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大侠,你就从了本宫吧]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南宫漾郭景寒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柠檬片片 2019-07-17 23:27:29

[大侠,你就从了本宫吧]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南宫漾郭景寒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大侠,你就从了本宫吧》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大侠,你就从了本宫吧 即可阅读全文

《大侠,你就从了本宫吧》小说简介

《大侠,你就从了本宫吧》《大侠,你就从了本宫吧》老套的故事情节,无聊的主人公性格,无聊的内容。文笔差,完全是意淫出来的小说吧。。。独家小说《大侠,你就从了本宫吧》是鹿公子所编写的古言情深类小说,主角南宫漾郭景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顾明城英俊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本就削瘦的身体现在更显得虚弱。往日里狭长的丹凤眼紧紧闭着,长长的睫毛十分细密,如同一把小刷子,明明还在昏迷着,却是一副眉头紧皱的模样。他中的毒已经被解去,原本发黑的唇色也。独家完整版小说《大侠,你就从了本宫吧》由鹿公子所编写的古言情深类型的小说,主角南宫漾郭景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殿下,御令使怀疑您是女的,想脱您的衣服……”小李子慌慌张张的阻拦。某女闻言,哭啼啼去告状:“父皇,有人欺负我……”后来,喜欢仗势欺人的某女登上了皇位。小李子:“皇上,御令使与侍郎家的庶女相谈甚欢……

精彩章节试读:

天色已经大亮,顾明城和顾明康很快便出了灌木林,到达了半山腰。

跟在身后的南宫漾松了口气,若是再走下去,她这个小身板儿非要累死不可,而南宫漾这口气还没咽下去,前面得顾明城像是发觉了什么一般,向她所在的方向看来,南宫漾急忙躲进了灌木林中。

他不会发现了吧?南宫漾的小心肝一颤一颤的,仔细的听着外面的一举一动。

也许是顾明城急着出去,他并没有过多的注意身后的动静。直到听不见任何声响,南宫漾才轻轻探出头来。

穿过繁茂错杂的灌木林,走近一瞧,只见半山腰的位置有一个山洞,遮挡在郁郁葱葱的林荫间,只是里面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左右并无他路,顾明城定然是从这里离开的。

进还是不进?南宫漾的内心仿佛有一只麻雀不停地扑棱着翅膀,闹得她心里不安,又仿佛有一只邪恶的巨兽朝她龇牙咧嘴,她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汉子,却唯独怕黑怕的要死。

顾明康那浑身发烫的模样不断地浮现在她的脑海中,南宫漾咬咬牙,踏进了山洞里。a她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明康等死,所以她一定要去帮他。

进了山洞里面好一会,南宫漾才能够勉强看到一些东西。这应该是一条旧暗道,两边的山石有些斑驳,上面凹凸不平,似乎有着什么东西附着其上,南宫漾不敢直接接触,便沿着石壁一直向前走。

暗道之中安静极了,似乎只有她一个人的脚步声,南宫漾的心脏跳的很快,脑海里浮现出一桩又一桩冤鬼索命案,生怕下一秒出现的便是一只身着白衣,黑发遮脸的古代贞子,向她这个不明不白的异世人索命。

南宫漾的手心沁出了一层冷汗,但她却不断给自己壮胆,好歹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真实年龄比顾明城与顾明康两个人加起来都大,他们两兄弟都不怕,她有什么好怕的。

就这样担惊受怕的走了大约一刻钟,暗道戛然而止,再往前已经无路,只有一个极其狭窄的入口,点点光亮从其中洒出。

前方深渊下隐隐约约传来一阵水声,南宫漾心中一喜,向前走了几步,只见下方三米处有一潭平静的湖水,而湖水之上,顾明城正摇着一只木筏子,慢慢悠悠的向着那仅有的一片光亮划去。

南宫漾不禁跺跺脚,她可不会游泳,可这里也没有旁的木筏子,难道她要暴露了吗?

不甘心!但看着顾明城的木筏子越来越远,南宫漾再也按捺不住性子,大声喊道:

“喂,阿城,等我一下!”

顾明城抬头望过来,看到南宫漾那“无比真诚”的笑脸,心中暗气她不听话,冷着脸道:“你来做什么?”

“阿漾姐姐!”顾明康惊喜的站了起来。

南宫漾灵机一动,谄媚的笑道,“那个啥,阿城,我是想给你送点银子来,你不是要去买药嘛,我这里银子可多了。”

原主好歹也是个公主,纵然被冷落了,那身上也有不少好东西,比如今早她便发现原主身上带了不少金叶子,啧啧,24k纯金呐,真有钱!

“不需要!”顾明城依旧冷着一张脸。

“你就带上我嘛,我不会给你惹麻烦的。”南宫漾恳求道,好歹她也曾是一个成年人,社会经验什么的,总比这两个小家伙多一些,所以她不但不会给他们惹麻烦,还能多少给他们一些帮助。

“回去!”顾明城眉头紧皱,冷声呵斥道。

看样子他是生气了,南宫漾不禁有些无奈,美男美则美矣,脾气怎么就不能好一点呢?况且她的灵魂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大人,如今竟然被一个十二岁的小毛孩呵斥一番,怎么想怎么不舒服。

“喂,你要搞清楚好不好,我有人身自由权,想去哪里去哪里,你管得着吗?”

“哼!”顾明城冷哼一声,口中却不再多话,木筏子飞快的向着出口驶去。

“哥哥,我们带上阿漾姐姐好不好?”顾明康小心翼翼的扯着顾明城的衣袍,眼神之中带着恳求之色。

顾明城心中一软,想到明康身上的毒,对于拒绝他这个请求多少有些于心不忍,只好低声开解道:“明康,阿漾姐姐跟我们一起也会被坏人欺负,说不定会像你一样——”

顾明康清澈的眸子里露出惊慌,急忙道,“那不要让姐姐跟过来,哥哥快走!”

南宫漾被晾在暗道尽头,眼看着顾明城就要钻出洞口去,只得向前几步,高声叫到,“喂,你等等我,我不会游泳啊……啊——”

少女的惊呼让着急跑出去的两人急忙转过头,却发现原本高高的岸边早已没有了人影,水面上波涛荡漾,激起一层层水花。

“阿漾姐姐——”顾明康同情的看着在水里挣扎的南宫漾,而顾明城的眼中划过一抹复杂,“别挣扎了,那里水不是很深。”

这湖的地势他进来的时候勘探过,如同一个漏斗,四周地势略高,而南宫漾所处的位置,湖水不过刚好没过她的胸口。

南宫漾却不信,小胳膊小腿还在不甘心的挣扎着,顾明城无奈下船,飞身拎起南宫漾,脚在石壁上一踏,又向着筏子飞来。

“啪!”

南宫漾被扔在木筏子上,少女小小的身体只占了一小半,湿透的衣服紧紧地贴着身子,几根水草挂在她的脑袋上,眼神可怜兮兮的,活像一只被丢了的小狗。

顾明城心中有些烦躁,嫌弃的看了她一眼,脱掉自己的外袍扔给南宫漾,冷声道:“你自己想去寻死,我不会拦着你。”

“没有,我知道阿城你会救我的!”

南宫漾心里美滋滋的,小美男还是个善良的大暖男呢,将来再长大一些,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女子,幸好她早早便遇见了他。

“你是怎么从悬崖上摔下来的,忘了么?”顾明城冷笑,“若是他们要杀你,你可能逃过第二次?”

“你怎么知道有人要杀我?”南宫漾大惊,她可从未说起过这些事情,顾明城怎么可能知道,难不成是她晚上说了什么梦话?这些倒是其次,若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一个衣着华丽的八岁女童,难不成会自己来悬崖边上寻死?”顾明城道,“我原以为你是个机灵懂事的,没想到却也这么鲁莽冲动,你还是回去吧,我们兄弟二人自顾不暇,无法保护你。”

“我不要你保护!”南宫漾心里凉凉的,虽然知道这样很危险,但也不能就此退去。那群黑衣人带走了原主的弟弟,当朝太子南宫泽,后面一定会有官兵追赶,想必不会久留于此,所以她现在出去也无妨。于是她闷声道,“你放心好了,我绝不会连累你们,你只管带我出去。”

顾明城沉默不语。

“我也不能一辈子待在这里吧,世界这么大,我还想好好玩玩呢,你放心,我绝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南宫漾解释道,“你若是真的担心,大不了,大不了我出去以后就离你们远远的……”

顾明城打断她道:“好,记住你说的话,出去以后,离我们远点。”

南宫漾目瞪口呆,简直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说好的大暖男呢?越远越好?你在逗我,要不是为了你们,我才不愿意挪窝!

“阿城,那个啥,我自己一个人,还是有些怕的,”南宫漾不得不厚着脸皮继续扯道,“我只不过是个八岁的小姑娘。手无缚鸡之力……”

“要么呆在这里,要么闭嘴!”

“凶巴巴的,干什么嘛,我闭嘴行了吧!”南宫漾翻了个白眼,美男的小脾气又上来了,她还是不要惹怒他比较好,至于要不要待在他们身边,还不是由她自个决定。

顾明康拉起南宫漾的小手,用自己的小肉爪给她暖手,安慰道:“姐姐不冷,我们一会就能出去了。”

南宫漾心中一暖,委屈道:“明康真好,比你哥哥好多了,他好凶!”

顾明康小脸一皱,“哥哥也好,明康也喜欢哥哥。”

“不好,太凶了!他想要抛弃我!”

“哥哥不凶,哥哥是为你好!”顾明康执拗道,“阿漾姐姐不要怪哥哥,哥哥只是不想……”

“明康,你今天是想吃糖葫芦还是糖人?”顾明城问道,“你若是不听话,哪个都别想吃。”

顾明康的两只小爪子急忙捂上了嘴巴,黑眸水汪汪的看着顾明城。

《大侠,你就从了本宫吧》 第18章 无归 免费试读

顾明城英俊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本就削瘦的身体现在更显得虚弱。往日里狭长的丹凤眼紧紧闭着,长长的睫毛十分细密,如同一把小刷子,明明还在昏迷着,却是一副眉头紧皱的模样。

他中的毒已经被解去,原本发黑的唇色也渐渐恢复了正常,南宫漾便渐渐的放下那颗吊着的心来。

她不仅欠他一条命。

南宫漾的小手轻轻抚过他的眉眼,描绘着那冷硬的轮廓,心中仿佛被什么东西塞满了,暖暖的。前世今生,她从未有过这样的体验,感觉好新鲜,很满足。

“从今以后,我便是阿泽了。”南宫漾低声喃喃道,像是在告诫自己,又好像是在告诉昏迷着的顾明城。

与顾明城相处的时间只有短短几日,却仿佛是她以往惊心动魄的所有岁月。但是这样的生活,于顾明城而言,只是一个短小的片段罢了。

待他醒来后发现南宫漾消失了,他会不会有一瞬间的难过?

南宫漾不禁有些好笑,她一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居然还贪恋一个孩子的惦念,说起来,她足足长了他十二个春秋。

“他怎么样了?”南宫漾看向站在一旁的御医,轻声问道。

“回太子殿下,这位少侠的毒已经解了,胸口那一刀虽看起来严重,却并不致命,只是左臂那一剑……”王连山摇摇头,叹口气道,“左臂那一剑不致命,却对他日后习武有所影响,不过还好不是右臂。”

南宫漾听到王连山这话,非但没有放下心来,反而更加担忧。虽然说对于一般的习武之人,右臂才是最紧要的,但顾明城却并非如此。

顾明城使得一手好暗器,左手是出其不意的手段,若是废了,对他以后的影响肯定很大。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王连山迟疑的看了顾明城一眼,道:“这少侠不过十二岁年纪,若是以后静心调养,并非没有康复的可能。”

这话自然是捡好听的说,虽然他不知道太子殿下与躺在这里的这个江湖中人有什么纠葛,但看那对他十分上心的模样,宽慰一二也是应该。

陈江湖笑笑,接过他的话茬,道:“哎,小孩子的筋骨好的快,不像奴才这等老胳膊老腿的,要是挨一剑,怕是一口气也缓不过来。”

“公公说笑了,本宫看公公身体硬朗,再活个几十年不成问题。”陈江湖尖细的声音让南宫漾十分不舒服,便轻笑几声,转向另一边,“顾明康的毒怎么样了?”

一听这个,王连山的脸色便又苦了下来,这个孩子中的毒十分诡异,他行医数十年,从来没有遇见过。虽然暂时制止住了那发热扩散的趋势,但是想要完全治愈,几乎没有希望。

“回太子殿下,这毒实在是诡异至极,微臣只能先暂时抑制住毒性扩散的趋势,慢慢寻找法子。”

“这毒名叫韭蛇七厘散,是迷花谷的独门秘药,只是针对于孩童。”南宫漾想起当时顾明城告诉自己的话,原模原样的复述给了王连山,“据说,若是能够挺过十二岁,一切都会好的,不知王太医可有把握?”

“这……”

十二岁?!纵然有他的调理与医治,这孩子能活到六岁便是奇迹,哪里能够挺过十二岁!

看到王连山脸上的为难,南宫漾也有些失望,不甘心的问道:“不知道王太医能够将他的性命保到何时?”

“微臣不才,最多能够为这位小公子延长三年寿命……”王连山有些心虚的说道,刚刚那个少侠的左臂便已经让太子殿下心生不满,若是这个再不说多一些,他头上这顶乌纱帽马上就要保不住了。

三年,不够,远远不够!

南宫漾摸了摸顾明康那已经凉下来的小脸,额间的红斑仿佛闪着嗜血的光,想要把这个孩童的生命一吞而尽。

她一定要救他!南宫漾在心底暗暗下定了决心。

“明康,明康……”

顾明城断断续续的声音响起,南宫漾一阵欢喜,下意识的想要走过去看看他,陈江湖却挡在她前面,低声道:

“太子殿下,您还是先整理整理妆容再来吧,毕竟有些事情,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南宫漾一怔,旋即点了点头。女扮男装做太子这件事情,让顾明城知道了并无好处,反而会让他陷入这皇室纷争之中。

既然如此,那她便安安生生的做太子,从此她便是南宫泽,西凤国未来的皇。

.

与此同时,长安脚下的宁山却并不平静。

因为郭景寒并没有将找回公主一事告诉宁山知州刘则全,此时的宁山城依旧城门紧闭,全城戒严。

深夜,一批身着夜行衣的人悄悄摸进了宁山城,明晃晃的刀剑泛着寒光,直亮的人心发慌。

而郭景寒此时正在与宁山知州刘则全周旋。

“刘大人,不知道寻找公主的事情如何了?”

郭景寒啜饮一口这上好的龙井,似笑非笑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刘则全。

“回大人,下官觉得这事还需从长计议……”

刘则全战战兢兢,额上沁出了一层冷汗。他带人在全城搜捕了一整天,都未能查到蛛丝马迹,唯一让人怀疑的便是在那城东发生过的那起事故,据说有人曾在哪里看到过一个模样相似之人,却被几个身着深蓝色鱼尾服的大人带走了。

深蓝色鱼尾服,刘则全偷偷的看了一眼郭景寒的衣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刘大人,有什么直说就是了,何必藏藏掖掖,本官不怪你就是。”

郭景寒这句话给了刘则全些许胆量,他斟酌了些许,问道:“今日有人在城中似乎见到过浔阳公主,不过好像被大人您带走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名禁卫军便闯了进来,“大人,一群黑衣人挟持着浔阳公主,正向城东方向逃窜!”

郭景寒惊得起身,面色冰寒,瞥了一眼刘则全,道:“刘大人,这便是你搜捕一天的结果?哼!还不快去追!”

刘则全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县衙,郭景寒冷冽一笑,朝着藏在暗处的人打了个手势,杀!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