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驭夫呈祥]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周彩云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深拥孤独 2019-07-17 23:40:04

[驭夫呈祥]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周彩云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驭夫呈祥》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驭夫呈祥 即可阅读全文

《驭夫呈祥》小说简介

《驭夫呈祥》情节还是很吸引人的,环环相扣,欲罢不能。小说主人公是周彩云的书名叫《驭夫呈祥》,是作者谢欣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意识到这一点,夏晟瑜不由的就往后退了退。既然她又痴缠上萧恒了,那以后有的是见面的机会。凡事都不可操之过急。“二殿下来的早可曾见过安平王和叶副将了?”她开口问。她太心急了。她太想知道,五年前的那个自己是。《驭夫呈祥》是由作者谢欣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驭夫呈祥》精彩章节节选:上一世她女扮男装,撑门楣,御敌军,全军覆没之际苦等心上人的援军未至,绝壁一跃,不成想睁开眼睛却被浑身湿透的美少年抱在怀里......

精彩章节试读:

拾阶而上。

步入安平王府的那一刻她内心的疑惧顿时减轻了不少。

这里是她生活了十多年的家。

一砖一瓦一早一木都是熟悉的。

这里更有让她牵肠挂肚的人。

想想马上就可以见到萧恒和她自己了,她的心又抑制不住的跳个不停。

算算日子,自出征起她已经接近一年没有见过萧恒了。这也是自六岁她来到萧恒身边后最长的一次分离了。

长到死别......

如果她没有借着周彩云的身体还魂,悬崖绝壁的那一跳就已经和萧恒永别了。

如今再见她该如何开口。

找他私下聊还是先找之前的她自己……

她满心踌躇着随着夏晟昊兄妹俩来到了安平王府的宴客大殿。

宴客大殿披红挂彩装点一新。

她记得,这点彩头还是她私下让萧恒的小厮萧安去置办的,当天早上才披挂好。

瞧着这装扮的红绸,确实是她看过的那款。

确定这一点她的心跳又快了几分。

直到一身暗红绸袍的萧安迎到面前她才回过神来。

“萧安见过五皇子和凌云公主殿下!里面请!”

萧安白净面皮面满脸含笑,半弓着身子显得十分的恭敬。

“怎么是你?”她忍不住脱口而出:“你们王爷和叶副将呢?”

那日从头至尾都是她和萧恒一起迎的客。萧恒做事沉稳又要求完美,凡事都要面面俱到的。怎么会让萧安在此迎客?

萧安不由抬头看了看夏晟昊又看了看凌云公主转而对着她又是一拱手:“回周姑娘话,我们王爷有点私事要处理,晚一点再过来。”

“那叶副将呢?”她连声问。

萧安微微一顿回道:“回周姑娘,叶副将和王爷一起。”

“他们在哪?”她素来喜欢直来直去,纵使知道萧安已经不愿意回答,还是问了出来。

“小姨。”夏晟昊沉声道:“我们该进去了。”

“对对!殿下里面请!”萧安连忙作出了个请字动作。

夏晟昊和夏凌云一左一右的架着她进入了大殿。

萧安说了,萧恒晚一点会过来的。

也不差这一时片刻的,总归今晚会见到他就是了。

先想想如何和他说......

“五弟!”一位身穿蟒纹黑底朝服的年轻公子迎了上来。他的面上长着大大小小的的痘痘,整张脸红红的,一双眼睛却是极为明亮的:“来的好早!老太君那边寿宴圆满了吗?”

她认得这位二皇子夏晟瑜。他也是当朝最不受宠的皇子。只因为他的母亲没有任何位份,即便是生下了他这个皇子,也还只是个普通的宫女。韩皇后薨后,她便自请去为其守陵了。

夏晟瑜生下来就交由秦淑妃抚养了,之后秦淑妃生下了双生子皇三子和皇四子,他又被转交给了许贤妃抚养。许贤妃连生了三位公主,皇上便把夏晟瑜过继给了许贤妃。许贤妃家世单薄,比起有位阁老祖父的秦淑妃,以及家世显赫的周贵妃,又因生的都是女儿许贤妃在宫里着实没有什么地位。

自知不受宠,夏晟瑜对诸皇子都是极为客气的。

“圆满了!”夏晟昊笑道:“二哥来的很早啊!”

夏晟瑜见夏凌云共同搀扶着一位红衣霓裳的女孩眼睛一亮笑道:“二弟,这位仙子可就是你的小姨?”

夏晟瑜不认识周彩云吗?

按照周彩云受宠的程度,入宫应该是家常便饭吧。那么他们应该自幼就认识才对。

瞧这夏晟瑜的情形应该是第一次见周彩云。

“正是!”夏晟昊眯眼一笑:“二哥觉得我小姨和安平王可般配?”

夏晟瑜正笑着闻言嘴角微微一垂,不过很快他的嘴角又扬起:“自然是门当户对了。”

这些年私下里他没少下功夫,特别是对周家。这些年在宫里他低声下气的仪仗夏晟昊但是他知道这种仪仗是毫无意义的。

如果能和周家搭上关系那就不一样了。

他已经二十三岁了。大皇子二十三岁的时候长子都已经出生了。

他的婚事或许就是扭转他命运的砝码,皇上不操心他的婚事,对他来讲再好不过了!这样他就可以大胆的去筹谋了。

武安候没有女儿,周家其他几兄弟的女儿年纪又小。

最合适的人选就是周彩云了。

她是周贵妃的妹妹,碍于辈分周贵妃一定不会同意的。

但是对于皇家来说,只有君臣,没有辈分的,况且周彩云并不像外界传说的那般完美......

他花了重金才打听到周彩云有些痴傻的。得知了这个消息,他更笃定的要娶周彩云了。

他需要的只是她的身份,至于她本人很好伺候的。

她爱漂亮爱好吃的好玩的,更喜欢别人夸奖,投其所好就是了。

周家对她极为宠爱,一直也都是百依百顺的。

半年前他听说周彩云只见了一面就缠上了齐安歌,每日去齐侯府痴缠。周贵妃和五皇子凌云公主等轮番的去齐侯府做说客,要把周彩云许给齐安歌。他便悄悄的派人将周彩云痴傻的消息告诉了齐安歌。

下人回来说,就算周彩云不傻齐世子也不会喜欢,因为他已经有心上人了。

得知这个消息,他窃喜了很久,只要找到合适的机会接近周彩云就是了!

至于夏晟昊说的周彩云和安平王般配问题,在他看来了是天方夜谭的事。

齐安歌都看不上周彩云,更何况萧恒。

让他们多被拒绝几次也好,这样更利于他了。

眼下要先给周彩云留个好印象才是最重要的。

线人说,周彩云不是全傻只不过比正常人少些心眼罢了。性子极为固执,这或许和周家的宠溺分不开。

只要她认定了,周家人就一定会顺着她的。

听线人说,周彩云喜欢好看的漂亮的事物,缠上齐安歌就是因为他长的好看。

想想齐安歌那**的脸,夏晟瑜越发觉得自己微黑的脸不美了。他便悄悄的涂脂抹粉的装扮起自己来了,不想他对胭脂水粉过敏,起了满脸痘痘。后来找了太医开了不少方子,这才略微好些。

想到这里他不由低了低头,周彩云不会嫌弃他脸上的痘痘吧。

他事先知道周彩云去了齐侯府,肯定不会过来的,又是夏日没有抹粉便过来了,看来真是失策了。

《驭夫呈祥》 第7章 不巧 免费试读

意识到这一点,夏晟瑜不由的就往后退了退。

既然她又痴缠上萧恒了,那以后有的是见面的机会。

凡事都不可操之过急。

“二殿下来的早可曾见过安平王和叶副将了?”她开口问。

她太心急了。

她太想知道,五年前的那个自己是否安好。

既然这位好说话的二皇子迎过来,她没有不问的道理。依照夏晟瑜的性子既然没有去长宁齐侯府那必定是早早的就来了安平王府了。

夏晟瑜微微一愣,眼前的周彩云口齿清晰眸光清明,和痴傻着实搭不上边。

夏晟瑜嘴角微扬展现出来他最好看的笑容:“见了!周姑娘可是有事找他们?”

“什么时候见的?为何他们又不在了?你可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她越发的按捺不住了。

“小姨!”夏晟昊扯了扯她的衣袖:“咱们坐下来说吧。这殿门可不是说话的地方。”

这时,大殿内的官员显贵也都纷纷上前见礼。

夏晟瑜和夏凌云面带微笑的冲众人还了礼一左一右的架着她坐到了右边的首席位置。

宴客厅内摆着大圆桌,圆桌上摆满了当季的果品凉茶。

首席位置是刻意为皇子公主准备的。

夏晟瑜很自然的坐到了夏晟昊的右侧。

隔着夏晟昊她又问夏晟瑜:“二皇子你当真见到王爷和叶副将了?”

如此看来周彩云确实和正常人不一样了。这还没见到萧恒就问个不停了。她都不知道场合和羞耻心的吗?

夏晟瑜心里暗笑着冲她灿然一笑:“当真见了。我来的早恰好是安平王和叶副将迎接的。”

“后来呢?”她急切问。

五年前的她和如今的她同时存在太不可思议了。她醒过来有两个时辰左右了,夏晟瑜是什么时候见的?

“二皇子是什么时候来的?”她又连忙补充道。

她傻了更好!虽说周彩云问的是萧恒,但初次见面她就那么喜欢和他说话应该是不会讨厌他的,他的胜算又增了几分。连忙面带微笑道:“一早就过来了。”

那应该是在她过来之前。于是她又问:“你和他们呆了多久?之后他们去哪儿了?”

“寒暄了几句。”夏晟瑜回答的很虔诚:“之后萧太妃差人叫了去。”

萧泓的母亲常年吃斋念佛几乎足不出户。

她记得加冠宴当日萧恒天不亮就去给母亲请安了。之后就一直迎客了,直到客散夜深了才去佛堂给母亲问安的。中间不曾离开过。萧太妃突然差人找萧恒是出来什么事了吗?

当年萧鸿的死对萧太妃打击很大,她一度厌世轻生连儿子也不管不顾。是小小的萧恒独立撑起了王府又温暖了母亲。

她的父亲是萧鸿的副将,她的母亲和萧恒母亲的关系还算是亲厚的。

特别是两人的夫君都战死疆场之后,同病相怜。得知父亲战死的噩耗她的母亲经常带着她和哥哥来王府。她的母亲和萧太妃一呆就是大半日。后来哥哥走失了,她的母亲便将她女扮男装的托付给了萧恒母子。

萧太妃不太爱说话,生性文静,是个可亲的人。

她记得一直到她出征时萧太妃都是吃斋念佛不理世事的。

她走的前一晚刻意去佛堂拜别了萧太妃。萧太妃还叮嘱她萧恒不在身边,她一个女孩子可是要小心。她会求佛祖保佑她的。莫不是佛祖仙灵了,她才得以还魂?

“小姨,来之前你可是答应过外甥的。”夏晟昊低声的呵斥让她回过神来。

在外人眼里她现在是周彩云,去拜见萧太妃不合适。

可是夏晟昊和夏凌云可以啊。

就算萧太妃不愿意见外人,儿子加冠礼上皇子公主登门问候,她应该不会拒绝的。

想到这里她连忙对着夏晟昊笑道:“你看着宴会还没开始,好无趣!不如咱们去给萧太妃请个安吧!你若是不愿意,我和凌云去也可以。”

这个从小到大一根筋的小姨居然也开窍了?

都知道讲究策略了?

莫非是母妃教过她什么了?

夏晟昊笑了笑:“既然小姨说了,外甥照办就是!”

“周姑娘真是秀外慧中!”夏晟瑜连忙赞道:“这个特殊的日子可不是要去给太妃请个安!倒是我忽略了!要不咱们一起过去?”

夏晟瑜过来的早,在场的就他一个皇子,好不容易等到一个五皇子,他不想再次落单。再说了,可以和周彩云多相处,他也不想放过这个机会。

“既然二哥愿意,我们一起去就是。”

四人起身。

来至殿门时萧安连忙行礼:“请问各位殿下可是有事?我们王爷稍后就到,若是萧安招待不周还望各位殿下责罚!”

“没有!”夏晟昊笑道:“时辰还早,来之前父皇交代了,让我们去给萧太妃请个安。”

萧安如释重负的笑了笑:“小的这就差人带各位殿下过去。”

“不必了!”夏晟昊一摆手:“我们知道路!你忙你的!”

宴客大厅在王府的前院东南角,萧太妃的佛堂在后院的湖心阁中。从这边走过去还是有段距离的,这中间要经过藏书阁,演武场以及萧恒的寝殿,之后还要乘坐小船才能到达湖心阁的佛堂。

夏晟昊和夏晟瑜在前,她和夏凌云在后,越过满月拱门缓缓的朝着湖心阁走去。

此时日影偏西,阳光已经显得极为柔和了。

柔光中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即便是闭着眼睛都不会走错路的。

或许是因为有夏晟瑜这个外人在,一路无话。

距离湖边老远就能看到湖中碧绿的荷叶迎风微摇。

穿着深蓝衣裙的萧太妃身边的管事康姑姑领着两个小丫头刚刚下了小船。

“康姑姑!”夏晟昊几乎是一路小跑的迎了上去:“太妃可好!父皇让我们给太妃问个安,太妃可方便?”

康姑姑笑着行了礼:“见过二皇子,五皇子和凌云公主殿下。太妃感了风寒,刚才服了药,才歇下。”

夏晟昊关切道:“可是要紧,不如我命人去宫里传个太医来瞧瞧。太妃身子素来不好,可不能病着。”

“多谢五皇子好意!王爷已经命人瞧过了,并无大碍,吃几服药发发汗也就好了。”

“那就好那就好!”夏晟昊连连笑道。

“我们王爷去更衣了,待会便会去前殿宴客,各位殿下请自便。”康姑姑又对着众人福了福引着两个小丫头朝后花园走去。

“既然王爷就要去宴客了,咱们回去吧!”夏晟昊望着她道。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