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罗尘的小说[人间秘史]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冷情绪 2019-07-17 23:19:21

主角叫罗尘的小说[人间秘史]结局免费阅读

《人间秘史》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人间秘史 即可阅读全文

《人间秘史》小说简介

《人间秘史》不错不错,本书非常好看,文笔极佳,情节有序,故事跌宕起伏,没有主角光环,感情线细腻,对每个人物的刻画都很用心,穿越类小说中,当之无愧的顶峰之作。作者智商之高,我等也只能把自己的智商按在地上摩擦了。咳咳。不行了,我要去吐一会儿。你们继续加油看吧!我已经无能为力了。小说主人公是罗尘的书名叫《人间秘史》,它的作者是青涩的胡萝卜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薄纱之后的人影颇具耐心,对于罗尘没有搭话,完全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罗尘和穆秋水商量过后,便道:“六枚士级鬼丹。”人影顿了顿道:“士级鬼丹倒是可以,不过需要八枚。”罗尘道:“你我各退一步,七枚如何。”对。主角是罗尘的小说叫做《人间秘史》,它的作者是青涩的胡萝卜所编写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尘世多喧嚣,往事多浮躁。一杯青铭品,几多思念尽。这里有一间书坊+工作室,带你领略世间的奇异,欲知故事,请看文中详谈……

精彩章节试读:

罗尘看着眼前面带笑容,身着青色道袍的年轻男子对自己招呼道:“你好,我是青城派慕容非。”

罗尘怔了一下,站起身子道:“你好,我是阴阳代理人罗尘。”心道,这人莫非就是那青城派会御剑之术的天纵奇才。

这名叫慕容非的身后,一个青城弟子听到阴阳代理人之后,便露出一副鄙夷的眼光,罗尘并未在意。

阴阳代理人听名字很不错,其实无非就是从阳间下来和一些阴间的普通阴魂做些阳间的亲人所交代的事情,身份比较低下,通常这些名气很大的道门都是看不起的。

慕容非倒是没有露出看不起的表情,依旧带着笑容,温和的道:“阁下剑意之强,很是罕见。不如等回到阳间,来我青城做客一番,我们一起探讨一下剑道。”

罗尘斗笠后面的脸上露出惊容,心道,居然能看出我的剑意,我可是下了三重隐匿之法,难道是赤霄的原因?

罗尘对慕容非道:“慕容兄过奖了,其实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阴阳代理人而已。”

慕容非当然不会相信罗尘这种措辞,依旧带着笑容道:“罗兄弟,你若去青城,就对守门的师弟说来见慕容非,他们就会带着你来找我。”

罗尘觉得慕容非这货看着温和无比,其实也是傲气丛生。心道,还想忽悠小爷,哼哼。不过嘴上却道:“如去阳间自当拜访。”

慕容非问道:“两位也是准备去苦海寻那幽冥果吗?”

罗尘道:“我们是去苦海,并非去争那幽冥果,而是去看彼岸花开的盛景。”

慕容飞露出一丝意外的神色道:“两位真是高雅之人,如若到时改变注意,我们可以联手一番。”

罗尘道:“好的,多谢慕容兄。”

慕容非回敬道:“无需客气,我们正准备启程去忘川河畔寻那摆渡人,不如一起去如何?”

罗尘心道,此人两次三番示好,定有什么企图,不如我和他一起去忘川河畔,也能躲避楚江阴兵的追查。

于是罗尘道:“行,多谢慕容兄,我们便和你一起去。”

罗尘便带着穆秋水跟着慕容非等人离开生灵客栈,客栈中剩下的两派中人左右对视了一眼,也跟着出去了。

“罗兄,这天罗山据说是有一头鬼将级别的魍魉镇守,想要过去需要和它交手。”慕容非走在枯黄一片的山道上对着罗尘道。

罗尘疑惑道:“这魍魉难道地府没有派人管管吗?”

慕容非道:“其实这天罗山以前什么也没有,而这魍魉并非是占据山头,而是被地府管理处弄过来测试去苦海的道门年青一代实力。算是一个检测关卡,能通过的自然能过去争夺机缘,不能通过的只能回阳间。”

罗尘惊叹道:“怎么还会有这种事情,以前从未听说过。”

慕容非道:“这是地府和我们上头的道门定的规矩,而且这次只能由不超过三十岁的年轻一代来,到时幽冥果之争必定会引起一场大战,不知多少道门天骄魂飞魄散。”

说罢这一群人不免有几分唏嘘。罗尘一边唏嘘,一边心道,这特么不就是传说中的兔死狐悲吧,人还没死悲个毛线,虚伪。

当然,此刻罗尘也在唏嘘,看着比真金还真。

众人唏嘘没多久,便来到了这座天罗山的山顶。这座山顶仿佛是一座特大的平台,而后的山道被一头身高两米,头生双角,双手双脚皆有利爪,全身漆黑,唯有一双眼睛露出红彤彤的光芒。

许久未开口的穆秋水这时低声对罗尘道:“这只魍魉,你看她的额头上面是不是江字。”

罗尘这才仔细看向这只漆黑魍魉的额头,只见左上方用有一个紫色的江字。尼玛,特么十殿阎王,就这么巧碰到楚江王的手下吗?罗尘感觉自己今天买彩票绝对梦中一千万。

穆秋水看着躲在地上画着圈圈并小声嘀咕“认不出我,认不出我,认……”的罗尘,无奈的对罗尘道:“你看那边。”

顺着穆秋水的指的方向望去,只见魍魉的两边都站着身穿捕快服侍的阴兵,而肚皮的布料上面写着一个“江”字。

罗尘现在觉得自己要载,拉着穆秋水的胳膊正要离开。

这时慕容非道:“罗兄,你这是要干什么去?”

罗尘正要搭话,巧不巧的就是对面楚江阴兵中走来一个壮汉,手里那些一面镜子。对着罗尘等人道:“几位稍等片刻,我们楚江阴兵在押送犯人的过程中被两个刺客偷袭,我用这锁灵镜照一下诸位,以免刺客逃脱。”

慕容非和气的点了点头道:“应该的。”

说罢,壮汉看了看众人,对着罗尘和穆秋水道:“两位还请揭开斗笠,容我用锁灵镜照一下。”

罗尘现在心里面已经拔凉拔凉了,这时候左手背后对着穆秋水使了一个手势,右手抓住斗笠看似要摘下来。

突然,罗尘迅速摘下斗笠,猛的向壮汉一甩。看都没看结果,抓着穆秋水向魍魉背后通往忘川河畔的山道跑去。手中出现一颗赤橙色的雷球,甩向魍魉。

壮汉愣了一下,不过反应并不慢,手掌出现一道黑烟直接腐化罗尘扔过来的斗笠,大喝一声:“这两个人就是刺客,楚江儿郎随我宰了他们!”

壮汉喊话完毕,雷球正好出现在魍魉的面前,魍魉不愧是鬼将级别的。只见面前浮现出一道幽黑的光幕挡住赤橙色的雷球,发出滋滋的声音。

两边的楚江阴兵向罗尘两人形成包围圈,而魍魉愣是和雷球势均力敌的样子,罗尘此刻心急如焚,特么甘罗这老头不是说写玩意危机奇大嘛,正要掐诀念咒。

“看我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娇喝,不用看就知道是穆秋水。

一道深蓝色的长矛从穆秋水手中射向魍魉,魍魉本来阻挡雷球就有困难,现在又有一道不输于雷球的蓝色长矛出现,魍魉只能收手躲开蓝色长矛。

下山的道路出现一个空口,罗尘直接拉着穆秋水窜了下去。

壮汉看着罗尘两人逃窜出去,又看看无动于衷的道门众人,怒道:“你们刚才为何不出手。”

青城的人群中,有的嗤笑,有的撤了憋嘴,还是慕容非对着壮汉道:“鬼差大人息怒,我们道行微薄,当时被那刺客直接吓呆了过去,现在才反应过来。”慕容非后面的青城门人有的憋着笑容,有的用手捂住嘴巴。

这时候用脚丫子想,都知道慕容非就是不想出手而已。

壮汉愤愤的看着慕容非等人,这时候生灵客栈的两派人群终于上山,后面还有许多奇装异服的各派中人,一时本来还算清净的山顶,变得熙熙攘攘。

只听一个纤细的声音道:“怎么不开始测试,莫非地府办事效率如此之差,那我得好好向上头参一笔了。”

一个看着贼眉鼠眼的男子走了过来,壮汉此刻正在气头上,正想说他几句,这时锁灵镜对着此人腰牌一闪,出现一行字:龙虎山于梓杰。

壮汉看了看这些字迹,冷哼一声便道:“现在恢复测试。”

慕容非身后一男子问道:“师兄,此人是?”

慕容非道:“龙虎山于梓杰,据说曾经在黄河岸边斩杀过一头作恶多端,即将化蛟的大蟒,所以地府对其功德评价极高。不过此人,虽然心高气傲,但是实力还是很强的。”

在慕容非讲话的时候,那边的测试已经开始了。测试其实很简单,挡住魍魉的一击就行。毕竟这些都是道门的天骄,于是陆陆续续的通过了好些人,不过着甚少。

罗尘拽着穆秋水,往山下飞快的逃窜,不多时便到了山脚。

罗尘拉着穆秋水在山脚找个隐蔽之处,道:“我们估计凉凉了,现在只能赶紧去找道忘川河,坐上引渡人的船到达苦海。”

穆秋水愧疚得道:“对不起呀,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被追杀。”

刚才逃跑的时候斗笠已经扔掉,现在穆秋水虽然满脸疤痕,但是此刻露出的些许红晕居然如此可人。

罗尘忍不住呆了一下,随后看到穆秋水望着自己,罗尘干咳一声道:“没事的,既然都到了如此地步,我定会带你找到彼岸花的。”

穆秋水点了点头,疑惑道:“刚才怎么没有阴兵追来?”

罗尘顿了顿道:“应该是后来的道门众人聚众要求过山,他们应该插不出手来追赶我们。不过,他们手中的锁灵镜可以传递信息,估计忘川河畔就会有他们的伏兵等着我们。”

穆秋水咬了咬牙道:“我们回阳间吧,这样子我们有去无回的。”

罗尘此刻正色道:“我既然收下了赤霄,当然不会放弃答应你的事情,放心就好。”其实罗尘心里面苦逼至极,他娘的我也想回去,特么这过了天罗山就在忘川河的边缘,阴气浓郁压制着返阳之术。而且赤霄都滴血认主了,特么想还都还不了。

穆秋水眼中似乎有一层水雾,转瞬没了。接着对罗尘道:“这一次,算我欠你一份人情。”

罗尘摆摆手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无需多讲,接下来我们便探查探查。”

《人间秘史》 第四章 忘川传闻 免费试读

薄纱之后的人影颇具耐心,对于罗尘没有搭话,完全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罗尘和穆秋水商量过后,便道:“六枚士级鬼丹。”

人影顿了顿道:“士级鬼丹倒是可以,不过需要八枚。”

罗尘道:“你我各退一步,七枚如何。”

对面的人影想了想,便道:“可以。”

只见罗尘从怀中弹出七枚鬼气森森的丹丸,扔向薄纱之处,诡异的是,丹丸居然穿过了薄纱。里面人影以极快的手法接住七妹鬼丹,看了看道:“果然是士级鬼丹,品相还算不错,”

罗尘看到了对面人影收起来鬼丹道:“忘川河的消息,可以讲了吧。”

对面的人影道:“好,我便和你们讲讲。忘川河自上次鬼怪动乱,便被地藏王菩萨动用大法力移动到燕城西侧,天罗山后。”

罗尘淡淡道:“多谢了。”说罢正要离去,对面的人影又道:“另外附送两位一则消息,幽冥成果。”

说罢人影便低头看向手中的物品,不再说话,罗尘看了看人影,便带着穆秋水走了出去。下楼的时候正好碰见送他们上来的掌柜,掌柜笑着道:“欢迎两位下次光临。”

罗尘点了点头,带着穆秋水走出来门户。此刻穆秋水憋了一肚子疑问,还没走出多远,就道:“那鬼丹是什么?”

罗尘道:“鬼丹是阴魂聚集阴气,死气形成的元,然后成丹。阴魂等级一般有兵,士,将,帅,王,这五个等级,据说以上还有,我就不怎么清楚了。只有士级以上的鬼物才能形成鬼丹,鬼丹对于这种修行了的鬼物有促进修为,而且没有任何坏处,所以往往是有价无市的。”

穆秋水道:“那前面,薄纱后面的人影所说的消息是什么意思?”

罗尘顿了顿道:“其实,忘川河连接奈何桥,只要是死亡的阴魂就能自动飞往奈何桥或是选择往生,或是选择留下做事。按理说这只是人品的消息,然而现在居然升到了地级,一开始我也没想明白。

后来,最后那人影说了一句"幽冥成果",我便想通了,现在上面估计下来好多能人异士进入地府。”

穆秋水疑惑道:“这又是为何?”

罗尘接着道:“"幽冥成果"说的是苦海彼岸花中央有一颗生长不知多少年的幽冥神花,据说一万年一开花,花成十万年一结果。”

穆秋水道:“这果实有什么用处?”

罗尘道:“这幽冥神花本事至阴之物,然而阴极生阳。其果实是至阳之物,据说哪种修炼阳气属性功法之人吸收以后修行能够一日千里。更离谱的传说就是,这幽冥果有传说中长生的机会。”

穆秋水眼中发出亮光似乎直接穿透斗笠上面的黑纱,对着罗尘道:“要不然我们去干一票。”

罗尘鄙夷的看了看穆秋水道:“穆女士,还是你得伤要紧吧,这种事情等治好你之后再讲。况且,来往此地的应该都是术法奇高的宗派之人,我们两个半吊子还不被人打的魂飞魄散。”

穆秋水道:“说的也是,先治疗。”

罗尘扭过头带着穆秋水往前面一家出售马匹店铺走去,花了罗尘两百万冥币买了两头瘦瘦的马匹。

穆秋水看了看两只似乎风一吹就倒下的两匹瘦马,古怪的道:“你确定,这两匹马可以骑?”

罗尘毫不在意的道:“放心啦,这些都是上面的扎纸人所做的,看着瘦,跑着挺快的。”

穆秋水看着罗尘上马之后,这才上马。罗尘看了看上马之后的穆秋水,便道:“跟着我!”说罢,便骑着瘦马穿过街道,穆秋水闻言策马跟上。

两人出城之后便放快了速度,两匹瘦马果然如罗尘所说,看着瘦,跑着快。

罗尘看着穆秋水在马上朗声道:“穆女士,此次去燕城旁边的天罗山,可能会遇到楚江王手下的阴兵,千万不要露馅,一切听我指挥。”

穆秋水便道:“我们不是带着斗笠的嘛,而且上面的黑纱似乎有阻挡灵眼的作用。另外叫我秋水就行,不用太拘谨。”

罗尘愣了一下,便道:“好的,秋水。我这斗笠虽然有些阵法可以阻挡一些普通灵眼,我怕他们有另外的术法来探测。”

穆秋水道:“好的,一切听你的。”

罗尘长舒一口气,心道,终于解决了这个刁蛮的女子,不然如果不听话到地方指不定发生什么事情。

两人策马在昏黄的焦土上狂奔,约摸五六个小时便远远的看到了一座城池,门口立了一个石碑,用甲骨文写着两个大字:燕城。

罗尘在城池不远处下马,顺便提醒穆秋水把马匹放生。穆秋水正想问,为什么。马匹便化作一片黑烟消失了。

罗尘解释道:“这些都是一次性的,不然要是多次性的,马匹不需要喂养,这得多赚钱。”

穆秋水愤愤的道:“奸商!”

罗尘无奈的道:“别纠结了,你看那边。”说罢便指向燕城门口处。

只见燕城门口来了一些身穿道袍,或是西装革履,或是和罗尘他们一般的运动服,身上多多少少带着些看着是兵器的事物,有男有女。不过他们虽然生气浓郁,但是腰间挂着各色的令牌。守门的鬼差看见了令牌,眼中青光一闪便放行了。

罗尘心中此刻都想骂娘了,特么老子辛辛苦苦的带着一把赤霄形成的剑魂,这可好,他们每个人都有,稀有的器魂难道烂大街了?

地府是不能带着人间器物进来的,能带在身上的只能是那些传说中的器魂。

穆秋水看着罗尘道:“这些难道就是来地府寻找幽冥果的人吧,他们腰间的令牌是什么?”

罗尘道:“他们腰间的令牌应该是道门信物,据说上面道门和地府达成什么协议,能够让他们这种弟子自由出入。”

穆秋水道:“这可真方便,不过怎么都是些年轻人,难道他们长辈没来?”

罗尘摸摸鼻子道:“这个尚且不清楚,一会等他们进去,应该会去生灵客栈。那是地府怀有生人之气专门居住的地方,当然就算是死过的魂魄也是可以去的。等他们进入城中,我们再进去打听打听。”

在两人谈话的过程中,那群身着各异的人就已经进入了燕城的大门。

罗尘道:“我们进去吧。”

于是两人便进入了燕城,果然两人往前走了没多久,就见到一座两层的客栈上面写着四个大字:生灵客栈,依稀可见里面就有刚才入城的一波道门中人。

罗尘和穆秋水对望一眼,便走了进去。里面的几个人瞅了一下这两人头戴斗笠,身穿白色运动服的奇怪形象,便没有多看,反正地府身着奇装异服的众多,这两位也没有什么值得多看的。

两人找道一个靠窗的位置,刚坐下便听到旁边一桌身穿道门服侍的,其中一人道:“这次苦海之行必定有一场恶战,各位怎么看。”

对面的人道:“要不是这次各道门的老祖定下规矩,只能年龄不超过三十的年轻一代来争夺,不然如果宗门的前辈来到,必定能够顺利得手。”

接着旁边桌子上聊了一些家常,罗尘便没有多听,对着身边的穆秋水道:“这次估计人得很多,我们找个角落找一朵彼岸花先治好你中的种鬼之术。”

穆秋水隔着斗笠的头点了点道:“可以!”

落尘正要讲话,突然其中一个西装男子站了起来对着另外一桌身穿运动服的一人喝道:“莫龙,你居然敢下来,以为天山派可以保修你吗?”

身穿运动服的莫龙起身都没起,淡淡道:“原来是隐尘派路闯呀,手下败将,除了会逞口舌之力,也不过是个废物。”

对面叫路闯的脸上怒气一闪,手中白色的光芒闪耀,看似正要出手,旁边的一个男子拉了他一下,道:“生灵客栈,不允许打斗的,不然会被驱逐到阳间,路师弟切莫误了大事。”

路闯拳头一握,瞪了莫龙一眼,便坐了下来,围观的人群无不一阵遗憾之色,怎么不打起来呀。

罗尘对穆秋水道:“这些道门宗派你可知道?”

穆秋水看了罗尘疑惑的样子,便道:“这些穿西装的便是隐尘派,在俗世中有很大的产业,美名其曰:红尘炼心,其实不过是收敛钱财的借口罢了。

那些穿运动装,休闲服侍的就是天山派,据说天山紫极寒气具有很大的危力,如果修炼到高处和我的幽冥寒气不相上下。而且天山的剑法也是犀利无比。

那些身穿道门服侍的便是青城派的弟子,据说其门派符箓之术,御剑之术高深至极,传闻其大师兄慕容非已经修炼到能够御剑飞行的地步了。”

罗尘道:“这些人应该只是道门的一小部分人,龙虎山,茅山,昆仑山这等大派应该也会到,希望到时候彼岸花开,没有人过来和我们冲突。”

罗尘本以为此次地府之行,能够顺利的帮穆秋水得到彼岸花治疗种鬼之术,谁知道居然不仅得罪了楚江阴兵,还碰到十万年一遇的幽冥果出世。

罗尘虽然也想得到幽冥果,但是自己实力有几分还是清楚的,所以决定见到彼岸花用最快的时间治疗好穆秋水,就退出苦海。

就在罗尘思考的时候,一个身穿青色道袍的年轻男子来到罗尘的桌子前。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