潘璋一愣,看向了这个被称为主公的刘铄,对于刘瑶与孙策的战事,他略有耳闻,也听闻到刘铄战退了孙策和太史慈,现在终于想起了眼前的刘铄是谁。本欲前往投奔孙策的潘璋,此时略有犹豫,他本是寒门出生,去投孙策,怕没那么受待见,想要出人头地,付出的努力定然不小,眼前的刘铄正急需人才,不如先投他,也好让这酒家老板,看看爷是不是富贵了。潘璋看着眼前的刘铄,经过一番思量后,说道:“我正有投军打算,如若主公不弃,潘璋愿效犬马之劳。”

刘铄大喜,这可是他获得的第一个三国武将,而且实力也不算弱,急忙说道:“太好了,我且封你校尉之职,待有立功之后,在行封赏。”

潘璋完全没有想到,直接被封为了校尉,急忙下跪行礼,说道:“谢主公。”

“恭喜宿主获得潘璋仁爱值3点。现有仁爱值11点,仇恨值3点。”

刘铄更没有想到,这一封官,潘璋就送上了仁爱点数。

潘璋看着酒家老板说道:“爷今日是不是富贵了?还垃不拉我去见官?”

酒家老板甚是尴尬,“大爷,不去了,不去了,是小人有眼无珠,大爷以后来喝酒不要钱。”

潘璋听完,一阵大笑。

数日后,刘铄正于府中看着地图思考着战略,觉得一个小小的潘阳县是不够发展了,正考虑该如何扩张领地,门外的军士进来,“报主公,朱皓将军求见。”

朱皓!这是谁啊?他见我有什么事?刘铄心里冒起了疑问。但还是吩咐道:“让他进来吧,还有将诸位将军传来,让他们在议事厅等候。”

“诺。”军士转身而去。

不一会,军士领着一名身穿黑色甲胄的将军进来,那人对着刘铄拱手行了一礼说道:“听闻阁下乃是刘刺史之子,算下来也是皇室宗亲,在下是曹丞相任命的豫章太守,那诸葛玄拒王命,占据豫章郡,我今天来就是请阁下出兵助我,攻下豫章,我自会将阁下功绩报于曹丞相,我想阁下作为汉室宗族,是不会拒绝的吧!他日我也会助阁下与孙策一战,夺回曲啊。”

刘铄听完,算是明白了朱皓的意思,心想诸葛玄是诸葛亮的叔父,如果帮了朱皓,那不就和诸葛亮画上仇恨,就别指望能得到他帮助了,如果不帮朱皓,就得罪了以曹操为核心的许昌朝廷,说不定还会被画上一个乱臣罪子之名。

刘铄一时间到难以决定了,据他了解到情报,这诸葛玄的豫章太守位是袁术荐表的,这诸葛玄也才到任不久,豫章郡内兵力大概有四千人左右。于是刘铄向着朱皓问道:“不知朱将军带来了多少兵马?”

朱皓说道:“未曾想那诸葛玄会抗王命,我带来的兵马只有六千人。”

刘铄一听,难怪这朱皓会来,说道:“朱将军,请且在府中休息,我与帐下诸将商议下,就来答复于你。”

刘铄向议事厅而去,路上顺便吩咐系统精灵查询了朱皓的能力。

“朱皓,统率79,无力71,智力78,政略75。”

刘铄听完,没有想到这朱皓的能力也不差,都在70以上。他进入了议事厅,见众将都已在厅内等待,于是刘铄坐定后,将朱皓的来意说了一遍,并要诸将商议一番,这事如何作答。

自王焕与孙策一战后,展现了自己的实力,众人都以王焕的意见的马首是瞻。

王焕站出说道:“主公,诸葛玄虽是袁术荐表的豫章太守,可他确是刘表的属下,如若联合朱皓攻打诸葛玄,我们就很可能会与刘表、袁术为敌,那我们的形式将会变得更加险峻,三面受敌。如若不打,以主公汉室宗亲的身份,就会得罪曹操,落得一个乱臣贼子之名。”

听完王焕的话,众人点头称是,可王焕说的这些,刘铄自己都明白,他需要的是能拿出点实际东西,能在这件事上有个最好的处理方法,于是说道:“王将军说的是,这些我也想到了,我也明白,那王将军有没有什么好的应对之法?”

众人一阵沉默,都不好为刘铄下这个决定。那潘璋新投,见众人沉默,于是说道:“主公还犹豫什么,诸葛玄肯定是不能打的,我们就算帮了朱皓,攻占了豫章,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只会得罪了刘表、袁术,如若他们大军杀来,许昌的曹操能救得了我们吗?我提议将朱皓杀了,再将他的军队控制住。”

所有人被潘璋的提议惊住了,都看向了他,就连刘铄也吃惊的看着潘璋,不敢想象眼前的潘璋会有这样大胆的提议,也不是说潘璋的提议有错,但在这样一个重视名声的时代,太过于冒险。

王焕想了想,面现不悦的说道:“你这是要主公背上乱臣之名,陷主公于不义。”

扈成插口说道:“我赞成潘璋的建议,现在汉室衰落,群雄四起,各自相互攻伐,那许昌朝廷也是曹操说了算,以我们现在的处境,我完全同意潘璋的意见。”

张途也跟着说道:“成王败寇的道理,俺张途还是懂的,只要我们主公平定天下,还有谁会乱说。”

整个议事厅中也就只有扈三娘没有发表意见了,在刘铄的眼里,这扈三娘还真是一个冷美人,一日都不见她说几句话,就连训练士卒也是静静待在一旁,由那王焕一个人忙活。

刘铄也没有想到张途和扈成会支持潘璋,想想也对,现在的形式确实不能再与刘表袁术交恶了,再说帮了诸葛玄,也就是帮了诸葛亮,那不是更容易请出诸葛亮了,于是下定了决心,说道:“就按潘璋的提议,帮助诸葛玄,消灭朱皓,控制他的队伍。”

王焕本想再说点什么,可见刘铄已决定,只好把话咽了回去。

刘铄说道:“那各位可有好的计策,能够消灭朱皓,又能接手他的军队,也能让诸葛玄感激我们。”

众人没有想到一件简单的事,刘铄会提出这些要求,于是都陷入了沉思。

那张途直接说道:“主公何必那么费力,朱皓不是在府上吗!只要一刀将他砍了,在出城接手他的部队不就了事了。”

刘铄说道:“不可,朱皓敢进潘阳城见我,就一定做好了准备,我们还是想一个万全之策。”于是刘铄看向了王焕,只见那王焕满脸不悦,静坐一旁。

刘铄向着王焕问道:“王老将军,可有妙计?”

王焕冷冷的应道:“主公,末将想不出妙计来,还是让潘将军为主公想条妙计吧!”

刘铄看着王焕说道:“王老将军,今日的决定,实非我本意,只因我们只有一个小小的潘阳县,已经与孙策结仇了,如若在与刘表,袁术结仇,我们将无处容身,这手下三千多条性命,又有几人能活下去。希望王将军以大局为重,以全军将士的性命为重。”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