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九歌的小说[傲视凰歌:神女无双]最新章节完结版

编辑:手心的蔷薇 2019-07-17 23:12:03

主角叫九歌的小说[傲视凰歌:神女无双]最新章节完结版

《傲视凰歌:神女无双》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傲视凰歌:神女无双 即可阅读全文

《傲视凰歌:神女无双》小说简介

努力实现自己的写作梦想,棒棒哒。主角是九歌的小说叫做《傲视凰歌:神女无双》,它的作者是墨锦洲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所谓云起山的少君,便是接替梣晔掌管云起山的人,此前外界从未听说云起山新君已定,更没预料到云起少君会是除九歌之外的人,一时流言四起,天下皆是议论纷纷。走进云起少君的住处,先是一座面积不大的院子,院子中种。热门小说《傲视凰歌:神女无双》是墨锦洲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九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太平盛世,绝色少女与绝世公子,一个为自由,一个为权位,道不同,却相为谋。机缘巧合,情窦初开,种下一生情缘。风起云涌,西域王女与神秘男侍,一个螳螂捕蝉,一个黄雀在后。命中注定,几经风霜,难寻一世因果。殊不知,这是一场布局天下的豪赌,所有人,皆是为命运所控的棋子。当赌局结束,戏已落幕,迟来了了悟,情深又该归何处?

《傲视凰歌:神女无双》 第六章 玹陌(1) 免费试读

所谓云起山的少君,便是接替梣晔掌管云起山的人,此前外界从未听说云起山新君已定,更没预料到云起少君会是除九歌之外的人,一时流言四起,天下皆是议论纷纷。

走进云起少君的住处,先是一座面积不大的院子,院子中种满绿树,有长廊通向院子深处,看不到尽头。还能隐约听到院子深处传出的悦耳琴音,时快时慢,婉转悠扬。琴声出尘高雅,可知弹琴的人正是精通此道的高手。

长廊尽头别有洞天,是一座极为精致的园子,青山绿水,柳暗花明,面积大得惊人,很难想象在这不起眼的长廊后,竟有这样惊人的景色。

园子中正有一位白衣少年席地而坐,他面前摆着一把琴。琴身通体洁白无瑕,似玉非玉,看不出材质,正是云起山圣物之一的“流云”。

少年白衣墨发,肤色细白,双眼四周被银制的面具所掩盖住,嘴角噙着一抹笑。衣摆随意的散在地上,似水中的白莲,又似天边的浮云,温润如玉,风姿卓然。

少年听见响动,抬起头来对九歌一笑,轻启樱色的薄唇,道:“坐。”

九歌不同他客气,也是微微一笑,坐在离他一丈远的地方,静静地等他把曲子弹完。

把一首曲子仔细听完,少年的琴技令她十分佩服,能让梣晔选中的接班人,果然不是等闲之辈。

“少君何时到的帝都?”九歌将茶杯轻轻放在面前的矮几上,问到。

少年笑了一声,道:“殿下是君座的亲传弟子,这一声‘少君’我实在当不起,殿下还是叫我玹陌,听起来亲切些。”

九歌嘴角抽了抽,压下想要拍桌子的冲动,心想,老娘管你叫什么!亲切,亲切个鬼!

“少……那个玹陌……”九歌也不知对他说什么好,只得憋出来一句,“云起山顶的桃花可是开了?”

她问这句话,是因为想到了昨夜风陌尘给她喝的桃花酿,不知怎的脸上有些微微发热。

玹陌压了下琴弦:“我走时第三茬花开得正好,第一茬时阿尘还托我去山上采了些来酿酒,今次他回来还带了不少。”

九歌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说的“阿尘”是谁。

“风陌尘?”

玹陌道:“正是。”

“那桃花是你采的?”九歌问到。

“自然,”玹陌在一旁的香炉里添了一勺香,“阿尘的武功虽不错,但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且还去不了那云起山顶。”

九歌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忍不住激动一番,玹陌这话听起来怪怪的,“阿尘阿尘”叫的好生亲切。她曾看过不少断袖情深的话本子,如今终于遇上一对活的断袖了!

九歌端着茶杯笑了两声。

玹陌看见她笑得傻里傻气的,也微微笑了一声。

“不知殿下在笑什么。”玹陌的声音似春雨一般温润好听,落在人心里痒痒的,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九歌轻咳了一声,正了正神色,可嘴角还是忍不住往上翘:“啊哈哈,没有啊,那么明显吗......”

“殿下开心便好,天夙帝都不比云起山自在,玹陌还担心千万不要委屈了殿下。”

九歌虽清楚他是在客气,但一个气质美男这样体贴温柔地对自己说话,而且是对一个少女,这个杀伤力还是很大的。

她脸色微红:“客气了。”

玹陌放下手中的香盒,一脸无辜,语气无可奈何:“殿下误会了,”他顿了一下,“我本无客气之意,只是真心实意替殿下考虑,殿下切莫看错了玹陌的一片真心。”

九歌本来有些荡漾,一听他这话就荡漾的一发不可收拾了。她当真怀疑玹陌不是师傅找的接班人,而是给自己找的夫君。嗯,梣晔平日里也喜欢牵几段姻缘,估计这次是要给她牵牵线了。

她这会儿特别感动师父能这么想着她,还能给她找这么个美男子,只不过......这美男子已经名花有主,是个不折不扣的断袖了。九歌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暴殄天物啊......

“玹陌,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啊......”九歌试探性地问到。

玹陌漂亮的眉头一皱:“殿下何出此言?”

九歌纠结了一会儿,还是放弃了:“罢了罢了。”

玹陌也没多问,只是含笑看着她。

良久他又开口道:“长平长公主的事,殿下最好不要去蹚这趟浑水,只怕陷身太久就无法脱身了。”

九歌愣了一瞬,她本无心与这件事,只是不知不觉间已经陷进去了。

在她愣神的功夫,玹陌再次开口道:“听闻殿下问她要了些美男?”

九歌红着脸点了点头。

然而他的下一句话让她彻底愣住。

他说:“难道殿下觉得云起山三千弟子都入不了眼吗?就算再不济,也有我、阿尘和轩公子,这也不够吗?”

九歌听闻先是特别特别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发觉这三人果然性格气质各不相同,却皆是上上者。容貌方面尚且无法品论阶次,风陌尘与风逸轩是亲兄弟,玹陌则是带着一副面具,让人看不出真正的容貌。

最后她郑重其事地说:“我觉得可以。”

九歌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完一天的,只觉得玹陌说话就像有仙法一样,把她迷得五迷三道的。

她蹲在端王府的墙头上,嘴里叼着一根稻草,静静地等待墙下面的侍卫走开。

等不再有人经过,她三下两下就跃到了昨日的湖心亭上,梣晔正一手撑着头睡着。

九歌伸手推了推他:“师父,师父?”

约莫着大概是睡得太沉了,他并没有醒过来。九歌又凑到他耳朵边大声喊道:“师父!起床了!”

梣晔还是没有挣开那双漂亮的眸子。

九歌脸色瞬间有些泛白,觉得事情有些不对,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试探着把手放在梣晔鼻下,只是片刻,她脸色大变,连连倒退了几步。

愣了有几个呼吸的时间,她飞身而去,如幽灵般让人无法看到她的身影,直奔风陌尘的寝殿。

寝殿中端小王爷正睡得香甜,猛然间被人从被窝里拽出来,一时有些茫然,也有些不快。

“你这时候闯进本王的寝殿是要作甚?”

九歌没心情跟他拌嘴,声音微微发抖,话不成句:“师父......师父他,师父......”

风陌尘彻底清醒过来,察觉九歌神情非常不对,他也反应过来。

匆匆披上一件披风,疾步向外走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